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74 幕间死亡(八)
    限制级末日症候地址:

    更新教程:

    ————————————————————————————————

    这栋宿舍楼的病人有老有小·但都是此与世赤争的人,他们已经不具备伤害他人的能力,甚至连自己都难以照顾。我不希望自己的行动打破他们的平静,将他们卷入生死不知的漩涡。我还想过,在危机波及这里之前,尽可能将他们救出去,寻找真正能够接受他们的地方。从阮医生和安德医生的治疗过程中,我嗅到了一些不好的气息,也许这座病院正在利用这些可怜人做些不道德的事情,甚至是残酷的人体实验。鸭舌帽男人的到来就像给了我一个信号—一无论我想做些什么,都必须加快步伐了。

    鸭舌帽男人站在门口,我朝他招了招手。女孩的房间是个十分适合谈话的地方。

    他拉了一张椅子,在我跟前坐下,又不自然地瞥了三个女孩一眼。

    “你好,我叫达拉斯,是一名记者。”他谨慎地说到。

    “记者?”

    “呃,这是我的名片。”鸭舌帽男人说着,从口袋里翻了又翻,递上一张皱巴巴的名片。

    我扯平了名片,对着阳光看到几行字:跳炽,达拉斯,电话:炽炽默。除了姓名外都不是英文,而是我不认识的,用花体写出来的其它文字,或许是德文、意大利文或拉丁文。

    “上面写的是什么?”我有些错愕地看向对方。

    自称记者的达拉斯鸭舌帽搓了搓双手,尴尬地笑了笑,说:“太阳报,我是太阳报的记者。该死的,我就说过应该用英文。”

    “等等,太阳报?”

    他似乎看懂了我的猜疑,匆匆解释道:“不,不是你说的那个太阳报只是一家三流的小报社,记者都是兼职的,就像我。哦,该死的,我来这里很长时间了,这张名片还是第·次拿出来。嘿,哥们,帮我个忙我在这个鬼地方呆的时间够长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无论他怎么解释,可疑的气息都挥之不去。不过,就姑且当是这么回事吧。

    “你说你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你认识我?”我有些介意,这个人也是敌人故意麻痹我而派来的探子吗?我很确定,在今天之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

    “对对,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听说过你的事情。”达拉斯解释道,接着沉默了一下像是回忆着什么事情“请相信我,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了解你是怎样的人。我观察你很久了,这次冒昧到访,本来不想和你直接见面这同样是那个人的要求,因为我的事儿有些危险·……”

    “你说得我都糊涂了。”我紧盯着他,就像猎人瞄准了猎物,说道:“是谁让你来的?你打算做什么?我很乐意听听那个有些危险的事儿。似乎给你情报的人挺熟悉我那个人应该有告诉你,我是个多危险的家伙在这种时候最好别打哑迷。”

    就像我预料的那样,达拉斯的脸色有些苍白,显得十分紧张。

    “好吧,好吧。”达拉斯做了个深呼吸,视线朝女孩那边瞥了一眼,“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我毫不犹豫地说:“没有危险。”

    “你要知道,这是一件大事,这里管事的没人希望它被泄露出去,除了你之外,我不能和任何人谈起。”达拉斯仿佛想起了什么,紧张兮兮地又张望了一平,压低声音道:“这里没有窃听器吗?”

    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有某些人不待见的图谋,无论他是假装还是来真的,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

    “没有,你可以信任我的话。”我收起针锋般的目光,将语气温和下来。

    “好吧,也许我真的可以相信你,那个人也是这么说的,这个地方能够帮助我的人,能够信任的人只有你一个。”达拉斯又沉默了一会,仿佛在组织语言,“你应该认识给我提供情报的那个人,她也是这里的人,虽然我从没见过她,不过在给我的来信中,她的署名是:系色。真是个少见的名字,如同代号一样,不是吗?”,

    系色?这个名字在我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我说不清这时心中情感的颜色,酸涩,痛苦,怀念,疑惑,好奇,激动·……直觉告诉我,真正的故事开始了。这个男人口中的系色是哪个系色?不,既然自称是这里的人,那么应该是那个已经离开病院的女孩。我不由得朝在房间中玩纸牌的三个女孩望去,她们中仍旧留出第四者的空位。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说:“给你写信?你没有见到她?”

