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16 网络混沌(四)
    蛇一般灵活的灰雾被“杀死”了。小说网首发更新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巫师们看上去很惊讶,以致没有继续攻击。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们仍旧轻视我的缘故吧,毕竟杀死他们的同伴时采用的是偷袭的方法。在这个袭杀的过程中,他们正顾着保护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那异常的爆发力。在此之外,无论怎么看,我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我躲在一旁调整呼吸,用装作畏惧和不理解的目光盯着两名巫师,心中冷静之余也有几分欣喜。从自己的角度来看,战斗的节奏和走向渐渐落入事先预订好的轨道了。

    操纵灰雾之蛇的巫师迟疑地勾动手指,当然毫无效果,他没有立刻放出第二道灰雾,这让我觉得这种灰雾法术并非是随便就能使用出来的。回想席森神父的话,灰雾于他们来说是贵重的消耗品,不仅要支撑法术来源还要维持他们的生命。想到这里,我就更加确信这场战斗的主动权在自己的手中。而另一个巫师也用惊讶的语气说了一通听不懂的话。

    也许,在他们眼中,灰雾这种无定形体的东西,本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杀死”。我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当两名巫师的目光落在折叠刀上时,我也意会过来。一定是这把材质非同寻常的折叠刀造成的效果。席森神父之所以将它带在身上,又交给我使用,并非单纯因为它很锋利。

    这把折叠刀拥有类似巫师故事中“除魔”的效果。

    心脏的跳动渐渐平稳,我就像是重新回到水中的鱼儿,贪婪又饥渴地呼吸珍贵的空气。在巫师巡视四周的情况,彼此对话的时候,我已经站了起来。我根本就没有受伤,却装作受伤的样子,轻轻摇晃身子,用力在身前挥舞匕首,装出色厉内荏的气势来迷惑这两名巫师。时间拖延越长,被对方愈加轻视,下一次爆发力量时再杀死一人的机会就更大。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的朋友?”我用气愤又惊惧的语气大声叫喊,想要试试看这两个巫师是否能听懂这个国家里最正统的语言,可惜对方根本就没有理睬,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却能直接从那种漠然的态度感受到,他们就好似把我的叫喊当作杂耍的猴子在吱吱叫,亦或是一种烦躁的背景杂音。

    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做出怎样的商议,先前控制灰雾之蛇的巫师转身似乎要离开卧室,而另一名巫师则将灰雾构成的盾牌扔在地上。盾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只外表让人觉得怪异又恶心的怪物。我不敢轻举妄动,仔细观察这只怪物的外型,试图从身形比例,有威胁性的肢体甚至是它的某一些本能动作中找出它的攻击方式。这是我从动物世界之类的电视节目中学会的方法,那些专业人士通常会详细分析动物的躯干、器官和肢体来解说他们捕食的方式。

    这只怪物并非现实里的任何一种的动物,充满了一种非现实的不协调感。它的后肢粗大,长满鳞片,足以支撑身体人立起来,从关节比例和形状来看,又充满了非凡的爆发力和跳跃力。我想,它就是用这双强健的后肢在一瞬间冲出去,跳跃,用镰刀状的前肢去切割猎物。可是,按照常识来看,这样的后肢并不利于奔跑。如果是在空旷的地方,一旦它直线冲出又没杀死猎物,反而调转角色,变成被捕猎的一方。问题就在这里,这间卧室不算狭窄,可是它完全可以在这个范围内,反复借助墙壁和天花板进行反射跳跃,让移动方式变得更加灵活。小说网首发更新…,

    它的眼睛呈现出一种浑浊的黄色,拥有蛇和鳄鱼之类冷血动物的竖形瞳孔,显得凶狠而狡诈,又像是冰冷的玻璃球,倒映着猎物的身影。它和我对视的时候,每只脚的三根脚趾习惯性地轮流敲击地面,充满节奏感,而脚趾上的指甲更是显得坚硬如钩,让人毫不怀疑它能够轻易撕开厚厚的牛皮。

    这种脚趾让我想起了恐龙占据这个星球时的那些可怕的猎食者——迅猛龙。

    这只怪物的前肢却又是另一种形态,镰刀状,如同螳螂的刀肢。和铡刀一样,它的小臂和大臂能够相互咬合。大臂的一侧是光滑锋利的刃,小臂与大臂咬合的那一侧则是遍布细密的锯齿。

    它的背脊有些驼,背部看似光滑,但是当光线滑过的时候,仔细看就会发现,沿着脊椎线直到头顶的部位有一层带倒勾的尖刺,若是被撞上,肯定会被撕下一整片肌肉,从而造成大出血。

