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73 幕间死亡(七)
    这些和我熟悉的人们甚至敢开玩笑般跟我说:“你的脑袋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我便这么回答:“我有被害妄想症。【的f】”

    于是他们哈哈大笑。

    于是他们不认为我能做出什么危害性的大事。

    熟识我的人开始为不认识我的人介绍我这个“有趣的孩子”,然后又交头接耳地谈论他们工作上的事情。

    我默不作声地为面包涂上果酱,把嘴巴塞得鼓鼓的,紧盯着前方的电视不放。我认为这种姿态更能表现自己的无害,更方便身边的人谈论他们自己的事情。

    电视里的内容不是体育节目就是新闻节目,而且我从来没有在这些新闻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尽管从这些新闻播报员的口中,总是不缺乏国际范围的纷争,乃至于战争,但那都是普通人的东西。我没看到能让自己觉得“异常”的事件,也没有发现末日的征兆,同样无法从细节中分析出神秘的蠢动。

    电视里的东西,和平也好,战争也好,都太“普通”了,这些日复一日的状况,普通得让我觉得要么经过筛选,要么全是虚构。

    它们在腐蚀我的意志,想要让我承认自己生存在一个普通而正常的世界里。所有的冒险和战斗,那些我曾得到和失去的,都只是自己的妄想。

    如果他们永远把我拘禁在这里,许多年后,我或许会承认自己是个精神病,但是现在不可能。

    旁人的交谈倒是给了我许多情报。例如大门开启的规律,值班的人数,病院员工的分布,武器的配备,对突发事态的处理方式,还有一些令人遐思的场所。当然,他们不可能说得十分明白,但是在他们的相互打趣中,闲谈的杂事中,在好奇心和无聊的驱使下开的玩笑中,以及活动邀约的规律中,都能够分析出许多事情来。

    要得到这些情报,你需要的是细心和敏感。

    令人遗憾的是,直到我吃完早餐,收获的情报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所需要的能够成为重大突破口的事件一个都没有发生。

    不过,我有足够的耐心,如果这里是现实,那么这一年不可能什么怪事都不发生。

    我机械地舀着牛奶麦片,拿勺子的手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因为我突然想到,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有人在我所不知道的时间和地点结束了这场世界末日,地球照常日复一日地转动,如此恢复和平的日子,不正是我过去为之战斗的目标吗?

    没有末日,没有规格外的死亡,整个世界大部分的人都能得救,以前死去的战士们便有了价值。活着的,以及死去的,都成为英雄,即便他们默默无闻。那么,作为英雄的代价,被当作精神病一样被关押在这个封闭病院里,是不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等价交换呢?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一种巨大的恐惧抓住了我的心脏。

    似乎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高川,你在期待末日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对自己说,“我想成为英雄,我想自由地奔跑,我不想被困在这个鬼地方,我想变得强大,我好想见到你们,真江,咲夜,玛索……谁来告诉我,我真的应该作为一个精神病,在这个再也见不到你们的世界里活下去吗?”

    “喂,小子,你到底怎么回事?”外来的声音将我扯回神,对方推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好似被泼了一盆凉水,猛然清醒过来,这才发觉碗里的牛奶麦片早就空了。身旁的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气氛不知何时安静下来,令人心中发慌。

    “哦,没事,没事,想到一点东西。”我强笑了一下。

    对面的男人端起餐盘站起来,这就像是一个信号,早餐时间结束了,众人纷纷起身。先前推了我一下的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嘿,我想你最好去看一下医生。”他的表情十分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很好……”我的语气在他的注视下有些虚弱,于是我改口道:“好吧,我会去的,现在就去。”,

    “你可比其他病人有趣多了。”男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耸耸肩,说:“祝你好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目送他离开,我又坐了一会,这排长桌很快就空下来,随后又有一些人来,但始终没能填满所有的座位。我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我没有思考,只是放任大脑空白,直到那种充斥心中的激荡矛盾的情绪渐渐平伏,这才端起自己的餐盘离开。

    用过的餐盘餐必须分门别类扔进专门的清洁车中,由于之前一辆清洁车刚被人推走,原先在那边的人不得不分流到其它清洁车,于是在剩下的清洁车前都排起了长队。我扔下餐盘和餐具正准备离开,突然感觉到什么人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我敏锐地转头朝那个方向望去,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身穿黄色皮夹克的男人,他立刻转过头去。

    我觉得之前窥视我的就是这个男人,但是我并不认识他。我对他留上心,装作没发觉地朝食堂大门行去,眼角余光却注意到,鸭舌帽的男人再次将目光投来。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窥视我?是病人还是工作人员?我这么思考着,之前沉郁的情绪渐渐好转,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

