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91 不完全燃烧(四)
    达拉斯用手指顶了一下鸭舌帽的帽檐,视线撇向房间里头。

    “看起来你最近过得不错。”我没有直面回答,让开身体让他进来。

    “并非如此。”达拉斯在我关门后摘下帽子,轻松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之前你住的宿舍不是有病人暴动吗?实际上,并不只你那儿一处,我差点就没命了。”

    我有些惊讶,那次暴动事后并没有太多的消息流传出来,而且那阵子我被病痛折腾得精疲力尽,根本就没注意这些事情。

    “他们没放火吗?”我问道。

    “嗯,就这点来说,你这边比其他人都倒霉。”达拉斯一边说着,一边找了张椅子坐下。天气还挺冷,他扯了一下围脖,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通风口。

    “那些暴动的人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听说过吗?”我试探道。

    “当然,关于这个我知道的很多。”达拉斯没有丝毫掩饰就承认了,然后严肃地对我说:“你也知道,我对黑客手段有些了解,最近一直通过这里的局域网查找关于系色的资料。实际上,你搬到这个地方,我也是从网络里得知的。这些都是小事,重要的是,我意外地在一位高管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达拉斯从怀里掏出一份档案袋,慎重地当着我的面打开。里面是一叠照片,单从画面上看不出是什么时候拍下的,不过达拉斯告诉我,它们保存在电脑中时,数据存档日期是1997年。我仔细观察照片,大致可以辨认出,其内容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某个试验场景。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聚集在仪器前,但是拍摄的焦点却不是人,而是那些仪器。这些仪器外表看起来很简单,光从照片上也无法理解其用途,但它们都具备一种超前科技的气质。

    我并没有从照片中找到明显的实验对象,从研究人员舒展的动作和气氛来看,气氛并不紧张,看上去只是诸多试验中的一例,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从照片的拍摄角度和清晰度来看,却让我觉得当时的拍摄并非光明正大。

    “是那个高管偷拍的?他是当时的研究人员之一?”我理所当然会这么想。

    “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那名高管在晋升前是个临床医生。”达拉斯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

    “临床?负责那个方面?”

    “资料里说是儿科。”达拉斯说:“不过,这家病院里的孩子似乎并不多,我想他的工作一定很轻松,所以到了这个年纪才得升职,他都已经快要六十岁了。”

    “这些照片和系色有什么关系?”我尝试猜测一下,“这是对系色进行的人体试验场景?”

    达拉斯盯着我好一会,意外地说:“你的表情可真冷漠,你真的想救那个女孩吗?”没有等我的回答,他拨动这些照片,从中挑出一张递到我跟前,“仔细看这里。”他指住照片中被研究人员的身体遮挡了一部分的半透明筒状机构,因为那些研究员没有一个的关注这个东西,所以一开始我以为那并不是重要机构。

    “一开始我也忽略了,幸好我在放大照片的时候没有错过它。”达拉斯说。

    “这可不好看。你没有洗好的放大照片吗?”我双手捏住照片的两角,凑在窗帘边的阳光下仔细分辨,达拉斯要我看的显然不是仪器,而是仪器中的东西。不过因为拍摄角度、聚焦和明暗的关系,虽然能看出直筒状仪器中有什么东西,但却模糊得如一团半透明阴影。…,

    “我找到这张照片时,已经没时间了。”达拉斯摇摇头,“那是个女孩。”

    大概是之前听到达拉斯的话,便已经有所预感的缘故,所以我一下子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里面的是……系色?”我觉得自己应该吃惊的,可实际上,此时的我完全没有那种情绪,只是还有些迟疑,“你怎么知道是她?你以前并没有见过她。”我记得达拉斯说起自己潜伏在这座病院的缘由时提起过,他是莫名接到了系色的邮件,才一时心血来潮,良心发现,混进来的。

    “我觉得是她。”达拉斯这么回答,显然他并没有足够的证据。

    “这个实验室是在山丘上的那座黑塔里?”我问。

    “这个……”达拉斯也面现犹豫,最终直言道:“我在那个高管的计算机里只找到了这些图片。”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只保存这些照片。”我说,“拍摄者显然有所图谋,如果他就是当事人,这些东西要不就全部删除,要不就应该有更多。你确信,这些照片真是他的东西?那台计算机没有其他人用过吗?”

