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19 分割线(三)
    319分割线(三)

    中午吃过外卖的快餐,我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和席森神父一起回去了,本来打算在今天商谈的事情,例如就业的困难,以及系色同学的事情,因为八景早已经有安排的缘故,我就全都放下心来。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几个女孩的了,白井身为森野的男朋友要做陪。若是系色同学不在的话,八景和咲夜也会要我留下来,可是她们似乎早有商议好了,一致让我务必在接下来的一周内不去接触系色同学。

    我不知道系色同学是否知道这种事情,从她的表情和态度上看不出半点端倪,她在上午的聊天中根本就没有和我说过话,偶尔掠过的视线也像是不经意,她自身的说话也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和我一样在倾听,显得有些拘谨。她是森野的朋友,但并不知道她是耳语者的人,和耳语者的其他人打交道也是第一次,即便共同经历了一场噩梦般的异事,但却一直沉睡至今,所以我们对她来说和陌生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会出现这种表现无可厚非。

    无论从什么地方都找不出她身上不正常的地方。

    席森神父这些天一直和我住在一起,我被一系列现实的事宜所困扰,以至于在这段时间都没有和他好好聊聊。在回家的路上,我向他问起关于魔纹的事情。

    “没错,这种棱形图案就是魔纹。”席森神父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当然,看上去假若我不提出来,他也不会主动告诉我这些事情,他抬起左手腕,将衣袖揽起来,露出手腕内侧的三个棱形,“有多少个棱形,就是多少等级的魔纹使者,在统治局遗迹进行安全认证后,也会获得相应的权限。每增加一个魔纹,都会获得一些奇妙的力量。”

    席森神父拥有三个棱形,就是三级魔纹使者,拥有第三等级的统治局遗址安全权限。而我只有一个,单纯从数量上看似乎显得弱小,可是之前我和席森神父交过手,他却很轻易就被我狠狠揍了一顿。虽然感觉他的**比普通人强健,但仍旧不是我的对手。而且,即便当时的袭击十分突然,可他无法躲过,这也代表他和巫师一样,有可能在偷袭中被我杀死。这样一来,单凭魔纹的多少来判定魔纹使者是否强大似乎并不完全正确。

    对此,席森神父大致表示赞同,他告诉我,就算是同样的魔纹等级,每个魔纹使者的力量也不会完全相同。

    “因为每个人自身的特性和素质天生就有所不同。”席森神父说:“就像是有的人生下来聪明强壮,而有的则是天生残疾,是个白痴。一级魔纹强化魔纹使者的**,二级魔纹激活魔纹使者的潜力,让他在某方面的天赋超长发挥,三级魔纹将会强制让魔纹使者获得超能力。然而,有些人在获得一级魔纹的时候,身体就能强化到异常的层次,有些人在一级时并不强大,但升到二级的时候,却能开发出自己的超能力。”

    “你是哪一种?”我想到席森神父在援救森野时展现出来的控制风的能力,显然那就是他的超能力,席森神父是在成为几级魔纹使者的时候拥有这样的能力呢?

    “第二种。”席森神父爽快地回答道,“我的身体能力算不上优秀,但是……”他指了指脑袋:“开发超能力需要的是对自我和这个世界的认知能力,我很喜欢思考,所以第二级的时候就获得了超能力。”…,

    “控制风?”我问。

    “不,是控制大气。”席森神父看起来没有隐瞒杀手锏的意思,也许这个超能力并非他最得意的绝技吧,“你可以看作是操纵大气压。”

    虽然他的回答在我看来仍旧有些模棱两可,我觉得大气和大气压并不是完全相同的概念。即便如此,席森神父的超能力仍旧十分强大。现在这个科学蓬勃发展的时代,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人类是否能这个星球上生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气本身。没有空气,就无法呼吸,没有大气层,生命就会被来自宇宙和恒星的射线毁灭。气流的每一次运动,都会给一定范围内环境造成影响,甚至会产生世界范围的恐怖自然灾害。

    我不知道席森神父对大气或大气层能够进行何种程度上的操纵,击倒巫师的时候是否使出了全身解数,不过单纯从发展潜力来看,无疑拥有能够成为自走核弹的超凡能力。可就算是这样强大的人,仍旧被玛尔琼斯家的人逼迫离开自己深爱的教派,不得不在各大洲中浪迹。

    “真可怕啊。”我自言自语道。

    “这话由你说出来可没什么说服力。”席森神父开玩笑般说:“超能力不是万能的,我差一点就被你杀死了。人的斗争终归取决于人本身,而不是超能力本身。”

