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93 不完全燃烧(六)
    距离地面有十几米高,夜风吹拂着我的下鄂。匍匐在夜幕下,宽敞的景色在前方展开,幢幢树影在前方摇曳,偶尔有犬类的低吠声从远处传来,但却看不到半个人影,更远的地方依稀有光闪过,那是夜巡的警卫。用不了多长时间,警卫们就会陆续依循路线经过这栋楼,这些人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社区保安,上一次和他们交手的情况我还记忆由新。

    夜晚的病院诡异又恐怖,那些可怕的怪物、疯狂的丧尸犬,融化般的蜡烛怪,尽管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但如果它们今晚也会出现,我半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如果达拉斯碰到的是陷阱,那么今晚会出现的说不定还有针对特殊情况的暴力机构。

    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觉得今晚能轻易全身而退。

    我居高临下观察四周,很快就找到达拉斯的身影,除我之外谁也看不见,神出鬼没的夸克正在他的头顶盘旋。他行进得十分顺利,根本就没有碰上半点阻挠,那些警卫好似在这个晚上从他身边消失了。我没有老老实实吊在他的身后,只是在夸克锁定他的位置后,在他两侧的高处疾走。

    有多久没有像这般风驰电掣了?我如乌鸦般滑翔,如野猫般攀爬,从灼热和痛苦中激发出来的力量让我没有半点惧怕和疲累。我仿佛正回到自己最巅峰的时候,我只希望这个状态尽可能保持得久一点,久一点,最好永远持续下去。

    达拉斯的顺利一直保持到他抵达目的地,真是个奇迹,我不由得将之往坏处想,是不是敌人故意纵容呢?

    他在一栋黑灯瞎火,看似无人的大楼前停下来。病院里的建筑并非全部都是为病人服务,有就算是一些公共设施,也存在用途不明的楼层。虽然我来到病院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也并非认识所有建筑的功用。就像现在这栋,尽管我曾经在病院游荡时经过,但就从未想过,这里会隐藏着一些秘密。

    现在,它看上去也和平时没什么不同,要说有什么人会在深夜时分呆在里面,从外表也分辨不出来。

    然而,箭在弦上,不容不发,我没有找到可能埋伏在达拉斯身后的敌人,现在必须下去和他汇合了。

    达拉斯左右四顾,犹豫不决,好几次想要自己走进大楼里,但又收回腿来。当我从高处落到他身后时,他明显吓了一跳。

    “噢,天哪……”他的惊呼还没放大,就被我用手扼在喉咙里,他挣扎了好一会,才意识到我的身份。

    “高川?”

    我点点头。

    “你怎么这副打扮,你想做超级英雄吗?”他惊犹未定地颤声说,“你从哪儿来的?”

    我指了指了上方,他呆愣愣地朝天空看了一眼。

    “我的天,你飞来的?蝙蝠侠?啊,是乌鸦侠吧,不不,黑鸦侠?鸦侠?”达拉斯突然变得嘴碎地嘟哝,“听起来都冒着傻气。”

    “这你别管了,个人的小小爱好。”我岔开话题,虽然我觉得自己这身打扮挺有气势,不过达拉斯的反应让我有点尴尬,“你说我们找的是那个高管,你确定他在这里面?”

    “是的,我想是的。”达拉斯有些迟疑地回答。

    “一个主管后勤部门的家伙,会在半夜三更呆在这个闹鬼一般的大楼里?”我用加重了的语气质问道,“你从哪搞来的消息?”…,

    “我入侵他的计算机时试过定位那台计算机的位置,就在这里面。”达拉斯说到这里,终于有几分自信的样子了。

    “可我们要找的是他本人,而不是计算机。”我说。

    “系统日志记录里有他使用计算机的时间,除了白天之外,计算机也会在这个时候启动。”达拉斯拉了一下鸭舌帽的帽檐,“所以,在不确定那个高管是否知情的情况下,不过这个时候还鬼鬼祟祟使用计算机的人,想必会知道些什么。”

    “这可和你当初说的不一样。”虽然同意他的说法,但我仍旧想要抱怨一下。这个家伙显然在碰面的时候,没有将事情和自己的想法交代清楚。我不知道,现在他的考量是不是他在当时回去之后才分析出来的,如果当时他隐瞒了一些东西,那么就会隐瞒更多的东西,接下去说不定还会有更多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

    “因为我始终觉得,那个高管就是半夜使用这台计算机的人。他在转职后勤之前,可是一个真正的医生呀,嗯……搞儿科研究的医生。”达拉斯打着哈哈说。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我摊开手,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就应该进去弄个明白,至于可能会遇到的危险,我已经尽可能做好准备了。根据末日世界里的战斗经验来判断,我当前的状态理当可以应付一支反恐精英队伍。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冲进去,然后一间间将那台计算机的位置找出来?”我一边说,一边上前推了推大门。门被锁上了,不像是有人来过的样子,也许是被人从里面反锁?我转头打量观察建筑的格局,寻找能够轻易进出的入口。这栋大楼每一层的窗户都紧闭着,虽然内里没有拉上窗帘,但也看不清里面的景物。