    “不,这点我无法保证。”达拉斯有些丧气,不过大概是自己也曾经思考过同样的问题,所以很快就摆正了情绪,“不过,至少我们知道,系色很可能在一年前还活着,就在那座塔里进行人体试验!”

    “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一年后的现在,她还活着的几率有多大?”我反问道。

    达拉斯沉默下来。

    “他们告诉我,系色已经出院了。”我说:“也许这场试验让她的病情得到了解决。”

    “你相信吗?”达拉斯抬起头,紧紧盯着我:“别说这些连自己都欺骗不了的故事!”

    我笑了笑,说:“我当然一点都不信,尤其在看到这张照片后。好吧,我承认,你的猜测是对的,我也期望如此。不过,只有这些照片并不能让我们找到他,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找那个高管严刑逼供?”

    达拉斯点点头,证实了我的猜测,他反问我:“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方法吗?我们可以乔装打扮一下。”

    “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瞒得多久?”我拍了拍轮椅,当然,我没告诉他,我如今已经能够站起来了。我对他直言道:“为什么你没有自己做,却来找我呢?我能为你提供什么帮助?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达拉斯脸色认真地对我说:“你一下子就把我放倒了,我自信身手不错,不过当时我却感到你手下留情了,你可以杀了我……或者说,你杀过人,对吗?”

    “你想在事后杀人灭口?”我不置可否,淡然地看向他的眼睛,从中我看到深埋的忧虑和激动,我真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激动。

    “你真的杀过人?”达拉斯的身体有些紧绷,但却兴奋地说:“我觉得杀人不是好事,我就从未杀过人。不过我觉得,如果真的要在这个鬼地方做点事情,就得有这样的力量……呃,我的意思是,例如上过战场的老兵之类。你要知道,我也就头脑还行,真的较量起来,我就像是绵羊一样无害。”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能帮手,把握会更大?”我看出达拉斯正准备点头,便抢先道:“不过,我们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有过协议,线索可以共享,但行动上各自管各自的事。这次是你找到的线索,如果你真要那么做也应该是由你自己去做,不是吗?”…,

    达拉斯想了想,诚恳地对我说:“我只是觉得两个人一起能办得更好,你知道这条鱼有多大,我们有很大机会从那个人身上掏出点东西来。我们距离终点只有一步之遥了,伙计!”

    达拉斯说得可真美,不过我对这个行动的收获却没有多大信心。就算系色真的还活在那座高塔里又能怎么样呢?我觉得她现在的状态不会比这个房间里的咲夜、八景和玛索三个女孩更好,而且我也不认为在当前情况下,带她逃离这座病院的几率有多大。

    达拉斯只单纯地想要带走系色,他觉得只要女孩活着离开病院,她就能得到解放。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在我所知道的世界里,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灾难,逃离病院的机会,拯救自己和女孩们的关键,都集中在这座病院最机密的试验“人类补完计划”上。我需要时间去理解它,改善它,完成它,将死去的女孩,以及活着的女孩所缺失的东西找回来,这才是通向goodend的路径。

    我想,人的幸福,并不在于活着;而人的活着,也并不在于**的活着。只有**得到解放,并不是真实的解放,我要在这座病院里重新找到她们的灵魂,在做到这点之前,我不会从这里逃走。

    我不善于这种大道理的说教,我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达拉斯,我不觉得自己能够将这些理由说清楚,并能够让他理解,我也不觉得就算他能理解,他又能在这种事情上出什么气力,只是徒劳让他深陷危险而已。我觉得达拉斯到这里应该收手了,他已经做了足够多的事情,但始终只是在事件的核心外徘徊而已,这本身就是一种危险的征兆。

    我觉得,他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回想起不久前那场末日症候群感染者的暴动,从我了解的信息来看,其中大部分人原本并不是患者。有什么人在暗中主导了那场暴乱,他们和如今主导试验计划的安德医生等人并不是一伙的。我怀疑达拉斯这次所得到的情报其实是那些人故意放出的鱼饵。

