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64 回归现实
    出发吧,我对系色同学如此说到。(请记住我们的.dkankan)(**小说**手打)系色同学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脸上浮现一种既像是惆怅,又像是期待的复杂表情。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唯一了解的就是,她并不是因为离别而难过。

    系色同学闭上眼睛,仿佛在和什么人通过无形的途径沟通,在她睁开眼睛之前,四周的空间开始呈现出马赛克一般的形态。无数的小方格错落运动,视野内的物体变得模糊。

    分解,拼合——

    每一次运动,小方格中都依稀变幻着景色,而数个小方格连接的空间,也不断变幻着景色。

    在期间,我依稀看到一些熟悉的画面。例如城镇和码头,曾经穿越的小巷,充满未来风格的大厅,甚至是玛索,也不知道是否错觉,她的目光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和我对视在一起。画面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快速变动,让注视者眼花缭乱。

    在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一只熟悉的黑色飞鸟,它在马赛克中扑腾着翅膀,飞往我所无法企及的地方。沿着它要前往的方向眺望,依稀看到轮廓的男人坐在椅子上,手肘搁在扶手上,拳头撑住下巴,他似乎同样看到了我。

    这同样只是一闪而过,宛如梦境一般的景象,可是男人的眼睛却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无法形容那双眼睛的样子,也许独特,也许平凡,然而充满了故事,令人难以忘记。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马赛克已经消失了,而自己则站在一个新的房间中。这个房间里什么摆设都没有,但除了我和系色同学外,小队的其他成员也都站在身旁。除了荣格之外,他们脸上同样残留着讶色,我觉得他们同样看到了类似的景象。

    “穿过这扇门就是现实,坐标固定在离湖不远的公路上,距离最近的城市只有两个小时的步程。”系色同学指着正前方的门口说。

    那扇门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的地方,颜色也不醒目,就像是随处可见的家用木质门,大小只允许一个人进出。

    “十分感谢你们的协助。”荣格朝系色同学点头示礼。

    “只是交易而已,出了这扇门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和我们无关了。”系色同学的回答,就像是我们出去以后一定会发生事情一样。

    如果是荣格,一定会考虑到黑巢的人会耍一些小手段吧,例如将我们的行踪告知敌人。系色同学的说法在此时就像是开门见山的威胁。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任何犹豫。

    “是的,出去之后,我们就两清了。”荣格平静地回答:“那么,告辞了。”

    他领着队员们走向门口,打开后鱼贯而入,门后是一片漆黑,但并不出人意料。我、真江和桃乐丝走在众人的最后,我再次确认了一下,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咲夜的确不并在这里。不过没关系,分别前的愿望已经得到满足了,所有想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所以,不用再次道别说不定才是最好的选择。

    桃乐丝跨进黑暗中,之后是真江。

    “高川。”在我走进去之前,系色同学突然叫住我。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系色同学将什么东西扔了过来,我接住一看,是一个指甲大小的芯片,外表有些眼熟,很快就想起来了,和那个被间谍从网络球中盗走,结果被用来存储玛索思念体的人格芯片十分相似。

    如今玛索在黑巢的协助下,似乎已经彻底转变为安全代理素体,又或是类似一种生命形态。虽然没有人跟我细说,但我仍旧能感觉到,玛索已经和这个数据对冲空间紧密相连,成为核心的一部分。这是否代表她已经不再需要这枚芯片了,所以系色同学才交还给我?

    “玛索给我的?”我问到。

    “不,这并不是玛索的那枚,这是我们最新完成的仿制品。”系色同学给了意料之外的答案。

    “给了我没关系吗?回到网络球,说不定会被要求上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从间谍手中缴获来的人格芯片落在我的手中。但由于芯片已经用在玛索身上,所以自从确定任务完成后,我对于该怎样和组织交代感到有些头疼。现在得到新的一枚,我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用来鱼目混珠也说不定。,

    “没关系,随你处置。不过我不觉得它会落在网络球手中。”系色同学挽了一下耳边的发丝,轻声说:“这是一道保险,命运的保险。”

    她的话又开始莫名其妙起来,我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她的意思,但就算这是她的某个计划的开始也没关系,我能清楚感受到其中的好意。

    “那么,这个礼物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我珍惜地放入怀中,贴胸藏好。

    “也许你忘记了,所以我再强调一次,第二周目的时候,请一定要快点找到我。我一直等待着……”系色同学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我。

    第二周目——她再一次用上了这个词语。但就算我用疑惑的目光和她对视,她似乎也不打算再说些什么了。

    “就这样?”

