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98 洗牌(二)
    全员到齐的“耳语者”成员围坐在一张圆桌边,白井为每个人都泡了咖啡,并从橱柜里端出甜食点心。众人继续之前的话题,八景重新复述一遍关于我的“预言”之后,森野试图打破凝重的气氛,开玩笑地调侃:“原来是桃花劫呀。”结果在诸人的沉默中被当作冷笑话来听。森野露出一副受打击的表情,只有白井一脸宠腻的微笑抚摸她的头发。

    咲夜表现得很紧张,有些坐立不安,不过却不知道该如何才好。她朝八景了一眼,见到她无动于衷后又朝我看过来,眼神中流露出哀愁和困扰,似乎再求我:快说点什么才好呀。

    八景对耳语者成员的预言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以往的活动中,预言所导致的结果一直由不太熟识的外人承担,事不关己所以多少缺乏危机感,然而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听起来还很严重的样子,这大概是大家有些手忙脚乱的原因吧。

    不过,从最初的意外和措不及防回过神来后,我却觉得这个预言并没有咲夜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一个女人,改变命运,危险的变局。”根据以往的经验,我没有怀疑八景的预知,略作思考后我问了一个自认为关键的问题:“是好事还是坏事?”

    “正如字面上的意义。”八景这么回答。

    “改变和危险并不总是代表坏事,不是吗?”我征询般问到,不过却是用自信和肯定的表情看向咲夜。她的眼睛似乎在一瞬间亮了一下,表情也不再像刚才那么严肃了。

    “不是坏事,是吗?”咲夜朝八景重复了一句,和以往一样,对于预言的解释,她总是要得到“先知”的肯定才能放下心来。

    “所以说啦,我听到的内容就是那样而已。”八景一边说,一边端着杯子,定定看着冒着白烟的褐色液体,猛然一口气全都喝下去,光是看到就让人觉得舌头发烫。

    “一定会没事的,阿川。”咲夜用力点点头,用强调的语气对我说。

    尽管我觉得自己不需要安慰,但还是承她这个情。另外一提,我们俩人经常一起行动,还在对方的家里寄宿过,也不忌讳做一些成人的事情,但我们并不是情侣,也没见过彼此的父母。我虽然好几次想要向咲夜提出交往,乃至结婚的话题,不过提过几次都被女生拒绝了,让我当时有些尴尬,并为此烦恼了许久,但终究在之后相当漫长的时间里都没再提起这个话题。

    并非是我不喜欢这个女孩,我自信再没有比我们更默契,更信任对方的搭档了,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隐瞒的东西,甚至是我最近在做的那个怪梦。但是我深深知道,这份情感却不能用情投意合来形容,向对方提出交往和结婚也是因为一种责任感使然。我对此一度感到奇怪,但也只能用“太熟悉了就只能这样了”的借口安慰自己。

    森野对这样的情况很不满,不过咲夜却对此很满意的样子。据我所知,她的父母感情不是很好,加上长年在外公干,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寄生活费的方式放任她一个人生活。虽然平时的花销十分富裕,但正是缺乏亲情和对婚姻的不信任感,这样的成长经历才导致她在某些情感和伦理问题上的观点有些与众不同吧。我做出这样的判断,并感到沉重,不过和刚认识时比起来,咲夜已经变得开朗许多,才让我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每次和咲夜上床之后,我总是在思考关于情侣和夫妻的本质的问题,试图从中获得慰藉。

    “我想看看会改变阿川的女人是什么样子。”咲夜突然说到,这让房间中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森野咬牙切齿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开始安慰咲夜。咲夜是个聪明又敏感的女孩,当然知道自己的好朋友为什么会如此,但她只是用淡淡的微笑摇摇头,表示自己的感受并不如她所想。说实话,在这种时候,我也不太理解她的想法。

    “我觉得阿川应该负起责任。”白井严肃地说,他并非单纯为了帮衬森野。谁都不会感到意外白井会说这句话,因为他的个性如此。

    “我也想看看那个女人的样子,阿川,你遇到她之后记得带她来总部一趟。”八景毫不在意地说。

    “谁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她?我们都快要离开学校了。”面对围攻,我只能无奈地说,“你知道时间吗?”

