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26 轻度觉醒
    326轻度觉醒

    我很小的时候对“江”这个字眼十分敏感,无论是多长的文章,只要某一段,或是某一个词句中带有“江”字,我总是在第一眼就将这部分内容分辨出来,然后牢牢记在心里。无论这个“江”是某种语言的词汇,还是一种概念,我都能迅速学会。

    这种以“江”为中心的记忆快速又深刻,直到今天,我对任何涉及“江”的内容都记得非常清楚。

    正因为如此,所以当系色同学提起存在于我体内的某种特殊基因叫做“江”时,我几乎毫不犹豫就相信了。如果不是在我的基因中烙印着“江”的概念,又如何解释这种对“江”的敏感性呢?

    当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特殊因子要叫做“江”,而不是其它的名字。

    近江的名字中也有“江”这个字眼,我有点迷惑,到底是她本人吸引了我,还是她的名字吸引了我呢?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叫做近江的女人让我感到亲切,这并不单单是她的相貌和气质,或是名字里带有“江”字,亦或着她自称是网络上的“斯坦因”,而是她本身就让我感到熟悉。

    虽然近江这个名字有些生疏,但是当我第一眼看到站在讲台上的近江,在她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前,就有一种强烈的情绪从胸口处涌出来。我觉得她的相貌和声音都十分熟悉,我们也许在以前就认识,也许是偶然的相逢,也许打过招呼,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十分模糊,但我肯定这并非既视感。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是从真实记忆中滋生,还是从既视感中得来,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由既视感产生的熟悉感让人感到空洞虚幻,可是对近江的熟悉感却无比真切。

    这种熟悉感像是一种来自于体内深处的本能,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欢跃,发生共鸣。若要打一个准确点的比方,那就像是找到同类的感觉。

    我专注地观察站在台上的近江,虽然台下一片混乱,但她没有半点不耐烦的表情。她的目光从第一排开始巡视,每当巡视到哪里,哪里就迅速安静下来。近江的眼神拥有理科系或医学系的高才生做实验时的理智、冷静和穿透力,这对活生生的台下众人来说,无疑是一场十分糟糕的体验,被她注视的人一定会觉得自己躺在冰冷的研究台上吧。

    “搞什么啊。我走了。”有个女生突然叫起来,她满腹怨气地推开身旁的男友,一边离开座位一边说:“你说这是研讨会,可现在是相亲会吧?年纪都那么大了还提什么时间旅行!是爱好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竟然把钱都花在这种事情上,还幻想娶个有研究狂人气质的富家女,你是白痴吗?”

    说完,不待男友回话,女生就气冲冲地跑到教室门口。她刚准备打开门出去,结果旁边伸来一只手将门把按住。待她看清阻止自己的人是之前还在讲台上的近江时,不由得一愣。

    “你,你要做什么?”女生对上近江的眼睛,有些胆气不足地诘问。

    “嗯……”近江将女生从头到脚都审视了一遍,在对方的身体微微颤抖的时候,帮她将门打开了,“好了,你不是我要找的人,一路走好。”

    女生好似得了赦令般,慌慌张张出了门,还在嘴里嘀咕着:“真是莫名其妙。”…,

    我虽然坐在后门处,但仍旧听到了她给自己壮胆的抱怨声。其实,我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之前还以为近江会和这个女生发生争执呢,结果只是确认对方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教室里想看热闹的人都不由得唉声叹气。

    女生的男友因为这事儿有点不知所措,他好像也想追出去,但是身体还没完全站起来,又重新坐回位置上,脸上露出犹豫和为难的表情。很多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尤其是几个女生聚在一起,发出压低的哄笑声,但还是能听得清楚。

    “有什么好笑的?”近江突然对那几位女生问到:“为了追求真理而失去更多的东西,为了满足爱好花费大量金钱和精力,为了接近梦想而做做白日梦,这不是所有人都经历过的事情吗?难道你们从来没有做过这种‘白痴’的事情,从来没有在这种‘白痴’事情上找到乐趣吗?”

    近江的诘问让几个女生嗫嚅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若是其他陌生人这么说她们,她们早就群起反击了吧,可是近江的眼神十分纯粹,言语也很直白,反而让人觉得她所说的都是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

    被女友甩在当场的男生朝近江露出感激的神情,不过近江却出乎意料的,对他也毫不客气地说:“整天都在做女友眼中的‘白痴’事情,被甩掉也是自找的。”

    男生顿时被这话噎得满脸通红,他硬撑着说:“你不也在研究时间旅行吗?你开这场研讨会的实际目的不就是找男人吗?这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的,竟然还用什么找到命中注定的人就会获得成功的烂借口。”

    近江露出不屑的笑容,一把揪住男生的衣领,将他整个人都扯了起来。教室里顿时又是一片喧哗,谁也没想到皮肤苍白,显得病弱的女生竟然有这么大的气力。正因为被揪住衣领的男生被迫站起来,掂起脚的时候,额头仍旧和近江持平,所以大家才发觉,近江的身高实际上比目测的还要高。

    男生抓住近江的手,想要将她拉开,不过任凭他憋住气力,那只手仍旧纹丝不动。

    “我和你不同的地方在于——”近江一边说着,手臂一边用力,在众目睽睽下,男生的双脚竟然脱离地面了,“我是女生,而你是男生。所以有的事情我能做,而你不能做,除非你承认自己是个女人。嘿,白痴,你是女人吗?”

