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65 鲜血的终末(上)
    达达和潘拥抱在一起,那种热切的气氛让我一点也不想加入进去,尽管能够再见到她的确是很开心的事情。过了半晌,达达终于记起还有我们这群人。

    “队长呢?还有其他人?”

    “都在后边,我们分作两批搭顺风车回来。”潘解释道。

    我想起八景,于是跟达达问了一下,结果得知她已经先行一步,回到总部了。

    “走吧,我带你们到这个城市的分部去。”达达说:“总算是完成了任务,喝一杯怎样?”她是知道洛克和巴赫阵亡这件事情的,但是在此时却无法从她脸上看出半点悲伤的情绪,不过潘并没有因此而打动肝火,同样表达同样的意愿。

    我没有反对,于是达达先行带路,众人陆续跟了上去。我东张西望着打量这个城市的街景,却突然发觉似乎少了一些什么。又过了半晌,因为始终回想不起到底少了什么,而又觉得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由得心情开始烦躁起来。

    我扯了扯领口,感觉身体开始发热,有什么东西在血液里躁动,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自己像是被包围一样,从四面八方射来针扎般的视线。我想找出究竟是什么人,不过用屁股也能想得到,自己的敌人其实也并不算太多。问题在于,那视线虽然冰冷,却没有明显的敌意,而当我升起去搜寻的念头时,就会被一种异常强烈的直觉阻止,我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开口同身边的同伴交流。

    达达和潘仍旧时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桃乐丝虽然没有说话,但从她的表情来看,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真是难以置信,就我一个人感觉到那些视线吗?还是说,敌人的目的仅仅是为我而来?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被特殊对待的原因……不,硬要说的话……

    我开始想起什么了,心脏好似被人紧揪住一样。就在答案即将呼之欲出的时候,桃乐丝的声音却将我扯回现实来。

    “怎么了?你的脸色很难看。”

    潘和达达两人也回过头来,落在我脸上的目光充满惊疑,我想此时自己的脸色一定是毫无血色吧。因为我被那种如坐针毡,又神经质般惊恐万分的情绪滋扰了好一阵子,那种感觉直到现在仍未消除。

    这个城市里潜伏着比“沙耶”更加恐怖的家伙。

    “你们没感觉到吗?”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到地上,用鞋子捻熄了。

    “没有……感觉到什么?”达达和潘对视了一眼,摇摇头。

    “你的意思是,有敌人?”桃乐丝似乎从我的提问中敏锐地感觉出了什么,但是最本质的问题并不在这里,她仍旧无法切实感受到敌人的存在。

    不过潘和达达似乎也意识到我并非无的放矢,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不断朝四周眺望。

    “也许我该打个电话。”达达掏出手机。

    就在这时,一股一触即发的危机感如同电流一样沿着我的脊椎蔓延上来,我反射性抓住了达达的手,因为这股危机感并非是针对我,而是针对达达和其他人的。它就像是在警告我:如果把其他人牵扯进去,就会杀死她们,并且还会牵连到更多的人。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让我无法视之无睹。

    “还是不要那么做比较好,很危险。”我感觉到自己的语气变得沙哑起来,“你们先走吧,不要理我,和荣格汇合后马上离开,这里有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什么东西?”桃乐丝直勾勾地盯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坚决,“你必须和我一起,你是我的队友。”

    “没错,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自己离开……”潘还想说些什么,立刻被我打断了。

    “抱歉,没时间了。从现在开始,我退出这支队伍。”当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那种陷入危境,随时会死亡的感觉渐渐从桃乐丝三人身上消退。我想,果然是针对我而来的吗?

    “混蛋!你在说……”,

    我再一次打断潘的说话,尽管她显得怒气冲冲。

    “看到bt了吗?我要去找她了。”我说。

    “咦,bt不是在……到哪去了?”潘带着疑惑的表情向四周转移着视线,她也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并向另外两人问道:“你们看见她了吗?”

