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94 不完全燃烧(七)
    24不完全燃烧(七)

    秃顶男人对达拉斯的行为感到愤慨,他右手掩着下体,试图再一次冲上去报以老拳,却被我用手弩顶住脑袋。

    “我说过了,别动。”我说:“我不想再重复一次。”

    “嘿,你是认真的吗?”秃顶男人举起一只手做出投降的样子,但他本人看上去一点都不担心,“你们想要什么?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我不能保证一定能给你们想要的东西,不过,如果你扣下扳机,我能保证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将裤子和衣服都脱掉。”我没有理会他,继续命令道。

    “嘿,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秃顶男人气愤地想要转过身来跟我理论,我立刻用手弩的托柄狠狠敲在他的额头上,将他打了个踉跄,在他晕头晕脑的时候,用力踢中他的腿弯,让他跪在地上,继续用手弩顶住他的脑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我不会逃跑……”秃顶男人捂着额头,吃力地说:“如果没有我的合作,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又一次对他的左脸报以老拳。当他从地上爬起来时,虽然还一副桀骜不配合的表情,但嘴巴终于变得老实了。

    “很好,我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是要你的命还是要其它东西,我还没有想好,知道的话就老实一点。”我尽量用恶狠狠的语气说。

    假定对方是敌人而施以暴力,虽然记忆里有扮演恶人的经历,但是我仍旧觉得有些残忍。不过,我们的时间不多,而且对方看上去拥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和心理准备,所以也只能这么做了。唯一能令人欣慰的是,这个秃顶男人的表现多少也能证明他并非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在我的强硬下,秃顶男人就像委屈的小媳妇,磨磨蹭蹭地将白大褂和花裤衩脱掉。在这期间,达拉斯并没有忘记正事,不过他带来了一个不怎么样的消息,这台计算机里并没有我们想要的资料。之前屏幕上显示的人体模型的确是秃顶男人的工作之一,不过也就如此而已,这台电脑里被他调用的资料,只是一部分病人的检测数据,而且也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些病人。

    不过,我还是想听听这个秃顶男人怎么说,我记得他如今是负责后勤的行政人员,为什么要在如此隐秘的房间处理这些病人资料呢?

    “在做后勤之前,我可是研究组里的人!”秃顶男人好似被触碰到什么伤疤,激愤地说:“把一个努力又有才华的研究人员调到鸟不拉屎的后勤部门,你能想像吗?真是一群不知所谓的狗屎!我要证明他们是错的,这台计算机的使用权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有人支持我的研究!啊,没错,所以你们才来绑架我,因为我的研究充满了可怕的可能性,拥有巨大的价值,所以你们要先一部将它控制在手里。我告诉你,我不在乎和谁合作,但这是我的研究!明白吗?缺少我的加入,你们收获的不过是团垃圾,所以你们要的不是这团垃圾,而是我,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研究员!”

    秃顶男人激动得忘记了自己仍是**,如同元首演讲一样有力地挥舞双手,口沫四溅,如果有桌子他一定会拍得梆梆响。

    我和达拉斯俩人面面相觑。

    “……你们要善待我,否则将来就会被你们的上司开除!知道吗?”秃顶男人煞有介事地说:“当然,我也能理解你们之前对我所做的一切,这是一场误会,我不会放在心上。如果我有机会,一定会让你们这样尽责尽职的人来我的工作组里……”…,

    “是个失败者。”达拉斯鄙夷地低声道。&*..**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我觉得这次真的是掉入了陷阱,一个不具备涉及机密实验的人拥有了机密的照片,这意味着天大的麻烦。而且我们还不能期待从他身上得到什么珍贵和独家的资料作为弥补。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秃顶男人说到:“请你总结一下,你的研究是什么?”

    “什么?你们不知道这项伟大的研究吗?”秃顶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般,消了脾气点点头说:“可以理解,这是保密政策。”

    在他唠叨时,我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活动,以期能找到半点伪装的线索,不过我很快就失望了。

    这个秃顶男人展现的似乎就是他的真性情和真实想法。

    “我们的口号是,没有蛀牙!没有近视!这项研究将在基因层面上消灭孩童的蛀牙和近视。”秃顶男人严肃地说:“记住,是基因层面上。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能随便吃零食,也不会戴上那可笑的眼睛,被其它孩子辱骂是四眼田鸡。这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也意味着人类的将来会更美好。你们能理解这项研究的美好和重要性吗?这是任何一个儿科专家都应该为之奋斗终身的伟大目标!”

    “也就是说,这里面的数据都来自患了蛀牙和近视的病人?”达拉斯将u盘晃了晃,虽说结局不理想,但他还是将那些资料复制了一份。我也觉得应该怎么做,虽然我看不出来,但谁知道是不是这个秃顶男人在做假呢?