    “没有,要知道,我们只是一家不知名的三流小报社。总之,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不,她并不知道我这个人,或许在什么地方看到了我们的广告,所以将信件投递过来,那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而那时负责拆信的人正好是我。啊*mm”他用力叹了一口气:“也只有我才会理会这种令人怀疑是不是恶作剧的信件,还不可救药地趟入这潭混水,早知道……不,再抱怨也晚了,现在我就想弄清楚这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接下来,达拉斯为我细细说明他所遭遇的一切,不得不说,他的确碰到了令人头疼的难题。这里所隐藏的秘密,让我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那个遍布阴谋的失落之镇。

    在几个月前,失业的达拉斯好不容易在太阳报找到了一份的工作一mm打杂兼职记者,对于学历只有初中,因为诈骗罪入狱,出狱后一直在工地搬砖的他来说,这算是一份轻松的工作,问题只是没有业绩的话,老板不会开出太高的薪水。对达拉斯本人来说,暂时充当廉价人工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关键在于,这份工作只是一个跳板而已。在失业后立刻找到了一份栖身之所,并且只要肯努力,有眼力,加上点运气,就能摇身一变成为一名文化人。

    当然,这其中也有报社老板的盅惑,不过对于一个只有初中学历,还是个诈骗犯的中年男人来说,这也是个不错的机会,不是吗?

    在其他兼职记者得过且过,或是恶意编撰那些当厕纸都嫌油墨重的小道绯闻的时候,达拉斯开始追寻“真正拥有新闻价值的事物……”。不过他的运气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好。直到三个月前被老板叫去拆信的他,在一大堆掺杂着或真娄假的线报,大部分是读者谩骂的来信中,他翻出了署名为“系色”的女孩的来信。

    实际上,他当时并不知道写信人只是个十四岁的女孩,但是这封信本身就充满了令人疑虑重重的味道。不仅字迹潦草并非使用正规的信纸,而像是从什么地方临时弄来的废纸,颜色泛黄还沾上了疑似血迹的红色。他将这封信扣押下来,带回家仔细阅读。

    信中提起这座封闭病院的事情但所在地却只有提示女孩用潦草的字迹写到,这座封闭病院使用种种钻法律空子的手段,不知名于人世。他们和各国政府的一些野心家合作,不断往病院中转移精神病人和犯罪份子进行人体实验,其中包括一些未成年人而系色本人,正是被充当实验体的未成牟女孩。

    这封信的模样和里面的内容不得不让人猜想写信人当时的情况:被监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身体和精神被摧残得奄奄一息,却凭借坚强的意志一边吐血,一边用颤抖的手在废纸上写下这封求救信好不容易才从不让人怀疑的渠道将这封信发到这家名叫太阳报的三流报社里。

    达拉斯立刻被脑海中勾勒的景象震惊了。他是个诈骗犯,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良心,能够坐视这种摧残未成年人的不人道行为而不理。另一方面,他也明白,如果这封信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要调查它就不可避免遇到大麻烦,甚至是丧命的危险。他彻夜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他一次又一次地阅读这封信。虽然没有见到名为“系色”的女孩,但是她的嘶叫声却在自己的耳边缭绕不去,就像是屠宰场里的羔羊。,

    更严重的时候,这些令心脏绞痛的声音在白天时也会充斥在脑海中,他看了几次心理医生都没能解决,因为他无法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女孩“系色”不得不相信看到这封信的人,而看到这封信的人却不能相信任何人。

    不,唯一能够相信的,只有信中提到的男孩,同样是实验体,曾经试图拯救她却最终失败的精神病人“高川”。“系色”告诉达拉斯,或许“高川”已经吃尽了苦头,但是如果真的有可以相信的人,那一定是他,她相信,无论他被怎么折磨,精神怎么恶化,那颗正义的英雄之心都不会被磨灭。

    达拉斯被“英雄”这个字眼盅惑了,他不再犹豫,他觉得人生在世,与其浑浑噩噩地死亡,不如拼上一条老命,做个令人瞪目结舌的壮举。

    他对自己说:我要让羔羊沉默下来。

    于是,他想方设法打探到这座封闭病院的所在,并利用病人的身份混了进来。不过,或许是计划出了问题,他渐渐发现,自己被事态弄得晕头转向,到头来竟然无法恢复正常人的身份,也无法出去了。

    他始终没能找到系色本人,不过,因为前不久的跳楼事件,才明白“高川”到底是何许人也,也才敢尝试提起这件事情。这是因为在跳楼事件之前的高川,和现在坐在他身前的高川,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我也被他的说法弄得十分头疼,他似乎真的见过我,认为我的确是这家病院里的老人,一个人格分裂症患者。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的世界,梦境和现实,都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混乱起来。当然,我没有和他提起世界末日的事情,因为他是个普通人,在末日真的出现之前,大概只会被他当成妄想症患者的呓语吧。不过,无论如何,既然事情开始了,就必须继续下去。

    “他们告诉我,系色已经出院了。”我对他说。

    “不!这不可能达拉斯十分激动,“我调杳过,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性弛这里的确十分可疑,系色·……·……哦,可怜的系色,她不可能走出这个鬼地方。我觉得自己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哪里?天堂?”