    “如果能接到信号源,我就可以定位。”达拉斯从口袋掏出一台手机晃了晃。

    “为什么不早点这么做?”我问。

    “因为做不到。”达拉斯干脆利落地回答,“我尝试过,但在这栋建筑外无法锁定计算机的位置。”

    “计算机不是通过网线联网的吗?”我虽然不精通黑客技术,不过普通的计算机知识还是具备的,“这样也能屏蔽地点吗?”

    “当然能,而且并不困难。只要在使用的时候不连同外部网络就行。”达拉斯说,“半夜三更行动,还刻意断开网络,如果不是查询日志记录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只是这些就足够让我们跑一趟了,不是吗?”

    “既然是偷偷摸摸地做事,对方为什么不抹除日志记录?”我反问道:“只要有点黑客知识,都知道要这么做吧?”

    并没有单顾着说话,我尝试用力扭了一下门把手,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这里的门锁和其它的公共设施的门锁是同样的类型,看似防盗锁,其实不过是劣质产品。只要拗断门把就行了,机括扭曲后锁头就有可能会缩回去,看来今晚我的运气还不错。我将门推开后立刻闪到一边,不过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暂时看来没有人埋伏,也没有设下机关。

    “当然,所以说,他不是不知道,而是做不到。”达拉斯一边率先走进去,一边说到,“这些计算机的日志系统是结合硬件特制的类型,普通方法根本无法消除。网络也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因特网,第二层是覆盖整个病院的局域网,第三层是只覆盖建筑内部的局域网,说不定还有专门连接隐秘总机的网络,不过我找不出来。第一层和第二层网络都能随意切断,但是第三层用普通方法无法切断。”…,

    “等一下,你说,计算机的日志系统无法被消除,网络也不是彻底切断,那么这个使用计算机的人就不能算是‘偷偷摸摸’了吧?”

    “谁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呢?如果不是偷偷摸摸,那就是在许可之下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种情况对我们来说不是更好吗?”达拉斯的语气有些兴奋,“相信我吧,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我没有回答,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当初说的那样,找到高管后拷问一下就了事这么简单了。也许达拉斯对自己的行动早已做好全盘考虑,他当初的说辞只不过是害怕我会退缩而已。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出人意料,毕竟这个男人是个诈骗犯,是个小报记者,是个有点手段的黑客,还是一个单枪匹马就敢在这座守卫深严的病院里潜伏的家伙。

    虽然觉得达拉斯的计划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不过我现在艺高人胆大,并不惧怕可能会出现的意外。

    “那么,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连上大楼内的局域网?”我走在达拉斯身后,一边通过连锁判定才能探查周遭的动静。没找到摄像头,也许被隐藏起来了,希望它在现在没有工作。不过,就算敌人知道我们进来了,无论是逃跑还是战斗,都得穿过这个大厅。如今大厅里空荡又寂静,我们压低的声音在回响之后变得沉重,让人有些心惊肉跳,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有人出来的迹象。

    “冰果。”达拉斯的手机屏幕突然点亮,随即闪烁了几下后微弱下去,他兴奋地推开侧滑键盘,输入了一些数据,“没必要找固定接口了,无线网络竟然没有关闭。”

    我紧走几步,来到他身边看了一下,那台手机上显示的数据流不住翻屏,不过我的知识无法让我从中分辨出有用的信息。一分多钟后,屏幕停留在一个字符界面,闪烁的光标在达拉斯的击键下录入一个个字母,随即屏幕滚动,罗列出一份报告。

    上面的单词非但不是英文,而且还大量用上了缩写,也只有达拉斯本人才明白那些暗号一样的单词和数据到底代表些什么。

    “走这边。”达拉斯关闭手机屏幕,急匆匆朝电梯走去。电梯没有工作,不过达拉斯的目的只是电梯口处记录的楼层数字而已。他在黑暗中凑上脑袋看了好一阵,又打开手机屏幕,借助屏幕亮光找了一阵,却皱起眉头,显然情况有些出乎意料。

    “怎么回事?”我问道。

    “找到那台正在工作的计算机了,不过它所在的地方,看来乘电梯到不了。”达拉斯摘下鸭舌帽,用手指梳了梳头发,“根据我的经验,计算机是在一个隐藏的楼层处,这代表我们找对了地方,但是要抵达那里,目前我们只有两个办法。”

    “说来听听。”末日世界里的经历让我对这样的情况并不陌生,不过既然达拉斯主动扛大梁,也就不需要我开动脑筋。

    “一是开启电梯,二是走楼梯。”达拉斯看了我一眼,生怕我不了解,又解释道:“这样的隐秘楼层其实并不少见,不过大多情况下只是玩个小花样而已,例如通过电梯的按键输入特殊的组合,就能直达地方,或者故意不设电梯,但是走楼梯就能找到入口。”

    “如果有选择,最好是走楼梯。”我说。…,

    “我也这么想。”达拉斯说:“问题是,楼梯在哪?”