    “这项研究需要在这个时间调用这个隐秘工作室的电脑?”我质问到。

    “你看不起这项研究?”秃顶男人的情绪激动起来,“我看错你了!你根本就不能理解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谋夺我的成果!你以为穿得像是超级英雄就是超级英雄了吗?跟那些人比起来你就是个蛆虫!我从没有见过有人在做正事时会像你这般打扮!你以为戴上面罩,别人就认不出你的真实身份吗?你这个垃圾,妄想狂,cospaly的神经病,应该到精神病院自首!应该关进我们这里的重度精神患者病房,尝尝杨教授的电击,他会让你爽歪歪地**!知道吗?蛆虫!”

    虽然被我用手弩指着,秃顶男人没有过激动作,但是他谩骂起来,用词却毫不客气,根本就不像一个受到生命威胁的人。或许这个家伙一开始就不觉得自己的生命会受到威胁吧,能让他害怕的只剩下故意的暴力而已,我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再给他一拐子?

    “够了,闭上你的臭嘴。”虽然这么说,但我暂时放弃了继续使用暴力的念头,毕竟他看上去是和我们的目标无关的人员。现在重要的是,达拉斯的情报出错了,他从这台计算机中弄到的资料不是这个秃顶男人的,那么到底是什么人独独放了那几张照片,并且让达拉斯认为那就是关于系色的资料?

    我的心脏有些紧绷,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状况,但这并不代表铁定不会出事。达拉斯看了过来,我觉得他和我想到一起了,所以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觉得我应该和你一样打扮过再过来,至少戴个面具。”达拉斯后悔地捂住脸,“现在他知道我的长相了。”

    “嘿,我可以和你们走。不!我命令你们带我去见你们的上司,我要见见那个看重我的研究的人,我们一定会成为知己。”秃顶男人主动靠过来说。…,

    “带他走吧,让他跟着我。”达拉斯低声对我说:“我会看住他,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告密。”我还没点头,达拉斯便催促秃顶男人穿上衣服。

    “该死的混蛋,记得你欠我一条裤衩!”秃顶男人瞪了一眼达拉斯。

    “我会还你两条——”达拉斯认真地说:“我穿过的。”

    他刚说完,实验室里突然响起凄厉的警报声,红光霎时间遍布墙壁和天花板。我第一时间做出瞄准门口的动作,然而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

    “混蛋!你做了什么?”达拉斯用力拽起秃顶男人的衣领,愤怒的力量让他只能脚尖着地。

    “混蛋,你才是做了什么?”秃顶男人喊道:“这个警报应该是静默的才对!”

    “幸好我连接了实验室的警报装置,如果计算机没有保持我离开前的状态,哪怕有一点多余的信号都会被触碰。”达拉斯说:“很显然,你没有在我们闯进来的第一时间发警报,现在你是怎么发出警报的?”

    “废话太多了!”我骂到,想要强制将达拉斯拉开,立刻撤退,结果晚了一步。

    “笨蛋,那台计算机一旦打开了多余的文件,若在限制时间内没有输入密码,就会自动发送静默警报信息。”秃顶男人说着,一把将达拉斯拉倒在地,扭打起来。

    “我可没看到密码框!”达拉斯和秃顶男人交互地翻滚着,却还在意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

    “只是你没找对地方而已。”秃顶男人发出尖锐的嘲笑声,“现在你们必须带我走,听从我的吩咐,否则就别想活着出去!”

    秃顶男人的最后那句话是对我说的,他一反之前的丑态,变得生龙活虎,一拳揍翻了骑在他身上的达拉斯。“我可不是笨蛋。”他对我说:“之前只是为了麻痹你们,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中了,带我去见你们的上司!”

    我很想说,不,你一点都没有弄清楚情况。不过现在说这些没用,如果把他单独留下,就像达拉斯说的那样,他一定会把我们供出去。虽然他看不穿我的乔装打扮,但是达拉斯就危险了。

    “杀了他!赶紧撤退!”达拉斯从地上爬起来,向我大叫一声,立刻朝门外跑去。

    “别听他的,他死定了!只有我知道怎样安全地离开这里,我带你走!”秃顶男人喊道。

    我已经做出决定,由于觉得秃顶男人的话不靠谱,而且就算一起出去了,也不知道如何安置他,所以我差一点就扣下了扳机。然而,就在这之前的一瞬间,走廊尽头的楼梯处传来坠落物的碰撞声。

    小小的玩意在阶梯和地板上弹跳,听声音足有五、六个。

    末日世界里的经验让我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出这些小玩意有多致命,我转头看向达拉斯,他似乎刚发现不对,却有些不知所措。

