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62 核心区
    ..

    “身体好一些了吗?阿夜。(请记住我们的网址..)(**:**)”我问到。

    “嗯,已经没关系了。”咲夜开心地回答。

    虽然咲夜的脸被面具遮挡,看不到她的脸色,但从行动上可以看出已经没有大碍。咲夜在现实中陷入昏迷的原因和当时的诊断差不多,是因为带上面具成为巫师后,身体已经无法适应现实环境,从而产生过敏和排斥反应。虽然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应该拥有更高级的面具可以消弭这种不良反应,但是产量不会很高,至少我暂时还没看到巫师在现实世界出没。要是在码头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能够找到解决面具缺陷的方法,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黑巢的人和末日真理,以及玛尔琼斯家的关系并没有网络球这么恶劣,而且本身也具备一定的技术水平,既然他们明确表示对面具巫师感兴趣,那么自然会在这方面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在各种便利的辅助下,研究进展理应会比网络球更快。对于咲夜来说也是一个及时的福音,尽管他们需要咲夜充当研究对象,不过我们和他们的关系还没有糟糕到会将咲夜当作消耗品的地步,因为只是黑巢中众多团体的一个,所以对成员的需求量应该也不小,而且咲夜和系色也有同学之谊,无论怎么想,咲夜留在这里比回到网络球更安全。

    按照当前体现出来的防御力量,以及发展潜力开看,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想必没有人能够对这片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么一来,咲夜会有一段相当平静的日子。

    虽然咲夜本身拥有一定的战斗能力,但是在我心中,如果有可能,还是不想让她卷入那些残酷的战斗。

    也许未来终究无法避免被波及,但是,如果能在那之前就结束这一切,该有多好啊。当她摘下面具的时候,能够回到过去那个和平的日子,那无论对于她,还是对于我,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这么想着,曾经的那些战斗所带来的困扰、痛苦、悲伤和磨难,都似乎变得有价值了。

    没有价值的死亡和战斗,终究是没有意义的,无论当时多么热血沸腾,听起来多么正义美好,所结下的也只是空虚的果实而已。

    曾经我认为自己被乱世的漩涡卷入,并不是什么太不幸的命运,甚至产生过“只有这种日子才能让自己感到充实,这就是自己迈向英雄梦想的途径”这类的想法,走在危机和死亡交错的钢丝绳上,现在才发觉,比起当时产生的兴奋和刺激,自己更想要的其实只是和平中存在的一些心跳而已。

    能够在激情过后,看到自己所爱之人的笑脸,就算没有令心脏悸动的刺激,但是和大家在无聊又单调的生活中一起迈步前行,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好怀念在夕阳下,众人放学回家时拉长的身影;那些烙印在房子和铁道上的光斑;一起乘坐公车时的欢言笑语;五光十色的夜晚,在步行街上成群结队,轻声细语的情侣们。

    “系色同学,阿夜就拜托你了。”我诚挚地对系色说。

    “嗯,交给我吧。”系色没有任何迟疑地说,然后将咲夜拉到一边交头接耳起来,虽然听不清她们都在说些什么,可是随之传来的轻笑声,让我似乎看到了曾经存在过的那些学院时光。

    不过,那个时候这两人之间的感情到底如何,我其实并不清楚,只是现在她们看上去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将目光转向席森神父,他正在和魔术师他们交流,不过作为老相识的荣格却一声不搭,只是默默地走在前方。荣格和席森神父之间发生的事情,我大约知道一些,不过并不详细,在荣格心中,席森神父究竟扮演什么角色呢?一定不仅仅是背叛者那么简单吧,虽然他始终没有表露和席森神父交谈的想法,可是这种视若无睹的生硬,我觉得已经足以映照他心中复杂的情感。

    荣格在我心中,曾经是憧憬的对象。他的镇定和果断,敏感和细致,不用太多的语言和行动,光凭气质就能让人感到是一个精英分子,他的话其实并不多,可是他就是队伍里当之无愧的核心。这是我想要成为的那种男人。然而在并肩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其实和他走在不同的道路上,理念也好,行动方针也好,存在着太多的分歧。无论这些分歧是谁对谁错,但是若自己真的成为他那样的人,自己也不会感到高兴。,

    这次的任务马上就要结束了,但也说不清安全局会将我们这个小队固定下来,还是打散了重建。于我来说,这次行动并不圆满,所以就猜想在安全局的评价里不会得到高分,虽然有些可惜,不能一口气巩固自己的地位,但是说不定这才是最好的结果。我下定决心离开这支队伍了,就算上面要将这小队固定下来,我也会申请调离。如果不能进入自己所希望的队伍,那么调往某个驻地,或者争取自组队伍是最理想的选择,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够参与末日幻境相关的行动。

