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84 幕间死亡(十八)
    ..

    284幕间死亡(十八)万字大章

    前文提要:在一个夜晚,我服药后看到一个面目模糊的女孩,摆脱巡夜的警卫和怪物后,追寻女孩的幻影来到一片樟木林带。

    xxxxxxxxxxxxx

    我钻入林地中,越往前走,树木就越加茂密,樟木开始变得密集起来。夜光在层层叠叠的树冠中变得黯淡,这个夜晚没有月亮,连星星也好似感受到充斥在林中的阴霾从而躲藏起来。夜露深重,湿冷的感觉好似一条毒蛇般沿着脊椎爬上,潮湿的味道中不仅有泥土和木叶,还混淆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怪味,让人直觉感到自己正深入一个诡异的世界。

    我开始有些提心吊胆,并不仅只是夜路难行的缘故,先前所发生的一系列怪事都让我怀疑自己的精神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毛病。那个女孩是谁?追逐女孩的中年男人是谁?还有那些尸犬和蜡烛般的怪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一边思考,一边打开手电搜索着,光线在十米之外就被深重的夜幕彻底吞噬了,那些黑暗就像是一团漂浮着的雾气。

    有很多问题无法理解,但是冠以“幻觉”,却能解释全部的问题。虽然我不想接受这里才是真实的世界,自己是个精神病人,而之前所在的末日世界只是一个梦境,但是越是思考,就越加无法逃离这个说法。

    我真的是个精神病人吗?我真的是这些人口中的那个男孩“高川”吗?或许如今真正阻止我承认这个说法的原因,是我无法感受到那个“高川”的一切。也许这个身体是那个精神病男孩“高川”,然而如今占据这具躯壳的,是一个来自于末日世界的灵魂。

    除了身体之外,我没有继承那个可悲可怜的精神病男孩“高川”的任何人格特质。不,也许还有埋藏在这个大脑中的记忆残留,以及这具**的病理反应,以及那些同名的女孩们,正是这些导致我幻觉连连的原因。

    原来的“高川”怎么了?当这个问题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时,一种没有根底的悲伤就不禁浮现出来。这种悲伤就好似一直隐藏在这个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如海浪般冲刷着我的灵魂,让眼泪无法自控地从泪腺中溢出来。

    ——死了,消失了。

    ——好痛苦。

    ——好悲伤。

    ——无法完成的意志。

    ——正是因为在曾经的痛苦中残存着希望,才会对命运的如此憎恨。

    不断向着林中的黑暗深入,深藏在这个身体中的复杂情绪就越是急涌出来。前方好似有一种无声的召唤在吸引着这具身体,让我就算坐在轮椅上行得磕磕绊绊,也无法停止脚步。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来到了什么地方,光的粒子悄然泯灭在身周,好似什么地方都是一个样子,当我从那股复杂的情绪和强烈的召唤中恍然惊醒的时候,自己已经停在一大片樟木的包围中。

    随着我犹疑地查看四周,心脏的跳动不由自主地变得激烈起来,就好似直接在耳边作响,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我知道,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也许我已经来到了那副诡异油画中所描绘的地方,然而身在此中,却无法分辨它与画中的全景相似与否。

    我没有在四周找到油画中所暗示的墓地,这里看上去和寻常的林地没什么区别。没有墓碑,没有凸起的土包,也没有磷火漂浮,只有不远处的虬劲树木根系裸露在地表上,盘着一大块岩石。

    我只得操纵轮椅朝那块岩石行去。

    岩石足有一人高,就算我能够站起来,想要爬上去也得费上一点劲儿。我依靠在岩石边回望原来所站的地方,迷蒙的黑暗中似乎随时会跳出怪物来。我已经抓紧了武器,手指轻触轮椅扶手上的机关,以防会遭到攻击,我可没有忘记上一次寻墓冒险时遭遇的那些怪物们。即便这次做的准备比上一次更加充足,遇到那种数量也只能逃跑吧。