    “没有。”达达和桃乐丝如此说到。

    “乌鸦,我叫其他人一起帮忙找找。”达达这么说,却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在这期间,我一直凝视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试图从中找出丝毫蛛丝马迹。真江的确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更可怕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走丢的。更让人在意的是,很可能并不是意外的走失,而是被带走了——我早就应该想到,如果放任她的身世不理,终究会有这么一天,末日真理的人不可能放任她不理。然而,他们的行动比我预想的还要突然和快速。

    我不该那么大意的,不,我已经很小心了,只是对方的手段太厉害了,即便是我的体内有着“江”的存在,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发觉。

    提起“江”,果然身体所产生的异常征兆,就是它在起作用吧?可是在此时也无法为我指引真江离开的方向。只有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一直都没有散去,仿佛在等待我离群的一瞬间。

    “麻烦了……”我的耳边飘来依稀的轻语,我下意识寻着声音的方向,结果看到桃乐丝咬着手指甲,一脸可怕的表情。她在我开口前就朝潘和达达吩咐道:“这件事已经超出你们的权限范围,还是按照乌鸦的话去做比较好。该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太快了。”

    她似乎了解什么内情,然而,无论潘和达达怎么追问,她也没有吐露的意思,尽管她的脸上满是挣扎之色,最终她对我说:“交给你了,你一个人……就算只有一个人,也没有问题吧?敌人是末日真理没错,但问题的关键是那个女人吧,按照协议……不,协议必须遵守,现在并不是全线开战的时候。”她的紧张和挣扎,几乎把手指给咬出血来。

    “没关系,我一个人能行,不,必须我一个人去。否则我有很糟糕的预感。”我按住她的头摸了摸,“别担心。”

    “一定要活着回来。”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我们已经决定这次回去之后就结婚了。”

    “别说这么令人不安的事情!”桃乐丝猛然高声叫起来,这让我感到诧异,我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吗?

    “总之,一定要活着回来!”桃乐丝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强调道。

    “……嗯!”我笑了笑,“那么,总部再见了。”

    这么告辞着,我随意找了个方向,越过正在排了一长队人的餐车,直到回头再也看不到三人了,立刻改变方向,加快脚步穿过一条小巷。这么做是为了不让她们掉上我的尾巴,如果她们暗中跟上来不就浪费了之前的一番表情吗?肮脏,陈旧,灰暗,散发着腥臭的巷景在我的脚步下飞速向后流逝,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小跑起来。只是不想是追赶什么,而像是被什么追赶,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一直阴魂不散,而自己完全是无法选择路线。

    无论如何,都无法察觉真江所在的方向。

    在哪里?我冲出小巷,在另一条大街的人群中四处张望。我并不期望自己有这么好运,能够一下子就找到真江,在我的思考中,既然末日真理悄无声息将她绑走,那么就不会轻易让我找到。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似乎真的看到她了。

    一个背影,在街道一头的人群中若隐若现。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那个背影是如此熟悉,完全和我的记忆重叠起来。我的心脏开始砰砰跳动,血液也开始加速奔流,感觉在强烈鸣动,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大喊——就是她!就是她!,

    那个背影看上去是孤单的一个人。可是,怎么会这样?我的想法出错了吗?

    在深思之前,我的脚步已经情不自禁追了上去。

    “嘿!等等!真江!”我推开前方之人的肩膀,尽量抱持着最短的直线距离追逐着,一边大声呼唤。被我不小心推倒或撞到的人在地上咒骂,不过刚从我的左耳钻进,就从右耳钻了出去。在我的眼中,前方遮挡住那个背影的人们似乎都变得透明起来,正前方的她似乎听到了我的喊声,微微侧过小半张脸来。虽然无法看清她的脸,但是那种感觉——

    她看到我了!

    是她没错!是我要找的人!就是真江!

    “等等!等等我!你要到哪里去?真江!”

    她置若罔闻地将头转了回去,就好似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一样。就在这时,一只手臂从身后抓住我的肩膀,将我用力拉倒。我打了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了,才发觉面前对我发飙的是一个面向凶恶的魁梧黑人。

    他的语速太快,还夹杂着脏话,一时间我只能稍微猜出,他是之前被我撞中的其中一人,结果找茬来了。我没理会他,紧盯着那个背影,她正随着人流在十字路口前等待信号灯的改变。

    “可,可恶!”我爬起来,黑人顿时发怒,想要揪住我一番好揍,不过在那之前,我已经赏了他狠狠的一拳,将他干倒在地上。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背影的她已经开始和人潮一起走过斑马线,朝另一个方向拐去。

    真不知道她到底要到哪里去。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窥视自己的视线,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可这没给我半点侥幸的感觉,我只有一个想法:糟糕透了!

    我开始怀疑,真江的离开其实是为了躲避末日真理的人,而窥视我的视线,则企图从我身上找到她。

    无论如何,必须得追上她。

    我再顾不得惊世骇俗,立刻发动速掠,在变得迟缓的人潮中冲向背影所在的方向。不过就在弹指之间,那道背影转入一个巷子的入口。当我冲入其中时,那个本应存在的背影却汽化一般没了踪影。这个巷子根本就是个没有出口的死巷,而且,虽然她转进这里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可是我的速掠应该会在她这么做之前就赶上才对。

    仔细想想,她也加速了?和我同样的速度?

