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01 发牌(一)
    我们没有让系色立刻给出答案,距离森野进行恶魔召唤的这几天,我和咲夜也没有接到对方的任何消息。咲夜有些坐立不安,觉得之前的说法是不是太莽撞了,“果然还是应该委婉一点,先让她跟八景谈谈比较好吧?”咲夜有一次这么对我说。

    我反问她:“你觉得八景会对她怎么说?如果不加入耳语者,就不能参与耳语者的活动,所以想要进行入社体验也不可能。”

    “都是女孩子嘛,八景一定有办法对付。”

    “也许吧,但是新成员的招募一直由我这个副社长进行。”我对她说,“并不是我执意如此,而是她和我的选择。”

    “啊,好像真是这样。”咲夜终于意识到了,尽管自己、森野和白井三人在加入耳语者之前就关系不错,但是他们加入耳语者的过程,并非是他们之间相互推荐,而是我一个个分别找上门,经过和系色类似的商谈过程,再根据自我意志做出加入或不加入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强迫,甚至也没有和其他人进行交流来获取更多关于耳语者的信息。

    咲夜还清楚记得自己碰到这个自称“学生会,高川”的男生时,自己的愕然,以及从他那儿知道“耳语者”这个非法社团后,所感到的啼笑皆非。以及最终做出加入决定时,那种“无可无不可,但尝试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想法。她不明白森野和白井为什么会加入“耳语者”,但对当时的她来说,更多是基于一种好奇——为什么会有副社长这样的人呢?明明是如此玩笑的荒谬的建社理念和目标,却能一本正经地说出来,竟然还宣称社长是个“先知”,可是既然能进入学生会,看上去也很聪明,应该不是精神病人才对。

    无论邀请的理由,以及自我介绍有多么荒诞,释放出来的情报有多么稀少,但是终究有人加入了这个非法社团。既然自己不是第一个,那么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也就不足为奇吧。咲夜当初看到成员增加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如今这种想法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

    与之相比,在邀请系色的过程中,不仅提及和森野的关系,还允许她通过森野去了解耳语者已经算是更加宽容的态度,这或许就是为了增加系色加入耳语者的几率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吧。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她在恶魔召唤仪式完成之后再做出决定。”我认真地对咲夜说,“如果第一次上阵,或者说,把成功的恶魔召唤当作入社体验,对系色同学这样没有丝毫准备的人太危险了。咲夜,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与社团活动时,被分配的是什么任务吗?”

    咲夜当然记得,“是找一只小猫,跑了很久呢,当时觉得怎么可能找得到啊,结果还是找到了。”

    “尽管有困难,但那并没有危险,不是吗?”

    “是的,相比起后来的活动,的确是没有危险。”咲夜点点头说。

    “你也好,森野和白井也好,我都在任务分配上尽量让你们在安全的情况下逐步参与到活动中来,但那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缓冲。不过,现在的情况却不同。”

    “因为森野的恶魔召唤仪式?”

    “是的,增加新成员和恶魔召唤撞在一起了。”我揉了揉太阳穴,“如果是和往常一样会失败的恶魔召唤,那就没有问题,可是这一次恶魔召唤一定会成功。为了应对这个恶劣的未来,八景做了最详尽的准备,为了增加对抗恶魔的成功率,即便有新成员加入,也不会为她改变仪式时间。反过来说,新成员不仅不能拖后退,还必须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能理解八景的选择哦。”咲夜的回答一度让我愕然,但回过神来却发现并不出人意料,她说:“如果她是预言中会改变阿川命运之人,那么参与这种危险的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说不定,正是因为这场恶魔召唤,因为她的存在,才为阿川你带来所谓‘最危险的变局’。”

    “真是的……你还真是敏感呢,说不定八景就是这么认为的。”我摸了摸咲夜的头,她发出软呼呼的笑声。

    “那么,阿川不这么认为吗?”

    “我也有过这样的猜想,但也只是猜想而已,它并不在八景的预言中,只是我们根据八景的预言和各种线索进行推断的结果而已。所以,不能因为猜想就否决对方的选择权,无论这个猜想的可能性有多大。”我说。

    “阿川的想法和坚持总是那么令人惊讶,不过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坏事吧,而且我就是喜欢这样的阿川。”咲夜紧紧抱住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胸膛里。

    三天后,八景打来电话,通知我前往进行恶魔召唤的场所。

    这个城市被一条河分成南北两个大区,南区在城市建立后就一直是居住、商业和铁路中心,因此十分繁华。北区原本是工厂的聚集地,但后来因为处理工业污染,大部分工厂被强制从市内搬离,之后北区才重新开发,听说要成为新的行政中心,但是过去了很多年仍旧没有什么成效,因此略为显得冷清。过了城市内河的大桥,站在高地向前方望去,比南区更为宽敞的道路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北区的路修得十分宽敞,成片的树荫从人行道两侧垂下,有些地方甚至会覆盖到机动车道上,相比起宽阔的道路,行人和车辆却不是很多,给人一种幽深而沉静的感觉。

