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24 世界线(三)
    324世界线(三)

    我在咲夜家住了一宿。这一夜没有什么怪事儿发生,咲夜依我所言,在睡觉前将小熊布偶锁进保险柜里,第二天将它拿出来的时候,仍旧是那只残旧破烂的布偶。我让咲夜仔细观察布偶肩膀上的伤口,那里的黑色液态物质即便把布偶浸泡到清水中也不会溢出来。咲夜小心翼翼将手指插进那道伤口里,感受那团奇怪液态物质的手感和温度。

    “以后还是别这么做了吧。”她脸上浮现不忍的神色,对布偶说:“小熊,很疼吗?”然后,就将那道深深的伤痕用阵线缝了起来。这样一来,只要没人看到布偶里的怪东西,无论是柔软和弹性都和普通的棉塞布偶没什么区别了。

    我不像咲夜这么感性,也没那么爱心泛滥,反倒觉得这只布偶的真正本质在于体内那团黑色的液态物质,而布偶的外表只是伪装而已。所以,当我看到咲夜将布偶的伤口缝起来时,感觉就像是她无意中将那种危险的东西封印起来一般。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小熊布偶的背后发现了一张细小的标签,上面写的大概是布偶主人的名字,或是主人给心爱布偶起的名字:桃乐丝。

    这位“桃乐丝”到底是什么人呢?拥有这只奇特布偶的人,自身也一定具备某种异常的特质吧。听起来像是女孩的名字,而且,既视感让我对这个名字十分熟悉。这个时候,我大约已经认同了“既视感”等于“在另一个世界线发生过”这个标准,所以,既视感所产生的直觉已经在一定条件上具备参考价值。我通过这种油然而生的感觉,尝试在脑海中勾勒这个名叫桃乐丝的女孩的形象。

    渐渐的,这个形象通过脑海中的某种无形的渠道,渗入系色同学消失前的那个晚上的记忆。

    我仿佛又回到那个昏黄灯光下的镜子前,注视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像快速转变,霎时间固定在一个翠绿色眸子的形态,从脸型轮廓来看,像是少年时代的我,不过,直觉让我将注意力放在翠绿色眸子上,当镜中人的脸型再一次变化时,这颗翠绿色的眸子却仍旧存在,直勾勾和我对视着。

    在那个夜晚,这种变化十分快速,根本来不及数清到底出现了多少个形象,不过在如今的回忆中,一部分变化却被放慢,甚至每一丝细节都清晰得让人吃惊,不明白在当时那种震惊又浑噩的情况下,自己到底是怎么记住这些细节的。

    也许,就像系色同学说的那样,一切记忆都备份在体内一种叫做“江”的特殊基因中吧。我一直对这种说法半信半疑,因为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如今这种“既视感”和“记忆力”,也只能用这个说法来解释。

    潜意识和深度记忆保存在基因深处,而并非我的大脑里。我通过“感受”来追寻答案,而并非思考,所以才能调出这部分记忆。

    很多人都将“用肌肉思考”和“用身体思考”之类的话当作嘲讽,不过,我现在的情况用这种话来说明,才是最直观的表现吧。

    关于镜中人的记忆最终定格在一个小女孩的形象上。我直觉她就是“桃乐丝”,这么想着,这个形象开始变得丰满起来:

    大约十岁左右,双眼都是翠绿色的眼眸,怀中抱着小熊布偶。她有一部分和咲夜十分相似,那就是这两个女孩都给人一种畏缩的感觉。然而和咲夜不同的地方在于,她眼睛十分明亮,直视着我,认真、严肃而且坚定。…,

    这个女孩外表的气质和眼眸的气质截然相反。

    当这个叫做“桃乐丝”的女孩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勾勒完整的时候,直觉又传来一串数据:

    走火,战斗力估值:1500

    斑鸠,战斗力估值:1300

    ai,战斗力估值:1000

    芭蕾熊,战斗力估值:1050

    桃乐丝,战斗力估值:1200

    挫刀,战斗力估值:1370

    比利,战斗力估值:960

    这些人名中,除了“桃乐丝”以外都从来没有听说过,虽然同样有种熟悉的既视感,但无法如“桃乐丝”这般清晰勾勒出形象。当脑海中浮现这些诡异的名字和数据时,我只是冷静地旁观者。

    我不知道这些所谓的“战斗力估值”依靠何种标准得出,不过,如果这些名字所代表的人都用同一标准的话,“桃乐丝”这个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竟然不是最弱的一个,实在是令人咂舌。

    我觉得这些人都是真正存在的,而并非只是头脑里的幻象而已。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线和“高川”有过交集,这些数据就是那个时候得到的,那么,他们或许也同样存在于当前的世界线里,并很可能将会在未来和我产生交集,桃乐丝的小熊布偶出现在我的身边就是最好的证据。