    达拉斯一直为系色奔忙,于情于理,我都不希望他在这场尔虞我诈的战场受到伤害,不过这显然是一种奢望。我知道,无论我是否赞同,达拉斯都一定会再去找那个高管。就算这是一个陷阱,我也没证据去说服他。

    我有时会想,达拉斯如此不顾一切,也许是因为他本能意识到越在这里呆下去,自己的处境就越危险,因而想要快点结束这一切吧。

    “我觉得这是一个陷阱,我有预感,一旦我们找到那个人,结果肯定不会是你所期望的那样。”我慎重地对达拉斯说到,“即便如此,你还是决定要去吗?”

    达拉斯变得有些坐立不安,他站起来,来回踱步,我知道他的内心有些动摇,真希望他能够因为这种危险的预感而放弃自己的计划。不过他扯了扯自己的围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

    “不管怎样,这是一次机会,我觉得有必要试一试。”达拉斯恳切地和我对视着,“我知道这事儿有危险,我自己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才来找你,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盯着他的眼睛,他没有退让,沉默了好半晌,我同意了。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觉得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能够帮他了。虽然这个对达拉斯来说充满风险,但是这个行动对我来说却没有生命危险。因为我是“人类补完计划”的一部分,是重要的试验人体,只要在这座病院里,无论我做了些什么,就算杀人,都会在利用价值上得到原谅。因此,也只有我才能帮他。…,

    就像他说的,他需要一个“能够杀人的老兵”。

    “太好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不,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救出系色,不是吗?”达拉斯激动地按着我的双肩说,“我要回去准备一下,如果没有意外,我们明晚就行动,可以吗?”

    “好吧,你说了算。”我回答到。

    这事就这么定了,达拉斯离开后,我再次拿起那叠照片反复看了好几次。尽管并不是拍摄者的焦点,但是有好几张照片从不同角度将直筒状装置照了进去。或许是心理因素在起作用,将这些角度在脑海中组合起来,直筒装置中原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模糊阴影越看越觉得是个人形,也许真是个女性吧。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仅凭这些并不能说明那就是系色。

    不过,有一点和达拉斯相同,我同样相信系色还活着,就在那座高塔里。与之类似,同样杳无音信的桃乐丝也一定隐藏在这座病院的某处吧。

    虽然并不这么相信,但我真心希望她们的处境能比我更好。

    我从轮椅上站起来,双脚踩在地面上,那种踏实的感觉让我的心中充满了飞跃的冲动。和前一阵比起来,双脚的状态又恢复了不少,大概就算是剧烈一点的运动也能坚持一下吧。因为等一会就要进行身体检查,我不免有些担心。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就算被别人知道这双腿的事情也不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安德医生的试验快要开始了,他们既不会在这个时候停止让我服药,也不会将我的双腿再次打残,但是我仍旧感到惴惴不安。

    这也许是因为我希望将自己的双脚,不,应该说是这种异常康复的状态当作真正的底牌吧。我深深知道,当人失去所有的工具时,他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

    “该怎么办呢?真江。”我摸了摸左眼。在那个房间里真江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情,如果那场梦还能继续做下去,会不会再一次上演同样的事情呢?

    我陪着三个女孩,坐在圆桌第四人的位置上,看着她们制作纸牌,思维不由得转向第一次和达拉斯碰面的时候,从他口中得知的来自系色的信息:“坐标”就藏在三个女孩手中,但首先必须得到房间中的乌鸦。我一直在思考,“坐标”到底是指什么,“房间中的乌鸦”又是什么,旧宿舍已经被烧毁了,那么这些线索是否还存在?

    我原本认为“房间中的乌鸦”指的是那幅油画中的乌鸦,而我也的确根据其中的可能性找到了一处被人挖开的坟墓,并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诸多怪异事件。不过我却察觉不到这些事件和三个女孩的关联,也许自己只是碰上了一个巧合而已。

    反而是追踪一个那个同样叫做“森野”的女孩的幻影,不仅契合了油画的场景,而且从她的坟墓中得到的纸牌能和这三个女孩联系起来。

    问题是,系色为什么如同预知一样,知道在我身上会发生这些事情?