    “就这样。”她微笑着。

    “那么,再见了。”我说罢,没有任何犹豫,踏入黑暗的前方。

    身后传来依稀的回答:“回再见的,很快……”

    眼前的黑暗只是一瞬,紧接着豁然开朗。就像是从一个陈旧的世界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灿烂的阳光,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的徐徐山风夹杂着水汽、泥土和植被的味道,迅猛有力地捶打心口。我的心中充满了欢愉,就像是积压在心中的尘埃被泉水洗涤冲刷,曾经一度变得迟钝的血液在体内轻快穿梭。

    其他人站在四周不远处,正在打量四周,同样带着轻松的笑容。从太阳的位置来看,大约已经接近正午了,大量棉絮状的云层被风搬运着,不时遮挡住刺眼的光芒。我们就站在公路中间,投在路面上的巨大块状阴影时隐时显,前后的环山公路就像蜿蜒隐没于群山中的大蛇,看不到尽头。

    如果真如系色同学所说,那么距离曾经被末日真理封锁的路段已经很远了,既看不到城市,也看不到湖泊,更不用说那个已经变成绝地的浣熊镇了。

    魔术师朝靠近山崖一侧的公路护栏跑去,他俯瞰下方大声叫喊,很快就有回声传来。

    “我们出来了我们还活着让那些鬼东西见鬼去吧”

    我们相视而笑,并肩朝护栏边靠去。

    公路上的车辆十分稀少,我们打算先步行一阵。荣格掏出手机,信号已经恢复了,于是我们很快就通过卫星定位,在电子地图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们一边走,荣格一边跟在城市里待命的达达等人交代事宜,然后还得跟安全局总部粗略交代一番。虽然我感到时间漫长,但双方无法沟通的这一段时间实际并不久。

    “我们在那个地方只呆了七天啊,原以为会长期驻扎在那里呢。”潘一边咕哝着,一边用牧羊犬充当拐杖,一瘸一拐地走着。她的身体仍旧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不过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幸运了吧,这一趟任务该说是困难还是轻松好呢?虽然事情很繁琐,也给普通人造成的影响极大,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天选者来说,只是在最后一战死了两名队友。

    不考虑最终结果,仅仅用队伍死亡人数来划分难易的话,可以算是难度不高的吧。就算对我这个新人来说也是如此,第一次任务,那场降临回路攻防战,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如果真江和桃乐丝不是特殊存在的话,根本没有完成任务的可能,即便有了种种后手,集结了复数的精英小队,也落了个只剩我一人生还的下场。

    粒子,火柴,闪光,小红帽,a,锉刀,芭蕾熊,走火,还有比利牛仔……这些人的脸庞一一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如他们那般,只活在某个人的记忆里吗?

    “死亡,真是可怕啊。”我轻声自言自语。

    桃乐丝似乎听到了,转头看了我一眼,我报以微笑。

    “不过,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即便是死亡,也是有与之相等的价值的,不是吗?”我对她,又是对自己说。

    “也许。”桃乐丝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这次回去后,你有什么打算?”我问到,因为我已经决定不再和荣格他们组队了,那么桃乐丝的打算必须要问清楚。原先她作为右眼寄生在我身上时并没有选择的余地,但她曾经也是拥有自己小队的人。网络球内部也应该对她的特殊性有所了解,所以在降临回路攻防战后,就算没有她的消息,也不会随意就将她划分到死者的行列中。按照她的资历,要成为新的队长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

    “要修整一段时间。”桃乐丝说。

    “是吗?这样也好,你这次复生后和以前有些不同了。”我委婉地说:“还是让人帮忙检查一下比较好。”

    桃乐丝敷衍式应了一声,可不一会她又揉了揉太阳穴。虽然没有不舒服的表情,可是如果什么事都没有的话,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吧。似乎注意到我担忧的眼神,她的目光移开,落在傻楞呆滞的真江身上。此时的真江若不是被我牵着就会停在原地,有时会回答我的话,但反应迟缓,更多的时候总是沉默着,要不说一些没头没脑,让人无从回答的话,那大都是她的自言自语。

    “总比她好。”桃乐丝这么说到。

    真像是处处都要和姐姐争一头的妹妹一样。

    不过和她说的相反,我倒是觉得她此时的状态要比真江差多了——看似正常,却给人游走在边缘的不稳定感,就像是随时会超过临界点而崩溃一样。真江的话,不正常反而是正常的表现。

    “临界兵器……”我迟疑了一下道。

    “嗯?”她看过来。

    “还给我吧,我还不打算休息。”我说。

    虽然这把刀状临界兵器在桃乐丝手中能够发挥出目前最强的力量,可是就算无法发挥真正的威力,它仍旧是一把强力的武器。在今后的日子里,需要倚仗它的时间还多着呢,当然不可能将它丢给一个准备休息的家伙。

