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22 世界线
    我的身体和我的思维在这一刻被剖成了两半,虽然脑海中存在其它想法,但是从身体深处涌出的强烈情绪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停下泪水。在我的心中有一股陌生的冲动促使我去问她一些事情,这股冲动让我认为那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可是当我下意识张口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这种身不由己的冲动、情感和情绪让我突然觉得自己变得陌生起来,好似在这个身体深处,存在另一个我。而那个“我”存在于基因中,存在于血脉中,存在于灵魂中,他的名字叫做“高川”,也叫做“过去”。

    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八景的预言中,会出现“寻找过去”的说法。

    于是,我问到:“系色同学,你是先知吗?”

    系色同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在这个一切都静止下来的世界里,她的身体有一刹那闪烁,就好似电视出了故障时,因为信号断层的瞬间而让图像变得扭曲。这种情景让系色同学给人快要消失的感觉,我不由得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她的手。

    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前方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我挡住。我不知道这堵屏障是何时产生的,可它的确存在于那里,就算我拐到其它方向,它仍然阻挡在我面前,就好像冥冥中有某个东西不愿意让我和系色同学发生接触。

    “时间不多了。”系色同学这么说,可是表情仍旧看不出半点紧张,“听到了,阿川,这个世界介于真实和虚幻之中。这里的人并非每一个人都是真实的,但也并非完全不真实。他们是一个个破碎的人格,结合这个世界的程序而诞生的存在。如果你无法理解,你可以将这个世界当成一个网络游戏,而你是唯一一个仍旧保留相对完整人格的玩家。”

    我惊诧地望着她,没想到她竟然对这个世界抱着这样悲观的想法。如今这片异常的空地,以及在她身上发生的异常,甚至是这种想法,都是因为被恶魔侵入的缘故吗?尽管我对她算不得了解,但是在寥寥几次的交流中,我觉得她并不是会产生这种“现实如游戏”的想法的人。

    我自然是不相信她的说法,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能够理解这种想法的存在,只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突然产生了这种心理上的突变呢?我用心理学医生的角度,快速回想自己所知道的关于系色同学的任何情报,试图找出相关因素去剖析此时的她。

    不过相当意外的是,这么做的我竟然又对系色同学的话产生了既视感,觉得自己应该对她的说法深有感触。

    在我的身体里,理性和感性不协调而发出的杂音越来越清晰了,我虽然觉得有些烦躁,但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

    系色同学此时的目光已经和之前有些不同了,显得有些空洞,她盯着我,却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我。她的瞳孔颜色正在变淡,渐渐的,就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瞎子。即便如此,系色同学仍旧没有任何紧张的神色,继续用平静地语气对我说话。

    “也许你现在无法理解,但是,只要你去了那个地方,你就一定会明白。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你将来要做些什么。这些事情是你过去一直在做,可直到现在才有希望做到的事情。”她说。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我直白地问到。…,

    “因为就算我说了,现在的你也不会相信。而且,答案是禁止事项。就算如今这片区域被分离开,也不能说出来,以免被观测到。”

    “禁止事项?被观测到?被谁观测到?是谁制订了这些禁止事项?”

    “这些问题的答案本身就是禁止事项。”系色同学说着,举起右手。我看到她的手指竟然正在消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伤口截面呈现出灰暗的色泽,而且这种色泽中仿佛爬满了蠕虫。就在我们说这几句话的工夫,她的手指已经消失了一半。她看上去并不感到疼痛,用一种平静的口吻告诉我:“这就是触碰禁止事项的下场。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穿透防火墙,你如今看到的我,仅仅是透过预先准备好的媒介送进来的探针。防火墙会自行阻挡并销毁一切被它视为病毒的东西,我通过这个探针制造了一个临时防御体系,但仅仅能延缓销毁的速度,并且保证不会留下这次接触的记录。”

    我仍旧不太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如果按照系色同学的说法去理解“防火墙”、“禁止事项”、“探针”和“防御体系”这些字眼,就不是一件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事情。系色同学认为我们所身处的世界其实就是科幻小说中经常出现的由电脑程式构成的“虚拟世界”,她如今正通过黑客手段从“系统外部的现实”非法入侵这个虚拟世界程式。可是,这样一来又有一个问题。

    “现在的你到底是系色同学,还是其它的……东西?”

