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20 分割线(四)
    在这七天中,席森神父如约为我和白井进行特训,他并没有什么妙招,只是教授各种近身战的技巧而已,可是他的近身技巧在我的感觉中存在破绽。小说网首发更新如果这就是他的近身战就是这点本事,在不使用超能力的情况下,我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杀死他。

    期间有几次让我们去射击训练场,让专业的射击教练指导我们使用枪械。实际上,我在军训时都已经掌握了最基础的射击方式,所以这些训练并也没有太大的成效。

    席森神父的训练并没有让我感到实质性的提高,倒是白井通过这些特训开始学会发挥自己的身体优势。在日常的锻炼中,白井来自身体方面的特质也逐渐显露出来,那是在弹跳力方面的增强。他的双脚就像是一根弹簧,每一次弯曲都会产生强大的爆发力,这种爆发力和我的爆发力不一样,并没有任何后遗症。在长距离的运动中,他具备十分明显的优势。除此之外,他意外的也同样拥有操使短刀的才能,和我一样依靠本能而非格斗技巧进行攻击。

    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白井和我就像是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似的。

    观察着每天都在蜕变的白井,既视感又开始困扰着我,我觉得他似乎正变得和“过去”一样,可是,我又什么时候了解过白井的过去呢?

    我晚上做了一个怪梦,梦里的自己身处在某个家属区的门口,不远的地方是熊熊燃烧的居民楼。

    我想要上前一探究竟,可是身体却像是被某种无形的枷锁禁锢,动弹不得。

    有人突然拍我的肩膀。

    我的身体自行转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连帽运动装,还刻意将帽子戴起来的家伙。其他存在,人也好,树木也好,汽车也好,全是毫无意义的布景。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仿佛布景的漏风声。

    这人的身高比我矮了一些,显得瘦弱,像是个少年。他的帽檐压得很低,还稍微垂着头,似乎有气无力的模样,依稀能看到藏在阴影中的下巴。然而我知道他在盯着我,那双绝望和憎恶的视线穿透阴影和帽檐,一直落在我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令人寒毛直竖的熟悉感觉。

    他左手中的菜刀正在滴血,刀刃看上去已经用了很久,而且从没洗过,满是血肉的污渍。

    我不知道他是谁,可是嘴巴却不由自主地说出一个名字:“白井。”

    面前之人微微抬起头,可视的部位从下巴延伸到鼻尖。我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人了,这哪里是我记忆中白井的样子?

    他肌肤如同垂暮老人,又像是在棺材里呆得很久的死者,满是皱褶和斑点,有些地方的皮肤甚至剥落下来,仅一丝皮肉挂在身上。他用手轻轻搔了搔,外皮就掉下来,露出惨白的血肉。

    这个被梦中的我称为“白井”的人猛然挥了一下菜刀,身体好似脱线的玩偶,摇晃了几下向前跌倒。

    他没有完全跌在地上,当他的身体距离地面只剩下十多公分的时候,我眨了一下眼睛就骇然发现他竟然出现在我的身前。

    我们之间将近十米的距离宛如消失了一般。

    好快!这个词语刚在脑海成形,他已经以低过腰部的角度向上挑起刀刃。我想要挣扎,身体也的确动起来了,但这个动作并不受我的大脑控制。16kbook更新我就像是一个吊线木偶,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这个梦境中操纵着我的身体。…,

    结果,我只来得及将匕首抬起来,半月型的刃光已经掠过我的胸腹之间。

    我后退一步,眼角余光看到鲜血立刻伤口喷溅出来。

    同样叫做“白井”,可实际上绝对是一个非人怪物的家伙再一次挥起滴血的菜刀。而我就在此时从噩梦中惊醒了,那种冰凉刺骨,濒临死亡的惊悚情绪好一阵子才平息下去。

    真是个奇怪又可怕的怪梦,就好似某种不详的预兆。我连续用冷水敷脸,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显得苍白。我告诉自己,梦境里叫做“白井”的东西和我所认识的白井截然不同,可是,又有一种来自身体深处,显得根深蒂固的感觉在对我说:那就是白井。

    自从螺旋阶梯之梦结束后,我的现实就一直和诸如既视感,以及梦境之类的非现实之物纠缠不定。虽然从刚开始时就觉得困扰,但是我一直认为这种现象一定会在某天消失不见。可是,这天的怪梦让我产生了另一个想法:如果这种幻觉错觉不消失的话,自己会不会在某一天变成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疯子呢?