    我不知道盯着那里的黑暗究竟多长时间,也许是因为令人感到异常和不安的黑暗与寂静让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也许是因为我意外地失神了,然而当我的意识开始回复的时候,黑暗中传来沉重密集的呼吸声,踩踏残枝落叶的脚步声,慌不择路从灌木冲扑出去的摩擦声,这些声音无不昭示着有人正朝这边跑来。,

    我没有回避,不,应该说,我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就好似意志被阻塞在脑部的神经中,无法传达到颈部以下的部位。我没有慌张,反正我经历的怪事已经够多了,比起毫无头脑地乱钻,不如看看究竟是何许人会在这片黑暗的林地中逃亡。

    我甚至猜测,如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同样是这具身体,曾经的“高川”的残留物。这么一想,反而觉得和曾经做噩梦时身体无法动弹,却能够在蛛丝马迹中察觉自己在做梦的情况十分相似。

    矮小的人影从前方的黑幕中浮现,继而被地表的树根绊倒,又慌张爬起来,踉踉跄跄地继续冲来。在这人身后还有一个脚步声,从声音中可以判断出,这个追赶的人急促但并不慌张。当前方奔逃的人影再一次跌倒在我之前站立的位置,又爬起来时,我已经能够分辨她的身份了。

    正是我之前追逐的那个女孩。

    而在她身后赶来的人不用分说,就是那个相貌模糊却给我熟悉感觉的中年人,他一下子撕破了黑幕般从前方窜了出来,差一点就抓到那个女孩。

    “不”女孩尖叫起来,她被吓坏了,没看清脚下就跌了一跤,这下子肯定是无法逃出中年男人的魔掌了。

    我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为什么会上演这出追捕的戏码,不过仅仅从当前的景象来看,却让人不由得义愤填胸,想要帮助那个惊恐无助的女孩。然而,无论我的情绪如何激荡,也无法动摇身体,我就像个没人听闻的幽灵,一个扎根在岩石边的木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年人扯住女孩的衣服,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整个儿按倒在地上。

    女孩痛苦地叫起来,似乎什么地方被弄伤了,实际上,仅从外表看上去,她已经遍体鳞伤,身上的病人服到处都是刮痕和破口。

    原来这个女孩也是这座病院的病人。

    中年男人也显得狼狈,但是无法从穿着上判断出他的身份。他喘着粗气,将女孩的右手反剪在背后,看上去花了很大功夫才制住女孩的挣扎。

    “跟我回去。”他说。

    “不不”女孩只是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就像是一个惊恐的灵魂要破开那具身体逃走。

    “你的病更严重了,如果不治疗,你会完全消失掉。”中年男人也大吼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愤怒,还带着恐惧。

    他到底在恐惧什么?

    “我不要变得那些女孩的样子,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女孩哭起来,“我宁愿死。”

    “你不会死,我不会失败了,我告诉你,我不会失败了”中年男人好似被刺激到了,也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你听我说,我快成功了,只要你继续配合我,我就能得到合适的数据。你会好起来,还有你喜欢的那个男孩,就连以前的那些女孩,全部都能好起来”

    “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女孩没有听进中年男人的话,只是呜呜地悲泣着。

    “森野……森野……”中年男人叹息般叫着这个名字。

    这个女孩叫做森野吗?我再一次感到现实与梦境交错的滑稽和失落。就像事物与影子的对应般,末日世界中的那些人,同样在这个世界有着同名的存在,让我不时想起末日世界中的那些人们。两个世界就像是阴阳鱼一样转动,于我而言,完全分辨不出哪个才是真实。

    每一次和同名的她们接触,都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两个世界的中界限上,只是一个灰色的模糊的只剩下概念的存在,一个无法触摸到真实的幽灵。