    除此之外,让我倍加留意的是它的头部。从外面看不到类似耳朵的听觉器官,眼睛下方应该是鼻子的部位则只有两个孔洞,这让我觉得,它是放弃听觉而强化嗅觉的生物。嘴巴前凸,呈现出外骨骼的形态。它丝毫没有张开发出吼叫的意思,在嘴巴的上颚和下颚之间,有一层奇异的纹路,给人感觉像是用针线缝了起来。可正是这种模样,反而让我心生警惕,觉得若它张开嘴巴,一定是在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

    多么奇妙的灰雾法术啊,制造出来的怪物竟然充满了生命感,而并非我原以为的傀儡。我想,这些灰雾一定同时具备着物质上的有机和无机特性,又具备非物质上的“精神”特性。

    这只怪物用语言来描述时给人的印象似乎不过如此,就像是通过对多种猎食者的杂交,继承了它们在狩猎本能中最优秀的一部分因子。可是正因为如此,我相信真正目击到它的模样的人一定会和我一样,心生强烈的排斥感,觉得它的出现完全是对道德、生命和自然的亵渎,是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我对自己也生出这样的感觉而惊讶,因为即便是昨晚碰到的恶魔也不会如此。

    若和地狱犬比较起来,面前这只怪物至少在样子上反而更给人“恶魔”的感觉。

    观察在短短的几秒中就结束了,因为转身要离开的巫师突然发出惊呼声,有些沉闷的声音就像是被他强力压抑着。他愣在三只小型茧的面前,似乎刚发现那鲜血淋漓的无皮之物竟然是三颗头颅。我相信,他一定会看出来,这三颗头颅就是从他的同伴上砍下来的,那被剥去面皮的恐怖场景一定会让他联想到自己的悲惨下场。

    在这一刻,这名巫师明显动摇了。而另一名巫师也因为他的惊呼转过头去。

    我看准了这一刻,和先前偷袭一样,鼓足全身气力朝放出灰雾怪物的巫师扑去。如果有可能,我想选择惊呼的那名巫师,可惜的是,另一名巫师就挡在我们之间。我已经做好了会被灰雾怪物拦截的准备,可是当怪物真正动起来时,我才真正了解到,它和之前那条灰雾之蛇截然不同的灵活性和侵略性。

    创造出它的巫师没有任何指挥它的动作,这只怪物的所有判断和动作都是自发的。

    我已经知道自己在爆发的一瞬间,奔驰的速度究竟有多快,虽然无法持久,但在持续时间内,那是几乎可以追上跑车的速度,比猎豹的速度还要快。然而,这只怪物的爆发力也毫不逊色,它在看似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好似弹簧一般射了过来。…,

    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几乎撞在一起。它的速度和我的速度加成起来,已经快到连我此时高速运转的反射神经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幸好,被撞中就糟糕了——这样的想法一直都在脑海里,因此,我还是堪堪抬起手臂,用折叠刀砍向两只迎面挥来的镰刀前肢。

    强大的力量将我们彼此分开,折叠刀和怪物前肢上的锯齿刮在一起,发出尖锐又刺耳的声音。怪物的镰刀前肢正如之前判断的那样,差一点就将折叠刀的刀刃咬住。它没能做到,因为我的手腕和手指在这一瞬间本能发力,刀刃发出嚓的一声收回柄中。

    这只怪物果然明显和之前的灰雾之蛇不同,折叠刀没能够斩下它那坚硬的肢体。

    在交撞的反作用力下,怪物的身体正向后飘飞。这种飘飞的速度应该很惊人,可是在此时同样处于高速运动中的我看来,充满了一种飘逸的协调感。它果然是运动战的行家里手,完全没有失去平衡,一旦落地,就是第二次进攻的开始。

    我意识到,情况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我这种瞬间爆发的速度和力量根本不能持久。

    三个呼吸——我本能感觉到自己只有三个呼吸的时间来杀死一名巫师。

    此时,两名巫师已经被我和怪物之间突然又猛烈的交战惊动了。两人正在回过头来,而他们的手指也开始动作。就在这弹指的一瞬间,怪物落在地上,又弹射到天花板上,居高临下向我扑来,想要割掉我的脑袋。

    我好似也在这一瞬间进入某种奇特的状态,数十种进攻和撤退的方略从脑海深处鱼贯而起,又以我的意志定格在其中一种上。

    我仿佛听到耳边传来风一般的声音:

    ——高川,你要有觉悟。

    那是我的声音,但又不像是我在说话,而是从这具身体的基因深处,又像是从遥远的灵魂尽头,另一个自己发出的声音。

    我下意识觉得,那是螺旋阶梯上,另一个“高川”的声音。

    ——高川!你要有觉悟!