    “回来!”我喊道,然而在达拉斯回过神来前,那些长筒装的金属体已经滑到他的脚下,并瞬间释放出大量的烟雾。我没有冲上去,不是因为秃顶男人用力拽住我的胳膊,而是因为那根本没用。那些烟雾中夹杂着让人失去战斗力的东西,没有准备的达拉斯栽定了,他已经变成了逃生的累赘,而且使用这种武器的敌人应该不是普通的警卫,如果我带上他,逃生的几率只剩下不到三成。

    “咳咳,救命!”达拉斯一边咳嗽一边艰难地求救,也许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他闭着不停流泪的眼睛说:“救救我。”…,

    “你不会立刻死,达拉斯。”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变得冷酷起来,“真抱歉,你的计划失败了。”

    很遗憾,我们从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从一开始你就不是我的朋友。不过,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来。

    我再没有理会达拉斯,转身扼住秃顶男人的脖子。我已经听到楼梯上层层叠叠的脚步声了。

    “安全出口。”我放松了一点手劲。秃顶男人脸色铁青,指着房间的一个角落,哀求道:“请放过我,我们一定会安全的。”

    这个男人之前还有些目中无人,现在却变得如乖宝宝一般,我想这是因为他察觉到我内心的改变吧,真是个敏感又识时务的人。

    我放开他,从大衣内取出三份土制炸弹,用打火机点燃引信后扔到达拉斯前方。愿天父保佑达拉斯。我关上铁门,抓住秃头男人的后领,推着他朝隐秘安全出口所在的角落行去。三秒后,爆炸声几乎同时响起,巨大的气浪卷着烟雾状在铁门上,实验室似乎动摇了一下,就看到烟雾从大门缝隙处争先恐后地挤入。

    秃顶男人吓了一跳,却更加迅速地拉下伪装板,在墙上的键盘处敲击。眨眼间,他面前的墙壁缩进左边,一个电梯间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将他推进去,在我踏入电梯时,他正拼命按关门键。从正在闭合的电梯门中间,可以看到铁门猛然被撞进实验室里,弥漫的烟雾中陆续闯进一个个全副武装的人影。

    这些人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全身上下没有露出半块皮肤。头戴钢盔和过滤面罩,一体式的黑色紧身衣外是护甲型的防弹衣,腰间挂着战术包,一手持近人高的钢盾,一手持冲锋枪。他们就如同古代战争中的刀盾一般,沉稳而又不失敏捷。

    最先进入实验室的几个战士列队朝我们开枪,在那之前,秃顶男人已经缩在按键处的不锈钢板后,捂着耳朵不敢出声。

    我轻轻侧过身体,子弹如预想一般擦着身体飞过,随着电梯门的关闭,最后一颗子弹也打在门上,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通过这次短暂的遭遇战,我进一步确定了当前连锁判定才能的极限。通过对枪口的锁定,能够准确预测到子弹的弹道,手枪也好,连射的冲锋枪也好,都没关系,但是,如果对方使用的是散弹就没办法了。

    同时锁定过多的物体会导致判定的失误,以我目前的能力极限来看,大约是三十颗子弹!

    “没,没问题吧?”秃顶男人在一旁颤抖着声音自言自语,“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他猛然抬起头瞪着我:“你们是来带我出去的,对不对?离开这个该死的岛屿!”

    “很遗憾。”我对他这么说了一句,“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他像是终于理解了我的话,一脸苍白,用发抖的手指着我,嘴唇张阖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秃顶男人艰难地问道。

    “乌鸦。”我如此回答。

    电梯一直上升,我不知道它会把我带到哪里,不过只要是地上,就再没有上那么能够阻拦我了。秃顶男人腿软地坐在地上,双眼渐渐失神。

    “你真的是在研究蛀牙和近视吗?”我突然问他。

    他一时恍惚,咕哝了两句,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

    “你永远都没机会知道了!”他咬牙切齿地说。

    “没关系,我不关心,而且,我会知道的。”我说。

    他只是用凶恶的眼神瞪着我,再没有说半句话,我也不在理会他。电梯门开启后,眼前是一片宽敞平整的楼顶,距离电梯不远的前方地上画有直升机的升降处图标,不过并没有看到直升机。秃顶男人没有跟我走出电梯,他只是蜷缩在电梯门后,抱着双腿,完全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我既不想杀他,也不想带他走,被他看到真面目的达拉斯就算没死也被捕了,这个人质已经再没有用处。

    我站在楼顶的边缘,这里并没有防止坠落的护栏,下方是一片闪烁的灯光,耸动的人头正朝上眺望。我知道他们同样看到我了,将会有更多的士兵朝房顶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