    “不知道。不过这次叫你们来,是为了通知两件事。”八景说。

    “不是为我举办的告别会吗?”森野露出意外的神色。

    “八景说是为我举办的。”我插口道,然后看向咲夜,果然她毫不意外地点点头,说:“也说了是为我。”

    “啊,只是符合气氛的借口而已。”八景坦白自己撒谎了,没有人对此感到气愤,森野也懒得抱怨了,从平素的交往中早就得知她就是这样的人。

    “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咲夜关心地问到。

    “第一件,毕业后耳语者将继续存在,然后在这所大学里成立分社。”八景说:“第二件,我用经费在外面买了一套房子,以后总部搬到那里。”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住址:石头街春晖家园三栋4-10号。

    是家居房,而不是办公楼。

    “对了,我以后就住在那里。”八景理所当然地说。

    “你这是以公谋私,经费也有我一份的!”森野呆呆看了几秒地址,不忿地拍桌子大叫起来。

    “你也可以搬进去呀,不过那里禁止h。”八景回答。

    “你呢?你的男朋友……”

    “我没有男朋友。”

    森野一阵哑口无言,但还是不甘休地讽刺道:“你打算永远都自行在外面解决吗?”

    “需要的话去咲夜那里就好了。”八景仍旧是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反正阿川也会在那里办事,顺便帮我一起解决就行了。”

    “这么说你尝试过了?”森野一副震惊的表情,视线在我、咲夜和八景三人之间转来转去,一种追根揪底的好奇心在她的眼睛里燃烧起来。

    咲夜的脸刷得通红,垂下头仿佛要找个洞钻进去。我连忙阻止她们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就算八景说的是事实,当事人也并不介意,也不是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的事情。就在森野纠缠不清的时候,咲夜将她拉到一旁,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这才让她安静下来。森野的脸上写满了满足感,然后在回到桌子前的路上用力瞪了我一眼。

    我自觉无法辩解,也生怕话题又转回去,便把当她是空气。

    “今天要说的事情就是这样,因为耳语者不会毕业,所以不会开告别会。”八景用平静的表情看完热闹,推了推眼镜,说:“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家会在神秘的引导下进入崭新的世界。”

    “新世界?”咲夜说。

    “还记得刚见到你时,我都说了什么吗?”八景转头对我说。

    “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我可不会忘记那么独特的相遇,“我一直都觉得你在开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八景说。

    “不,你开过。”森野反对道。

    八景没有跟她争执这个话题。

    “我在这里重申,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我们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度过难关。”八景说:“耳语者就是为此设立的组织,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用神秘的力量对抗末日。”

    大家面面相觑,反复确认了八景的表情的确不是在开玩笑。我们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玩笑般的秘密结社竟然身怀如此伟大的目标,在八景用认真的神色阐述时,无法不让人生出虚幻空洞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人都确认八景真的拥有超凡能力,一定会将她当作疯子。不,就算是现在,也让人感到不自在。

    毕竟,在座的我们都自认是一介凡人而已,也许唯一例外的只有八景吧。身怀不可知的超凡能力的人总是与众不同,这么想的话或许能够理解她吧。

    不过,包括我在内的四名成员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我朝窗户看了一眼,外面阳光明媚,人声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让人感受到平静的因子如灰尘般悬浮在空气中,这样的氛围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想像末日的场景。

    不过,心脏的剧烈跳动,以及仿佛来自细胞深处的某种反应,都让我深深悸动。在这一刻,世界末日这个词语并非理性中那么遥远。

    “世,世界末日?”咲夜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时候?2012?”森野回过神来,举起手雀跃地说:“我听说过,这是玛雅人的预言。”

    “不是2012。”八景用缓慢而清晰的语调说:“是1999。”

    森野一下子愣住了,咲夜也一脸弄不懂情况的茫然神色。

    “1999年世界末日?那太老套了吧,我高一时就听说过,但现在都2004年了。”森野一改愕然的表情,发出嗤笑声。

    “我可没有开玩笑。”八景说:“世界末日本来应该在1999年发生,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延迟了,但终究还是会到来。”

    “这是那个声音告诉你的?”我问。

    “我在1998年得到这个预言,然后我组织了耳语者高中分社。”八景带着一丝微妙的表情说。

    “结果末日没有来临,但是预言也没有消失,所以你继续在大学组织分社?”

    “是大学总部,我在的地方就是总部。”八景强调道。

    “还是难以置信。”咲夜突然出声道。

    气氛在这句话后沉默下来。

    “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们帮帮我。”过了一会,八景用一种祈求的语气对我们说:“你们不是证明了我的预言吗?世界末日一定会到来的,那个时候才行动的话就晚了,现在我们必须做一些事情。”

    “可是……要做什么事情呢?”森野不知想到了什么,用犹豫和担忧的语气说。她说的正是我们要问的话,我们并非不相信八景,只是这件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认知,所带来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重。如果是开玩笑就好了,相信除了八景之外,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不过,正如八景所说,我们曾经用四年时间确认了八景是个货真价实的“先知”。

    “找出末日的征兆,争取消除它。”八景停顿了一下,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末日没有在1999年发生,不过,既然它能延迟,我们就能让它继续延迟,直至将它消灭!”

