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03 发牌(三)
    趁灰雾一个劲在半空盘旋的时候,大家纷纷朝仓库大mén跑去。最先抵达mén口的是咲夜,她凭命摇晃仓库大mén,惊恐地叫起来:“mén打不开了!”紧接着,其他人也来到她身边,搭手试图将大mén拉开。这扇大铁mén用的是cā栓和大锁,只能从外面打开,在召唤恶魔的时候mén一直是打开的,mén外也没有其他人,同时也确认了大锁就放在仓库之中,可这个时候,明明没有上锁的mén口却完全无法打开了。

    这种诡异的情况并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无论是耳语者的成员,还是中途cā入的系sè同学,对神秘学、恶魔召唤以及它可能造成的现象都进行过一些了解。不过亲身体验的时候,尽管拼命告诉自己不能紧张,但是紧张的情绪不受控制地一下子就蔓延开来了。

    系sè同学用力踹了一下铁mén,发出咣咣的声音。白井握住猎枪的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变得苍白,他紧紧盯着在上空盘旋的灰雾,拼命将身体挡在森野跟前。

    “这个仪式召唤来的恶魔理论上是受召唤者控制的,森野尝试一下!”八景朝身边的森野说。

    “怎么做?”森野也是有点慌làn,丝毫不见神秘学专家的样子。

    “用意念!”

    森野闻言,立刻紧张地盯着在头顶盘旋的灰雾,脸sè一片煞白,没半晌就叫起来:“不行,完全感觉不到。”

    火烛还没有熄灭,手电筒也打开了,仓库里并没有陷入黑暗中,一道道光柱凌làn地划來划去,使用者紧张的心情一览无遗。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慌张,我朝窗户开枪,一声脆响后碎裂的玻璃落在地上。大家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必须走窗户了。好在事先已经准备好梯子,我和白井将折叠放在mén旁的梯子抗过来。这时除了所有的武器都对这只灰雾状态的恶魔无效之外,情况理论上仍在掌控之中。

    然而在众人齐心合理将梯子架起来时,灰雾猛然窜到大mén上方。我连忙拉了一下身边的咲夜,一边大喊“快离开!”。灰雾猛然头顶上方落下,这一刻,之前什么东西无法触碰到,如同空气一般的灰雾一下子就将梯子压垮了。幸好在它降落之前,所有人都见势跑开,谁都不想尝试一下被这团诡异的灰雾碰到是怎样的滋味。

    “它坏梯子了,我们出不去了。”森野的声音在发抖。咲夜却拉着她,催促八景和系sè同学朝远离灰雾的另一侧退开,按照事先的计划用仓库里的物资搭建一条临时防线。在这种危险的局面下,没有经历过耳语者活动的系sè同学显得有些无措,不过她仍旧镇定,在咲夜、森野和八景的指导下,应该能够帮上她们的忙吧。

    我再一次朝灰雾发起攻击,枪响之后又是一声枪响,白井也动手了。这就是身为仅有的两位男xing的工作,就算不能伤害到这团灰雾,也要吸引它的注意力。在我们没有倒下之前,一定不允许它伤害到nv生们。

    攻击的效果比预料中更好,之前怎么攻击都无效的灰雾,在压垮梯子之后就团在仓库大mén前,被子弹sè中之后明显出现bo动。那团灰雾不断扭曲,压缩。我猜测是不是这种变化导致它能够压垮梯子,却同样无法再免疫攻击了呢?不管它要变成什么,在它变化的过程中显然无法移动,只能被动承受我们的进攻,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我和白井一口气将猎枪中的两颗子弹sè完,然后再上膛,再发sè,如此三次之后,灰雾的形态依稀能够辨认出来了,它像是要变成一只足有人高的巨大恶犬。这反而让我们松了一口气,无法被攻击到的灰雾状态的恶魔在神秘学典籍中没有出现过,但是犬类恶魔却十分多。也许恶魔之犬会用各种奇异的魔法,但它仍旧保存着犬类的攻击习xing,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我和白井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燃烧起来的斗志,这种斗志瓦解了紧张的情绪。

    “只要能够攻击到,就能解决它。”白井说,“我觉得我们能干掉它。”

    “你的直觉一向很准。”我笑起来。

    即便是说话的时候,我们仍旧没有停止攻击。虽然猎枪只有两把,但是子弹却准备地相当充足。

    灰雾变成恶犬形态的过程中,根本就没在原地移动一步,它的身体越是凝实,被子弹sè中之后受到的伤害就越明显。当它的身上长出黑sè的长máo时,被sè中的头部更是不由得被撞偏了,这让它发出嚎叫,叫声中明显流lu出愤怒。不过坏消息是,当这个恶魔的形态转变渐渐接近尾声的时候,子弹sè在它身上就会溅点火星,明显只能打疼它,而无法伤害它了。

    在一次装弹的间隙,恶犬终于lu出狰狞爪牙,张开血盆大口,低沉的吼声在喉咙里滚动,宛如雷鸣,更有一团团灰黑的烟气和火星从嘴巴里喷出来,甚至连máo发也像是在一团黑sè的火焰中燃烧。

    恶魔终于成型了。

    “这是什么恶魔?地狱犬?”我大声问身后的nv孩们,“它可没有三个头!”

