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72 幕间死亡(六)
    我不知道敌人想从我的身上获得什么,我已经失去了力量,我对网络球的了解也并不深刻,不过,如果真的还拥有什么的话……我摸了摸自己的右眼,虽然已经感觉不到了,但很可能它仍旧在我的身体里——江。....

    如果敌人想从我的身上获取某些东西,而特意设置了这个大阵仗,那么对方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对我使用暴力。往好的一方面想,这座病院所有的人都是敌人的几率其实并不大,为了有提高迷惑的成功率,真假参半才是最优选择。而且自己也不一定是被这么特殊对待的第一人,那么这里一定存在“同伴”。

    我再一次仔细搜查房间,每一处角落都没放过,直到确认的确这个房间里没有监视工具。为此我扯破了灯罩,打碎了装饰品的地座,将床铺和地板都撬了起来。我认为这样仍旧不安全,必须在这个众敌环视的封闭区里构造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于是我开始分析这座房间的结构,改变家具的位置,打算来个大改造。

    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施工草案的制作和决定,以及施工期间碰到的麻烦都必须自己动手解决,这于我而言是一项极大的工程。同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我能感觉得到,在这个封闭病院的每一分每一秒,我的心灵和意志都在被腐蚀,我要在自己真的变成疯子之前为自己建造出一个自留地,那并非仅仅为了身体安全,更多是为了心理安全。

    从安德医生的办公室回来后,整整一天,除了吃饭的时间,我都用在思索这项工程所涉及的种种需求、困难和解决方法。我将它们逐一写在纸上。除了建造一间密室之外,我还得为了未来的战斗解决武器问题。

    能够在这座自给自足的封闭病院里获得什么物资和工具,凭自己的所学所知,能够用这些材料制造什么东西,这些都必须详加考虑。

    我很庆幸自己虽然只上过高中,但曾经是个真正的优等生,不仅知道和理解高中范围内的所有相关数理知识,还在课余时间利用这些理论知识进行过兴趣实践。我曾经提到过,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能被称为“科学怪人”的动力学家,我读过很多书,文学、心理学、科普和科普读物所涉及的参考教案。在成为一名天选者后,我学会了战地生存,以及使用现成的看似最普通的物资武装自己。

    我在战斗失去了许多,经受过各种各样的痛苦,从中得到了足够的经验,那不单是因为真正的战士拥有战斗的知识,还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和耐性。

    第二天我就开始动手,一边装作在病院中遛达,一边观察自己所能利用的一切。我会和这里的任何人交谈,不论他们是病人还是正常人,做着怎样的工作。我会很乐意帮他们一点小忙,然后从他们身上得知他们的日常活动时间和地点,并问他们要一些在他们看来不起眼,但对我的计划却有大用的材料或工具。

    我就像蚂蚁一样,一点一点地积累,这样便不会引人注意。我让自己不变得特立独行,我就像以前那样坚持自己是个正常人,然后被别人当作精神病人,我会按时接受阮医生和安德医生的心理咨询,也会玩玩心理医生的扮演游戏。

    渐渐的,我可以自由进出许多人的房间而不受非议,我可以自行拿走他们放在房间和工作间里的东西。而他们根本不会知道,我能用这些东西做出什么。

    我用衣柜、门板、厚布、海绵和纸箱在原画室的基础上制造一个简陋的隔音密间,密间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空间,不需要床铺,有一盏吊灯。地板加厚并塞入填充物,铺上几层被子,防止震动和噪音,这样完成了一个车间。..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敢在半夜三更的时候进行一些动静比较大的工作。

    我用木板、铁条和钉子封死窗户,让其从外面完全看不到房间里,又制造门栓防止任何人开锁进来。..,

    当完成这一秘密工程后,我的内心总算安定下来,这个房间到了这天,才能称得上是一处据点。

    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但是得一件件来,在没有失去双腿和强健的身体前,永远不知道它们能给工作带来多大的便利。我为自己做了单杠和哑铃,每天都腾出时间来锻炼。刚开始我只能做不到十个引体向上,渐渐的,我可以一口气做上二十个。这个时候我才有信心能够挥舞一把刀子取人性命。

    我在房间里制造了许多吊环,让它们摇动起来后,控制轮椅以及摆动身体进行躲闪,不让自己被这些吊环碰中。我不断出入各种复杂的地形,在了解封闭病院地理的同时,摸清自己仅能在控制轮椅行动的情况能够拥有多大的行动力。

    理论上我并没有空闲的时间,但我仍旧强迫自己每天停歇半个小时,不让自己总是带着功利的眼镜看待周围的人和事。这是个很好的舒缓压力的方法,我会在这段时间帮助任何有苦难的人而不试图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我最喜欢和隔壁房间的三个女孩呆在一起,就是我曾经将她们误认为女孩时代的咲夜、八景和玛索的三个女孩。