    可是,这个身体是有着它自己的真实的,不真实的,只是存在于这个身体中的灵魂而已。

    我思故我在,然而正在思考的我,究竟是属于何处?我不知道,我不断思考,却无法得到答案。

    如果说末日世界是我的真实,我却想不起末日世界中父母的名字,想不起在发生厕所怪谈前自己所做的一切,没错,我有对过去的认知,知道自己做过什么,然而这种认知却无法深究,无法获得任何细节。,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一开始就是这样,只是我习惯性地从没想过深究而已。但是,这个问题既然被医生作为末日世界只是一个梦境的证据提出来了,我便再也无法忽视。

    然而,如果说这个世界是我的真实,我更加无法接受,即便医生说我只是失忆了,可是即便失忆,在这个我居住了许久的地方,也应该会在某时某地感受到记忆的痕迹,然而我却截然感受不到哪怕是一丝半毫的熟悉感,甚至连这具身体也渐渐生出隔阂。我想,我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的真实,只属于那个精神病男孩“高川”,而不属于我。

    我就像是没有根系的浮萍,沿着一条绵长曲折的河流,飘向不知何处的前方,什么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真实呢?这种虚浮的情绪如今正侵蚀着我的灵魂,让我迫切想要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是真实存在着,诞生并扎根于某个世界。

    在涣散的思绪,剧烈起伏的情感中,我渐渐意识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正趋向**。

    我已经嗅到了一种崩溃的,残忍的气息。

    “森野,森野……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既然癌性繁殖的线粒体会产生自己的意识,会吸收周围环境的残留波段……如何梳理多意识多人格的混乱状态……不,为什么要梳理呢?对,是这样,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应该这样,为什么要控制癌性繁殖?呵呵……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应该控制的应该是癌性繁殖后所产生的意识和人格”中年男人大叫起来,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自己的手过于加力,几乎要将女孩给勒死了,他还在陷入魔怔般念叨着“催眠”、“自我认知”、“环境”“替代”之类的词语。

    他似乎真的确定了什么,整个五官因为超常的兴奋而变得扭曲起来。

    女孩再一次挣扎起来,她变得更加惊惧了,猛然间,她扯下发夹,用尖头狠狠扎进中年男人的手臂。

    中年男人吃痛,一下子醒了过来,因为思绪被阻挠而显得愤怒不已,但他已经松手,让女孩顿时得到解放,朝一旁打滚。

    “啊你这个混蛋该死的小*子”中年男人捂着流血的伤口,狰狞地大叫起来。他再不复之前追逐却拳拳诱导的态度,狠狠地冲到女孩身边,在她还没爬起来时踢中她的肚子。女孩痛苦得身体卷成了虾米,呜咽声几乎都发不出来了。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中年男人用力将女孩揪起来,好似提着一个破烂的布娃娃,扇了她一个耳光,又给了她肚子几拳,让女孩直作呕,“你让我浪费了一个机会,我几乎都要想好了,你打断了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他说一句,殴打女孩一下,“这下子我又得花上更多的时间了,这是科学家的灵感,将要改变世界的伟大科学家的灵感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畜生”

    中年男人的咒骂和殴打无法消弥自己的怒气,反而让他更加抓狂了。他猛然推了女孩一把,女孩身不由己,身体飞撞到我身旁的巨岩上,头部重重在上边磕了一下,身体便软绵绵地耷拉下来。中年男人却已经从地上拾起了一块石头,发泄般砸中了女孩的头部,这一下连女孩的眼球都被砸了出来。

    女孩彻底倒在地上不动了,这可憎而残酷的一切,就在我眼睁睁的目睹下发生和结束了。

    我知道,女孩已经死了。她的心脏不再跳动,没有呼吸,体温也将逐步降低,在这阴森寒冷的夜晚,会比平时更快地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我无法改变这一切,正和女孩的无助一样,我更深切感觉到降临于自己身上的无助——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将会如期发生,并向着最坏的可能发展。我恨不得杀死眼前的凶手,然而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我想叫喊,哪怕是声音也能让中年男人顾及一下,可是就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的心脏鼓动得快要撕裂胸膛,我听到自己的灵魂正在哭泣。,