    如果这个鸭舌帽肩负着某些秘密任务而监视我,那么我同样能够从他身上获得更多的东西。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打算在完成今天的伪装前节外生枝。这些日子以来,我每隔三天都要去阮医生那里做一次身体检查,她会给我注射一些药物。她的理由是前阵子的重伤虽然表面上愈合得很好,但有许多细微的隐患,这些药物多少能够让我x后轻松一些。同时,由于脑部遭受重击,很可能除了失忆之外还有一些后遗症,配合安德医生的心理咨询后得到建议,在观察期间必须看情况使用一些特殊的药物。

    我对医药的了解并不多,阮医生明白告诉我,我所使用的药物中,有一部分只用在临床实验,没有在市面上进行流通。我在这座病院中的特殊身份,要求我必须配合医生们的治疗方式,包括使用那些新开发出来的临床药物。换句话来说,许多临床药物是针对我的情况而特别研制出来的,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一旦在我的身上卓有成效,就可以作为新的特效药来考虑商业性推广。

    她的直言不讳让我知道自己无法拒绝,我没有投诉的地方,合同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签好了名字,另一方面,我也不打算因为这事儿暴露自己的底牌。所以,我只能配合她的工作。

    使用在我身上的药物大都是注射类,不过阮医生也开过一些口服药液和药片,让我当她的面服下,剩下的回去后定时服用。回去后我当然没有服用那些药物,谁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但也没有扔掉,只是藏了起来,同时想方设法摸清这些药物真正的成份和功效。

    进入阮医生的诊室后,阮医生已经不再关注我的电动轮椅,不过最初看到时,她还为我能改造这台轮椅感到惊奇。开始我有些惴惴,但之后她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件事。和往常一样,阮医生今天照常询问了我这三天服药的情况。我的回答也同样没有新意——并没有明显的不适,和以往差不多。这是真话,虽然注射和服用了这么多药物,但是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发生变化,就像喝下了一大杯白开水。

    “没有变化就是最好的事情。”阮医生一边说,一边推着针筒,将里面的空气排出来。诊室充满明亮的光线,明晃晃的针尖,溅出的水线,充斥在鼻子里的消毒水味道,总是令人不由得升起鸡皮疙瘩。

    “使用药物并不能改善你的体质和精神状态,只是为了将你的状态重置而已。”她瞥了我一眼,露出一丝唬人般的微笑,“你的身体先天性虚弱,并不是仅仅是锻炼能够弥补的。长时间处于亚健康状态,加上精神方面的恶化,现在的你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也让我们对你今后的处境感到忧虑。健康是每个人最宝贵的财富之一,我们真心想让你恢复平常人的生活,希望你能够配合。”,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会配合的。”我装作不耐地说。

    在我回答的时候,阮医生已经将针头扎进我的静脉里,我感受到药液进入血管时的痛苦,能够看到青色的血管沿着手臂一截截鼓起的模样。和之前一样,我的大脑再次产生一种醉酒式的眩晕感,耳中似乎传来血液流淌和心脏跳动的声音。我曾经和她提起过,但她声称这是正常反应。我真的十分怀疑,她到底给我注射了什么药剂,因为这药剂是蓝色的,总是让我联想到**药“乐园”,而且那种感觉也和服用“乐园”后的感觉十分相似,只是比较轻微。

    好在这种感觉来得快也去得快,一旦注射结束就会消失,并且在下次注射前不会反复。阮医生拔出针头后,我阖目休息了一会。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阮医生已经将这次的外服药放在我的跟前。

    这一次全都是固体药片,一共有三个小瓶,两瓶是实验性新药,一瓶的名字很熟悉。

    “三氟拉嗪”——并非镇定药,反而是一种振奋和激活性的药物。在过去的战斗中,曾经跟有服用经验的人了解过,这种药物除了有明显的抗幻觉妄想作用外,对淡漠、退缩等症状也有较好的疗效。适用于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和慢性精神分裂症。

    “三氟拉嗪不是新药,不过对新药的功效和扭转精神状态有些促进作用。”阮医生在资料中写划了一下,抬头看向我。

    “如果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或者觉得心情烦躁,总是听到一些令自己难以忍受的声音,包括长时间频繁地失神,以及梦游……”她用笔端敲着桌台,“总之,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就吃三颗三氟拉嗪。不要多吃,这些药都有副作用。”

    我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按照她的吩咐做。我觉得所有到手的药物里,或许就是这一瓶“三氟拉嗪”以及不久前的镇定药“奋乃静”最有价值了。