    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呢?我是否应该主动去寻找他们呢?我不敢确定。也许上一个世界线,他们不是敌人,可是在当前的世界线,谁又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呢?而且,也不能肯定他们仍旧拥有上一个世界线的战斗力。

    如今距离我最近的桃乐丝,也不清楚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将自己的布偶扔在垃圾桶里。

    我有些担心这个世界闻名却尚未见面的桃乐丝,从身体深处传来的感觉告诉我,她也是我重要的同伴。我想像这个女孩昨天或者前天就在我路过的那个垃圾桶旁边,那个时候,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究竟是她主动将布偶扔进垃圾桶,亦或有人想要伤害她,结果她在慌忙之中将布偶遗失,也有可能是更糟糕的答案,她已经遇害,而凶手将布偶扔进垃圾桶里。昨天那只狗的叫声在我的脑海里回荡,也许这只狗正是被遗留在垃圾桶中的某些重要讯息吸引过去。

    无论在桃乐丝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都一定是有违现实的异常之事。

    因为脑海里存在太多的疑问、猜测、思考和悬而未决的选择,第二天醒得很早,我没有吵醒身旁的咲夜,蹑手蹑脚出了门,再一次沿着那条前往公园的道路走。我来到那个垃圾桶附近的路灯边,头顶上传来翅膀扑腾的声音,抬头就看到夸克似乎看准了时间般,落在路灯顶上。

    这天的天空仍旧没有放晴,天气预报提起过,台风尾将会扫过这座城市,在未来的好几天内将有大大小小的阵雨。

    尽管是夏天,但是因为气压变化而转凉的天气,让人觉得似乎一夜之间就进入秋季。

    我将准备好的装有面包屑和鲜肉条的塑料袋打开,放在路灯下。我不知道这只乌鸦究竟喜欢哪一种,如果一定要腐肉的话,那就让人头疼了。夸克落下来后,完全没有迟疑,将鲜肉条叼起来,三口两口就吞咽下去。

    蹲在它身旁的我看到它吃得那么开怀,犹如阴云一样的心情也不由得明朗起来。

    我下定决定要找出那些贸然出现在脑海中的人,耳语者需要成员,也需要朋友。就算是不同的世界线,人物的成长轨迹发生变化,可是确定他们如今的生活状态不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吗?…,

    夸克吃完鲜肉,我将残渣重新包起来,扔进垃圾桶里。我并没有在这天的同一个垃圾桶里再找出什么线索来,我按照经验观察四周的痕迹,大概时隔已久的关系,也找不出半点有用的东西。之后,我在这条路上等了好一阵,每当有晨练的人经过,我都会向他们描述桃乐丝的样子。

    “请问,您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呢?十岁大,抱着小熊布偶,看起来有些怕生。”

    我根据感觉所勾勒出来的桃乐丝和普通孩子有相当大的区别,她的穿着打扮,以及翠绿色的眼瞳,都给人外国混血儿的感觉。这么明显的表征,加上那只小熊布偶,只要有人见过就不会太快忘记。而这些经过这条路的晨练者大部分都在附近住,每天都会习惯性在这条路上走好几个来回。

    遗憾的是,这些人虽然表现得友善,但在回想了片刻之后,都纷纷摇摇头。

    “没见过,你是那个女孩的什么人?”有些人会警惕地反问一句。

    “她亲戚的朋友。”我面不改色地说谎道:“我的朋友昨天打电话给我,说这个女孩走丢了,已经报警,可是还是希望我们帮忙在附近找一下。”

    “这样啊,真可怜……听说最近出了好几起婴儿和小孩失踪的案件呢。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过路人叹息道。

    “我也听说了,不过市里不给上报道,似乎闹得很厉害的样子。”另一人插口道。

    “有听说是在哪个区作案吗?现在还没有抓到凶手吗?”我连忙问。他们的话让我想起两个星期前在巫师的据点里看到的茧状物,不由得担心起来。也许这个城市的巫师并非我所见到的那几个,更多的巫师还潜伏在阴暗的角落里,执行他们的秘密计划。

    除了通往统治局的节点之外,这个城市是不是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呢?席森神父说过,这些巫师不能随便在现世行走,而这个国家也是末日真理教最难以渗透的地区之一。可如今,这些巫师正源源不断地从远洋之外赶来,就算冒着被本市政府警觉的危险也要犯下大案。

    桃乐丝有没有可能落在这些人的手上?

