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70 幕间死亡(四)元旦快乐
    在前两个星期里,我很多次见过阮医生向病人讲解这个课题,翻来覆去如填鸭一样,但是效果似乎并不是很明显,这在她每次讲课前作进度咨询时就能感受得到。(小说fkkxs.手打)尽管她总是抱持那副平静宽和的笑容,但是我能够从她的呼吸和眼睛的变化细节中判断出来。

    阮医生看到我时,声音顿了顿,但没有停下。我去到角落冷眼旁观,聆听那些已经耳熟能详的理论和技巧。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去实践过这些理论和技巧,因为在我身上尚没有出现过情绪失控到无法自我调节的情况。不过,我觉得这个方法大约是行之有效的,问题在于那些听讲的病人们,他们有些心不在焉,有些显得过度活跃,却不能肯定他们是否有耐心和决意,遵循那些必要的节奏进行课后实践。

    病人们大都不会自觉配合,因为他们大都是些失去自我调节能力的精神病患者。

    没错,缺乏自我调节能力——这是阮医生认为这是我和其他病人最大的相同之处

    “聪慧”,“知识”,“理智”和“自控”……这些都无法证明我不是精神病人。因为在阮医生的口中,我所认知的“自我”只是虚构的的存在而已,这就是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调节能力的证明。如此一来,我的正常就成为了最大的不正常。

    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没有人相信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没有人相信世界末日,没有人相信天选者和三大组织的存在。看起来稍微正常的人用平和怜悯的眼光安慰我,精神有毛病的人用痴呆或兴奋的态度叫嚷。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假装不知道,还是真的被蒙在鼓里,我只感到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戴着面具,每一寸的阴影下都隐藏着狰狞的牙齿。这是一个巨大的,特制的,将我的世界和现实割裂的盆景,而我就是这个盆景里最愚蠢的白老鼠,但只有我才是鲜活的,其他人不过是裹着人皮,按照规范程式活动的人偶。有时我望向灰朦朦的天空,就会不自禁会产生这样的错觉——有一个巨人正趴在桌子上,垂头欣赏在这个精心制作的盆景里所发生的关于白老鼠的一切。

    我的心情在三分之二的时间里是压抑的,就算将这些质疑、苦闷和烦躁述说给他人听,又有谁比起相信资深医生,更相信一精神病人说的话呢?这些话无疑又会成为我身为精神病人的佐证之一。

    每一次当我目睹病人们在大厅里貌似聚精会神地聆听医生们的教导,我就愈发感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嘲讽,这种嘲讽会伴随次数和时间越来越强,渐渐变成一种直击心底的狂笑,让我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也感觉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现在我又听到这个充满狂气的嘲笑了,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也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出现,但是我并不畏惧它,我沉默以对,但并不代表我的心中没有力量。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优等生高川了。即便我的双脚已经残疾,我的身体变得虚弱,但是那些身经百战的日子,所经历过的各种恐怖、不公、绝望和痛苦,都化作一股力量的泉水。

    这泉水苦涩,沉重,死寂,却始终支持着我,不让我跌倒。

    从第一刻开始我就决定和这个嘲笑战斗,尽管每一次战斗的结果总是失败。

    阮医生的解说和病人的提问正逐渐消失,大厅和人体正在失去轮廓,黑暗和寂静逐渐将我包围,巨大的嘲讽如海浪响起。我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时间更长一些。我好似被一个鸡蛋状的黑膜包裹着,膜外的声音变得扭曲而微弱,宛如恶灵的低语。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热,流动的鲜血宛如岩浆,空气的味道是如此熟悉,就好像……

    就好像最后那次在大楼中的致命战斗。

    我抬起头,天花板已经消失了,只有一大片风卷残云的天空。

    这片天空在燃烧,灰烬如鹅毛大雪,不断从火烧云中飘落。

    不断崩坏的黄昏,夕阳将在这一刻燃烧殆尽,黑色的巨球悬挂中天,末日和地狱完美地交织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到无比的喜悦。就好似这一片景色正迎接着我的回归,证明着我的存在。

    回去回去回去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轻声述说,要回到那个战场,那才是属于你的世界。

    然后,天空碎裂了。

    我好似做了一场短暂的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仍旧坐在轮椅里,仍旧呆在授课的大厅中。课程似乎完结了,病人们正鱼贯而出,阮医生就站在我跟前,站了多久了?不知道。她之前似乎对我说了什么话,可我也完全没有听到,只感到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带着探究和审视。

    我浑身是汗,我仍旧能咀嚼梦境中那股喜悦的残渣,仍旧能回想起在耳边细语的声音,但在血管中流淌的血液并不灼热,反而冰冷。

    我的胸膛起伏,吸入的空气却仿佛缺乏氧气,让我狼狈不堪,就像个哮喘病人。

    是梦。是梦吗?这里、幻觉里、曾经的记忆里,哪个才是梦?