    我将三瓶药揣进口袋里就离开了。门外还有其它病人,阮医生并非我一个人的主治医生。

    我在外边逛了一阵,还特地前往山包下的农田,问那里的人要了一些植物的梗茎。我听说它们燃烧后释放出的气味会让人昏昏欲睡,所以请求他们帮忙收集。因为这些植物生长在崎岖的地方,对依靠轮椅才能行动的我来说,要自己去砍伐实在强人所难。我不得不私下里请求不同的人,才积累到自己满意的数量。另外一提,这些人彼此之前并没有什么交情,也保证了我的行动不会被人怀疑。

    回到宿舍楼时,楼上传来大吵大闹的声音,这相对于平常来分罕见的事情。从口音来判断,一方是老是玩拖把的痴呆胖子,一方则是陌生人。虽然有些病人从不开口,导致他们的声音对我来说也是陌生,但是这些病人的精神状态总处于一条直线上,并不会因为外界的变化而产生波动。所以他们说话的可能性比外来者的可能性更

    我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来到这座精神病人的聚集地,还和原住民发生了争执。

    正要进入走廊时有什么物体重重摔在地板上,我转过轮椅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装死,鸭舌帽掉在一旁,正是之前偷窥我的那个家伙。我第一时间就认为他之所以出现在这是冲我来的,但是为什么他会和玩拖把的痴呆胖子发生冲突?这里的精神病人并不是那富有攻击性的危险病人,疯癫的程度很低,更加不会显得狂躁。他们大都是沉湎在自己的世界里,或有些痴呆,有许多人已经丧失了交流能力,更像是暮气沉沉的养老者。

    最活跃的就是痴呆胖子,他总是很有活力,但却并非不能沟通,给人老好人的印象,我从没有看到他现在这般怒气冲冲的模样。痴呆胖子尖叫着,挥舞着拖把,没有打在鸭舌帽男人的身上,对方却吓得抱起头,半天爬不起来。

    周围的人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根本就不理会这两人,完全将他们当成了空气。,

    “发生了什么事?”我大声喊道,我想叫胖子的名字,结果发现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胖子听到我的喊声,拖把高高举在头顶上停下来,就这么转过头,鼓着腮帮看过来。鸭舌帽男人趁机连滚带爬地朝我这儿冲来,用狼狈的表情看了我一眼,讪讪一笑就躲在我的身后。

    “嘿,哥们,这个地方真危险。”他自来熟般说。

    我没有理会他。

    “那,那,那个坏,坏蛋。”胖子结结巴巴地说,一脸怒气:“他,他,是小,小偷,强盗,他,他要撬,撬门。”胖子用拖把指着我的房间门说,接着又指向三个女孩的房间,说:“还,还抢……抢东西?”他扫了门里一眼。

    我的心中不由得也升起怒气,而且有些紧张。我绷紧脸看了身后的鸭舌帽男一眼,他慌乱地摆摆手:“误会,这是误会,我可以解释……”

    我没有听他的解释,操纵轮椅来到自己的房门前仔细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异样,大门仍旧锁得死死的。就算撬开了这扇门的门锁也无法进入,因为我已经考虑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将门锁改装过,并加装了三道保险。原来的门锁实际上是陷阱,如果真有人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打开它,就会引动牵线式机关,将三道保险锁死,房间内对墙上的机关同时激活,那才是真正开门的途径。虽然这样一来,自己要进入房间也得花上一番手脚,不过安全性却大为增加。

    “我,我打,他……开不得,嘻嘻嘻嘻。”胖子得意地挥舞着拖把。

    “谢谢你。”我诚挚地向胖子道谢,“你去玩吧,我来处理这个蠢贼。”

    “哦,哦……”胖子呆呆傻傻地笑着,过了一会,就推着拖把,发出呜呜的叫声朝走廊的另一端跑去。看到他冲过来,鸭舌帽男人连忙闪到一边。

    我虽然对鸭舌帽男人的行为生出恼怒和警惕,但是从他刚才对待胖子的方式来看,至少在当前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恶意。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些什么,我预感到平静而压抑的生活会因为他的到来发生改变。

    尽管,不清楚这种改变是好是坏,不过,应该是个突破口。

    鸭舌帽男人走过来,表情有些犹豫,似乎在想怎么开口,不过我没有理会他,先进入三个女孩的房间。看到她们毫无损伤,仍旧自顾自在玩那种诡异的纸牌游戏,心中便再度安稳下来。。.。

    限制级末日症候273幕间死亡(七)(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