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75 幕间死亡(九)
    我松开手臂,达拉斯好似失去了气力般靠在椅午上。他的表情十分复杂,脸色一会变得苍白,一会又生出非正常的红润。我能猜测他的心情有多激动,他被打击了,不过就像我说的,一个英雄,无论他是否有同伴,是否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一切的都源于自身。他之前做得很好,一个人拼命挣扎到了这里,可是对我来说,交叉点就到此为止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不相信任何人,在这里没有我的同伴和战友,我只能相信自己,也必须相信自己。

    “我需要你。”他盯着我说。

    “我知道。”我说。

    “你也需要我。”他又说。

    “这我不敢肯定。”我说。

    “我们联手能做得更好。我已经找到了一点眉目,可你还得重新开始。没什么人会注意我这个小角色,可是很多人都在看着你,你打算怎么办?”他问到。

    “这种阵仗我见多了。”我耸耸肩,觉得这是个蠢问题,“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我不觉得联手是个好建议,我可不希望被你的失败牵连,相信反过来你也一样。”

    “别自以为走了!”达拉斯愤然站起身怒吼道,他的胸口不停起伏,原地打转地踱步,双手用力插在头发中,好一会才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他放缓了语气,却充满不再动摇的气势,说道:“在我从别人身上拿了几百万的时候,你还不过是个精神唐而已。”

    “这不是很棒吗?你有足够的能力,骗子先生,就算只有一个人,你也能做到你想做的事情。”我没有生气,没必要生气,我微笑着和他对视,说:“就各种方面而言,我们都是不同的类型,按自己的方法做,那才是最好的。”

    达拉斯用鼻音发出嘲讽般的哼笑,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房间。我尾随在他身后,目送他走下楼梯,走出宿舍楼的大门,期间他回头眺望了我这边一眼,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其它建筑后。我走廊边上呆了半晌,阖目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确认自己的处理方式没有疏漏。

    战斗从那场对话最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线索,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达拉斯真的如他自己所说,那么接下来他的行动,妾许能成为我的掩护。这个计划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各行其事·……我不知道事情会不会顺从预想地那般行进,胜算并不大,因为达拉斯说过,他在改邪归正之前是个诈骗犯……个捞了百万美金的聪明骗子。我无法判断他那些语言动作,是不是一种伪装的信号,说不定这次会面也不过是他的一次试探。

    无论如何,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已经做丫自己能做的事情。

    我再三告诫自己,除了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过……我看了一眼房间中的三个女孩,她们也一如既往,第一时间停下手边的活儿,和我对视着,那目光幽黑而深沉。我问自己,是不是在下意识中已经相信了她们呢?但是心中的声音没有给我答案。

    我来到自己的房门前,先用钥匙开锁,当然,这时门会再度被三保险锁死。不过,只要将事先做好的机关盒子放在地上,摆好一个角度,再按下键钮,就会从盒子的圆孔中躬出的细铁棒。细铁棒从门下的缝隙中射入,撞开对面墙上的机关,从而打开保险。每一次进门后,我都会第一时间将机关的角度和相对距离重新设定,所以就算被人看到开门的方法,也很难找准位置。一旦射入物体触碰到机关以外的地方,就会触发警报。

    听起来似乎挺繁琐,让人怀疑是否有做到这个地步的必要,不过对我来说,答案只有一个。没人会嫌弃自己的据点防御森严,所有的男孩,都会为繁琐的机关着迷不已,更何况,只有这样的房间,才能让我做一些不见得光的事情,然后安稳地睡上一觉。,

    我透过门缝朝走廊上看了一眼,确认没有异状便将门关上。重新设置好开门的机关后,我迫不及待地取下墙上的油画。

    达拉斯所说的“乌鸦”暗号,除了这副油画,没有其它更明显的征兆物了。不过上一次我将它拆开来仔细检查过一遍,除了发现疑似自己的手迹的签名,并没有发现更多的东西。我想了一下,再次将画从画框中取出来,然后用锤子将画框砸了个稀巴烂,不过并没有从残渣中发现任何可疑的事物。

    尽管如此,我并没有失去信心。人为遮蔽日光而营造出来的昏暗中,我注视着这副“乌鸦”,寻找可能解开迷题的关键点。达拉斯的转述,以及这副画散发出的诡异气息,都让我认定,线索一定是在这副画里。

    在画里?我开始觉得脑海里有某种猜想正在成形,然而,在我试图将它勾勒出来时,这个轮廓却如雾气一样若聚若散,着实令人几欲发狂。我打开抽屉,里面的瓶瓶罐罐都是医生开的药物。我很快就找到了三氟拉嗪,吞下三粒之后,不一会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然而却没有影响到大脑的活跃。很奇怪的感觉,平静中充满活力·让我觉得自只达到了最佳的状态·这时的自只一定能做到平时不能做到的事情。