    抛开这一点不提,“坐标”的所在隐藏在这些纸牌中吗?这个“坐标”又代表了什么?系色的位置?逃亡的地点?或是一个宝藏?

    我不明白系色的想法,也无法了解她的做法有什么意义,不过如今有一点我却能相信,系色一定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而努力着。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甚至看不到对方的背影,可是这样的想法却让我感到温暖,让我感到自己不是孤独的。…,

    很快我就放下了所有思虑,向三个女孩告辞,和往常一样,她们根本不会做出任何回应。

    我前往食堂吃了早餐,然后在医生那里忙活了一个上午,他们除了又给我注射大量的药物,仍旧没有给我任何体检报告。我不知道双腿的事情是否已经暴露,因为从他们的表情中看不到任何异常,也许他们并不关心,甚至根本就没注意到,真希望是这样。

    这一天,药物并没有给我带来更多的负面反应,这让我感到身体真的已经好转,一想到明晚还有行动,久违的干劲就一点点被压榨出来。于这个下午开始,我又像过去那样收集材料,打算制作一些新的工具。

    我要参照运动轮椅将两个轮子改成的八字型,因为双腿已经能够活动的关系,一些辅助机关可以取消,除此之外还要制作一件防护服,打造一系列武器。双腿的康复让我不自禁回想起自己如同侠客一般,在末日世界中奔跑跳跃的经历,回想起从高楼上跃下的一瞬间切身体会到的重力加速度,但在享受那种快感之前,我知道自己需要一些工具协助双脚进行恢复性锻炼。

    我希望明晚的时候,双腿能够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

    时间很紧凑,我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除了锻炼就是制作。我感到饥饿,这是个好现象,过去那段时间的我可没这么好的胃口。至少这一天,一切征兆都在表明我的身体正朝着好的方面变化,我开始放下心来,参考从书中看到的营养菜单制定饮食计划,开始恢复并逐步加大自己的食量。也许赶不上明晚的行动,但在“人类补完计划”再次开启之前,有足够的时间让我恢复乃至强化身体机能。

    凌晨时分,我带着期盼躺在床上。我希望,不,应该说,我觉得今晚还会梦见真江。这样的期盼让我辗转反侧了好一会,身体上的疲惫才让意识渐渐模糊下去。

    仍旧是那个房间。

    和昨晚一样,能够意识到自己身处梦境。

    床角燃着煤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中,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当我翻开日记的时候,却立刻意识到她就在我的身后。我回过头,借着煤油灯光,透过那黑沉的丝绸般的发丝,看到那双燃烧的黑眸,反而看不清其它的五官。

    那张模糊的脸,就如同早上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不断变化的脸,既像是孤儿院的真江,又像是末日世界的真江。

    “阿川,阿川……”她的声音纠缠在我的灵魂上。

    那对眼眸中有一团剧烈的漩涡,让我的视线无法脱离。我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在搅拌机中变了颜色。我说不出话,无法呼吸,身体也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禁锢着无法挣扎。

    一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爱你……”她呢喃着。

    我睁大了眼睛,从她的眼眸中看另一个我,从另一个我的眼眸中,又看到再一个的我,如此反复,如此延伸……

    直到她伸出右手,电光火石地落下,插进我的眼眶中,挖出我的眼球。

    即便是在梦中,左眼的视野仍旧变得一片黑暗,下一刻,剧痛席卷了我的大脑,让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我仍旧看不清她的脸庞,看不到她的表情,也说不出话来,然而我一点恐惧也没有。我知道她在做什么,这就像是一个誓言。

    她用手摘下自己的左眼。那颗左眼给人一种活生生的感觉,因为连在眼球末端的神经正如触手般摇摆挥舞。

    她将自己的左眼塞入我的眼眶中,又将我的左眼塞入她的眼眶中。

    又是一阵剧烈的痛苦,随之而来的是难以忍受的麻痒,我在两种极端感觉的侵蚀下,紧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听到自己的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眼球神经如有生命般,沿着我的眼眶延伸,搜寻,和什么东西结为一体。

    就在这一刻,梦醒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