    周边传来窃窃的嗤笑声。在旁观的众人一种看小丑的滑稽视线中,男生通红的脸色刷地一下又变得苍白。近江把他轻轻放回地面后,男生满是羞脑地瞪了旁观者一眼,然后在对方反瞪回来的视线中抱头鼠窜般逃出教室。

    “请问。”这时有人高高举起手来,“你之前说用世界线理论制造出了时间机器,这是真的吗?”

    “还没有造出来,不过第一期的资金已经筹集好了,现有的理论也已经经过多次模拟实验,其结果表明已经达到实物研制的可能性。”近江对有人切题发问显得十分高兴,看起来她对自己的研究充满了信心,“当然,不能说百分之百能够试作机,所以就算是能提高哪怕千分之一的百分点也好,我才在这里征求助手。为了证明我的态度不是开玩笑的,也为了保障研究的持续性,我将在第一时间和他签订婚约。”

    “我在网络上是‘斯坦因’的关注者,有传闻你无法募集资金,所以才在网上停止活动。”又有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问到:“你能证明自己的确募集到基金,并提供你就是‘斯坦因’的证明吗?”…,

    “不能提供。”近江爽快地回答,这种毫不遮掩的态度由她表现出来,反而显得态度坦率真挚,以至于没人再深究这方面的因素。

    “如果,我是说如果……”又有一位相貌和穿着打扮很有水准的外国女性问到:“你和你未来的助手将所有资金都投入研究,却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你们打算如何去维持往后的生活呢?何况失败品不会有人收购的。”

    “我相信,无论是我,还是未来的助手和丈夫,都拥有在最坏结果的情况下维持自己生活所需的能力。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有资格参与这项跨时代的研究,又怎能称得上是精英分子呢?”近江如此回答到。

    坐在桌椅上的一些与会者们发生骚动,从这些人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的信心可没有台上的近江这么充足。不过这才是正常,有多少学生能自信或狂妄到认为自己是近江所描述的这种精英呢?他们中甚至有人连数理化的分数都刚过及格线,甚至不是纯粹的理科生,距离“研究时空理论”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对大部分的与会者来说,时间并不属于科技,而是属于科幻,只是他们的“爱好”之一,并不值得将自己的余生投入到这个根本看不到未来、产出和成果的假象之中。

    渐渐地,教室里的议论声停歇下来。开始有人无聊地转笔,喝水,看书,然后随口和旁人谈起科幻作品来。这一次,终于才终于有了“时间旅行可行性研讨会”的气氛。近江这个研讨会的发起者看起来被忽略了,毕竟大家都意识到,她之所以发起这次研讨会,不过是假借名目而已,实际上是为了找到那个会助她成功的“助手兼丈夫”。参加研讨会的男性们不是毫无兴趣,就是缺乏信心,认为自己根本就不符合要求,也不会跳入这个水深火热的泥潭中。

    这种情况既现实又必然。虽然近江人长得漂亮,很有气质,似乎也有手段和资金,可是这些都不能当未来的饭碗呀。摊上这么一个“疯狂科学家”,说不定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近江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对诸人的无视毫不在意,仍旧自顾自地观察每一个人。有几个有心交朋友的女生尝试和她搭话,包括之前提问的那位外国女性,可除了外国女性之外,无一例外都被近江锋利直率的说话方式打败了。她们几乎无法在流行事物方面进行交流,谈起科幻爱好的时候,话题就会逐渐被近江扯向科幻背后更深入的理论性知识,然后就是无法接口的冷场。

    近江跟“爱好者”没有共同语言,这大概就是她们的想法吧,于是也敬而远之。

    那名外国女性在双方交流的时候几乎都只是倾听而已,我觉得她感兴趣的不是近江的研究,而是近江本人。直到只剩下自己和近江两人时,外国女性才开口说:“我们在哪里见过吗?我总觉得对你有一种熟悉感。”

    近江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肯定地说:“不,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玛索。”外国女性说。从名字上听不出是哪个国家的人,不过她的肤色是被人形容为“巧克力”的深色,拥有丝绸般的滑腻感,所以在一众女性中也十分引人注目。

    玛索,这个名字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当她报上名字的时候,我的情绪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波动起来。随之而来的熟悉感也不在陌生,我知道,这位玛索小姐又是一个和我存在某种联系的人。…,