    我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它在加速,而脑海中的灵光也在加速构成。

    我仔细端详着油画中的那片树林,这是什么树木?地上没有落叶,叶子宽厚,也许是常绿乔木。我将画凑在灯光下,再一次啄磨画中的细节,不一会,意识到树林深处的点点白色有些不正常的地方,远处看像是尚未融化的积雪,可积雪和画中的季节气氛有些出入,靠近了瞧,就能发觉这些白色其实是有轮廓的。

    我抓过放大镜,凑上去一看,猛然发现这些白色竟然都是十字形的。

    这时我唯一的念头就是,画中树林的深处其实是一座墓地。当这个念头升起时就再也

    挥之不去了,我拍打着轮椅的扶手,似乎只有这么做才能释放自己心中的兴奋。常绿乔木,墓地,这是否在暗示我,这是个真实存在的地方?

    解迷的关键就在那个地方,就在这座封闭病院的某个不为认知的墓地。

    这样的想法促使我立刻出门,前往图书室寻找有关常绿乔木的资料。很快,我就知道了,这是樟树。

    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从他人口中得知了这座病院里大部分樟木的分布地段。

    谈起墓地,他们给我的答案却十分模糊,而且说话的时候有些迟疑,隐约有些恐惧。不过,这种事虽然遭人忌讳,并非众所周知,但也不是什么秘密。

    这座病院中除了一处公墓之外,还有许多隐藏在小地方的坟墓,大到十多个,小到两三个,甚至没有墓碑。没人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被葬在非公墓区,也不清楚死看到底是什么人,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的什么事情,毕竟乱葬是违背规定的,但数量着实不少,有时在山林中走着走着就会看到死人骨头,有时挖开乱葬的坟墓也看不到半具尸体。这种情况不免令人忌·惮,产生一些不好的联想,加上这座病院严格的出入规定,让大家都不会特意去谈起这些事情。每个人在结束谈话前总会加上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要对别人说,这是我告诉你的。”

    我不确定,这些人中是否有敌人的探子。我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尽快行动起来。

    我回到房间,在自己手制的简陋地图上标记出有樟树和墓地的地方,乱葬区太多了,每个人也就知道两三处,还有所重叠,因此不能完全标记出来,如果我的目的地在那些地方就大伤脑筋了,不过公墓区倒是座落直一片樟树林中。虽然我觉得线索在公墓区的可能性很小,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将它加入候选的区域。,

    我打算晚上行动,考虑到可能要掘坟,还特地找了一长一短的两把铲子。

    有许多琐事,但是一切准备都在白天完成。当零时的钟声敲响时,我穿上那件黑色的大衣,戴好面罩,头盔以及手电筒,将武器和工具放进一个大布袋里,再一次检查弹药后推门而出。

    寒冷的夜风如刀般削过我的衣衫,每当月亮从云层穿梭而过,黑暗中的无数浓重的阴影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树林在骚动,有什么东西在视野中徘徊,似乎有鬼魂或是野兽隐藏在那处。我听到了遥远的地方响起狼嚎,以及偶尔的犬吠声。我知道警卫们在巡逻,他们遍布这座封闭病院的每一处,包括丛生的密林里。不过他们的行动是有规律的,他们曾经泄露出不太常去的地方,毕竟冬天很冷,晚上的路又黑又难走,可没人管他们尽责不尽责。

    就像每一次偷溜出来一样,为了这次行动,我已经好几次踩过点,当然没去过太偏远的地方,例如樟木林中的野坟区,不过至少可以在这片建筑众多的公共区来去自如。经过女孩们的房间时,她们仍旧没有睡下,她们保持着和白天一样的姿势朝我望来,我不指望夜出能够瞒住她们,这三个女孩简直就像是患上了失眠症。

    我和以往那样跟她们打招呼,劝慰自己必需放下心来,她们不是敌人。

    我操纵轮椅出了宿舍楼,贴着墙壁的阴影前进。风声很大,掩盖了轮椅电机的声音,这让我不必花费气力去移动它。虽然寒风刺骨,但是我一想到这次行动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重要,是重新苏醒以来第一次正式的行动,那种兴奋的感觉就让血液都沸腾起来。

    我哈着白气,聆听隐藏在混乱的自然声中的脚步声和犬吠声,在他们到来之前就穿过这一片巡逻的区域。我眼观四路,不放过半丝可能来自手电的光线。我还看到来自建筑顶部和远方哨塔的探照灯光柱来回移动。目的地的方向让我选了一条更加黑暗的道路,危险并非来自于光线,而是凶狠敏感的猎犬。

    为了穿过它们的领域,我用安装在轮椅上的机关发射吊索,将自己连通轮椅一起吊在半空。取出弓弩将一根树枝射向相反的方向。当树枝擦过树梢发出声响后,巡逻的警卫就随着犬吠声朝那一侧移动。树枝射得很远,足够我从容地将自己放回地面上。

