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02 发牌(二)
    那个人影站在仓库的大门处,就像是什么不洁的东西,仓库中的人声渐渐熄灭,变得一片寂静,只剩下不知从哪儿传来的虫鸣。首发更新

    “请问,是系色同学吗?”不一会,回过神来的咲夜朝那个女孩问到。

    “是,你们打算在这里召唤恶魔吗?”系色同学一边走进来一边问到,她发出声音后,让人情不自禁松了一口气。

    “对。系色同学对这种事情也有兴趣吗?”

    “我小的时候对这种神秘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可是自己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后就放弃了。大家都说这些是骗人的,不过你们一直都在做这类事情吧?有成功的例子吗?”系色同学走到圈子里,环顾了一下四周,又问到:“为什么不开灯呢?”

    “不能开灯,会让魔法阵的材质劣化。”八景在一旁回答道,“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恶魔召唤仪式了,和你一样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是吗?”系色同学的脸上浮现些许失望的神色,“我本来还很期待。森野不是说今天这次会成功吗?八景同学拥有类似预言师的本事吧?我听说了,你预言这一次会成功,不知道是真是假。”她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的发言有些挑衅,又连忙道:“抱歉……我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只是……我也碰到过自称有真本领的神秘学人士,但结果很令人失望,我因为和他们来往,也因此受到了一些牵连,虽然最终还是摆脱了,但直到现在仍旧心有余悸。”

    “既然如此,为什么今天仍旧抱着希望来呢?”白井温和地问到。

    “因为要毕业了吧。”系色同学露出落寞的表情,“毕业以后就要参加工作,组建家庭,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投入到这种兴趣中了。所以,至少在正式毕业之前做一个了结。而且,我一直不知道,在学校里竟然有这么一个神秘学社团,副社长还是学生会成员,品学兼优的高川同学。虽然我并不是十分相信高川同学说的话,那太匪夷所思了,不过,既然出自高川同学之口,贸然否定的话是不是太冒失了呢?”她越讲越大声,语气变得激昂起来,“所以我决定要亲眼见证一下,我过去曾经喜欢过的东西,曾经为了它付出惨重代价的东西,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你会看到的,但是,代价可能是你的生命!”八景严肃地对她说:“我希望你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即便如此也要参与吗?现在放弃的话还来得及。”

    “没关系,我想了好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系色同学认真又坚决地回答:“我知道恶魔是什么东西,如果你们真的招来恶魔,会有怎样的恶果,这些我全都想过。就算如此,我也想要亲眼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神秘。”

    八景和系色俩人彼此对视,眼神毫不退让,她们的觉悟就好像变成锐利而实质的光芒,在空中交碰出火花。这种无言的交锋让其他人都噤若寒蝉,没有人上去打圆场。

    “我已经看到你的觉悟。”八景半晌后打破沉默,说:“不过,如果我们真的招来恶魔,并且你也活下来的话……”

    “我就加入你们。我希望做全职,但如果经费不够,我可以出去打工兼职。更新”系色同学打断八景的话,“听高川同学说,你已经领导这个组织四年,希望有些真本事。”…,

    八景遭到他人质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按理来说这些话应当可以当作拂耳清风,但她却“哼”了一声,让我觉得她受不了这样的轻蔑。还是说,受不了眼前这个女孩将她跟江湖骗子类比这种行为本身?只是刚见面,八景似乎已经跟这位系色同学擦出某种火花了。我在一旁僵着表情,心里却升起探究的兴趣。我所知道的八景从来不对“普通人”假以辞色,如果对方是超能力者、外星人、未来人、神秘怪物之类的角色,才会让她的情绪产生大幅度波动。

    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系色除了可能是预言中人之外,本身也具备某种易于常人的“特质”的可能性又增加了。

    咲夜和森野连忙将针锋相对的俩人拉开,之后系色同学就开始研究地上的魔法阵。她知道这个魔法阵并非临摹,而是八景的原创之后,便开始向八景提出自己的意见,当然,八景一条都没有采纳。当前所有的准备都是以这个魔法阵将会召来的恶魔为中心环环相扣,一旦魔法阵大幅度偏离预想中的轨道,就会导致现有的安全措置失效。无论是八景还是我都不想落入那样的困境。

    不过,就算不更改魔法阵,面对眼前的大蒜、十字架、发臭的布、几瓶清水、咒符、骨头、鞭炮等等各种各样的“驱魔法器”,我还是觉得另一侧的铠甲、长矛、弓弩和猎枪更给人安全感。

    我和白井摆弄这些特制的猎魔武装,白井的沉默和手上的动作都让我察觉出他心中的紧张。虽然被称为“猎魔武装”,但也只是称呼好听而已,谁都不能确定它们一定能起到作用。白井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不管用。”