    我呆愣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稍微回过神的时候,大概因为不眨眼睛太久的缘故,视野变得有些模糊。我揉了揉眼睛,拿起放在洗手池台边装饰用的无度数眼镜想要戴上,抬起头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似有些不妥。

    下一刻我就发现了不妥的地方:我的明明正在将眼镜戴上,然而镜子里的我却还是双手垂在胸前,捏着眼镜架的姿势。

    然后,镜子里的我朝这边微微一笑。霎时间,一种阴森诡异的气氛将我包围起来。明明是很普通的笑容,可是在昏黄的节能灯光下,充满了异常的味道。

    我的身体完全僵住了。看到镜子里的我的诡异行为,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认为这是幻觉。我既不觉得自己是会为这种事情吓住的人,也不认为区区幻觉会比几天前的死亡体验更让人恐惧,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让我几乎以为自己还没有从之前噩梦中醒来。

    据说,人类会在梦境之中以梦中人的身份再做第二个梦。好莱坞有一位导演利用这种梦中梦的说法制作了一部优秀的电影,那部电影我没有看过,但大概知道内容和我现在的遭遇十分相似。

    这么一想,就更加觉得自己是在梦境中了。也许自己根本就没醒来,或者在洗手间又睡着了。

    我被迫一直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镜子里,我的脸正在发生一种肉眼可见的变化,先是扭出成仿佛毕加索抽象画的怪模样,又渐渐变成一个五官模糊的少年,少年的左眼呈现血红色,而右眼则是翠绿色。在我想要看得更仔细的时候,镜子里我的头颅又变成了某种鸟类的头部轮廓,黑色的绒羽宛如烟雾一般虚幻。紧接着又变成了一个年幼的女孩,这个女孩的形象一闪而过,就好像是被最后一个形象硬生生挤了出去。

    最后的镜中人同样是个女性,五官显得十分清晰,但同样并不稳定,五官的轮廓没有变化,可是脸型和头发都在不断变动,令这个女性的气质一下子沉静,一下温馨,一下强硬,一下阴柔……这种变幻越来越快,一开始像是走马灯,随后就如同快放的影像。大约只是短短的十几秒钟吧,我已经分不清这个女人的脸到底变幻多少次了,然而,她那宛如被固定住的眼睛却越来越明亮。…,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谁,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可是却叫不出她的名字。我无法将目光从这个诡异的女人头部上挪开,在她身上有一种强大的磁力在吸引着我,这是无论在咲夜还是八景身上都未曾有过的感觉。

    说来也奇怪,我竟然对这种诡异的场景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女人突然朝我这儿倾斜身子,似乎在透过镜子端详这一边的我,又像是想要穿透镜子,来到我这边的世界。

    就在这一瞬间,我发觉自己的身体居然可以动弹了。我抬起手想要触摸镜子,结果刚有所动作,眼前的景象就变得恍惚。当视野恢复清明的时候,我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仍旧是自己——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青年。我抬起手,他也抬起手,我扯了一下嘴巴,他也扯自己的嘴巴。

    这下可好,我似乎又回到现实中了。

    我后退几步,打量这个房间,的确是租屋的洗手间没错。我想起那片关于梦境的电影,匆匆赶回厅室里,没有理会仍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席森神父,从工具箱里翻出一个可以充当陀螺的螺帽。

    据说,如果自己仍旧在梦境中,那么旋转的陀螺就不会停下来。

    于是,我将螺帽用力一拧,让它旋转起来,仅仅两个呼吸之后,它就停下来了。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坐在地板上,有一种精疲力尽的感觉。

    “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在乱搞什么?”沙发处传来席森神父抱怨的声音。

    “精力太旺盛了,睡不着,所以运动了一下。”我随口乱说着。

    “是不是太紧张了?明天训练就结束了。”席森神父坐起来,在阴暗的房间里竖起一个黑影,他抓过扇子用力扇了扇。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种大热天,还要在家里穿那套深色的教服。

    我保持沉默,于是他又说:“我从八景那里听说了关于你们的事情。她是先知吧,嗯,姑且算是吧,我总觉得她和我见过的先知有些不同。”

    席森神父是见识多广的人,既然他觉得不对劲,就一定不会是无的放矢。我有些紧张,八景真的和其他先知不同吗?在他嗑叨下去前,我打断他的话,追问到:“哪里不同?”