    我的灵魂也随之呐喊起来。

    我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将外套甩向上空,身体则鱼跃出去,紧贴地板滑行。我燃烧着最后的爆发力,充满杂质的空气仿佛变成了一大片砂纸将我包围,地上的白色丝状物也在用力摩擦着我的身体。我感到自己的肌肤又热又痛,像是被刮掉了一层皮,就像是快要烧起来了。

    巫师的头转了回来,我在这缓慢的镜头中品尝着他们的惊讶。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一定只看到了那只被外套裹起来的怪物吧。

    降低身体的高度,就可以拉开和怪物的距离,进入敌人视觉的死角,这就是我最终采用的策略。

    外套被怪物撕成了碎片,而我也躺在地板上,和制造怪物的巫师擦身而过。这名巫师的反应是如此敏锐,他已经感觉到了,正试图用目光追逐我的身影。然而,他仍旧慢了一步,巫师的体质就算比普通人好,但仍旧比我差得太远了。在我用尽全力之后,他根本就不能捕捉到我的行动。

    只有怪物才行。

    怪物正沿着我滑行的路线向我追来,而我则抓住了巫师的脚踝拉倒他,让他挡在怪物和我之间。巫师的兜帽滑落,被面罩紧贴的脸扭曲出一种惊骇欲绝的神色,因为他来不及控制怪物了。果然和我的猜测一样,他对怪物的控制力无法如同另一名巫师操纵灰雾之蛇那样及时,那样强大。我成功地将匕首扎进他的后颈,与此同时,怪物也撞到他的身上。…,

    在巨大的闷响声中,我和巫师都被怪物撞飞出去,接连摔在墙壁边缘。爆发力的副作用让我无力调整自己的身体,只能用双手抱住头,将身体团起来,承受墙壁和巫师的撞击。在作用力反馈到身体上的时候,我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我想要呕吐,却只吐出一滩散发热气的血液。这血液浓稠得好似浆糊,气力就像被一根无形的吸管抽出体外,这一次的恶性反应比之前要大多了,我几乎觉得被抽走了那种爆发力两倍的精力,整个脑袋昏昏沉沉。

    我用指甲掐住手臂,努力让自己不因此昏迷过去。我还试图思考一些事情,借此集中剩下的精力。战斗还没有完结,我知道,如果自己在这里倒下,下场一定会变得凄惨无比。灰雾形成的怪物在我的前方烦躁地徘徊,大概是因为制造他的巫师看上去不行了的缘故,它似乎想要继续攻击,但又有些无所适从。它变得越来越焦躁,甚至想要杀死自己的主人,或者攻击另一名巫师。它的眼睛咕噜咕噜转动,疯狂的视线在我和两名巫师三者之间徘徊不定。

    我的手被怪物主人的身体压住了,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我拼尽全力切割他的身体,深深地捅进去,在内脏里搅动。这名看上去挺警醒,实力也比另一位更强的巫师渐渐没了呼吸,可是身体仍旧反射性地抽搐,大量涌出的血液淌到我的身上,让我觉得自己的手就像插在机油里滑腻。

    我已经无法去想自己此时的面目是何等骇人,只是下意识搅动手腕,要将这名巫师彻底杀死。

    直到两三秒后,怪物仍旧没有消失,但是它的躁动让我觉得它活着的日子要到头了。它似乎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迸发出最后的混乱和疯狂。在最后一名巫师的呆滞中,它冲上去发动了攻击。失去主人的控制,它已经敌我不分了。我想,巫师的灰雾法术一定是无法自主判断谁是敌人,谁是朋友的吧,更何况,从之前这些巫师对待同伴的态度来看,他们之间并没有足以称为“队友”的交情。

    他们对彼此都是如此冷漠,更何况他们的法术?

    这个发现让我心中对未来的不安彻底平静下来。玛尔琼斯家侵蚀了末日真理教,可是并没能将这个可怕的宗教变成一个团结的集体,甚至连他们的直属战斗部队“巫师”都没有做到这一点。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让他们占领如此多地盘,势力扩散到三个大洲的现在,仍旧无法光明正大地走到世人面前,发动他们想要进行的一切阴谋和战争。

    在末日真理教里,也一定存在更多的如同席森神父这样不满玛尔琼斯家的教徒们。

    这个世界正在改变,变得和过去截然不同。这种改变是从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开始的,但他们只是主导了开始,没有力量去控制结局。

    我们还有机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就在巫师手忙脚乱地对怪物进行防御的时候,我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最后这名巫师比起其他两人来说差得太远,无论判断力、战斗意志还是经验,都如同一个刚刚走上战场的新兵。对付这样的家伙可比对付其他两位轻松多了,我的战斗策略是正确的,而且运气也站在我这一边。这样的想法让我心中再一次燃起激昂的斗志,而这股强烈的冲动和情绪正催促着我伸出被鲜血染得腥红的双手去抓住胜利。

    我已经切实感受到从那名新嫩巫师身上传来的恐惧了。他不断激发灰雾,在防御中被疯狂的怪物撕咬,撞击,随着灰雾变得越来越稀薄,他的情绪也变得愈加歇斯底里。就像席森神父说的那样,他就要死了。灰雾变成的怪物即将因为主人的死亡和自身的消耗而死去,他也同样要接受维持自己力量和生命的力量正在干涸的命运。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