    “在这边。”我在他苦恼的时候已经找到安全楼梯了,虽然是第一次进入这栋建筑,而且周遭一片黑暗,五米外的景物在肉眼看来朦朦胧胧,不过利用连锁判定粗粗扫描一下整个大厅还是做得到。只是,我的状态还没调整到最佳,那种过度使用能力,大脑拥塞过热,沸腾的血液好似要从五官里涌出来的糟糕体验再次拥抱了我。

    黑洞洞的楼梯向上蜿蜒,走进去会让人产生一种被蛇吞掉的感觉,狭窄的阶梯竟然是用镂空的铁板制成,踏在上面会发出嚓嚓的金属声,反而让人觉得没有安全感。楼梯的每一处转角都有为清洁工设置的杂物房,我们一一打开它们,当然,这些门都锁得死死的,好在装的都是同大楼大门相同类型的防盗锁。当我们打开第三层的杂物房门时,就看到一条盘旋而下的楼梯出现在门后。

    我们知道这大概就是我们要找的路线了。

    我和达拉斯对视一眼,没有犹豫,鱼贯而入。此行同样十分顺利,向下五层后就来到一条十米长,只容三人并肩而行的走廊,走廊尽头的漆有警告标志的红色铁门下方有亮光透出来。

    竟然是在看上去如此隐秘的地方,达拉斯当初的说辞真的很不靠谱,他从那台计算机里找到的资料,肯定不仅仅是那几张模糊的照片。达拉斯侧头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尴尬,不过,说不定这副表情也是一种伪装。

    虽然我当初就没有完全信任过这个男人,但是我现在则确定,绝不会有完全信任他的一天了。

    我从大衣内将手弩取出来,插上箭矢,示意达拉斯走在前边。达拉斯耸耸肩,没有在意,和我一样沉默而又小心翼翼地朝铁门走去。一路上没有触碰什么机关,挨近铁门的时候能够听到里面传来的咒骂声、拍打声、搬动声和某种机械转动的声音。

    达拉斯竖起一根手指,表明里面只有一个人,我点头同意他的判断。我们已经发现铁门用的是电子锁,达拉斯又有表现的机会了。他轻车熟路地撬开电子锁的盖子,掏出数据线,将手机和里面的元件接在一起,没一会工夫,通行的绿色就捣鼓出来了。

    铁门发出开启的“嗒”的一声,有大量的冷气从门缝泄出来,里面的人却没有发觉,只是喘着粗气,快速击打键盘,直到达拉斯猛然拉开大门闯进去,那人才猛然醒觉,从电脑桌前转过身体,愕然和我们对视。

    一个看不出是四十还是五十岁的秃顶男人,身穿白大褂,里面却没有内衣,下身穿着一条花色的沙滩裤,裤子已经退到膝盖下,露出不雅而耿直的物事。电脑是双屏幕,左边的屏幕是实用性的成人照片,右边的屏幕是一个人体模型,不过在模型上还开着一个俄罗斯方块的游戏窗口。

    “哦,雪特。”男人艰难地骂了一声。

    “我才是,雪特!”达拉斯也骂了一声。

    我抬手射出一根箭矢,精准地插在对面男人岔开的两条腿露出的椅子空位上。男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看了一眼胯下,脸色刷得一白,再次大骂了一声:“哦,不要!雪特!”

    “如果你想以后还能骂娘,请将衣服和裤子都脱掉,然后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我毫不在意地说到。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快出去,否则我要叫人了!”男人根本就没弄清楚情况,一边大声吼到,一边试图将裤子提起来。

    达拉斯也反应过来,连声叫道:“放下裤子!”一边喊着,拔腿冲到那个男人旁边,拽住他的裤子就往下拔。男人尖叫起来,两人在裤子问题上一边角力,一边争执不休。真是多么惨不忍睹的画面啊,我真想掩面流泪。

    布匹撕碎的声音响起,达拉斯和男人各自抓着布条,都有些呆滞。达拉斯最先反应过来,将面前的家伙连人带椅推向我,自己则在电脑键盘上捣鼓起来。不过显然没干正事,因为首先刷新的是左边屏幕上的大胸脯女性照片。

    “付费的,我喜欢。嘿,还有艾咪,我的女神。”他惊喜地叫道,转头对我们竖起大拇指:“好同志,萌大奶。”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