    就这般躲藏·引诱,躲藏·不久后我成功越讨耕田区·再继续深入就是其中一处藏在樟木林中的野坟区,它位于山包的腹侧。告知所在的那个人将具体地点描述得不太详细,那本来就是不起眼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明显的道路,以致于很少有人会往那个方向走。

    轮椅压在冻得干脆的树枝上,发出一阵阵录裂的声音。虽然今天没有继续下雪,但是雪融化后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不时会从头顶上泼下水来,和雪天一样难形。有时轮椅会被树根或藤蔓之类的植物绊住,有时地面起伏得根本不适合轮椅行走,甚至身旁就是一道难以察觉的沟壑,种种事故让我不得不停下来处理,然后考虑要不要掉头重新寻找路径。

    如同幔樟一般的树冠遮蔽了月光,加上到处弥漫着瘴气或雾气,打开手电筒也看不到太远的地方。我甚至不敢将面具取下来,让人庆章的走过滤器运作良好,身体并没有不适的地方。

    在这黑暗的树林中……切仿佛都陷入沉眠,我只听到自己一个人发出的声音。有电机转动的声音,有枝叶破裂的声音,有碎石被碾中滚开的声音,有自己呼吸的声音,甚至是自己的心跳声。这一切都是我初次经历的,就像小说中写的那样,你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仿佛四周总有什么东西在窥视你,你心生恐惧,心脏仿佛在不断缩紧,下一刻就会破裂,就算紧紧抓住手中的武器,也不能让你的内心安定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偏离了道路,不久后更是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四面八方都是树木,它们当然不可能一个样,分布的区域也可能不算大,但是你就是转不出去,走过十米,看到的是树,走过百米,看到的还是树,你便不由得想到,自己是否永远都走不出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走进了一个一望无际的森林。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那些巡山的警卫也不会无故出入此地,而人们总能在这里发现一两处野坟了。

    时间在黑暗和迷途中变得迟缓,我喃喃对自己说话,以排解那无处不在的危机感和孤独感。我曾经以为自己能够在一个晚上内将大部分的可疑墓区搜索完毕,但现在看来,这个晚上是否能够找到一个还说不定。

    也许我的运气并没有那么差。

    在我停下来喘口气,重新调整手电筒的光圈时,左侧方忽然有光亮一闪而过。我一开始心情万分紧张,弓弩已经端起来瞄准了那片地方。眼睛在这个地方不太管用,我侧耳聆听,却只有风过树梢的哗啦声。我静静盯着那个地方,半晌后,再一次出现光点。

    没错,是光,白色,或是青蓝色,又或是白中有蓝,隔着迷雾看得不太清楚。它忽而清晰,忽而朦胧,有时会消失,下次出现时已经不在当时的位置,看上去像是在不断移动着。

    紧绷的心情渐渐松弛下来,我想自己到地方了,那应该是磷火。

    不过我听说冬天会出现磷火的情况很少见,尤其是这么冷的天。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原因,让我觉得这些游荡在面前的磷火,仿佛预示着事态正变得诡异起来。

    我保持瞄准的姿势,一手控制轮椅朝那个方向前进,另一只手则随时准备拔出刀具。

    随着我的前进,那簇磷火仿佛引路般向前飘动,前方有更多的磷火出现了,但我很快就发现这个地方磷火的数量超出预计,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自己已经被磷火给包围己它们没有接近我,仿佛拥有生命般,以五米左右的间隔,在我的四周悬浮着,飘荡着。

    风声像是在耳边泣述,枝杈间依稀勾勒出某种轮廓,像是脸,或是某种生物,更像是某种无形无质的鬼东西。一切都像是不怀好意,戏弄你,与你为敌,在你饱经恐惧之后,就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清楚,那不过是自己的想像,一种由心而生的幻觉,但问题在于你无法控制这种吓唬自己的想法,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稍微胆小点的家伙说不定就会当场失禁。

    我吞了吞唾沫,借助手电筒的光寻找坟墓的所在,被这朦胧的光照到的地方反而令人更加恐惧,在光与暗交错的一瞬间,总会觉得有什么东西跳了出去,这意味着你看不到它,却不代表它不存在。

    这个晚上,我的运气果然不是糟糕透顶,我很快就发现了那处坟墓,在迷雾中依稀有个轮廓。当我接近它,一路上的磷火便四下散开,仿佛在给我让路。可是当我清楚看到那处坟墓时,感觉却是恐惧和震惊超过了喜悦。

    歪斜的墓碑前是一个巨大的凹坑,泥土在周边堆积得像座小山。

    这块坟已经被人掘开了。

    更可怕的是,不知道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甚至有这么一瞬间,我竟然觉得是尸体自己爬出来的。

    真是荒谬的,令人冻尽骨髓的恐怖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