    在耳语者的所有成员中,白井的直觉相当可怕,我们给他做过测试,在完全无法接触纸牌的情况下,猜中纸牌总点数的准确率高达八成,猜中单张纸牌牌面的准确率也在七成以上,值得一提的是,任何人随意将某物放进黑盒中让他猜测里面放的是什么,哪怕是一幅画,他也有五成的几率描述出来。虽然白井并非先知,但是他的直觉准确度已经完全超出了概率的意义,几乎达到“不知而知”的神秘境界。

    如今,白井直觉感到这些“猎魔武装”对即将被召唤来的恶魔没有效用,即便他和我们一样,从来没有见过恶魔,被猜中的可能性至少也有五成。正因为白井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特质”,所以才会如此心神不宁。

    我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根,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在过去的行动中,因为对手是人类,所以总有办法去对付,可这一次的敌人是恶魔。虽然从书中得到了关于这种邪恶生命的一些资料,但资料本身的真实性和适用性就值得怀疑,到最后,我发现自己对恶魔根本就不了解。这是一种在它现身之前,无法从人类现存文献中获得确切信息的怪物,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被视为“神”的大敌,邪恶的代言者吧。

    面对的是无从了解的敌人,就不能说出“总有办法,一定会赢,不会出事”这样的话。我找不出任何语言去安慰白井,所以只有沉默。沉默地面对前方荆棘,未尝不是前进的方法,因为沉默同样是一种力量,来自心灵深处的执拗顽固的力量。…,

    白井向来不抽菸,可这一次他破例了。因为太过在意的女朋友是个不安分的神秘学狂热者,他于平时的压力也不小,而在此时放到最大。他垂下眼帘,脸上浮现不习惯抽菸的人才会出现的厌恶神色,可他强忍下去,半支烟后,这种忍耐的表情终于缓和了许多。他咳嗽了一下,从嘴里喷出白色的烟雾,在烟头的红光中显得格外刺眼。

    “真苦,不知道你怎么会受得了这种滋味。”他眯着眼睛,语带双关地说。

    时间就在等待中流逝,我和白井两个男生一直坐在角落里吸烟,一根紧接着一根。而三个女生一开始还挺活跃,渐渐地也坐下来聊天,又过了一段时间,说话变得有一搭没一搭,再之后就没话题了,陷入沉默中。这种沉默积压在仓库中,让人心神不宁,心脏的跳动也变得沉重而剧烈。有人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跑到仓库外面叫闹了一番,觉得没劲了才回来。可不管有没有人进出,在仓库中蔓延的压力还是越来越大。

    这是我所经历的恶魔召唤仪式中最辛苦的一次。想一想也罢,毕竟这一次召唤和过去在结果上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在距离半夜零时还剩下半小时的时候,我站起来活动身体。在这个沉闷又不详的晚上,我是防御恶魔的主力,说不得要冒上生命危险。我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之前的沉默中一直调节自己的心情。我还是有些紧张,但这种紧张并不会让四肢和脑袋僵硬,反而让五感变得敏锐,到了这个时候,我才能确信,当自己亲眼见证到那不可思议之物降临时,能够保持镇定和活跃。

    白井也站起来,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的样子。和另外两个女生呆在一起的森野见了,远远扔来一个塑料瓶盖,不满地嗔道:“这么紧张做什么,不就是召唤出恶魔吗?凭我们对它的了解,一定能够将它捕获。要知道这说不定是新世纪以来第一个被召唤出来的恶魔哟,我们会名留青史的。”虽然说着这么要强的话,可谁都能从那颤抖的声音中听出她的情绪也是极为紧张。一旦时间到点,她就要亲自上阵,进行召唤了。

    森野此刻也是心中摇摆吧,越是靠近最终的时刻,就越是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虽然在最初觉得非要去做不可,毕竟是自己一直坚持的事情。可是,这并非意味着不明白恶魔出现的意义。

    最后十五分钟,我和白井全身披挂,铠甲事先画好了抵抗恶魔的咒文,更佩戴了乱七八糟的驱魔辟邪的饰品,冷兵器挂在身上和腰间,手中各自拿着一把猎枪。子弹里灌了一半火药,另一半则是盐块。八景和系色也各自取用了自己负担内的武装,就连森野也紧张兮兮地将一大瓶所谓的“圣水”往头上淋去。

    森野环视一眼大家,给自己打气般点点头,往五芒星魔法阵的正中心一站,打开手中的羊皮笔记就开始念动咒文。在燃烧的蜡烛包围下,她的影子也分成了淡淡的五条,各自指向五芒星的五个角,每当火烛被风吹得摇晃,那些影子就如活过来的触手般掠过一个个血红腥臭的符文。