    这是一场多么残忍丑恶的噩梦啊。

    中年男人气喘吁吁,捂着头在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不时念叨着“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天啊……噢天啊”他猛然停下来,睁大了眼睛看向前方地上的女孩,这才醒悟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般,脸上浮现一种无法相信、恐惧、懊悔交织在一起的扭曲表情。他被女孩可怖的尸体吓坏了,几乎不敢和那没有闭合的眼球对视。

    “天啊,天啊,天啊……”他只是无数次重复着一个词语,全身的气力一下子从毛孔中泄了出去,差一点就要软倒在地上。

    他向后爬了一下,他环视四周,身周的寂静和黑暗加深了他的恐惧——这种恐惧无论谁都能直接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中判断出来,再明显不过了。他呆滞了好一会,战栗地爬起来,踉跄钻入黑影重重的来路,不一会就失去了踪影。

    在中年男人离去不久,一只乌鸦猛然撕破夜幕,从茂密的树冠上俯冲下来,落在女孩的尸体旁。它来回蹦跳了几下,猛然“嘎”地发出沙哑的叫声,叼起女孩的眼球,将其从眼眶中扯了出来,猛然转头朝我这儿看了一眼。

    那纽扣般黑色的眼珠子中仿佛倒影着一个男孩的身影。即便我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梦境,可是仍然觉得它真的看到了我。

    是的,就是这个,一只乌鸦在女孩脸前,叼起她的眼球的情景。我一下醒了过来,那乌鸦、女孩和眼球顿时烟消云散。在我的眼前仍旧是那片寂静黑暗的樟木林,在这片土地上,仅仅有我一人而已。

    这是梦,是幻觉,还是记忆?我发觉自己十分艰难才能发出声音来,脸颊已经完全被泪水打湿了。那种身临其境的悲伤、痛苦和无助盘桓在身体中,浸透了灵魂。我不禁想到,这个身体的真正主人,曾经的那个叫做“高川”的男孩,真正目睹了那场悲剧,因此才有了之前我的噩梦。

    我不知道自己央求阮医生为我进行催眠疗法的行为是否正确,但正如她说的一样,催眠疗法的效果将会随着时间展现出来,但却不是最好的疗法。如今它正慢慢挖掘出隐藏在这具躯壳中的记忆,这些记忆却让我陷入幻觉和现实之间,而我却无法肯定,这些幻觉一定是完全真实的。

    即便不是完全真实的过去,也同样会对我产生影响,让我无可抑制地去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不禁去想,女孩的尸体到底怎么了?中年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目睹者“高川”会将之画成油画?阮医生说过,油画中的乌鸦其实是精神病男孩“高川”在吃掉生病的女伴后,化作“食人者”的病态象征。然而眼前的幻境,却给出了另一种说法。

    曾经的“高川”究竟在那副油画中埋藏了什么秘密?或者,真的有秘密吗?中年男人口中的医学术语,又究竟意味着什么?

    拼图的碎片正逐渐变多,可是图案的轮廓却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尽管如此,我仍旧觉得,自己距离真相已经不远了。

    在找不到更多线索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考虑女孩的尸体就埋在自己脚下这个可能性。如果男孩“高川”的油画真的意有所指,那么这个可能性就会放大。如果“高川”真的埋葬了什么秘密,选择此地的可能性同样很大。

    仔细想想吧,中年男人错手杀死了女孩,虽然逃跑了,但会不会在事后跑回来,将尸体掩埋在这个地方?如果他这么做了,是不是会背着良心的谴责,在潜意识中不愿意再返回,遗忘这个不详的树林,甚至制止其他人进入这片土地?