    自从继承螺旋阶梯之梦里那位“高川”的魔纹后,凡是让我能产生诸如共鸣、感应、既视感、似曾相识的物事,我都深深铭记在心中。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总是为了这些感觉而苦恼,但如今我开始明白,这些人即便和我匆匆擦身而过,也绝不会就此成为陌生人。我们之间必然会产生交集,并由此延续彼此的故事。

    套句俗语,我们之间存在因缘和因果。

    在场的每个人都开始挤入不同的圈子里,话题也渐渐从时间科幻向更多的领域延伸,对于经常和科幻打交道的人来说,身边和自己一样兴趣的同好大抵不会比一起打电子游戏的朋友更多,像现在这样和同好者面对面交流自己想法的机会就显得珍贵。并不是没有人邀请我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我对他们所聊的话题都不感兴趣,对科幻的喜好也没有他们这么积极和深入,便随便找了个理由婉拒了,我猜想他们也发现这种敷衍,所以很快就没人来打扰我了。

    我得以躲在角落里摆弄手机,也许在旁人看来孤僻又冷清,但我却十分享受这种热闹中的僻静,以一种冷静的旁观角度继续观察玛索和近江两人的进展。

    “好吧,玛索,见到你很高兴,我们现在相识也不算晚,不是吗?”近江露出直爽的笑容,说:“你刚才一直都在听我们说话,为什么不和她们多聊聊呢?我其实挺希望能和她们多说几句,可惜她们似乎觉得无聊。”

    “不是这样……其实,我对科幻并不感兴趣,而且也对科技也没什么的敏感性。”玛索的话让近江有些讶异。

    “那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研讨会呢?”近江问。

    “我在一家心理咨询机构供职,是一位业余的心理学研究者,听闻梅恩女士在这里举行论文发表会,所以也跟着来了。你知道梅恩女士吗?就是在这场研讨会之前的论文发表会的论文作者。”玛索透露出来的信息让我感到有趣起来。

    “也就是说,只是留下来随便看看,是吗?”近江了然道。

    “算是吧,本来打算离开,可是在下面看到这场研讨会的名字,觉得是今天最不正经的活动,所以就进来看看。”玛索也笑起来,虽然话中带有负面词汇,但并不让人感到攻击性,“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活动,真是别开生面。虽然我不看好你的研究,但是你的回答让我感觉到你的信心和执着,我喜欢像你这样一心一意向某个目标前进,乐观但并不盲目的人,哪怕这个目标有些……”她想了想,用“渺茫”来形容,“虽然是渺茫的目标,但我决定为你提供一些资金上的赞助。嗯,不是很多,毕竟我也是工薪阶层。”

    近江似乎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得到善意的赞助,她有些不确定地问:“正如你之前说的,我的研究风险很大,你确定要进行赞助吗?”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获取利益才赞助别人,要不你第一期的资金又是如何得到的呢?”玛索笑起来。

    近江并没有继续谈及她的第一笔研究资金的来路,只是用沉默的微笑和诚挚的态度对玛索表示感谢。随后两人交换了联络方式就彼此告别。

    在她们看来,这次相逢或许只是生命中的一次偶然吧。不过如今的我却觉得,这一定是一种必然,就如同我会遇到八景、咲夜、森野和白井,以及席森神父、系色同学和梅恩女士。在这些人之间存在某种深层次的联系。即便没有八景的预言,我也相信一定会再次遇到这位玛索小姐,那个时候或许她已经被卷入灰雾的事件之中。…,

    我已经察觉了,我所遭遇的这些充满熟悉感的人们,都会和来自灰雾力量的神秘扯上关系。无论我是否愿意,八景也好,系色也好,在这场研讨会中出现的近江和玛索也好,这些人的命运都几乎不可更改。

    既然世界线理论能解释我的既视感和熟悉感,当然也能解释她们的命运为何如此。无论在哪个世界线,无论这些人做出何种抉择,获得看似截然不同的人生经历,但这些世界线终将收缩于同一个终点。既然终点相同,那么当初看似不同的人生始终会产生相似的交错,促使人们做出相同的选择,而人们之间的交集又反过来促使世界线的走向保持一致。

    选择和际遇彼此影响,让每个世界线的变动率都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数值内,所以人们的未来,世界的未来几乎不会产生决定性的偏差。

    我想要守护这些自己所爱的人,要不让她们处于相对安全的环境,要不让她们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可是,在末日真理教笼罩下,又有哪里是安全的呢?在世界末日必将来临的预言面前,保护自己的力量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唯一能够保护大家的途径只有一个——大幅度改变世界线的变动率,最终让某个世界线偏离收束,避开绝望的未来。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拥有时间机器,亦是系色同学称为“命运石之门”的东西。通过世界线的跳跃寻找契机,通过改变他人的选择来对变动率进行干涉。

    正如系色同学所言,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