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31 命运接驳(五)
    我和近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我们的角度很难察觉的阴影处,有一片模糊的景象,像是打码一样,不过当我从背包中取出望远镜朝那边眺望时,立刻就发现了视野模糊的原因。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百度搜索:16kbook小说网

    那是一片被挖开的泥土,干涸的血液,散落一地的残肢断臂和内脏。就像被横扫过的战场,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充斥五官的残忍景象足以让人联想到令人作呕的味道。在那片地方飘荡着一种灰色的武器,让那些血肉模糊的景象产生一种光线扭曲的错觉,反而更让那片光景变得更加令人难以忍受。

    我不由得将视线挪向更遥远的地方,那里已经完全失去了观察附近时的明媚观感。

    半毁的大楼裸露出钢筋结构,表层好似已经被腐蚀,亦或是被一种白色的丝线层层覆盖,有的部分甚至存在某种菌毯或肉瘤之类的东西。淡淡的灰雾四处飘散,莫名的黑影在房顶跳跃,如同游荡在水泥森林中的妖精,完全是一副末日般的场景。

    这些不可思议的景象当我从望远镜里挪开视线,直接用肉眼去眺望时,却又完全看不到了,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

    很奇异的,我察觉到自己竟然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既视感又再次从心底浮现。

    一瞬间,似乎有许多画面和思绪从脑海闪过,可仔细去寻找时,却又不见了踪迹。

    我将望远镜递给近江,下意识转头去看走廊中部的楼梯,觉得沿着楼梯走会看到什么东西。楼梯口处有一个常备性的消防柜,我什么都没想,可双脚已经向那边迈去,我没有抵抗,这种本能般的行动来到消防柜前就消失了。我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催促自己,于是脱掉外套包住肘部,用力击碎消防柜的玻璃,将消防斧取出来。

    我瞧了瞧手中的这把消防斧,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似乎被玻璃的碎裂惊动了,楼上传来犬吠声。可我因为被这个叫声惊醒时,就再没听到这个声音,回想起来,那声犬吠就好似幻听。

    那种犬吠声,让我联想到几个星期前召唤出来的恶魔地狱犬。

    它在这栋建筑里吗?

    “不久前有人来过这里。”席森神父突然开口了,我接过他递回来的望远镜,听他继续解释到:“统治局的环境如果遭到破坏,会渐渐自行修复。而不属于统治局的东西,例如我们,在死亡后会被‘清洁者’清理掉。清洁者在一般情况下会在晚上出现,时隔不会超过两天,那边的垃圾显然不属于统治局,而它们尚未被清理,这也意味着,来人在这里发生战斗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天,更可能就在我们抵达前不久。”

    “这种清洁者会攻击我们吗?”近江问。

    “如果被发现了就会。”席森神父做出肯定的回答,“最好祈祷它们不要发现我们,那些家伙就像是一大堆虫子,一出现就会遍地都是,所以晚上休息时一定要找一间密室,只是将房间的所有缝隙都堵死并不保险,它们可能会从没有注意到的缝隙里钻进来,或者因为聚集的数量太多而形成巨大的压力,将脆弱的部位压坏。”

    我和近江将席森神父的忠告牢牢记在心里。席森神父是我们三人之中唯一一个曾经在这片巨大的危险区域活动的前辈,只要不是笨蛋,都知道这种生存经验十分重要。…,

    “现在我们先要排查这栋建筑,寻找可能存在的安全网路终端。”席森神父开始布置每个人的任务,每人负责一个楼层,每一个房间都不能漏过。即便如此,也不能确定这里是否存在席森神父口中的安全网络终端,那似乎是很少见的统治局装置。

    “安全网络终端就和它的名字一样,是一个终端机,和我们经常用的电脑类似。外表十分贴近未来风格,只要不是电脑盲,只要看到了就一定可以识别出来。不过,这些终端并不是每一个都会连上网络。”席森神父对向我们描述这种终端机的样子,“这个时候,就通知我,由我来确认是否联网,毕竟你们并不认识统治局的语言。”

    “听阿川说,巫师也使用一种无法识别的语言。”近江突然问了一句,“他们使用的是统治局语言吗?”

    “不,那种语言是他们根据统治局语言自创的。”

    “他们的技术根源于统治局技术,语言也根源于统治局语言……”近江做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他们自行创造了一个和现实,以及和统治局并兼容的生态和技术系统?”