    狂乱,致死,乌鸦……所有在那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在场者来说,无疑是一个不愿回想的噩梦。

    如果要埋藏什么,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地点。

    越是这么猜测,就越是肯定这种猜测。我将铲子抽出来,开始挖掘这里的泥土。这一片的野草和灌木十分丰茂,植物的根系发达,劳作起来十分费力。我无法确定女孩尸体的具体埋处,不得不这里挖一阵,那里挖一阵,直挖得两手酸软,还要借助手电的光确认土壤的变化,以确定是不是有人松动的痕迹。,

    其实我心里明白,经过时间的流逝,这里土质所残留的线索已经不是那么容易找出来了,而我手头也没有趁手的工具。谁能想象,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究竟要花多大的气力,才能在树林中挖出来一个足以埋人的大坑来呢?

    但是,也许是我的运气好,也许是身体中残留的记忆引导了如今的我。在一阵狠挖之后,铲子再一次碰到了硬物。这一次和之前撞上石头的感觉不同,铲子经过的地方有些柔软,仿佛曾经有人在这里松过土。

    没错,如果真的有人同样在这里挖了一个大坑……我喘着粗气,双臂不停颤抖,但是从身体里溢出一种激烈的情感,促使我以更加剧烈的动作,沿着这片松软挖掘下去。

    挖出来的泥土堆成了小山,当眼前出现一个深达一米的坑后,一片惨白的颜色浮出土表。我赶紧用手将浮土拨开,出现在眼前的正是一节白森森的臂骨。

    没错,就是这里我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了,手指几乎无法完全张开和握团,但是有所发现的激情却再一次透支着体力,让我坚持到将整具骨架都挖出来。

    盯着这具女孩的骷髅,我已经瘫软在轮椅上,现在我已经下到坑里,望着高达一米的坑沿,一时间完全失去了爬出去的力量。

    我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医生,无法单单从骨头就能肯定这是一个女孩,不过骨架的高度让我深信,这一定是那个女孩的残骸。她的姿势明显被人摆放过,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就像是安眠一样。可我看到过那场凶残的幻境,曾经从心理学书籍中读过相关的解析,这种摆放尸体姿势的方式凶手对死者充满愧疚的表现。

    这么一来,又肯定了我之前的猜测,那个中年男人一定巴不得忘却这段往事和这个不详之地。

    “很好,让我看看,你在这里埋了什么东西,高川。”我不由得自言自语道。

    我顺着手电的光搜索了好一阵,将尸骨四周的泥土又挖了一层,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才在巧合下发现隐藏在头骨中的东西。不,也许不是巧合,我更相信,这是“高川”在这具身体所残留记忆的影响,才会让我鬼使神差地抓起女孩的头骨对她说话,因此借助光线从空洞的眼窝中窥视到一闪而过的异物。

    我伸手进去,结果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一阵电击的麻痹感沿着手指钻入身体,一直到腿部才消失。我被电得寒毛直竖,手指一软,头骨就落在地上。随即一张纸片从眼窝中飘了出来。

    我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头骨,这才拾起纸张。由线条和墨点组成的纸面,看上去十分熟悉。

    啊,这不是和咲夜、八景和玛索三人玩的诡异纸牌很相似吗?我猛然醒悟过来。我更加确信,这肯定是曾经的“高川”所为,他甚至在三个女孩的身边也动了手脚。不,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然而,这些纸牌究竟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我再也无法继续推测下去,将纸牌塞入口袋后,再次搜索了一遍,确定这里没有更多的东西了,更没能找到电击我的机关。虽然疑心重重,但还是重新摆好尸骨的姿势,奋力将自己搬出坑底,将泥土填回去。

    这一次的冒险终于有了成果,虽然仍旧没有揭开最后的谜底,但仍然让我再次充满劲儿。虽然身体疲累,但在情绪的高昂下,很快就将泥土填上。虽然我觉得只要细心的人都能察觉这里被人挖了一遍,但是那个中年男人会否再来这个地方还是一回事,再者也没有人会想到,在死者的头骨里,竟然藏着一张纸片。

    我最后看了一眼埋葬了一个悲惨过去的所在,怀着心满意足,却又惆怅悲伤的情绪离开了。来前我疑惑重重,去时又更添了几分沉重,但直至现在,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已经踏上了旅途,因为在这个世界,作为我,而不是曾经“高川”,真正留下了一道足迹。