    我说的可怕并不是指席森神父,而是至今只闻名而没能一探究竟的玛尔琼斯家,不过我无意将席森的误会更正过来。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腕,那里已经有一枚棱形魔纹,如果说一级魔纹开始强化使用者的身体,那么,我的身体到底被强化了多少呢?过去七天,我一直都没能空出时间来测试自己当前的身体素质,而且,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自己变得比前一天更加强壮。这种强壮并不体现在外型上,却对日常生活带来了一些小小的麻烦,无论是拿东西还是走路都感到别扭。每当我刚刚适应下来,第二天就不得不重新适应。

    而且,那种频繁出现的既视感仍旧挥之不去。总觉得以前曾经这么做过的事情,因为太过熟悉,所以现在也自然而然这么做了,可是那种熟悉只是假象,现在的身体毕竟和那个应该不存在的“曾经的身体”不一样,所以在结果上总会出现令人哭笑不得的差池。

    有的时候,我还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感应,觉得自己能够预测某些物体的运动,甚至会觉得就连在空气中游荡的灰尘也在掌控之中。可是当我有目的地想要知道预测的结果时,却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做到。

    现在听到席森神父对魔纹的解说,我不由得遐思,这种时隐时现的错觉,是不是超能力出现的征兆呢?这样的想法,想必和我有同样体验的人都会产生吧,就算是成熟世故的成年人,也偶尔会做这样少年的梦,觉得偶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会否就是某个奇迹的开始。

    我对这种做梦的感觉并不感到厌恶,甚至可以说喜欢。做梦也好,幻觉也好,遐想也好,正是因为存在这种感觉,才让自己的心灵不至于死气沉沉。假若有人说我是个“做白日梦的少年”,那我一定不会将之当作讥讽和嘲笑。因为,我——高川,就是这样一个喜欢正义、英雄、幻想和做白日梦的孩子,就算年龄在不断增大,也不想改变。…,

    如今,白日梦似乎有变成现实的可能,怎能让我不感到倍加欣喜呢?

    前方有一个不知道被谁扔在路上的饮料罐,我飞快走上去拾起来,和过去一样,用力扔向马路另一边的垃圾桶。那种既视感又一次出现了,我顺从它没有反抗,周围的一切,灰尘也好,汽车也好,就连声音和图像,甚至是固体内部,都变成一种单纯由线条和粒子构成的镂空状景象,这些线条和粒子在相互碰撞,世界在这一次变得与众不同,充满了一种运动的生机勃勃。这一切并不是看到的,而是“感觉”到的。下一刻,我被碰撞的响声拉回现实中,饮料罐已经无比精准地飞进了马路对面的垃圾桶中。

    过去也并非没有这么准确的投掷,只是大都取决于运气,只有这一次,我升起并非运气使然的想法,觉得那个由线条和粒子构成的世界一定不是错觉。这种仿佛看穿了世界的运作,只要自己想,那就一定会命中的感觉驱使我又从垃圾桶里掏出另一个饮料罐,如之前那般扔了出去。

    这一次,那种感觉却没有出现,饮料罐撞在马路对面的垃圾桶边缘,远远弹开,差一点就殃及路过的行人。我在对方的怒目下,感到从脸颊到耳朵都火辣辣的,连忙垂着头快步走进人多的地方。

    “你总是那么做么?”席森神父在身后追问到,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努力让自己不恼羞成怒。自诩冷静的自己,在人前会一贯表现出符合优等生形象的稳健举止,但在没有熟人的时候,的确会时不时因为突发奇想做出特殊的举动。这一点无法反驳,不过,也没有“总是”吧。

    “偶尔,偶尔罢了。”我强调到。

    “真是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席森神父一定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早就想报之前被我揍得鼻血横流的仇了吧,现在终于被他抓到机会了。

    “真是罗嗦。”我咕哝着,再一次加快了脚步,拉开和他的距离。

    虽然这次尝试仍旧失败了,但是我对于那种奇妙的感觉就是超能力的想法却愈加坚定下来。又因为八景的预言中存在“找回过去的道路”这样的说法,所以我对出现得异常频繁的既视感也充满了兴致。我觉得,如果真的有一个自己所不知道的“过去”,那么“过去的我”一定曾经拥有过这般强大的身体和超能力,并做出过非凡的事迹。也许,“过去的高川”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像传奇故事那样,拯救了世界却牺牲了自己的记忆,最后在因缘际会之下,再一次成长为现在的我。

    没错,尽管证据并不充足,但我仍旧开始觉得,在螺旋阶梯之梦中出现的另一个高川,就是那个神秘的“过去”。尽管,这个“过去”和我记忆中自己的过去都截然不同。高中生时代的我,和梦境中高中时代的他,以及所在的城市,所认识的咲夜,让人觉得就是一对交错的螺旋。