    桃乐丝明显有些不舍,但她沉默了半晌,就将长刀解下来,扔到我手中。

    “别弄丢了。”她用主人的口吻说。

    看她的表情,我还以为得费上一番唇舌呢。

    转过一道弯,前方的弯路那边出现一辆货车,可惜和我们的方向相反。不过我们没等太久,新的车声就从身后传来了。发动机的声音很沉重,我们纷纷停住脚步朝后方张望,和我们想的一样,是一辆跑远途的大货车。荣格这时也收起手机,和大家一起伸手,牧羊犬甚至脱下外套挥舞着,吹了一声口哨。

    货车并没有无视我们,渐渐放缓速度,靠边停下来。司机从车窗探出个头来,在我们身上巡视了一番。

    “算上小孩,只能搭三个。”有着酒桶身材的司机竖起三只萝卜般的手指,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但他的目光明显落在潘、真江和桃乐丝三名女性身上。

    “潘,bt,乌鸦。”荣格点了我们三人的名,然后指着我,对司机说:“他是孩子。”

    “多少岁了?”司机盯着我问。

    “上高一。”荣格替我回答。

    “看不出来,太瘦弱了。”司机咕哝一声,但并没有恶意,接着朝我们三人甩头示意,“上车吧,那个小女孩也可以上来,一个大的坐前面,另外三人在后面挤一挤。”

    小女孩指的当然是桃乐丝,她外表看上去比我还小,也就十三岁左右。

    没有人反对,潘上了前座,我、真江和桃乐丝一起挤到后座上,桃乐丝直接就坐在我的大腿上,这样一来,并不显得太过拥挤。我注意到司机通过后视镜朝这边扫了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潘向司机道谢之后,和其他人挥手作别。车子开动后,很快就将荣格他们甩开视野之外。

    “到城市就把你们放下来,行吗?”开了一段路后,中年司机打破沉默道。

    “我们就是去那个城市。”潘友善地回答道。

    “怎么那么多人停留在路上?”司机问。

    “车子抛锚了。”

    “哦?不过我没有看到有车辆停在路上,也没看到救援车。”司机质疑道,不过随即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算了,反正你们会给钱吧?”

    “当然,每个人一百美元。”潘笑道,“到地方了再给。”

    “……现在给一样,不是吗?”司机的眼神有些闪烁,但是他的脸色紧接着就涮地一下变得苍白。

    从我的角度恰好能看到潘手中摆弄的东西——一把小巧的手枪,外表是女士防身的型号,不过安全局的东西不可能是简单货色。潘折叠枪身,在司机的眼皮子底下将两颗子弹塞进弹舱。,

    “你看,我的身上破破烂烂,只有这小玩意了,实在没办法马上给你那么多钱。”潘亲切地笑起来。

    “啊,没关系,没关系。”司机掏出塞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额头,“我能理解,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客人,请坐好了,我要加快速度了,大家都觉得快点到城里比较好吧?”

    “谢谢,我会付钱的。”潘礼貌地说。

    “啊,啊机哼哼地应付道。

    就这样,我们不到一个小时就看到了城市的轮廓。进入城郊公路后,车辆明显多了起来,但是道路却更加笔直了,不一会就看到限速六十公里的警告牌。

    “你们打算在什么地方停?”司机终于再次开口问到。

    潘说了个地点名称,司机露出为难的神色,看样子并不是顺路,不过他再度扫了一眼潘手中的手枪后,一口应承下来。

    “放心,我们会给钱的。”潘再次强调。

    司机一脸菜色地点头应是。

    司机将我们载到市中心的一个花园广场边,找了个位置停靠下来。我们下车后,潘让司机等一会,说马上叫人送钱过来,不过司机立刻以非法停车的理由推迟了,二话不说就踩下油门将车开走。

    “真可惜,他原本真的能钻到四百美元的。”潘对我们耸耸肩道。

    “你确定他不会被罚款,吊销驾照?”我说。

    “当然,这点小事根本不是问题。”潘信心十足地说。

    “现在该怎么走?不是有人来接我们吗?”桃乐丝一边说着,一边四处张望。

    “约好在中心喷泉见面。”潘说着,带我们往那边走。

    心喷泉的人很多,无论情侣,单独的成年人,亦或者少年孩子都有,散布在周围,虽然并不拥挤,但也不那么容易分辨出某个人来。广场上做什么的人都有,奏乐卖艺,写生绘画,踏着滑轮和滑板四处穿梭,叫买熟食的店车一眼望去就有好几辆。

    潘却在这么多人当中,一眼就注意到了前来接应我们的达达。

    “这里这里”当我注意到时,两人已经高声唤着,摇起手臂,一脸兴奋的样子向对方跑去。。.。

    更多到,地址

    限制级末日症候264回归现实(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