    沿着公路一直向前走,分别会经过医院、体育馆、图书馆和公园,在北区居住和就业的居民其实并不少,但不管来了多少次,总有一种人踪渺茫的感觉。大概是一路上的建筑比例和人流数量不太相衬的缘故吧。

    和市里的许多人一样,居住在北区的人经常到南区来,但北区本身并没有太多吸引南区人的地方,因此居住在南区的人很可能一年都不会到北区一次。在这片广阔的地域中,有许多闲置的房子和仓库,这一次进行恶魔召唤仪式,八景特地通过自己的渠道为森野准备了一间地处偏僻的仓库。

    这是一座私人建的仓库,原本想要租给商人,却没想到尽管租金便宜,却没有人愿意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存货,听说主要原因是这里的路面显得狭小,只允许一辆大货车进出。八景和仓库主人并没有直接的交情,她也是通过他人介绍,找到了这座闲置了三年之久的仓库。当我们找到地点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扇因为缺少维护而呈现锈迹,转轴上还有蜘蛛网的大铁门。

    仓库周围是一座座老旧的砖瓦房,给人一种时光倒流到二十多年前的错位感。一路上没有发现太多有人居住的迹象,在午后的日光下却流露出衰败的感觉。寂静地让人心中不安,日光似乎也因此更加毒辣了。我很疑惑,这些年来愈发火热的建房和炒地热为什么没有波及此处。咲夜紧紧抓住我的左臂,红色的遮阳帽下,她的面庞的上半部分遮蔽在阴影中,显得紧张而阴郁。…,

    八景是个十分谨慎的人,既然她敲定此处作为活动场所,那么在治安上应该有所保障。不得不说,正因为缺乏人气,反而更适合今晚的恶魔召唤仪式。即便召唤出真正的恶魔,也不会因此波及无辜的人们。

    铁门看似关着,但没有上锁,我和咲夜直接推门而入,就看到仓库前的空地上停着一辆小型货车,八景正一副工装打扮呆在货车后门处纳凉,见到我们便放下水瓶,把踏板从货箱里推出来,示意我们先上去。

    “你什么时候考了驾照?”我一边灌着水一边问。

    “没有啊,我可没时间考这东西。”八景说,“去外国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无证驾驶!”咲夜的反应有些激烈,显得十分吃惊,“这么做很危险呀。”

    “没事没事,不就是开车嘛,学半天就搞定了。”八景毫不在意地说,然后她转头看向我,“系色给我打电话了,你就这么老老实实,不加修饰地把事情都告诉她了?”

    “和以前的方式一样,没说太多的东西。”我说:“除非森野告诉她了。”

    “森野当然没告诉她,但是说了我的电话号码,这个女孩似乎想要在我这里求证一下。”

    “求证什么?”我没有太吃惊。

    “求证我是不是‘先知’。”森野的嘴角一勾,有些嘲讽的感觉,但仔细辨认又不太像,“她似乎对神秘学也很有兴趣。”

    “可是你怎么证明呢?”

    “告诉她,今晚可以来这里观摩一下我们的活动。”八景的回答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没想到事情最终还是发展到这个地步,也许当初跟森野提一下不要留下其他人的联系方式比较好?我这么想到,心中有些惋惜和抱歉,但却没有后悔的情绪。我已经尽可能给系色同学留下选择余地了,可没想到她却执拗地追了上来,普通人的话,在我离开后就会将我说的一切当成无聊的玩笑抛之脑后,以此来判断的话,她本身就拥有成为“耳语者”的素质。真可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你没跟她强调这次活动很危险?”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了,不过她还是想来,所以我就告诉她时间和地点了。”八景慎重地对我说,“我可不希望这只好奇心旺盛的小猫随随便便就死了。”

    “我会照顾她,不过,还是要看她的运气吧。”我朝八景露出微笑,“不过,她的运气显然不是很好,竟然撞到这种事情。”

    八景沉默了半晌,对我说:“知道吗?阿川,虽然你大部分时间都给人和善的感觉,但实际上却是个狡猾又危险的人物。我要你承诺,尽力不要让她发生意外。自从答应她以后,我的感觉就很不好,直觉会出危险,我有点后悔了。在吸收新成员的方式,以及指导她们进行活动的方式上,我一直都赞同你的做法,这一次却是我自己打破了惯例。”

    “别担心,你不是做好了准备吗?”我顿了顿,加重语气说:“如果她会死亡,那也是她的选择,她的命运,也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而不是你的,因为我才是具体行动的负责人!”