    “我是系色,你之前所认识的系色,只是预留在这个世界中的响应程式,当然,她同样是我的一部分人格。我们为了留下这个响应程式花了不少心思,但正是通过这个响应程式,我如今才能和你接触。”系色同学说到这里顿了顿,此时在她身上,莫名的侵蚀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剧。她如同宣誓般正色对着我说:“我宣布,‘高级高川’计划正式开始,禁止提问。”

    当她的话音落下,我立刻察觉到自己连说话的能力都被剥夺了。虽然仍旧能够张嘴,可是这没有意义,因为就连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不仅如此,从这一刻起,系色同学的双脚也开始出现被腐蚀的迹象,如今的她已经完全失去人类那种活生生的感觉,就像一个残破的立体影像。

    我下意识知道,这种情况无论是恶魔入侵身体的缘故,还是她自顾自解说的那些原因造成的,我都无法解决她消失的问题。我觉得她快要死了,可系色同学却认为自己只是暂时离开。我心中焦躁,可是如此诡异的景象让我不得不静下心来聆听她最后的遗言。

    “你知道世界线理论吗?阿川。”

    我当然知道,对于耳语者的全体成员来说,任何涉及时间的假设、悖论、理念和猜想都必须有所了解,所谓“世界线理论”正是一种四维时空的理论,也是最为普及的一种时空假设——想象一个由空间的三维加上时间的一维共同构成的四维空间。由于一个粒子在任何时刻只能处于一个特定的位置,它的全部“历史”在这个四维空间中是一条连续的曲线,这就是“世界线”。一个物体的世界线是构成它的所有粒子的世界线的集合。

    “世界线”的存在意味着所有粒子的历史已经给定,再也不会被改变。亦即事件一旦发生,身体上的每一个原子的世界线都已经固定,无论我们再做什么都不会重新改变。这个理论让所有“回到过去就能改变过去”的说法成为谬论,一旦有人借助时间机器回到过去,也只能成为当时事件的“旁观者”。…,

    问题在这里出现了,回到过去的人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姿态成为“旁观者”呢?这时的他和过去的他又有何种表征上的区别呢?他是否能够对过去的自己产生影响,令其做出不同于当时的选择呢?而这种不同的选择,又是否会造成“未来”的变化?

    基于这些问题,又有无数种假说延伸出来。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种是:不同的选择会让世界线由选择当时为基点产生分岔,形成不同的世界线,而做出选择的人将会进入选择后的世界线。虽然每一个选择就会产生一个新的世界线,但是大量的世界线却会随着时间的延伸而逐渐收束,最终穿过同一个节点。所以,想要改变这个代表某个既定未来的节点,就必须对某条世界线施加影响力,促使这条世界线产生波动,使其能够抵抗世界线的收束力从而造成轨道偏离。而恰好能造成世界线偏离的影响力的程度,则被称为“变动率”。

    只有达到甚至是超越“变动率”,才能改变未来。

    这是网络上一名自称疯狂科学家,致力于创造真正的时间机器,网名叫做“斯坦因”的人提出来的基于世界线理论的变动率理论。

    “世界线理论中,每条世界线都是一个相似却不完全相同的世界,而在这些世界汇聚在某个终点之前,你已经通过死亡机制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线。阿川,这就是你的过去,你在这个真实又虚幻的世界里,是真正的世界线旅人,是真正的时间旅行者。你的记忆并没有消失,你之所以想不起来,只是因为死亡机制在起作用。但是,为了预防死亡忘却的结果,你在每一次死亡前就已经将所有的记忆备份在名为“江”的病毒因子中,这是目前为止只在你的身上出现过的特种基因。而今就是你唤醒这些记忆的时候了,只有在这里,在这个时候,才能将存储在特殊基因最深处的记忆重新挖掘出来。做为计划的一部分,你之所以保存那些记忆,不正是为了这一刻吗?”

