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58 觉悟
    ..

    “开船快开船”船上的人发出惊恐的叫声,船马达的声音早就在这之前响起来了,船身在风浪中摇摆,波浪在船掉头的时候剧烈拍打,连船带人都显得摇摇欲坠,船头和船边沾满了人,湿漉漉的脸庞上写满了恐惧。(请记住我们的..)(小说.fkkxs.手打)

    如今尚未登船的就只剩下我们安全局的众人和恩格斯警长,恩格斯警长意识到这一点时,脸色刷得一下变得苍白,可他只是朝船那边张望了一下,没有再往那边前进一步。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接下去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参与的战斗,即便是我们安全局,大概也没有几成胜算。

    “快走”洛克快步过来,把恩格斯警长朝船那边拉,如果现在动作快点,说不定还可以赶上。

    “不不来不及了”恩格斯警长的声音在颤抖,“我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剩下的就是……”

    “去你**”洛克大声在他耳边叫喊:“你不能留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你想死吗?”

    “是的,是的……”恩格斯警长喃喃自语,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我应该死在这里,我送了那么多人去死,我早就该死了,如果死在这里可以减轻我的罪过”

    “你疯了吗?”洛克用力拽着挣扎的恩格斯警长。

    “怎么办?队长。”牧羊犬平静地询问荣格。

    “尽力阻止它,等船进入迷雾后就撤退。”荣格仍旧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死板表情,声音没有半点波澜。

    不仅是他们两人,安全局的所有成员都对当下极度不利的局势视若无睹。当初还会对敌人的庞大和力量发出惊叹,但事到临头却完全没有任何犹豫和恐惧之类的负面感情了。

    说的也是,大家都久经战斗的考验,对这类险要的局面早就习以为常了吧。就像我那样,和山羊公会对抗,和末日真理战斗,见识过九死一生的战场,每一次都是连自己是否能在天明时活下来也无法做出保证。我只是个新手就已经如此,他们这些老兵,必定都是抱着最坏的打算来面对每一天的开始吧。

    这么残酷?

    就是这么残酷。

    可是,当自己的苦难并非毫无意义的时候,再残酷的战斗,也会令人热血沸腾吧?

    我是这么觉得的。

    每一次考验的到来,正是因为自己改变了什么。

    “真是的……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啊,外行人。”魔术师一边说一边走过来,突然伸手在恩格斯警长的脸上一抹,恩格斯立刻失去知觉。

    “我的速度完全可以赶上。”我对大家说。

    “那就快点。”洛克将恩格斯扔到我的怀中。

    “那么,开始吧,看看它有什么本事。”荣格从西装的左右袖口里分别抽出两把狭长的刀。我这才发觉,原来他一直带着武器吗?不过任凭我怎么琢磨,也无法看出他当初是怎么把这两把刀藏在袖子里的。

    已经确定的战斗力如下:荣格、高川、洛克、潘、巴赫、牧羊犬、魔术师、真江、桃乐丝。

    牧羊犬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魔术师抽出一套扑克,快速洗牌。

    洛克和荣格分从两路朝沙耶如风般疾走。

    巴赫打开一直随身携带的手提箱,掏出零件在组装什么。

    潘已经闭上眼睛,如同摄影师观察角度一般,双手的拇指和食指组成口形,照准巨大的沙耶怪物,也不清楚到底在做些什么。

    至今为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同伴们施展自己的本领。虽然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对付那个巨大的怪物,不过我的第一任务是将恩格斯警长送回船上。

    “我要休息一下。”桃乐丝原地坐下来,看样子不打算参与第一波的进攻,不过等她回过气来,那把刀状临界兵器无疑是我们最大的杀手锏。

    “她怎么办?看她的样子,还是送回船上比较好。”桃乐丝的下巴朝真江抬了抬,真江仍旧是那副茫然又神经兮兮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半点战斗意志。

    尽管如此,我并不打算采纳桃乐丝的意见。要问理由什么的,应该是没有任何理由吧,虽然按照常规的思考,将没有战斗力的成员送走是正确的抉择,不过就算是错误,既然她一直选择留在我身边,就让我任性到底吧。,

    我将恩格斯警长夹在肋下,施展速掠朝船的方向疾驰。包围着我,只有我能够看到的高速管道,从木桥的尽头一直贴着湖面延展,我的脚似乎踩在软绵绵的实地上,而并非是湖水的触感。一股力量推着我的后背,仿佛给我加上了一个助推器,又像是在悬浮滑翔,接连不断的波涛在我的世界里变得缓慢,我的每一步都踏在波峰上,让我想起武侠小说中踏浪而行的绝顶高手。

    虽然速掠的状态已经十分熟悉了,但还是第一次在水上施展这个能力,真是奇妙的感觉。

    这么想着,我一跃跳上缓缓倾斜的船身,看到人们注视远方的目光,以及脸上惊疑的表情。落脚的刹那,时间的流动猛然恢复正常,人们的呼声汹涌入耳,因为船身摇晃的加速,一时间有一种翻倒的感觉,我不得不伸手撑住身后的护栏。

    甲板上的人们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到了船上,看向我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怪物。

    “我的天哪,我看到了什么?”