    八景终于露出安心的笑容。

    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们三人将货车上的道具和武器搬进仓库,然后在八景的指导下打扫和布置场地,在仓库的中心用一种散发出血腥味的红色液体勾勒某种五芒星魔法阵。这种红色液体的成份并非全是血液,也分不清是哪种动物的血,说不定还有人血掺杂其中,相当难闻,两位女生皱起眉头不愿意接触,因此这份工作就落到我的肩膀上。八景打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羊皮笔记本,指示我写上繁琐的符文,咲夜则帮忙将蜡烛、内脏、毛发等等仪器和祭品摆放到它们该在的地方。…,

    按照神秘学常识,只要没有念动咒语,这座魔法阵就是安全的,不过当我腰酸背疼地完成它时,却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股阴风,让我的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我转头四顾,觉得好像有什么不洁的东西已经闯进来了,不过宽敞的仓库里并没有什么遮蔽物,一眼就能看个干净,这里除了我们三人就再没有其它生命的迹象了。

    八景和咲夜也感觉到那股风了,却只认为那股风十分凉爽,觉得我神经兮兮,一定是压力太大了才会自己吓自己。或许正如她们说的那样吧,在接下来的等待里,我再也没有感到类似的异状,也没有意外发生。

    我们三人在仓库里吃过盒饭,再次检查魔法阵以及准备用来对付恶魔的武器,确认一切都没有问题,所有能想到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即便是夏日时节,太阳也已经完全落下,天空的云层很厚,看不到星星和月亮,在大气污染下显得灰压压的,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晚上不会下雨。

    如果爬上仓库顶的话,或许能够眺望到远处繁星般的灯光,不过这座仓库一带在夜晚就变得更加深沉和幽静了。我们没有打开手电筒,通过窗口和大门处照进来的夜光可以看到,外界的一切都藏在一种寂寞不安的黑暗中。白天多少能确定有些许人家,夜里则完全消失了踪迹。

    空气仍旧残留着白天的热气,可是却有另一种寒意钻进毛孔之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哆嗦。那种因为恶魔召唤必然成功的未来而产生的恐惧感和紧张感,在寂静的夜中愈发强烈起来,就算是我们不停说话也无法减弱分毫。

    晚上九点的时候,森野和白井也到了。俩人精神奕奕,森野以“不再参与社团活动”为由,心安理得地将事前准备工作全都交给我们,自己吃饱喝足了才来,脸上故意露出报复性的笑容,但这种孩子气的行为却无法让人怪罪她。要进行“恶魔召唤”的确是她告诉我们的,但在白井知会我们不再参与组织活动之后,这项活动自然也不再属于组织的例行活动,因此,强制让她在何时何地进行何种恶魔召唤的是我们,为此劳心劳力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看吧,这就是把我排挤在外的下场。”森野的脸上明显这么写着。

    白井歉意又有些不安地将视线投向八景,八景朝他轻轻点头,示意一切尽在掌握中。

    “什么时候开始?”森野大大咧咧地问到。

    “凌晨十二点。”八景回答。

    “那我先要检查一下你们有没有认真工作。”森野一本正经地说着,跑到仓库中心那片魔法阵旁,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一边走来走去。

    虽然同样是神秘学爱好者,不过我可不认为她会认识那个魔法阵,因为八景对我说,那是她根据许多史料和传说记载自行研究出来的魔法阵。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用明确有所记载的魔法阵,不过八景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也只能听信她。

    白井示意我到一旁说话。

    “确定吗?森野她肯定会召唤出恶魔?”白井有些焦躁,双手搓了又搓,“还是制止她比较好吧,我今后会看住她,不让她在继续进行这种危险的行为。我原本以为那些传说都是假的,但是……它们是真的存在吗?为什么一定是森野召唤出来呢?我从来都没听说过有人召唤出恶魔。”

    “我不觉得你能每时每刻都看着她。”我扫了正在不远处津津有味地观赏魔法阵的森野一眼。

    “我……抱歉……”白井有些丧气无助地说:“到头来还是要麻烦你们。”

    “虽然不参与今后的活动,但是你们并没有退出耳语者,不是吗?你们还是要缴纳经费的,为成员排忧解难,相互帮助,本来就是社团的宗旨之一。”

    白井沉默了半晌,说:“我不能没有森野。”

    这点谁都看得出来。

    “我会尽力而为。”我对他说。

    “哎,系色还没有来吗?她说今晚也会来的。”森野在那边问到。

    她刚说完,我就感到有什么东西立在仓库大门处,不由得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那里,夜光从她身后披上,反而看不清她的长相,只依稀感到是个女孩,影子从地上蔓延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