    “哪里?”席森神父喃喃地重复这个词语,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你们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统治局,也没有去过和那种一看就知道不是现实风景的地方吧?我所知道的先知至少拥有三种力量。”

    他竖起一根手指,“第一,能够预知未来。”

    然后竖起第二根,“第二,能够预知通往统治局遗迹的节点。”

    又竖起第三根,“第三,能够打开统治局节点。”

    “很明显,你们既不知道统治局,也不知道如何进入统治局遗址。但是,八景的确拥有预知的能力……”席森神父托住下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口吻说:“我认为,八景身为先知的能力有所缺陷。”

    原来如此,我第一次对席森神父认知中的先知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我的确从来没有见过八景做过预知未来之外的超常识事情,但这也不意味她不能做到。也许她就像大多数人那样,对自己的能力和天赋没有深入去了解,或者因为太过专注于预知,反而忽略了其它方面的挖掘。想想看,自己于某天发现自己突然获得了预知的超能力,那么还会刻意去寻找第二种超能力吗?按照普通人的想法,能够拥有一种超能力就是天大的庆事了吧。…,

    不过,席森神父对我这样的想法表示不赞同,理由很简单:先知的能力一旦拥有就会知道,就像人一诞生下来就知道举手抬足一样。如果八景没有掩饰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存在这些能力,那她一定没有这些能力。

    听起来就像是早产儿或是天生残疾一样,天生就缺失了某些必备的东西。我不由得如此想到。

    “这样的缺陷会给她带来麻烦吗?还是会产生什么后遗症?”我谨慎地问到。

    “不清楚,大概不会吧。”席森神父也不太确定,因为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不完全的先知。

    对这种事情我也没法可想。在过去的交往中,八景也很少生病,该参加的体育活动也会参加,成绩不好也不坏,身体检查时也没有发现任何毛病。既然过去没有问题,那么未来应该也不会突然出现问题。

    话谈到这里,突然失去了兴致。我和席森神父保持了好一会沉默,然后他扔开扇子,重新躺回沙发上,好半会都没声息,像是渐渐睡着了。我看了一下荧光刻度的时钟,连凌晨三点都没到。

    空调已经停了,房间里稍微有些闷热,若是睡着了的话一定感觉不出来吧。不过,吵醒席森神父的歉意让我重新打开空调。

    我回到床上,摘下眼镜放在床头,重新凉爽下来的空气让我在合上眼睛之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仍旧是早早起床,去公园的僻静池塘边锻炼身体。天气有些阴沉,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吸入空气的时候能够感受到浓重的水气味道。虽然天际已经开始发亮,但是街灯还亮着,走到下面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长长的有些黯淡的影子,偶尔有晨跑的人经过身边,不时传来清洁工扫地的声音。我回想着昨晚的噩梦和幻觉,这个时候能够理智地去分析这些事情了,我却反倒什么都没想,只是任凭那个可怕的“白井”怪物和镜中人不断变幻的脸在脑海中沉浮。

    身后传来的狗叫声让我回头看去,一个身穿运动装的上班族女郎正牵着狗朝这边小跑而来。我很快就认出她是在同一个小区租房的房客,虽然不住在同一个单元,但有过好几次交道的经历,勉强也算是熟人吧。不太清楚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没有见过她和男性有来往。她似乎也认出我来,露出个善意的笑容打了招呼,脚也不停地向前跑去。

    超过我大概有五十多米的时候,她的狗突然狂吠了几声,突然朝一旁的垃圾桶冲去。她没能抓住绳子,显得有些惊诧和郁闷,顿了顿连忙追了上去。“快回来,那里脏。”她这么喊道。

    狗没有听她的话,猛然朝垃圾桶一扑,一只黑色的影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飞腾起来。这时我才发觉那竟然是一只黑色的鸟。大约是毛色深沉的缘故,在影子中不起眼,所以之前才没有注意到。我盯着那只鸟,直到它落在街灯上,那身黑色的羽毛和尖锐的嘴好似泛起光。

    我记起来了,这是一只乌鸦。

    这可真是个稀罕事,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乌鸦,而且还是在城市中。乌鸦也盯着我,偶尔眨下眼睛,韵律感好像能令人听到相机的快门声。距离如此之远,可我却产生错觉,觉得自己能够看到那玻璃珠一样清澈的眼珠子里倒影着自己的身影。

    上班族女郎也被乌鸦的飞起吓了一跳,在街灯下愣着眺望了好一会,才被狗发出的叫声惊醒。她看向垃圾桶,狗已经将垃圾桶推倒了,把还没被清洁工收拾掉的垃圾弄得到处都是,还在其中划拉着什么,左嗅嗅右嗅嗅。女郎脸上露出迟疑的表情,若我没看错,她的心情十分不好,在意识到那只鸟是乌鸦后,变得有些阴沉。

    这大概是因为乌鸦代表不详的缘故吧,加上不听话的狗,让她把刚出门时的好心情都消耗掉了。

    女郎最终没有走进垃圾堆,只是在外围喊了几声,狗没有理会。我原本以为这只狗是因为乌鸦的存在才被惊动,但现在看上去又不太像。也许垃圾堆里有吸引它的东西,我不由得有些好奇,它到底在寻找什么。

    我又看了乌鸦一眼,它就像木雕一样伫立在街灯上,仍旧盯着我。若是普通人也许会心中发毛,可我却对这只不详之鸟生出莫名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