    “不,在那座高塔里。”他严肃地盯着我说。

    他说的高塔,自然是封闭病院的山包顶上那座防卫森严的塔形建筑。直到现在,我仍旧没能弄清那里究竟是做什么事情的地方。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陷入沉默。我在思考是否要相信他的话,然而那座高塔的确像是隐藏着什么致命的秘密。

    不过,如果就这么冲进去会否太过鲁莽了?我虽然已经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但是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之前,那个地方的警备实在让人棘手,而且也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曾经来过这里?胖子为什么不认识你?”我看向达拉斯问到。

    “不,我没进来过,我只是从信中得知这三个女孩,她们是系色的好舍友。”达拉斯犹豫了一下,说:“系色在信中说,她将,坐标,藏在这里,要得到坐标,就必须获得你房间中的乌鸦。她写得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线索没错。我犹豫了很久才过来,顺道看望一下这三个女孩,结果……”他摊了摊手,我盯着他的眼睛,只看到一片清澈。

    “也就是说,你打算拿了坐标自己干?”我说。

    “我小的时候……曾经决定要为某个人上刀山下火海,不,应该说,我希望身边能有让我这么做的人,所以现在我来了。”达拉斯唏嘘地说:“当我确定你就是系色说的那个人时,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你了,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把你牵扯进去。”男人用质疑的目光扫视我的全身,“你的身体·……·……”

    在他将话说完前,我按下机关,一枚蜂针倏地擦过他的发鬓,钉在后方的木柜上发出“咄”的一声。当他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额头立刻渗出冷汗。我微笑着让他坐直了身躯,对他说:“别眨眼。”他立刻惶恐地想要退后,在这一瞬间,我从轮椅扶手中拔出自制的铁刀,刀锋掠过他的额前,削落一根呆毛。,

    我对这一刀感到满意,不枉自己的一番锻炼,虽然臂力只恢复到同龄人的标准线,但是要斩杀什么东西,并非是只有臂力就能做到的。眼力,反应,和身体的协调能力,都已经抵达一个平衡状态。平常锻炼的时候面对的只是死物,不过现在看来,对付活物也没有问题。

    而且这不仅是个警告,同样也是个测试,从达拉斯的反应和神情来看,他的确是个普通人。

    在达拉斯惊恐的目光中,我又抽出第二把铁刀,双刀挥舞着挽了个刀花。肩膀ax,手腕很灵活,手指更没问题,假想刀子和手臂融为一体,就像一条充满韧性的鞭子,这就是富江教给我的刀术。很好,很好,战斗的感觉似乎正逐渐从神经和细胞中苏醒。

    “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我对达拉斯说。

    “和·……没有·……·……呃,你,你的轮椅·……··……”达拉斯有些结巴说,畏怯地回头看了一眼钉在木柜上的铁针。

    “我为这一刻准备好久了。”我发自内心地愉悦地微笑着,“你说过,系色的信中提起我曾经为她做了一些事情吧。虽然我并不记得有这回事,但是仍旧十分感谢她那般看待我。既然她认为我是个英雄,那么我难道不应该将这个英雄扮演到底吗?我也想知道,这里,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我,又到底是什么人。”

    达拉斯愣了愣,我想,他一定无法理解我的话吧,因为我和他所在的世界有着截然不同的本质。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一个可以大闹一番,是死是活都没有关系,但一定能够找到真实的途径。

    “那么……接下来我们……·……”达拉斯没能把话说完。

    “我想,我知道乌鸦是什么。不过现在我并没有打算和你联手,说实话,我并不完全相信你。”我打断他的话,十分直白地说:“系色也说过吧,在这里,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达拉斯一脸呆滞的表情看着我,继而醒悟过来,急匆匆地说:“可是系色委托的人是我,我好不容易才混进来,而且我有那封信,信里有许多线索已经被我解读出来了。”

    “达拉斯,达拉斯·……·……听着。”我操纵轮椅来到他的身旁,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耳朵压到我的嘴边,轻声而残酷地对他说:“我不需要累赘。你做你的,我做我的,0k?但是别想我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想要做英雄?没问题,靠自己,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可以说服任何人帮你的忙,没关系,我没意见。可是现在,你说服我失败了,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