    “你的身体不舒服?”阮医生的声音总算听得清楚了。

    “不,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我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渍。

    “噩梦?”阮医生就像老朋友一般随意道:“要说来听听吗?虽然我对梦解析这一块不擅长,不过好歹也能说上一二。”

    “不,不用了。”我拒绝了,我觉得自己知道会做这个梦的原因——“死亡”之前喝下的那瓶**药“乐园”。

    我抬起头看阮医生的脸色,她看似不以为意,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

    “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我提起来意:“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个地方,不喜欢被当作精神病对待。”

    “边走边说吧。”说罢,阮医生转到轮椅后,推我出了大厅,朝大楼的深处行去,“我之前说过,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在这里的大部分病人只有一个主治医生,不过有些特殊的病人,因为病情需要,会由两位甚至是三位不同专长的医生负责。我虽然也为你做过一些心理诊疗,不过另外有一名主治医生专门负责这个方面。”

    “现在要去见他?”我明白过来。

    “是的,他是这个病院最好的心理医生之一,从你刚进来开始就一直负责你的心理诊疗。你们很早之前就开始一种特殊的治疗方法,然而上一疗程结束后你就跳楼了,虽然现在你说不记得当时的事情,但从现场的报告上来看是自杀,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在我将报告转交给他后,他很想知道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转变,不过直到今天才从病人自杀的处理中腾出空来。你可是狠狠地摆了他一道呢。”我看不到身后的阮医生到底是怎样的表情,但语气中能听出些微的嘲讽。

    这个最好的心理医生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长得什么模样,于我来说完全没有半点印象。我无比确信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可是从包括阮医生在内的所有见过的人中,他们的语气、神态和行动完全感觉不到任何虚假伪饰的地方,这才是让我最为苦恼和烦躁的地方。

    我觉得自己仿佛在玩一个解密游戏,寻找,思考,串联,直到将拼图完成。

    我希望能从这个新出现的心理医生身上找到新的东西。

    阮医生将我送上三楼,楼梯左手侧的第三个房间,门牌崭新而空白,没有写上任何相关的名字。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大多数科室都紧闭着大门,从窗口处可以看到里面的办公桌、病床和一些仪器,但似乎没有人使用就不会打开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特殊的静谧感,仿佛于人世隔绝的异界,通往死国的走廊。

    房门只是掩着,从门缝泄出琐碎的声音,我敲了三下,就将门推开了。

    房间里的摆设十分朴素,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侧墙壁上攀至天花板的书架,书架里堆满了书,还有一些摆不下了,就叠在书顶和架子之间的空位处。正前方的尽头是一张办公桌,桌子两侧堆叠着大量书籍和纸张,只有从中间的空档处可以看到书桌的主人。那是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白人老头,同样外套一件白大褂,消瘦矮小的身体有些佝偻,戴着老花镜,匍匐在桌子上钻研着什么,办公桌意识到有人进来,身体也没动,就只有眼球翻了上来,从老花镜的镜架上缘看过来。,

    “啊,你们来了。”他说着,直起身体,热切地朝我们招手,“快进来,快进来。”

    “早上好,安德医生。”阮医生说。

    “啊。”安德医生仿佛老人痴呆般顿了一下,才回应道:“好啊,好。”接着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审视了两三个呼吸,“你的精神不是很好啊,孩子。你真是做了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呢。听说你失忆了,不过没关系,忘记并不总是一件坏事。来来,我们聊聊,就像以前一样。”

    “以前?”

    “是的,以前。”

    身后传来关门声,我回头一看,阮医生已经离开了。

    “那么,要从什么地方开始好呢……”安德医生摘下老花镜,从抽屉里掏出眼镜布擦了擦,脸上浮现思索的表情,“关于你当前状况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你不认为自己失忆,而是被监禁起来了,是这样吧?”