    “反正就是犬类的恶魔,一看就知道是地狱的小喽罗,你就当它是头笨犬好了。”森野的声音传过来,充满了中气,她在见到恶魔的实质形态后,先前的惊惧反而消退了。毕竟是熟悉神秘学知识的爱好者,在所有对恶魔的描述中,犬类恶魔都是最低级的一种,被人类打跑猎杀的记录数不胜数。

    我对准了这只暂且归类为“地狱犬”的恶魔眼睛开枪,地狱犬只来得及偏了一下头,子弹打在它的面颊上弹起火星,紧接着白井的枪响,它的头又像是被来了个狠狠的左勾拳而偏向右边,但同样没能给它造成实质xing的伤害。不过显然它也没有敏捷到能够躲开子弹,狠狠吃了两记下马威。

    正当我和白井准备重施故计的时候,地狱犬猛然跳起来,一下左一下右,在被猎枪准星套牢前就已经闪开了,并且一下子就把它和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不足两米。将近两米高的身躯将我和白井笼罩在yin影中,凶恶的面相和灼热的吐息瞬间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我踢了一脚白井,自己也借力往旁边跳开,然后在地上打滚。撕裂空气的锐利风声似乎刚刚从身边响起,热流沿着地面扩散开来。虽然躲得匆忙,但我仍旧目睹到这只地狱犬张嘴吐出火焰灼烧地面的可怕情景。我和白井原来所在的地面好似沥青一样软化了,空气也泛起一阵阵扭曲。距离它不远的我只觉得这可怕的热làng几乎将全身的汗máo都蒸发了。

    什么叫做“最弱的恶魔”?“恶魔中的家犬”?这么危险可怕的家伙,根本就不能用人类的常识去判断。

    “没事吧?白井!”我看到白井一个劲往远处滚开,他的衣角燃起的火苗很快就被压灭了,他立刻回答我“没事”,当重新爬起来的时候,头发已经被毁掉了一半。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另人忍俊不禁的同时也感到后怕,若是当时我的反应慢了一点,这个家伙就要被烧成灰烬了。…,

    地狱犬没有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发动进攻,它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我和白井,仿佛先前致命的攻击只是警告,也是吃掉猎物前的戏。当我和白井分两侧站好之后,地狱犬猛然朝我扑来。白井在它行动的一刻,在它身后开枪了,我只看到它的尾巴扫了一下,身体根本就没受到半点影响,直直朝我扑过来。

    我能看清并描述它的动作,但不能不承认,它的扑击之凶猛完全超出普通人类能够作出的反应。幸好我早有准备,直觉在它扑上来之前就朝一旁闪开,这才恰好躲过又一记撕咬。趁它刚刚落地的机会,我扔下不中用的猎枪,抓起腰间沉重的斧头劈在它的头上。

    沉闷的撞击声,手腕传来强大的反作用力,但并没有切下去的感觉。地狱犬却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朝一旁跳开,期间又被白井默契地sè中两发子弹。我定睛一看,原来之前的一斧头正好切中耳朵的位置,此时那里明显出现破口,一片烟雾和火星好似从气球里泄出来。

    见到地狱犬这副惨状,我心中就更加镇定了,既然能够伤害到它,就能杀死它。地狱犬受到刺ji,猛然跳起来,竟然倒转身体站在仓库的天ā板上奔跑,白井一连sè了好几枪都没能打中它的身体。从它直瞪着我的眼神就能看出,成功伤害它的我已经成为它最大的仇敌了,至于在一旁放冷枪的白井根本就是小虫子一只。它在天ā板、墙壁和地板上如同反弹球一般无规则跳跃,只是准备全力攻击的前奏。

    我渐渐退回仓库的中心,手持斧头凝视地狱犬的行动。它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另一个地方,一般人根本无法追逐到它的身影。幸好我的运动神经比较发达,动态视力也不错,并没有眼ā缭làn的感觉。不过在我和地狱犬再一次接触前,从身后sè来三道红sè的光柱,应该是ji光笔之类发出来的,我记得在八景准备的物资中有这玩意。

    红sè的ji光柱同样在追逐地狱犬的身影,偶尔有几次照中了地狱犬的眼睛,这只低级恶魔似乎真的是用眼睛来视物,行动顿时受到干扰,好几次停顿下来。白井就趁这个机会狠狠放了几枪,虽然没有给这只怪物造成伤害,却成功ji起它的怒火,在我和他之间犹豫不决。

    身后传来森野的欢呼声,竟然咲夜、八景以及系sè同学一起从防御工事中跑出来,分四个方向将地狱犬包围在中间,这样一来,无论这只恶魔朝哪个方向奔跑,都会遭到至少一道ji光束的干扰。

    这只恶魔有着犬类的特征,以及恶魔的力量,却没有相应的智慧,只如野兽一般凭借本能活动。当我们习惯了它的行动模式后,觉得它的威胁力已经降到狮子之类的普通猛兽的级别,所以大家的心中都安定下来,充满了战斗的勇气。