    “很可能。”席森神父表示对此也不甚了解,不过也觉得近江的猜测接近事实:“不过,正因为他们篡改了统治局技术,所以对统治局来说,大家都相当于入侵系统的病毒,但在危险名单中他们比我们更靠前列。”席森神父嘴角的肌肉牵了牵,却完全没有幸灾乐祸的感觉,他沉默了一会,仿用安慰的语气对我们说:“他们在这个地方所承受的危险要比我们大得多。”

    近江对这种安慰并不感冒,我也不觉得心情会因此好起来。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已经能够篡改统治局技术,形成一套自我封闭,自我循环的系统,这本身就是一件足以令人感到担忧的事情。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听说过有第二个人或组织对统治局技术进行了如此深入的解析。没有人知道玛尔琼斯家对统治局的研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往坏一点的方向猜测,可能已经展开了几百年,想要在近期内追上他们的脚步,怎么想都是令人绝望的事情。

    不过,这种绝望仅仅来自于猜测,并没有确定是真实,所以,我很快就将之抛之脑后。我告诉自己,在即成事实的情况下,不应该去对已经发生的事情感到忧烦。不过,在动身前仍不由得这般想到:在最初的时候,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发现了统治局的存在呢?统治局又是什么时候起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呢?这一切都无法在历史上找到哪怕是相似的记载。

    这些完全看不出来由,突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出现的物事,先知、恶魔、秘密组织、神秘机构的遗址……简直就像是神对人们开的一个玩笑。

    第三层是我们出现的地方,我们陆续将每扇门都打开,但并没有在里面发现任何类似科技设备的东西。有的房间里一团乱,显然被人闯进来过,这样的场景让我不禁恶意联想起游戏里的勇者,这些人总喜欢在自己能够发现的地方翻箱倒柜,也不管房子的主人是否就在身边。

    于是我们开始分头执行排查任务,我主动要求上第四层,也就是最高一层。因为之前听到的幻觉般的犬吠声,以及若隐若现的既视感一直让我觉得,四楼或许有某种东西,可能是地狱犬,又或是其他人。另一个世界线的“高川”也来过这个地方吗?他在这里遇到了什么?我不由得如此想到。…,

    我将这种感觉告诉近江和席森神父,但在两人都没有对四楼产生危险直觉的情况下,我们仍旧决定按照原计划行动。我掏出一直别在腰间的手枪,一手提着斧头,谨慎地沿着楼梯向上走。

    我似乎又听到了那种犬吠声,没有之前那么清晰,就像是风在耳边呜咽,仔细聆听的时候就再也听不到了。我一步步地踏在阶梯上,脑海里似乎有什么琐屑的片段发出咕噜噜的气泡声翻上来。

    我似乎看到一个男孩在走廊的护栏上行走,在单杠上做着其他孩子不敢做的动作,敏捷地爬上树冠,又大胆地抓住柔软的树枝荡向墙外。渐渐的,我开始觉得那个男孩就是自己,在这些记忆的片段中,男孩的我毫无愧疚地玩弄小动物和昆虫,直到它们死去,也不觉得这些被搞得乱七八糟的尸体有什么恶心的地方,周围孩子的艳羡目光让我十分得意,可渐渐地,我身边的孩子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形影单调,那些曾经被视为勇敢的行为被人视为小丑的举动。

    于是,我再也不逞能了。我在别人玩耍的时候努力学习,成了一个优等生,尽量不涉及危险的行为,不参与体育活动,一心放在学业上。我初中萌生了一个梦想,想要成为一名动力学专家,这需要很高的学历……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醒过来。我和那个男孩分开了,我仍旧是自己,而男孩也仍旧是他自己,那些记忆的片段又再次下沉,最终不见踪影。我看着最后几步阶梯,有些恍惚。男孩的经历和我相似,但醒过来之后就会意识到,那不是属于自己的过去。

    那是另一个世界线的“高川”的记忆,我在恍惚中想到,系色同学也许并没有在开玩笑,世界线并不是仅存于理论上的假设,而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而我曾经行走于其他的世界,上一个世界线的记忆,仍旧存在于这个身体里。这种感觉就像从一个平行世界死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出生,也许经历发生改变,但也存在着未曾改变和似曾相识的东西。

    我的未来会变得怎样呢?我刚产生这样的想法,就立刻甩头将它抛却。我知道,如果在这种问题上分心,就无法应付接下来可能会随时出现的危险。

    另一个世界线里的“高川”一定是在第四层碰到了地狱犬,然后用手中的消防斧杀了它。我开始这么确信起来。

    那么,在这个世界里,这只地狱犬是不是也在那里等着我呢?