    事情开始有些奇怪了。我更加谨慎起来,沿着巷子一直往前走。前方的墙壁没有什么稀奇古怪之处,四周也没有隐藏入口的样子,不,就算有,凭自己的能耐也找不出来吧。这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事情,不过,如果真江的确进入了这里,并且这里没有所谓的密室入口的话……

    我抬起头,两边高大的墙壁让人产生一种被拘禁的感觉,天空也似乎变得狭隘起来,明明是个好天气,却充斥着阴沉的气氛。这些高大的墙壁是楼房的一个侧面,我在它的阴影中眺望顶部,如果真有一条路的话,就只有那里了吧?

    没有楼梯,墙面有涂鸦,而且看上去有了些年月,不过却平坦笔直,对普通人来说完全没有落脚的地方。不过,如果是真江的话,和一般的街道根本没什么区别吧。对我而言也是一样。

    速掠!

    高速通道笔直向上,我纵身跃起,踏着墙壁向上飞去,直至越过楼顶的铁丝网,落在一个大约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小的天台上。

    很安静,真江真的在这里吗?使魔夸克变成的匕首从袖子落入手中,我直觉在这静谧而又充斥着强风的天台上感觉到危险。但正是这种危险感让我感到紧张的同时,也感到雀跃,因为这代表我没有找错方向。

    “真江?”我的喊声在大风中吹散,在原地转身四顾的同时,回答我的只有被风甩扯的布匹声。

    呼啦啦啦——

    “真江!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和我回去!”我反复喊道:“真江!”,

    又一次转身,虽然没有回应,可是那道背影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就站在天台入口的顶上,距离我大约只有十米的距离。在如此之近的地方,我更加确认了那个背影的身份。

    “真江!”

    她没有搭话,只是微微抬起头,用手指撩了一下耳鬓被吹乱的发丝,散发处成熟柔和的气息。

    疯狂,激烈,恍惚——除了这三种感觉之外,我还是第一次从她身上感受到其它的气息。

    不是真江?

    也不是富江。

    有点像是左江。

    “左江?”我对她喊道:“是你吗?左江!干嘛不出声!?”

    “请问……我们认识吗?”她开口了,朝我转过身来。

    我终于看清她的长相,可是却让我瞠目结舌,忘记了回答她的问题。

    那张脸的确和真江一模一样,可是,当风吹拂起她的长发的时候,在她的左脸上有一个看上去有些像花纹,但其实是数字的印记。

    一个艺术花体的“13”,并不难看,但是让那张熟悉的脸充满了陌生的妖冶。

    以及针扎般的危险感。

    “你的脸……”

    “啊,你说这个?”她侧过眼眸,用手摸了摸左脸颊,“这个有什么不对吗?”继而目光再次落在我的身上,“我不是左江,也不是真江,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不过,我们在这里碰面,的确是有预谋的。”

    “你,你到底是谁?”我第一时间就相信了她的话,虽然事情变得很奇怪,但是,这件事会有如此突然的展开,于我而言毫不稀奇。敌人很强大,涉及真江的问题都很神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太平凡,反而让人觉得不像是末日真理的行为。

    “我?我就是我啊。”她一脸不明白的表情。

    “你的名字。”我慎重地问到。

    “哦,嗯……大概就是十三吧。”她这么平静地回答。

    连一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吗?我如此想到,似乎真的不像是真江,或是她的人格之一,只是一个相像的陌生人。

    “你和真江是什么关系?”

    “你说的那人,我不认识哦。”她平和地说,却让人无法平静下来,我还想说些什么,她伸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旁若无人地接听起来,“嗯?嗯,哦,哦……看到他了。”这么说着,她看了我一眼,“这样吗?我知道了,很快就解决……要回收吗?放心吧,他很弱哦,挂了。”

    从她的回答中,一种更加沉重的感觉朝我袭来。我抓住匕首的掌心都沁出了汗,背后也不知何时被打湿了,被风一吹隐隐发寒。我切实感受到了,那种危机感正是从眼前这个和真江宛如孪生姐妹一般的“十三”身上传出来的。

    “十三”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对我的戒备视若无睹。

    “虽然还想跟你说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给我一种奇特的感觉。不过,也许就此打住才是最好的。”她的口风一转,问到:“你的名字是?”

    “高川!”

    “好的,高川先生,准备好了吗?”她微微弯下身体,对我说:“你好,再见。”

    眼前一花,“十三”那酷似真江的脸突然出现在和我近在咫尺的地方,一股恶风从身体下方传来。

    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