    怀揣着神秘的纸片,我切实感觉到,属于“高川”的过去和属于“我”的现在真正连系到了一起。我已经背负上曾经那个“高川”的爱恨和挣扎,直到解开所有的谜团,完成“他”的遗愿,才能真正踏上属于自己的道路。,

    我没有任何遗憾或悔恨,因为我清楚知道要拯救的是有着同样名字的女孩们。

    高川,不是所有人的英雄,但一定是某些人的英雄。我一直确信这一点,我一直坚持这一点,我相信曾经的“高川”也是如此,直到自己的死亡。

    或许,即便是死亡也不会终结,因此才有了我的出现。

    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如风声在我耳边轻述:这一切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这一次回程,我再没有看到任何怪物。没有任何阻挡我的离去,伴随着夜色的寂静和山林的风声,我小心翼翼地穿越巡逻队的防卫线。一切都十分顺利,直到我躺在宿舍房间的床板。疲劳宛如潮水一般逐渐淹没了大脑,我如同沉入深沉的海洋中,一片安详宁静的黑暗拥抱了我,最后一个思维落去,至少在明天之前,我终于能够睡个安稳觉了。

    没有做梦,醒来的时候比预料中更早,却没有半点残余的疲劳,大脑和肌肉就好似浸泡在羊水中好好保养了一番,所以当意识产生的时候,我便自然而然睁开了眼睛。厚重的窗帘在阳光的照射下,颜色变得鲜艳,然而光照不进来,房间便如黄昏中一般。

    我静静躺在床上,嗅着充斥在工作间中各种材料的臭味,脑海中一幕幕闪过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大脑中宛如有一张看不见的巨手,将这些记忆的卡片洗牌,按照某种规矩分发,排叠,等待着出牌。

    当这一切完成后,我开始一日之晨的工作。我一边洗漱一边确定本日的行程,然后对比工作清单清点手中的武器、工具以及以密语记录的日记,然后为轮椅进行检修和弹药补充。

    尽管昨晚从墓地中找到了神秘纸牌,但我尽力克制油然升起的迫切和兴奋,将例行的工作一一做好。我不知道昨晚的遭遇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我现在十分确信,自己当时肯定是和巡逻的警卫撞上了,甚至还杀了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如果那些尸犬和蜡烛怪其实是我的幻觉的话。

    我相信自己的灵魂、人格和思维是正常的,然而这具身体并不正常,常年服用药物、心理治疗和经受病情折磨的身体正是让我看到幻觉的原因。我不清楚过去的“高川”究竟是服用何种药物,进行何种治疗,但是从我从这座病院醒来开始,就不断服用那些根本就没有标签的临床药物。我相信那些药物和治疗大部分并不正规,因为在我的自愿入院合同中明确表示接受实验性药物和实验性治疗。

    虽然我想停止服用这些药物,但是根本无法做到,除了常用的镇定药之外,大部分药物注射和服用都严格由医生陪同。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并不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都患有哪些病。尽管我看过自己的档案,但我从这些日子来自己的遭遇,以及医生对我的态度中可以相信,关于我的报告一定不止那薄薄的几张纸。

    无论阮医生也好,安德医生也好,都想从我身上得到某种突破,他们从不掩饰自己的期望,并无数次声明我的重要性。他们也许觉得我是精神病人,所以用对待精神病的方式对待我,但我其实不是。我有思想,有理智,有学识,我会听,会看会想,对照其他病人,我可以感觉到,那并非是寻常的医生对病人的关切。

    我不知道这具身体什么时候会崩溃,从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蠢蠢欲动,让我行动起来不时会有一种关节生锈的感觉。最初我怀疑这种突然而生的感觉只是错觉,可它出现了好几次,并且在这期间,我发觉自己的精神集中力产生了明显的下降,那种反复的波动,无数杂乱无章,分不出是什么的念头突然浮现的感觉十分糟糕,我差点就将自己的拇指锯掉了。