    系色同学身体的崩溃已经蔓延到她的胸口,不断有色彩斑驳的碎片从她残缺的伤口处掉落下来,又在半空如泡沫一般消失。系色同学用那惨白而没有瞳孔的眼眸凝视着我,她仍能感觉到我就站在这里。

    “去统治局遗址,找到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这两个程式将会把你补完。”系色同学微微扬起头,她的脸上终于浮现不自然的神色,就像是竭力去对抗身体的消失,这种对抗让她开始变得痛苦,“现在你所看到的八景、咲夜和其他人并不完全,只是人格的一部分,她们的人格早就分散在世界线中,但是只要利用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就可以将她们复原。去吧,虽然世界线将会收束到同一个终点,可是……滋……毕竟……真正的世界,变动率的不稳定……上一个世界线的终点……”她的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

    虽然她所说的一切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很难去理解,可是,既然她如此痛苦仍要说完这些话,那对她来说,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系色同学一定就是八景预言中的那个人,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对我的未来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我紧张地盯着她的嘴唇,拼命记住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为……滋滋……为了防止意……你必须在剧本完结之前……滋……滋……命运石之门回到上一个世界线。”说这些话的时候,系色同学的头部几乎消失了一大半,就连嘴巴也不见了,可是她的声音仍旧传入了我的耳中,“……统合人格……我们会协助……真正的补完计划……”

    系色同学彻底消失了,她最后的遗言如风声一般虚幻:……杀毒程序……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我呆立在空地上,伸出手发现那道屏障已经消失。我走到系色同学原本站着的地方,试图从空气里,从地面上找到一星半点残留物,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就在我低头搜寻的时候,大自然的声音又回来了,湖面上的涟漪又开始波动,弥散,细细的雨丝洒在我的脸上,冰凉的感觉直入心扉。

    这一切似乎都意味着系色同学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没有找到关于她的半点痕迹,她脚踩着的地方,也没有留下足迹,那些青草就好似原本就没有被压过的样子,就好象是系色同学根本就没来过这里一般。

    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梦幻,可是系色同学的表情,在她身上所发生的诡异事态,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尽管无法从感性上认可她所说的话,可是逻辑思考能力却已经分析出她所指出的道路:去统治局,寻找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然后通过命运石之门进入上一个世界线。我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系色同学的话,也不明白“命运石之门”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从来没有意识到世界线理论,以及虚拟现实的可能性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是世界线旅人吗?我的记忆里没有另一个世界线的记忆。然而,最近频繁出现的既视感,还有在螺旋阶梯之梦中出现的另一个“高川”,都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常,实际上是在世界线上进行时间旅行的副作用。

    在系色同学的遗言中,我很在意关于“八景和咲夜并不完全”的说法。尽管我并没有觉得她们身上存在缺陷,但是却不敢去赌这种缺陷完全不存在。无论理性还是感性,还有自身体里浮现的直觉,都在告诉我,系色同学的话是正确的。

    只要存在半点可能性,无论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八景和咲夜,我都必须走上系色同学最终指示的道路。

    我掏出电话,信号已经接通了。

    我没有继续打电话,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必须面对面知会耳语者的大家。

    我就这般回想着世界线的理论,朝树林走去。这时瓢泼大雨终于落下来,我没有躲雨,任由大雨打湿衣衫和头发。这种湿漉漉又粘着身子的感觉并不舒服,可是冰凉的水气却能让我的思绪变得不那么繁杂。走进树林时,不知道飞到哪儿的夸克又飞了回来,落在我的肩膀上。按照世界线的理论,在上一个世界线里,夸克同样是在我的身边吗?还有八景、咲夜、白井、森野和席森神父……以及末日真理教,这些人,这些组织,同样曾经出现在我的身边吗?在那个世界线里,我们又是怎样的关系?

    我记起濒临死亡时做的梦境,还有昨晚的噩梦。不由得想到,那个怯懦的女高中生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线的咲夜,而那个手拿菜刀,如同怪物一般和我战斗的白井,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线的白井。我所有的幻觉、梦境和既视感都并不是没有来由的。这么想着,那种觉得自己快要分裂,变成疯子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系色同学的说法就好似一根线,将不同颜色的珍珠串起来,散发出精致的光华。

    有一个声音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自己是与众不同的。

    这种想法是每个人在孩童年代都会产生的最普遍的想法吧。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认为自己可以改变其他人的生活和思想,进而想要拯救他人,最终成为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只是,在长大后会逐渐认识到自己并非与众不同,世界并不会因为缺少自己就停止转动。也许,随着时间流逝会渐渐接受这样的变化,但有时,也会为这样平凡的自己感到悲哀。

    现在,我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拼命想要去完成那个悬而未决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