    一切都像是在梦幻中一样。

    我不再纠结就业的事情,从下午到晚上都在研究手腕上的魔纹,想方设法将自己折腾得精疲力尽。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席森神父进行的。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知道我同样是个魔纹使者,也许有他的指导,一定能够更快地掌握这种力量,可是我就是不想让他了解我的进度。…,

    我在每天清晨,席森神父还没醒来时,就来到距离租房只有二十分钟步行路程的公园里晨练。因为夏天的缘故,这个时候天空已经开始放亮,晨练的人并不在少数,不过我仍旧在公园森林小径的深处找到了一处僻静的场所。

    通向这个地方的小路并非是正规的石板路,而是从主干道边翻下,跃过一米高的沟壑,才会发现的一条不起眼的土径。我也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突然就走了进来,只是顺从那种突然出现的既视感罢了。

    这片被林木包围起来的草地边上有一间简陋的厕所,还有一片没有修饰过的池塘,大约是放养鸭子的地方,远远能看到水篱笆的影子。因为树冠丰茂的缘故,空地显得比外界更加幽暗,风吹草动时会让人产生有什么异物在窥视的错觉。

    一般人一定不会刻意走进这么偏僻的地方,就算是发现了那条土径,感受到其内部远离声嚣和阴森的气氛后,也会心生戒意退出去。不过我却十分中意这样的场所,在这里我可以尽情实验自己的想法,做在外人看来十分可笑的行为,有一种整片土地,一草一木,哪怕是一颗石头,都是属于自己的独占感。

    我在这里测试自己的身体素质,发现之前在和巫师战斗时的爆发力的临场估计其实并不正确。就像是跑车没有挡风和有挡风时会产生错觉,那种事后有一段后遗症时间的爆发力让我在起步的一瞬间,时速将近一百八十公里,相当于每秒五十米。虽然远没有达到音速,但是空气的阻力已经足以让人产生撞入果冻之中的错觉。之后速度会逐渐降低,并在十个呼吸后脱力,并产生多种负面反应。

    在这样的高速中,身体的反应力和思考能力等等其它素质也相应提高到能够适应的水准。从而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按照席森神父的说法,一级魔纹对魔纹使者的强化不会这么离谱,一般的魔纹使者是绝对不可能跑出这个速度的,和席森神父描述的在第一级魔纹时强化异常的情况相符。

    我尝试使用运动科学的锻炼和饮食方式来提高这种强化,但是效果不尽人意,这种强化似乎只能通过魔纹进行。我在极端疲惫的情况下,将精神集中在魔纹上时,能够感觉到它的律动。这个图案就像活的一样,寄生在我的身体中。

    虽然魔纹能够升级,但是我并不知道升级的方法。时常出现的既视感让我不止一次觉得自己应该知道这种方法,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如果魔纹的诞生和使用都来自于“过去”,那么我已经深切感觉到,我和那个“过去”有一条不可见的深渊。

    我仍旧坚持锻炼身体,观摩并钻研格斗技。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学过武术、跆拳道和空手道,但以往参加这些培训班只是为了健身,学点防身术,增加见识和社交而已。在和巫师战斗的时候,我只是凭感觉挥动武器和控制身体,根本就无法将这些格斗技巧用上。即便如此,我仍旧干脆利落地杀死了那些巫师。我觉得来自于冥冥中的本能比学自培训班的格斗技更管用,但是现在我只能抱着“可能有用”的想法来寻找各种可能增强自己战斗力的途径。

    我还注重学习了匕首的使用方式,那柄特殊的折叠刀没有还给席森神父,他也没有主动要我交还。我不知道这把刀究竟是用什么材质作成,在大学的材料分析实验室里也无法分析出这把刀的材料。我想,既然它能够消灭灰雾,那一定也是来自统治局的遗产吧。

    毫不客气地说,我使用匕首之类的短刀的天赋就像一直烙印在身体和灵魂之中,只是在接触这把折叠刀后才被开发出来。自从用折叠刀杀死巫师之后,我对折叠刀之外的其它短刀具,例如餐刀和手术刀之类也能触类旁通,就像是手指延伸出去的一部分。每当我用小刀切割物体的时候,都会生出既视感来,就连身体都变得更加灵活,能够做出许多连自己都匪夷所思的动作来。

    我开始习惯在爆发的十个呼吸内持折叠刀进行攻击,渐渐地,又从一口气的爆发变成间歇性的爆发,将普通的发力方式和爆发性的发力方式交替进行。这种交替让我的战斗续行能力大幅度增强,还能够造成迷惑他人眼睛的假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