    我从来没听过她们说话,但应该不是哑巴。她们看人的目光很怪异,或者说,本身就给人一种异常感。我曾经感到迷惑和抗拒,不过逐渐让我喜欢上她们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在她们身边能让我感到宁静。

    她们有时会玩积木,但更多的时间总是默默地玩一种纸牌游戏,那些纸牌也并非寻常的扑克,没有数字和花牌,只是在白底上有许多毫无规律的墨渍。虽然始终不明白这种纸牌游戏的规律,但因为她们总会在分牌时分成四份,让人觉得是不是还有第四人的存在。

    第四人是鬼魂——这是一种错觉,我在她们的房间里找到了“第四人”存在,或曾经存在的证据,那是一张床、一些衣服以及某些不属于三名女孩的杂物。后来有知道情况的人告诉我,第四个女孩已经出院了。

    我特地询问过这四个女孩的名字,结果这些名字让我瞠目结舌。

    她们的名字分别是:咲夜,八景,玛索和系色。

    我为此询问过更多的人,甚至求证于阮医生和安德医生,所有知道这四个女孩的人都给出同样的答案。

    没有比这更荒谬可笑的事情了,不是吗?我尝试申请查阅这四人的背景和资料,但毫无意外地被拒绝了。我由始至终都不知道,这四个女孩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为什么会叫这些名字?她们患上了怎样的疾病,以至于终日沉默寡言,阴郁怪异?她们为什么总是在玩那诡异的纸牌游戏?第四个女孩“系色”的下落如何?

    没有人跟我谈论这些事情,就连她们自己也不会。我想为她们做些什么,可是对她们而言,总是出入她们房间的我就像是一个人形的空气而已,尽管她们会在我进来和出去的时候,将目光齐齐聚焦在我的身上。这让我觉得,自己是否真的和她们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另外一提,她们的房间,是从来不会关上的。我还怀疑她们根本就不睡觉,因为有时半夜我偷偷出门的时候,总能在那阴暗无比的房间中,看到那三对如幽魂鬼火般的眼睛。一开始我被她们吓了一大跳,后来也没有完全习惯下来。

    但是,我必须着重申明,这三个女孩,其长相和个性和我记忆中的咲夜、八景和玛索没有半点相同的地方。心中为她们而存在的焦躁、迷惘、迫切、痛苦和付出,只是因为她们的名字,以及第一次见面时看到的幻像而已。

    是的,我对自己说,她们根本不是同一人。

    如此一来,我的灵魂的陷落更加深重了,这个封闭病院究竟是存在我的梦中,还是一个陷阱式的现实呢?

    为了排解心中的忧虑和烦躁,我强迫自己进行规模更大的工程。

    病院里有图书馆,虽然没有精深的理论教材,但是并不缺乏直到大学为止的各种理论教材,以及设计日常工作生活的实用书籍。我每日都会抽出一段时间在图书馆中查阅h和学习。例如怎样修复一个废旧的电机,然后结合其它材料改造自己的轮椅,让其拥有更高的机动性。,

    为了对抗很大可能存在的枪械,我尝试制造弓弩。富江曾经在末日幻境中制造过,后来她在空闲时又做了几次,自制武器或许是她的兴趣吧,我为她打过下手,相关步骤和结构多少还能回忆起来。然后,将这些发射式的武器缩减体积,隐藏在轮椅之中。

    这段忙碌的时间劳累却不枯燥,是我进入这个病院后感觉最安稳的日子,伴随着每一件装备的完成,我能清晰感受到自己正变得强壮。这不仅在于外物,更在于身体和心理,我知道自己正在稳步朝自己的目标迈进。

    我对自己说,高川,你是一名真正的战士,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直到这一天夜里,我终于能够将自己完全武装起来。

    我坐在轮椅上,通过木质的摇柄和按钮控制出力和方向,在狭窄的空间里前进后退,原地打转。在野外测试中,它最高时速比成年男性的跑步速度更快。我按下不显眼的板机,手掌长的粗铁针从打开盖门的蜂巢式发射口中喷出,眨眼间就钉在五米外的木板上。这种由弓弩改造的发射器被我称为“蜂针”,装弹数五发,使用特殊的弹夹,一次能喷出五根铁针,最大杀伤距离为十米,六米内能够贯穿人体。同时,“蜂针”的发射器也能用来抛射勾绳,或者使用第二种改造弹夹,作为弹药的铁针只有一根,却连接电极,能够瞬间激活近千伏的电压。