    今后一定会更加辛苦吧,而且还有许多必须去完成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距离1999年末日降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自己必须更快地成长起来,希望能够在关键的那天到来时,能够毫无后顾之忧地战斗。

    我考虑着今后的事情,再次回过神来时,系色同学和席森神父已经将我们带到一条陌生的小巷里。在小镇的这段时间并不足以让我们逛遍所有的巷道,虽然这里距离码头并不远,但是我之前从未踏足过,甚至不清楚现实的小镇是否有这么一条小巷。

    因为这条小巷似乎是这个临时数据队冲空间核心区域的出入口,所以小巷本身是额外构建出来的也说不定。

    尽管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涂鸦的墙壁,禁闭的后门,垃圾筒和堆积在垃圾筒旁的垃圾袋,散发着腐烂和生锈的气味,一切都和小镇里随处可见的巷道也没什么不同。不过这是一条死巷,在小巷尽头是一扇红色的铁门,这是唯一让人感到醒目的标志。

    “啊,对了,为了让你们安心,就特地说明一下吧。这里已经不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了,而是数据对冲空间,在我们过来的这段时间,这里已经稳定下来了。所以这扇门才会变成红色,不过之后我们会进行修改,另外,这条巷子也不是固定的存在。”系色同学按着草帽,露出暧昧的笑容:“接下来请务必跟上,否则会迷失哟,迷失的话,就算是我们的人,要找回来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所以说不定我们根本不会去找也说不定。”

    喂,喂,你这哪是令人安心的话啊。我一边如此想着,一边观察四周的细节,想要找出特异点,几乎所有的安全局成员都在这么做。如果这条巷子不是固定的存在,那么一旦小巷消失,这片区域会变得怎样呢?不过从构造上完全看不出这条巷子突兀的地方。

    “神父,请开门吧。”系色同学让开身子。

    席森神父当仁不让地走到门前,从胸口摘下十字架插进门锁里。不管其他人是否已经猜到了,不过我完全没想过,席森神父的十字架竟然是这么重要的道具,当席森神父不在的,他们又是如何进出此地的呢?如果其他人也持有,那么是否仍是十字架形状呢?我却觉得会把钥匙变成了其它形态吧,这么一来,谁持有钥匙,什么才是钥匙,亦或者什么才是真正的钥匙,都令人捉摸不透。

    这扇门既然这么重要,肯定会设计保险体系,那么,一旦使用了不正确的钥匙,势必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虽然仅仅是一个小手段,不过却是行之有效的防御措施。

    门后的景色和我预想的完全不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仿佛要吞噬一切。数据对冲空间虽然弥漫着淡淡的灰雾,给人黄昏的感觉,但小巷里的光线充足,可是这些光线根本无法冲破门后的黑暗。这个黑暗给人不详的预感,即便知道身边的人是当前的合作伙伴,也无法消弭心中油然升起的警惕感。

    席森神父没有多话,率先踏入门中,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身体宛如陷入异空间般,一寸寸地消失了,这让其他人多少在下意识犹豫起来。紧接着系色同学拉着咲夜也走了进去,接下来是荣格,他不动声色地紧随其后,其他人对视一眼,趁这个时候,我、真江和桃乐丝先行一步。真江不用说,她如今的状态从表面上看,对外界的反应很迟钝,桃乐丝则是一副艺高人胆大,不假思索的样子。,

    跨入门后才发觉另有天地,门间的黑暗就像是一层薄薄的隔膜,穿过隔膜后,又是一条大约十米深,能够并列两人的甬道,墙壁是水泥质地,看不见灯具,但光线却足以让人看清前面的事物。

    队员们鱼贯而入,最后进来的是黑巢的人,他进来之后没有其它动作,后方却传来“咔嚓”的声音,似乎铁门自行关闭了,还上了锁。

    正前方尽头,原本一无所有的墙面上出现一扇新的红色铁门。

    然后席森神父上前开门,同样的黑暗,进入后又是一段同样的甬道。就这般反复地关门开门,不断前进,二十三次后,尽头墙壁上再次出现了红色铁门,可这一次席森神父没有理会,而是走到甬道左边,将十字架插进平整的水泥墙里,就像那里有一段隐性的锁。随后,以十字架为门锁的位置,那里真的浮现出一扇石门的轮廓。