    “我似乎没说过监禁这个词语。”我紧盯着这个老头,他给人一种“了解许多内幕”的感觉,或许这一次我真能从他这儿套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这家病院隶属哪个组织?他又是哪个组织的人?是天选者吗?是魔纹使者吗?我的目光落在他擦眼镜片的手上,那里一干二净,没有任何类似魔纹的刺青。又或是先知?但是如今这个状态的我,无法察觉他身上任何非正常人的征兆。

    安德医生似乎注意到我的目光,也朝手背上扫了一眼,继而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个病院对你们来说,只能进不能出,的确和监禁没什么区别。不过这的确是你自己的选择,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你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吗?”他将老花镜戴上,然后如此说到。

    “为什么?”

    “你真的半点都记不起来了吗?”安德医生认真地和我对视着。

    “这个很重要吗?”我顿了顿,说:“我不认为自己是自愿进来的,也不觉得在这里生活有什么好处。”

    安德医生露出一丝饱含深意的笑容,就像是一直在等我说这句话。

    “很重要,很重要”他的语气高昂起来,“你会出现这样的想法,代表我的治疗已经初显成效。你在某种意义上正变得正常?正常知道吗?什么是正常?正常的人都不喜欢被监禁,也不会自愿被监禁。”他停口,喘了一口气,倒了一杯水喝光了,才继续道:“显然,你现在的状态和你失去的记忆有关,或者说……你的记忆被替代了。”他伸出食指,朝我虚点了几下,“你成功地给自己构建了一份虚假的记忆,这就是治疗的第一步。嗯……尽管期间出了一点小问题。”

    又是虚假记忆,又是这一套我真是受够了,不过这个老头有一点说得没错,但也不全对,我是正常的,而不是“变得正常”。

    “虚假的记忆能够完全取代真正的记忆?”我沉声道:“这是不可能的,身为心理学专家的你,安德医生,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没错,你说得没错。哦,你是个聪明的小家伙,通常来说,一个人的记忆是无法全部被替换的,但是根据记忆片段和深层心理构建一个截然不同的自我世界,这正是这套治疗方法的价值所在。孩子,你尝试过影片编辑吗?将场景片段切割出来,混合其它材料,重新编辑成和原影片完全不同的情节——我们成功构建了虚假记忆,这个成果的证据,你不正坐在我的面前吗?”安德医生的脸上露出狂热的神情,“阮医生说你的病情恶化了,但在我看来刚好相反,这只是治疗流程的第一步,不过这也是她讨厌我的原因。”

    这样的回答对我来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如果是这样,那么被利用相关的记忆碎片至少能让我产生熟悉感。”我这么回答道,“可我完全没有”

    “不,不,你有的,只是你还没有注意到。呵呵,我只是利用了一个小把戏而已。”安德医生向后靠在椅背上,长长喘了一口气,“第一步终于完成了,我的理论果然是正确的……”,

    他的神态是如此正常,没有半分夸大、虚假和掩饰,就像真的做成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这让我感到烦躁,并非是他的语气、表情和动作都在暗示我已经成为了一个医学小白鼠那么简单,重要的是,这样的暗示正试图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被隔离治疗的精神病人”是真实的。

    为了挣脱这种情绪,我不断在心底告诉自己,我是第一次来到这家与世隔绝的鬼地方。这里的人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迷惑我,监禁我,别有图谋,他们用我所不知道的方法剥夺了我的魔纹,还试图将我变成一个残疾废物,一个精神病残渣。

    更甚者,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场梦境而已。

    逼真的梦。

    由深层意识构筑的幻觉。

    服用**药“乐园”所产生的副作用。

    被那些“真江”们贯穿后,奄奄一息时产生的弥留之景。

    也许真正的我还正准备咽下最后一口气呢。然而如此短暂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人在梦中渡过漫长的一生。我拼命这般想着——最后的梦境竟然是这样的噩梦,真是让人死都不能瞑目啊

    尽管如此,我仍旧无法摆脱现在这个世界,面前这个老头,所带给我的真实感。我觉得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认知、思维或是别的什么正闹哄哄地激荡,让我的脑袋好似被塞进了微波炉里,随时都会爆开一般。安德医生在我面前说了许多话,可我已经好一阵没能听到声音了,就像突然失聪一般,只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他不理会我的沉默,只是一脸兴奋地好似自说自话。

    “……当然,为了第二步疗程,必须将记忆里虚构的地方和真实的地方调换过来。在那之前,为了让你不那么排斥真实的记忆,为此我准备了一些东西。”安德医生一边喃喃自语着“安德的游戏”这个字眼,一边弯下腰,在抽屉里翻找,不一会就取出一个资料袋。

    他将里面的物品全都倒在办公桌上——几份表格,一本日记,一些照片。。.。

    限制级末日症候270幕间死亡(四)元旦快乐(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