    “他是怎么过来的?从湖面上飞过来?”

    “只是一眨眼……”

    “听说是国家情报局的人?情报局的家伙都是些超人吗?”

    一个民兵率先从愕然中惊醒,分开围观的人群朝我走来。

    “先生,需要帮助吗?”他的目光落在昏迷的恩格斯警长身上。

    “这是你们的警长。”我将恩格斯推过去,他慌手慌脚地接住,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通知你们的负责人。”我提醒他道。

    “啊,是,是的,非常感谢”他正准备照做,但又停下来,用一幅希冀的表情看着我:“先生,一切都会好的,是吗?”

    “是的,一切都会好的。”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周围的人们脸上惊疑和恐惧的表情渐渐缓和下来,开始相互安慰身边的人。“一切都会好的。”他们彼此说道:“那个怪物追不上我们。”

    “快看他们在战斗”外围的一些人开始呐喊:“那个怪物好像不动了”

    众人的目光纷纷朝码头的方向转移。五十多米高的沙耶怪物悬浮在几十米的半空,即便隔着这么远,仍然充满了压迫感,好似整个天空都被那个丑陋而巨大的身影占据。然而它在挣扎,在怒吼,就像是被一道无形的牢笼禁锢了。它身边的空气明显波动,但那种波动比刀状临界兵器的振荡波要柔和,尽管如此,这个波动的规模仍旧覆盖了怪物的整个身体。难以想像,这到底是谁的本领。

    沙耶怪物寸步难行,但给予它真正伤害的,却是环绕着它的几个渺小的身影。他们或者飞翔,或者在怪物的身躯上跳跃,不时摔下来,但很快又冲了上去。不时出现巨大的光影砸在沙耶身上,沙耶的肉块飞裂,但很快又愈合起来,对普通人来说声势浩大的攻击,对它来说却像是挠痒,尽管如此,它却好像没有太多应对的办法。沙耶挥舞着手臂,就像是拍打灵敏的蚊子,似乎对这些不厌其烦的干扰感到怨愤难平。

    战斗才刚开始,如果这个沙耶怪物就这点本事,那么真正的威胁力比之前的变异城镇还有所不如。

    观战的人们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就好似再过一会就能取得胜利一样。虽然我不置可否,但是如果这些人在彻底离开战场前,能够一直抱持这样的信心,在新世界里一定能够更好的活下去吧。

    “我该走了。”我说。

    “噢,好的,好的……加油啊。”

    在我准备跳下甲板的时候,有人在我的身后喊道:“给它一点颜色看看先生”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就这么进入速掠朝战场的中心奔驰而去。

    能够给那个怪物颜色看的,或许只有在桃乐丝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吧,除此之外,我不认为当下还有什么力量可以做到。

    失去使魔和高破坏力的武器,我的才能和超能力对这种体积庞大,又拥有高速再生机能的敌人无疑是杯水车薪。说实在的,就算这个时候,我也不清楚自己回去,除了瞧准时机将众人救走,还能发挥什么作用。,

    当我落在码头的时候,沙耶距离湖边只有不到三十米远了,这一带的湖水在剧烈激荡,不时溅起五六米高的浪头。我笔直撞进浪花中,就像是碰到了一团棉花,在高速管道的包围下,身上连一滴水都没沾到。

    直到我亲自抵达现场,才能亲身体会到安全局众人面临的压力有多么巨大。沙耶看似无所作为,可是它**的力量就已经是巨大的威胁,它的身躯是如此庞大,一只手臂就能跑马,张开的手掌好似一个小广场,这么大的质量下,速度却比普通人更快,每一次的举手抬足都在挤压着空气。它背后的两对翅膀,更是和昆虫一样,以每秒上百次的频率扇动,单单发出的啸声,就和战斗机在近侧掠过没多大区别。若是普通人在场,眨眼就会丧命。即便是身体不断利用灰石强化的天选者,也好似身处风暴中,一不注意就会被吹飞压扁,基本上无法稳住脚跟,也无法做出标准的战斗动作。

    更加严酷的是,沙耶身上被打散的肉块好似爆炸一样向四周飞溅,宛如并非完全是受伤所致,而是作为一种固定的攻击手段。一旦被这些肉块沾上,身体就会遭到侵蚀,我是没有亲身体会过那种感受,不过已经有人作为榜样受过了。

    巴赫已经失去一只手臂,躺在一台古怪的仪器边剧烈喘息,就好似随时会窒息一般。他不时搬动仪器,躲闪落下的肉块,和沙耶抱持一定的距离。在他身边,潘好似在扯着一根无形的绳子,双腿扎进地面中,身体向后倾斜,几乎要和地面平行了,一条深深的沟壑从她脚下向后延展,并且正以每秒一米的速度延伸。