    我不得不加大几种相关药片的服用量,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我觉得自己必须将这种情况上报给医生,哪怕这是因为使用实验性药物积累下来的后遗症,也不得不使用新的药物进行压制。,

    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亡,究竟会是真正死亡,还是在末日世界中苏醒。说实在的,我并不害怕死亡,然而我不想就这么死去,在这里仍旧有我,有高川未能完成的事情。

    我已经听到了,时间的脚步正不断向前加速。

    最近一些事情,以及几次和安德医生碰面时,他异常的行动和精神状态,都让我嗅到了某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是的,时间不多了,我想。

    为了避免昨晚的冲突所导致的最坏可能性,我花了一个上午将一半的武器避过人们的耳目,运送到新选定好的藏匿点。我将所有自己能用上的东西分成了三份,一份留在这间房子里,一份藏在咲夜她们的宿舍房里,另一份掩埋在宿舍角落的地下。这么一来,哪怕被人抓获,也无法没收我所有的工具。

    我相信,即便是自己被这里的人抓起来,明显拥有一定地位的阮医生和安德医生一定不会让其他人伤害我这个重要的临床病患。

    也许是我多心了,也许那些警卫是帮蠢货,也许有我不知道的原因,总之,直到我完成这些事情,都没有看到前来抓捕我的人。

    我开始不再关注这件事,我告诉自己已经过去了,即便它只是被暂时压制下来,自己不能在这方面浪费更多的精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中午我去了食堂,并没有从休息的警卫、工作人员和病人脸上找到蛛丝马迹,他们就像是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有人在冲突中死去般作息。这份平静本身就是异常,我不觉得某个巡夜的警卫死了这件事对他的同伴来说根本不是大事。

    不过有一份值得注意的信息,有不少警卫提到,最近不断发生病人发狂逃窜的事情。他们甚至提到了之前安德医生追赶一位病人的事情,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当时我正接受阮医生的治疗,结果病人扔来的石头砸坏了诊室的玻璃窗,吓了我们一大跳。甚至在我出了大楼之后,那位病人展现出高人一等的运动能力,从我身边如风般卷过。

    一名警卫大嚼舌头,信誓旦旦地猜测这是院方的治疗出了问题,结果被同伴喝止,小声在耳边说了几句,随即警卫们噤若寒蝉,再也不谈此类事情。

    他们的脸色并不好看,显然事态的真相出人意料。我不由得猜测,是否正是这些病人发狂的现象遮掩了昨晚的冲突。

    无法再从这些人口中获得更多信息了,我重新将注意力放回高挂墙壁的电视上,节目和以往一样,平和得如同发生在另一个世界。呆在病院的最初那段时光,我总是下意识希望它能播出一些关于末日事件的消息,以能证明这里仍旧是末日世界,我不过是被当作囚犯关进了敌人的监狱里,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对这种猜测报以希望了。

    我告诉自己必须正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否真实,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对待它。认真地生活,以对待真实的态度来对待这个世界。如果将自己身处的世界当作虚幻来对待,那么这种虚幻的感觉将会在某一天玩弄自己。

    回到宿舍楼后,我取出那张神秘的纸牌进入三个女孩的房间,结果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嘿,你的气色看起来不错。那件事情有什么进展吗?”来者正是曾经的诈骗犯,自称记者,却混迹在病人群中意图谋取病院重要情报的达拉斯。他的态度有些过于热情,不请自来和自来熟的行为总是让我觉得他就像一块牛皮糖,不过或许这正是他曾经拥有百万现金的才干所在。

    总之,出现在我面前的他比以往更加兴奋,看上去似乎他的行动获得了关键性的进展。上一次他带给我关于真江和咲夜等几个女孩的资料,虽然没有几个关键的信息,但正是这份资料导致我要求阮医生对我进行催眠治疗。

    我现在倒是突然升起让他帮忙查找关于“森野”这个女孩的资料的兴趣了。

    不过,在那之前,先看看他弄到了什么好东西吧。。.。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