    我为自己缝制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式战斗服,内部有许多口袋,夹层中有许多小拇指粗细的链条,更在要害部位嵌入钢板。此外还有头盔和面罩,虽然以我的体格外形,遮住头脸不过是掩耳盗铃的行为,不过头盔能够切实有效地保护头部不被手枪子弹打穿,面罩的猪鼻子是简易的过滤器,让我可以采用烟雾弹之类更加多变的战术武器。

    我的身上随身带着一把折叠刀,但是真正的杀伤性兵器是一杆长茅,通过轮椅加速进行冲击穿刺,威力要比我以目前的臂力来挥砍大得多。除了隐藏在轮椅中的“蜂针”,我同样制造出了手持的弓弩,不过因为技术问题,虽然射击的威力更大,但准头却不怎么样,而且上弦于自己而言十分费力。

    尽管如此,虽然并不全然尽如人意,但我终究再一次获得了战斗的力量。

    这天,距离和安德医生的第一次碰面,已经过了十几天。圣诞节刚刚过去不久,封闭医院中处处残留着节日的气息。我看向工作台上的时钟,再过两个小时就会敲响零时的钟声。

    1999年即将到来。

    我不知道世界末日会在1999年的什么时候以怎样的形式呈现在众人面前,我所做过的一切对于它来说是否有意义。但是,我并不后悔自己所参与的那些战斗,而真正的战斗也才刚刚开始。如果这个封闭病院是敌人的陷阱,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无可避免,那么动荡的新世界将会不可遏制波及这个地方。

    新世界的神啊,如果你的存在,如果这就是你的旨意,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么,我已经做准备好迎接它们了。

    让我看场好戏吧。

    我的心情激荡,彻夜未眠,披着棉被,抱着武器坐在轮椅里。时隔多日,我第一次掀开窗帘,透过冻上冰棱的玻璃窗眺望灰蒙的世界。三天前开始下雪,今夜也没有停止,窗外树影摇曳,宛如妖魔乱舞,不断有积雪落下,发出沉闷的声音。这阴暗的万物具籁的世界让我产生一种诗意般的既视感,我似乎能听到在影影绰绰中穿梭的身影,隐约的枪声,杀戮的呼喊,也许在这封闭的世界里,同样有阴谋者的思篡,夜行者的蠢动。

    战争与和平同在的世界,末日来临前的乱流与平静,黑色与白色,以及交错中的灰色和血色,那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我之所在必有我必须去拯救的人。这个暧昧不清,一滩死水般的精神病院实在太令人厌烦了。

    ——你也这么觉得吗?江。

    我抚摸着右眼,感受皮肤升起的疙瘩,以及肌肉的僵硬和冷颤,外界的寒流无法冻结我体内已经开始沸腾的血液。,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即便回去的下一刻就是死亡

    我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呐喊。

    我就这么眺望着窗外的雪景,从黑夜到黎明,从黎明到旭日升起。当房外响起人们的脚步声和喧嚣声时,我带上所有能够藏在身上的武器,驾驶轮椅打开大门。

    走廊上仍旧是日复一日的景致,让人产生影像回放的错觉。走廊上打开的门仍旧是那几扇,我可以确定,连开启的角度都相同,因为它们从没关闭过。走廊中的人,以及他们正在干的事情也一模一样。

    痴傻的胖子又开始推着拖把来回疯跑,从一楼跑上来,跑到更高处又下来。老妇人假想打着毛线,不止所谓的男人静静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另一人在来回踱步。空气中充斥着电视的声音,收音机的杂讯,大声的朗读,嬉闹和笑骂混淆在一起,令人感到单调而厌烦。三个女孩仍旧在房间里,做着同样的游戏,当我经过时,宛如心有灵犀般朝这边望来。

    我对她们露出温和的微笑,她们一如既往没有半点反应,直到我离开,似乎仍能感受到她们的目光穿透了墙壁,落在我的脊背上。

    我来到食堂,和往常一样,这个时间段放眼望去都是人。有医生,有病人,有杂工和警员,大半的座位已经坐满。两侧的墙壁上挂着三四台电视,角落里的圣诞树仍未撤下,但是树枝上的礼盒早被扯掉,只余下飘荡的缎带。前些天很是热闹了一场,人们的心情显然尚未从余韵中脱离出来。

    这里的日子沉闷而平静,并非每个人都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正因为如此,才让我感觉到了机会。

    他们松懈了,他们变得更热情,开始交谈平时不会提起的话题。

    我不动声色,就像往常那样在食堂窗口要了早餐,端着食盘来到一排长桌前。除了医生之外,很少人会和病人凑成堆,这条长桌上的食客大都是病院里的工作人员,各个肤色,各个国籍的都有。周围的人都跟我打招呼,也许他们多少知道我是精神病人,但前一阵子的攀谈起了作用,足以让他们知道我能够像普通人那样交流。。.。

    限制级末日症候272幕间死亡(六)(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