    这个问题一旦浮上心头,我几乎就肯定地回答自己,这个女孩一定是和当初的森野一样,被这些鬣狗发现了身上的与众不同之处。

    “我听说这些罪犯是从外省来的流窜犯,并没有固定的作案区域。现在的警察真是太没用了,一个外省人到现在都还抓不到,就连犯人的长相都不知道,要不为什么不贴通缉令出来呢?”那人又生气又担忧地说:“真让人担心啊。我最近都不放心孩子一个人上下学了。我的朋友也说了,要向学校请假,带孩子到外面旅游一阵。”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片刻后,有人给出“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吧”这样的结论后,大家就陆续散开了。带着“这个女孩一定会没事的”之类的祝福,我去了公园的僻静池塘边,将头绪重新整理之后,才赶往学校参加一场心理学系的论文发表会。经常照顾我的心理学系老教授邀请了他的朋友,也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心理学大师来本校,就其最新的研究成果进行演讲,届时教授希望能够将我介绍给这个老朋友认识。

    当我来到多功能综合楼的时候,距离发表会还有一个小时,可已经陆续有人在教学楼的大厅等待了。大厅的中央屏幕上正滚动列出本日的节目表,除了放映厅即将上映一部学生们自己拍摄的科教记录片,其他都是在本楼各大教室进行的发布会和研究会。发布会和研究会的发起者有本校的师生,也有特别邀请的客座教授。今天的所有会议中,最知名和重要的莫过于那位心理学系大师的论文发表会了。…,

    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一场名为“科幻与科学——时间旅行可行性研讨会”这个稍微让人觉得不怎么正经,又有些俗气的会议。时间定在十一点,正好是心理学系大师的论文发表会之后,从这个安排也可以看出这个“时间旅行可行性研讨会”的确不怎么令人上心。如果论文发表会要延时,这个研讨会就会被取消,如果发表会正常结束,又会有多少人留下来继续研讨会呢?

    不过,因为最近的遭遇涉及“世界线”这个名词,所以我仍旧打起精神,审视了这场研讨会的发起者。

    然后,我在第二次滚动时,看到了他的名字——斯坦因。

    不是国人的名字,倒像是外国人。这个名字让我想起最近几年不断在网上发表“世界线理论”,自称疯狂科学家的网络怪人“斯坦因”。

    是巧合吗?我想。

    怪人“斯坦因”在网上发表“世界线理论”之后,我也是偶然才接触到这个理论,但也只是偶尔利用网络留言板和他谈及关于时间旅行的问题而已,大多数时间并不表现得如其他留言者那般热衷。我也不觉得“世界线理论”是斯坦因独创,因为它的基本理论早有先人做过猜想,只是“斯坦因”在网络宣扬这方面做得比其他人更出色,让人觉得这人对“世界线理论”情有独钟,所以才吸引来一大批相同爱好者罢了。

    不过,在那段日子里,突然有一天,斯坦因宣称自己一直在研究能够让人穿越世界线的机器,并且有了一定成果,打算寻求合作者和赞助者。不过,因为他并没有在网上提供足够的证据,以至于被人视为欺诈而消沉了一段时间。至此,我尚不清楚这个人究竟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的年龄如何,“斯坦因”这个名字是网名还是真实的名字。

    如今在我就学的大学里出现的这位“斯坦因”,是否就是网络上的“斯坦因”本人呢,我不由得生出一探究竟的兴趣。

    在心理学大师的论文发表会开始前半小时,我和教授会合,提前入场进行会场布置的最后检查。理所当然的,我提前在教授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位心理学大师,并在场的其他几人为两人做陪。两人的谈性很浓,话题又专业精深,并非我能插口,只能为两人端茶倒水。

    这位心理学大师叫做梅恩,德裔,已经有七十多岁的高龄了,我称其为梅恩女士。她的声音温和平静,却有极好的节奏,不会让人昏昏欲睡。不过,当她突然提问的时候,被问者就必然会做出正面的回答,就像是被催眠了一般。说了实话的人在当场并不会产生反感的情绪,也许在事后会觉得后悔吧,但也不会因此怨恨和惧怕这位心理学大师。不得不说,我从她的一言一行中学到了诸多宝贵的经验。

    梅恩女士的问题表面上并不涉及个人**,但她通过旁敲侧击和精细入微的观察后,总能得出让人大吃一惊的结论,就像是未卜先知者。会晤结束后,我觉得自己是在场诸人中,除了教授之外,唯一没有受到这种藏匿于言行中的精湛催眠术影响的人。

    “你想不想到德国留学?”在会晤结束后,前往大教室进行论文发表会之时,梅恩女士突然问我。

    这个问题我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大概因为从没有过概念,所以才无法立刻做出回答吧。

    “有机会的话。”我的回答相当敷衍。

    梅恩女士并没有不快,她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将一张名片递给我。

    “有机会到德国的话,不妨来我家坐坐。今天你的表现很好,不愧是老朋友的高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