    赢定了。我心中如此想到,趁恶魔试图扑击白井,却再一次被ji光束干扰的时候,快步冲上去,朝它的后ti关节狠狠砍了一下。这一击没有击实,地狱犬跳起来,斧刃和它的爪子碰在一起,立刻高高弹起来,巨大的力量冲撞手腕,差一点就没能握住斧柄。我不由得向后踉跄几步,这时地狱犬再不顾被枪击的痛楚和ji光束的干扰,眯着眼睛跳上天ā板,再借力反弹,朝我压过来。…,

    我连忙朝一旁跑去,却不敢让它脱离自己的视线,这一点救了我一命,它在半空就狡猾地转过头,血盆大口一张,一道冒着黑烟的火光笔直向我sè来。我在它张嘴的时候就反方向卧倒,在地上迅速翻滚,眼睛余光清楚看到被火光喷中的地方立刻如泼了硫酸一样迅速消融,甚至在中心还呈现出灼红sè的液体。地面融化了,而在我躲开这道致命的攻击后,已经落到地上的地狱犬立刻朝我咬来。

    我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在其他几个人的惊呼声中,我几乎没有思考的余地,就将斧头横着向血盆大口的方向一递。巨大的压力将我再一次压倒在地上,不过幸运的是,斧头竟然梗在这张要命的大嘴里,让地狱犬没能立刻把我咬成两半。

    我的半个前臂都在锋利牙齿的威胁下,当我下意识将手臂co回来时,斧头就被那张大嘴咬碎了,就连钢制的斧刃也被咬成碎片,从咬合的牙齿的缝隙中掉出来,让人不寒而栗。我的危机并没有因此结束,无论白井和咲夜她们怎么攻击,这只恶犬就似认真了我一般,一连几次扑咬吐息让我手忙脚làn,差一点就葬身犬口。

    当我再一次躲过它的扑击时,抬起头猛然发现它不见了。沉重的声音在天ā板上响起,但却不是在我的头顶上,而是朝另一边而去。我转头看向那个方向,系sè同学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离开了仓库边缘,站在距离这边的战场不远处,仰头惊愕地向上看去。枪声接连不断响起,子弹打在天ā板上溅起一片片屑沫,但是系sè同学的身影已经在黑sè巨影的笼罩之下。

    系sè同学似乎被惊呆了,就连旁边的几人大声呼喊都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直愣愣地呆在原地。当她回过神来想要逃离的时候似乎已经来不及了,无论我和白井都没办法进行救援。我的心脏扑通直跳,系sè同学即将葬身恶魔之口的刹那时间好似口香糖一样被拉长了,甚至能清晰看到系sè同学眼神的每一丝微妙的变化。

    系sè同学猛然向前跃去,身体平躺着从地狱犬的腹部下钻过,竟然以微毫的差距避过地狱犬的爪子,和它擦身而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偶尔,但她成功躲过了这一致命危机,我摘下挂在背后的长矛,冲前两步,用尽全身的力量将长矛投掷出去。我知道这一下势必无法伤害地狱犬,但只要能为系sè同学争取逃跑的时间就够了。其他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拯救系sè同学贡献自己的力量,子弹、ji光束和弓弩箭矢纷纷落在地狱犬的身上,然后在沉闷的皮革声中,地狱犬左突右窜,兔起雀落,眨眼间就到了对面的墙壁处。

    当它转过头来时,那腥红sè的眼睛让人打心底升出一股凉气,我在那邪恶的眼神中看不到半点畏惧和退缩,反而像是在宣告它已经适应我们的攻击了。我直觉感到,我们又一次落在下风了。

    系sè同学七手八脚从地上爬起来,和赶来的咲夜会合在一起,她受到的惊吓尚未平息,x口起伏不定,好不容易才借助咲夜拉扯的力量远远跑开。

    “这里!这里!”为了防止地狱犬再一次将目标定在其他人身上,我拾起摘下金属头盔,用力敲在地面上,发出锵锵的声响。这时我才注意到,身上铠甲的表面已经被腐蚀得坑坑洼洼,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记得自己并没有直接被地狱犬攻击中。不过也幸好穿着铠甲,否则看铠甲的表面就知道自己的肌肤会落得个怎样的下场。

    这一定是在和这只恶魔的近距离接触中造成的伤害。我看了一眼白井,他和恶魔直接面对面的机会不多,身上的铠甲在摇曳的烛光中却同样显得黯淡。我连忙嘱咐咲夜检查系sè同学的身体,之前她和地狱犬几乎撞在一起,身上不可能没有一点伤。果然,咲夜和森野几乎同时惊呼起来,我co空朝那边看去,只见系sè同学此时似乎都站不起来了,只能依靠咲夜的搀扶坐在地上,八景拿来医疗箱,正准备撕开她的衣服进行治疗。

    “被烧伤了。”八景简洁地说明了系sè同学的伤势,“很严重,火烧的,还有酸xing烧伤,她的身体很热,正在失去意识。”

    真是糟糕的结果。

    趁地狱犬朝一直发冷枪的白井发动攻击,我跑上前拾起猎枪,瞄准地狱犬的后背扣动扳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