    咒文很长,八景在一旁提醒我们,一共分为三节。第一节念完后,森野停顿了一下,仓库中并没有任何异状出现。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已经完全忘却这里难闻的气味了,在火烛映衬下的脸显得没有血色的青白,好似在她诵读召唤咒文时,自己的生命也被那邪恶的异物当作祭品汲取了。…,

    第二节刚开始诵读,从仓库的门外猛然吹起一股凉风,蜡烛的火焰一阵摇摆,在快要熄灭的时候又稳定下来,而半空中纷纷扬起纸片和塑料袋。也许这只是正常的夏风,但是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所以又让人不敢确定。森野强忍着停下来的**继续诵读,并且为了不让自己被恐惧压倒,声音也越来越响亮,仓库里回声阵阵,让诵读声开始变得模糊,就像是某种异物在说话。

    我的心神到此仍旧镇定,抽空朝其他几人看过去,只见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森野身上,眼睛睁得大开,充满恐惧、激动、期盼等等各种激烈而复杂的情绪。

    第二节结束后,第三节立刻就开始了,森野生怕自己失去勇气,要一鼓作气将所有的咒文诵读完毕。这期间仍旧没有发生任何怪事,系色同学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但同样存在着解脱,然而熟悉八景预言的耳语者其他成员并没有放松,反而越来越紧张了。咲夜开始移动脚步,按照我之前的吩咐藏到一堆箱子之后,八景拉着系色同学也远远退开,只剩下我和白井俩人准备在咒文结束的一刻,冲上去将森野拉出来。

    第三节的最后一个音调落下,仓库中一片寂静。森野愣在魔法阵中心,试图转头寻找异常之处,不过我和白井已经第一次时间冲上去,连推带拽地把她拉出魔法阵。这才和其他人一样,心怀疑惑和紧张地环顾四周。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就这样结束了吗?

    “失败……”系色同学失落的声音刚刚响起,仓库的大门猛然“砰”的一声自行关上,巨大的响声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当大家在惊愕中尚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墙壁和天花板上的窗户开始颤动起来,发出咣咣的声响,就像是被无数只手拍打着。

    “来了!”八景发出沙哑恐惧的叫声,“它来了!”每个人都在转头四顾,想要找到那个恶魔。

    风在仓库中卷起,吹得所有人衣物翻飞,几乎睁不开眼睛,轻质的物体都被抛到空中,以一种巨大的螺旋状围绕我们旋转。尽管如此,原本应该在这阵大风中熄灭的火烛仍在燃烧,并肉眼可见地加快了燃烧的速度,火焰也完全没有被风干扰,垂直的火焰就像坚硬的钢条,当我们注意到它的异常时,这些火已经异常地快要上升到房顶了。

    “来了……真的来了!”系色同学后退了几步,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盯着魔法阵中摆放的祭品,那些生肉、尸体以及不知名的液体和毛发正一点点地消失在空气中,就像是有一张看不见的嘴把它们全都吃了下去。

    空气在震荡,这种震动牵扯着我的心脏剧烈跳动,心脏似乎快要跳出胸腔了。不一会,这种震荡就变成了声音。我无法描述这种声音,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就像是某种非人的异物在嚎叫。渐渐地,这种嚎叫变得熟悉起来,变成了一阵阵的犬吠声——

    魔法阵中心的空气在扭曲,扭曲的中心比黑暗更加黑暗,就像是一个实质的点。这个点吸纳周围的空气,让气浪变得更加猛烈,而这个点也随之扩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很久,也许只是眨眼的一瞬,时间的流逝在这个时候变得模糊了,所有人都确切地看到,一片灰色雾气形成的龙卷猛然从洞中钻出来,如有生命般冲上半空,环绕着墙壁四处游走。

    我最先摘下一瓶“圣水”朝那团灰雾泼去。水洒在半空中,对那团雾气完全没有任何效果。紧接着其他人也回过神来,陆续用除魔道具按照使用说明对那团雾气进行攻击,同样只是穿透了雾气落到地上,发出哗啦啦,碰碰碰的响声。那团灰雾四处游走,就像是在寻找离开的途径。八景曾经在周围布下据说是能够困住恶魔的魔法阵,虽然此时并没有出现特殊声效,但说不定生效了。

    “快,大家快出去!”我喊道。尽管不清楚为什么它对仓库里的诸人视若无睹,也许是没有将我们这些小虫子放在心上罢,但不能保证它永远都不会攻击我们。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