    看起来,她是牵制沙耶行动的其中一人。

    真江和桃乐丝也在两人身边。

    真江没有战斗,也没有受伤,也不知道是否运气使然,没有肉块落进她脚下一尺方圆。桃乐丝则挥舞着刀状临界兵器,身边飞舞着一大群蝗虫,那是她的使魔。在蝗虫状使魔的包裹下,桃乐丝的身影不停闪烁,时隐时现,不停地扫荡落到诸人头顶上的肉块。

    当我来到他们身边时,落在地面的肉块已经开始侵蚀地表,一大片血肉正迅速自落点向四周蔓延,靠近城镇的一带已经快要完全变异了。如果抱持这样的侵蚀速度,大概再有十几分钟,码头区就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这个怪物简直就是播种机”巴赫用仅存的右手抓住我的肩膀,试着站起来,可是失败了,他的脸色苍白,应该是痛的,断臂处正慢慢长出肉芽,那不是正常的情况,沙耶肉块的侵蚀显然并没有远离他。

    “你已经不行了,我带你离开。”我对他说。

    “离开?到哪里?”巴赫惨笑着说:“我快不行了,我感觉到,自己正在变化……是乌鸦吧?你的样子开始变得恶心了,声音也渐渐听不清了,感觉就像满是杂讯的收音机,令人烦躁。”

    “巴赫”

    “不要说话”巴赫大叫着,可是他的声调在我听来也变得模糊了,就像是嘶吼,他挣扎着将机器向前推:“不要让这个仪器离开沙耶太远否则单靠潘,无法限制它的行动。”

    看起来,包裹沙耶那片波动空间,就是这台仪器的杰作。虽然不明白这台仪器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靠着它和潘的力量,成功减缓了沙耶的脚步。

    我将仪器扛在肩膀上,看着表情逐渐变得狰狞的巴赫,我觉得他的确已经不行了。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臃肿,因为多余的没有皮肤的血肉迅速增殖,还出现脓包,散发着腥臭味,这让我变得不敢再触摸他。

    “巴赫巴赫醒醒快清醒过来”潘在身边大声喊着,她也许想要过来帮忙,可是光光扯动那无形的绳子,就已经让她再没余力动弹。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她的脖子和脸上浮现一条条紫青色的血管,显得十分狰狞。

    她不停被沙耶扯向前方,我、真江和桃乐丝三人也紧随其后,我们的目光仍旧停留在巴赫身上,他已经落在我们身后好几米远的地方了。,

    “好美啊沙耶……”巴赫似乎看到了什么美好的景象,脸上浮现让人联想到回光返照的入迷表情。

    我想自己没听错,他的确说了——沙耶,很美。

    “如果这个世界是扭曲的……在他们眼中,会不会就正常了呢?”我曾经提出这个问题。

    巴赫现在做出了回答,可是就像杰克医生说的那样,这根本就不是我们所期待的答案。

    巴赫的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团肉块,当我们以为他会变成大地的一部分时,他猛然朝我们扑来。因为架势充满攻击性的缘故,我毫不犹豫地发动速掠,在他刚弹起来的时候,绕着他转了一圈,用匕首切掉他依稀还有模样的手脚和头颅。

    被削落的躯体、手脚和头部落在地上,这下真的和大地连接在一起,和其它肉块一样,开始侵蚀周围的地表。

    巴赫死了。

    “可恶啊”潘发出悲鸣。

    “还有一分钟”头顶上传来荣格的声音。

    我抬起头,看到在一股鼓飓风中穿梭的荣格、洛克、牧羊犬和魔术师四人。

    魔术师踩在一张扑克牌上,似乎是依靠这样的方式悬浮在半空,更多的扑克牌如同台阶一般环绕在他的身边。荣格和牧羊犬不时会从沙耶身上落下来,但立刻就能借助这些扑克牌做踏脚石重新扑上去。

    荣格挥舞着两把刀直来直往,刀光闪烁,根本看不清出了多少道,只有一道道的影子堆叠在一起,呼吸间就在沙耶身上开了一个大洞。

    牧羊犬则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漂移着,不时在阴影中失去踪迹,下一刻就出现在其它地方,但他几乎都没有进行攻击,因为他手中只有一把蝴蝶刀。

    洛克的行动显得缓慢而沉重,他的双脚似乎融入沙耶的身体了,无法移动,只能一拳又一拳地砸在怪物的身上,每一下都会形成剧烈的爆炸,而他的身体也变得更加惨不忍睹。就像巴赫一样,肉块正在他的身上增殖,只是速度比巴赫慢上许多。

    从表面上看,能够接触沙耶的肉块而免受侵蚀的人,连一个人都没有,即便是荣格,也是利用双刀护卫自己的同时,充当借力支撑的工具。魔术师干脆就在沙耶身周悬浮,而在阴影中穿梭的牧羊犬,似乎也并非真的触碰到沙耶的**。。.。

    限制级末日症候(正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