    这是我们进入的最后一扇门。

    门后是一个充满了未来科技风格和宗教风格的大厅,和日记中形容的,曾经在末日幻境中进入的那个地下大厅,以及降临回路攻防战时的地下迷宫类似——伫立着巨大的石柱,地面和柱体表面烙印着电路板一般纹路,组成纹路的是细小的,既像是花纹,又像是文字的图案。这些纹路都在发光,富有规律地明暗变化,走在上面,触感自然是脚踏实地,可是却像是悬浮在半空。

    在大厅中心矗立着一台纺陲形的机械,基座和顶部连接有巨大而复杂的管道,基座的管道连接着四周几具棺材状机械,顶部的管道则如同纠缠的蛇类,几乎覆盖了整个天花板。

    纺陲形机械体的膨胀中部,正对着我们的位置呈现半透明状,可以依稀辨认出里面淡黄色的溶液,以及在溶液中浸泡着的物体。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个物体的轮廓看上去是一个人。当然,这种问题即便询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

    四周的棺材形机械体又是什么作用,或者里面埋葬着什么,也无法得知。

    虽然景色奇妙,也称得上美丽,但却给人诡异的感觉,让人觉得不是什么正经友善的地方。

    我注意到其他队友的身体都开始紧绷起来,这时系色同学却用一副轻松的口吻打破了逐渐僵硬的气氛。

    “感觉不太好吧?我也这么觉得。”她耸了耸肩,“不过,应该和你们网络球的核心区没有太大的区别,嗯,你们没进过你们的核心区吗?荣格先生,你应该去过吧?”

    队员们的目光集中在荣格身上,荣格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我们也好,你们也好,末日真理也好,虽然大家的技术有所差别和侧重,但综合水平大致是一样的。”系色同学如同主人般,带领我们一边走向大厅深处,一边为我们介绍道:“这些机器和花纹,都是献祭仪式的必需品,当献祭仪式完成以后,就会获得相当有用的功能。其实,献祭仪式是相当粗暴的力量应用技巧,不过这也是我们当前掌握的水平。这种献祭所诞生的产物,也就是你们所谓的末日科技,其实你们网络球也在做哦,当然,对底层的人宣传时是不会承认的,也不会让无关人员看到献祭仪式。不过,我想除了荣格先生这类身份的之外,网络球里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一点,毕竟我们黑巢也好,末日真理也好,都不会刻意隐瞒这一点。”

    一时间,整个大厅中只回荡着少女一个人的声音,气氛相当沉重。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过出乎预料的,除了荣格之外,其他人似乎也是第一次知道。尽管如此,我却并不十分震惊,也许这个结论虽然之前从没明确浮现在脑海里,但已经有了类似的预感。毕竟当初加入网络球,除了对他们明面上的理论拥有一定的共鸣,也有情势所迫,以及谋取便利的心思在内。

    总不可能要求一个熟读各类书籍,又处于敏感时期的高中生,会对一个以前从未听说过,却极其神秘庞大的组织,打心底拥有信任感和认同感吧。阴暗的想法随时都会产生,但是为了避免麻烦,必须将之埋在心底。就像系色同学说过的,网络球的人或多或少会知道这些阴暗的现实吧,但是并没有听说有网络球的成员大规模叛逃,除了网络球本身的人员控制机制在起作用外,也有成员认同组织,认为自身有理由继续呆在里面的原因。,

    所以,这样的话是无法动摇这支小队的成员的,只是在面子上多少有些过不去而已。

    气氛并没有得到缓和,但也没有人开口纠正或反驳系色同学的说法。

    系色同学转过身去,我似乎听到她叹息的声音。她没有停留,带领我们穿过散发不愉快气息的大厅,抵达一处门前,开启门后又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甬道,不过这一次,甬道两旁都是统一式样的房门,根本数不清数量。

    “这里是宿舍区,在通道完成准备之前,就请大家随便选一间,暂时休息一下吧,如果有事情,可以摇响桌子上的手铃。”系色同学向我们告辞:“失陪了,如果想加入黑巢,随时都可以摇响手铃找我们商谈,请相信我们的保密措施。”

    系色同学和席森神父带着黑巢的人,以及咲夜一起离开了。她说咲夜在近段时间必须接受检查,不过就算她不用这样的说法,我也不会阻止咲夜离开,按照之前的交易,她现在已经是黑巢的成员了,既然今后都要继续和这里的人相处,那么遵守这里的规矩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临走的时候,她会来送别吧。这一次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想到这里,我多少有些失落。

    沉重的气氛并没有随着黑巢之人的离开而有所减轻,大家似乎也没有交谈倾诉的**,彼此看了一眼后,沉默着各自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限制级末日症候(正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