    我在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前停下来。走廊横在我的前方,只要没有踏前那一步,左右两侧就是坚固的墙壁。再没有比四楼更高的地方了。如果真的存在恶魔,那么这里就是战场的尽头。

    可我没有看到它,视线被墙壁挡住了,也没有再听到那种幻听一般的犬吠。这栋建筑仍旧一如既往的沉静。于是我最终踏进了第四层的走廊,走廊上的房间和第三层一样,呈现左右对称的形状,两侧的尽头各有一扇半敞的门,如同在邀请我进去。

    我犹豫了一下,向左侧尽头的房间走去。这个房间比并排在走廊上的其他房间更加宽敞,里面的摆设保持完整,并不向第三层的房间那样被翻得乱糟糟的。我从一张床下找到一大箱手办,是万圣节系列的怪异玩偶,压在箱子最底下的是几本游戏杂质,还有一块废旧的电池。我突然想到,这个箱子里应该还有一个游戏掌机,不过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来得突兀,去得也快。正当我拿起游戏杂质,想要查看上面的日期时,突然又有一种有谁站在自己身后的感觉。…,

    似乎有一道来自身后的阴影将我的身体覆盖,我连忙转过身去。前方有个红色的影子,可是再眨眼的世界,那里其实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阳光因为角度的关系不如走廊上那般明亮,但也不存在被阴影笼罩的说法。

    有一个声音轻轻在耳边说:

    ——这是什么地方?

    ——末日幻境。

    ——为什么把我送来这里?

    ——为了拯救世界。

    ——你是什么人?

    “……卡门。”我自言自语道。这个名字就像是自行从我的嘴里蹦出来一般。

    虽然不明白这个名字的主人到底是怎样的家伙,但是仿佛幻听一般的对话仍旧让我有些在意。这个统治局遗址为什么会被称为末日幻境?它其实是不存在的吗?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拯救世界吗?但是这里没有答案,也没有能够给我答案的人,我放下游戏杂志,带着略为失望的情绪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去了对面尽头的房间,那里也是同样的摆设,不过我却觉得应该更加凌乱。例如在大厅里,应该有一堆被吃剩的人类尸体。白森森的骨头被舔得光亮,还有一些被嚼成碎渣,甚至是吃了一半肉,剩下留着发臭腐烂的肢体和内脏,以及乌云般嗡嗡作响的苍蝇群。

    然而,那种恶臭的味道并不存在,呈现在我面前的,是整齐的摆设和清扫过一般干净的地面。

    这里同样没有安全网路终端,也没有如之前那个房间般遗留着私人物品,仿佛我是第一个造访的人。

    面对这样明净整洁的场景,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从心底滋生出来。我在原地呆了半晌,返身离开这个房间,回到走廊上的时候,有一个人影从楼梯口走出来。我的心脏猛然跳动一下,那个身影像是大学生,又像是社会人,正处于两者之间的过渡,充满了暧昧的年龄。

    身上穿着红色的运动外套和黑色的健身裤,外套的拉链没有关上,露出里面的白色运动背心。长发扎成马尾辫,腹部袒露着,胸部很大,肌肤光滑,富有弹性,全身上下散发出青春健康的生命力。

    她转向我,或许是光线的缘故,她的面容竟然显得模糊,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复杂感觉。她朝我招呼到:“阿川,有什么发现吗?”

    似乎是我的熟人,可我认识她吗?我眨眨眼睛,那人变得清晰起来,可不再是之前那副青春活力的样子。有着同样高挑的身材,胸部在里衫的形状也异常硕大挺拔,可是皮肤白得似乎透明,充满黑色质感的头发也没有扎起,垂直披在肩膀上,外套是一件科研者的长摆白大褂,扣子全没扣上,就这么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同样散发出严谨气息的衬衫款式和直筒裤,襟口打着白色的蝴蝶结。

    这是一个散发出冷酷智慧气息的女性,也是我的妻子,近江。

    “发生什么事?你似乎看到了其他人?”近江敏感地觉察到我一瞬间的失神。

    “没什么,发了会呆。”我摇摇头,向她说起刚才陆续产生幻觉一事,我从来不把自己的担忧以及感到不对劲的事情对身边的人隐瞒,“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没有意义。”近江不假思索地回答,“不都是你自己的记忆所造成的影响吗?如果你真的成功进行过世界线的跳跃,那么在所有的世界线上,都只存在一个高川。”

    我明白她的意思,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在近江这样的女性口中说出来,更能让我感到安心。

    “除了走廊尽头的两间,我还没有打开其他房间。”我将话题转回正事,“席森神父那边也已经完成了吗?”

    “没看到他,我直接上来了。”近江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我仍旧感受到她的关心,心中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于是,我们一起将其他房间打开,可令人失望的是,同样没有看到像是电脑终端的物件。这时席森神父也上来了,他排查的结果和我们一样,这栋建筑里不仅没有网络终端,而且之前怀疑可能还留在此地的先来者也不见踪影。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