    过了一小会,待所有人消化了八景说的话后,白井用歌剧般夸张的感叹语气说:“真是个宏伟的未来呀。”然后脸色变得慎重,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过,既可怕又危险,我和森野能不参加这个社团活动吗?”…,

    八景抿着嘴,点点头,却用一种期待的目光注视着我。咲夜用一脸担忧的表情环顾诸人,森野拼命举起手要发话,却被白井毫无情理可讲地捂住嘴巴,所有人都知道,一向唯恐不乱,生性喜欢刺激和凑热闹的森野一定想要在这件事上掺一脚。可正因为八景的预言可信度太高,才让一向沉默顺从女友意志的白井明确表示拒绝。

    在所有的成员中,我一直觉得八景对我的态度和其他人不同,如今我想这应该不是自我良好的错觉。因为八景的视线让我感到皮肤被针刺一般,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我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答应下来的,要说一点都不害怕,一点都不紧张肯定是骗人,不过,在这复杂的情感中,还注入了一种兴奋的感觉。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随遇而安的人,在这个时候,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

    “既然阿川答应了,那我也……”咲夜没把话说完,虽然语气有些犹豫,但却没有给人被强迫的感觉。她的回答并不出人意料,她总是会和我做出同样的选择,对于这点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最终确认继续参加社团活动的人只有三人,森野被白井强迫拒绝了,还差一点被强迫退出耳语者,不过因为森野的执拗,俩人还是没有退出,只是明确表示今后不会再参合这个秘密结社的任何事情,看白井淡然的神态,说不定今后是无法在新总部里见到他和森野了。如果这时商谈告别会的事宜,一定是为这对情侣办的。

    事情会如此发展也并没有出人意料,八景虽然表示惋惜和不甘心,但并没有再尝试说服白井,也许她知道那是无用功吧。

    聚会在此事之后就结束了,白井和森野告辞后,八景一个人静静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弹。咲夜有些担心她的状态,想要留下来陪她。不过我觉得八景并不是那么脆弱的人,果然她很干脆就拒绝了咲夜,反倒让咲夜有些受打击。在回家的路上,咲夜不住问我,被拒绝是不是因为八景觉得她能力不足,帮不上什么忙。我想,这个女孩也太敏感和不自信了,但还是好好安慰了她。

    我们在超市采购了晚饭的材料,打算到明天为止都在她家里度过。和以往一样,咲夜的父母没有半点会回来的迹象,家中的装饰豪华,却给人一种冷清的感觉,似乎只有俩人相拥在一起,才能藉由肌肤的温度来温暖内心。

    “今后会怎么样呢?”吃过晚饭,咲夜躺在我的怀里,任凭电视里的肥皂剧正播到激奋人心的桥段,却眉头紧皱。八景今天的预言,以及森野和白井的退出,都让她对未来充满了茫然和不安,虽然我一再表示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她仍旧感到不开心。

    的确,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值得开心的地方。

    只是,我的心却因为这种未来的迷蒙和不确定在跳动着。

    这天晚上,我再一次看到了另一个高川。

    他站在楼梯上,仍旧看不清面容,却对我说了和以往不同的话:

    “你还记得吗?”

    记得什么?我有些疑惑。

    “你要找到她……系色。”他似乎是这么说的,然后我就从梦中醒来了。

    “系色?”我看着熟悉的天花板自言自语,咲夜似乎是被我吵醒的,她在我身旁揉了揉眼睛,迷糊地对我说:“怎么了?阿川。”

    我没有犹豫,对她述说这个奇怪的梦境。

    “系色,是女孩子的名字吗?”咲夜咬着食指,冥思苦想了一阵,“会不会是八景预言的那个女人?”

    无法否认有这种可能。不过,就算如此,又该如何去找她呢?

    “也许不找她比较好……”咲夜犹豫了一下,趴在我的胸前说:“我有点害怕,阿川。”

    我也知道她在害怕,觉得应该答应她,可是却不由自主地,仿佛被体内深处某些正试图苏醒的东西推动着,坚定地对她说:

    “我要找到她。”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