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40 一大波
    [之四厄夜怪客]340一大波

    ------------

    340一大波

    身材娇小的女生叫格雷格娅,她是墨西哥裔人,加州大学三年生。其他学生也是这所知名大学的学生,不过除了健壮的男生是二年生,其余人都是一年生。崔蒂不是大学直聘的保安,隶属某个专注于为学校提供保安服务的人才资源公司。格雷格娅的啜泣触动了其他人,除了崔蒂和酒红色头发的女生之外,其他学生都浮现意动的神情。

    尽管这份经历让他们险死还生,但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精彩纷呈,对于好奇心强,精力旺盛的男生来说,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存在经历这种非一般的人生的愿望吧。回到正常的世界里,彻底将这份刺激的经历画上句号,还是继续深入到这种冒险中来,将它当成一份拯救世界的伟大工作?因为格雷格娅的话,他们开始沉思起自己的未来。

    我揣摩他们的想法,然而,即便他们有心加入,身怀激情想要和我们干一番事业,我也不会同意让每一个人都加入进来。耳语者从建立之初就不是一个谁都能够进入的组织,未来也不会变成那样的组织。到目前为止,耳语者的正式成员也只有六人而已,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拥有类似的特质。耳语者只是一个容纳“同类”的小世界,如果格雷格娅真的想要加入,就必须接受观察,直到她被确认是“同类”。

    这一切的前提是她必须活着离开这片统治局区域。不过,作为第一个主动要加入耳语者的女生,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她。虽然我对人和善,不吝啬在能力范围内帮助每个人,但我知道,自己仍旧会在心中为每个人划分重要性的等级,并且严格遵守这个等级。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谈起这件事。“怪不得你平时挺和善,但有时眼神却显得冷漠。”他惊诧地问我:“划分得那么仔细,不累吗?”并且以过来人的身份劝我不要让自己的态度那么理智和严格,如果模糊一点,或者说相对公平和热情地对待他人,这对我的人生更有帮助。

    可是我并不觉得累人,将每个人按照等级在脑海里存档,每当接触他们,就调出这份档案,遵守事先定下的态度与规则和他们相处,这就像是本能一样。我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一定有很多人像我这样,只是他们并不会明确说出来,或者没有这么清晰地意识到而已。

    所以,我会尽力去帮助每一个人,会做出类似掩护学生们撤退,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中的决定,但这并不代表我是个好人。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只是习惯性地遵从自己的本能来生活而已。在无法挽回或者情绪激动的时候,我仍旧会做出残酷的选择,仍旧会抛弃那些不重要的人,甚至把他们视作蝼蚁或诱饵。正如我在和巫师战斗之后,明知可能会误伤无辜的人,但仍旧点燃那场大火。

    我曾经也觉得那不像是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在事发之后,每当我仔细剖析自己,都发现自己就是会做出这种令人唾骂的事,但自己却毫不在乎也不后悔的人。我之所以渴望正义,成为英雄,说不定就是因为在冥冥中察觉自己骨子里是个快乐的犯罪分子。当我发现自己的本质后,并没有陷入慌乱和否定之中。我的感觉很好,我从来都没有如此清晰地看清自己,我觉得正因为看清自己是怎样的人,才不会对自己的选择后悔。…,

    参加耳语者也好,用机械的方式来处理对人的态度也好,杀人波及无辜也好,为了救人而让自己身处险境也好,过去所做的选择都没有值得后悔的地方,未来也如是。

    这样的我仔细观察着面前的女生,她的眼神十分清澈,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充满坚定的神色,在这一刻她是认真的想要加入耳语者。不过,如果她回到正常世界里,体味到两个世界截然不同的人生时,这份意志还会这么坚定吗?这份意志究竟是来自所谓的正义感,还是自己本身就沉浸在由此带来的快乐之中呢?这些都是日后的观察事项之一。如果只是单纯秉持正义和英雄的理念,而无法享受事件本身所带来的刺激和快乐,那么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崩溃吧?

    因为耳语者是神秘学组织,在我们看来,所有无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的事物和现象都是“神秘”,在这个诡秘又危险的世界里,无论目的是多么高尚,通向它的路途都必然遍布黑暗。这正是我经历巫师事件后,遭遇理念冲击而得到的深刻教训。无论多么想要成为正义的英雄,但那终究是目标,行为本身既不合乎律法,甚至不合乎人性,所以并非正义。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恳求,从内衫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张名片是耳语者的制式名片,上面有环绕卡片边缘的绿色橄榄纹,以及代表“聆听”这个意义的象征性图案,但没有印上社团和成员的名字,甚至没有电话号码,只有一份电子邮箱地址。

    四年来,我们通过各种途径散发出不少这种名片,然后通过电子邮件来和有意无意成为顾客的人进行沟通,承接他们的委托。我们并不在乎它是否会抵达需要它的人手中,也不在乎是否会被人当作垃圾扔掉,如果有人因此联系上我们,那一定是因为我们命中注定会相逢。

    现在,格雷格娅得到了这张名片,她会否成为那位命中注定的人呢?不仅是我,八景他们也一定会感兴趣吧。

    没有得到我的确切答案,格雷格娅并没有露出沮丧的表情,相反眼神更加明亮。其他学生也都围上来观察她手中的名片,纷纷觉得“只有一个电子邮箱呢,不愧是神秘组织”。她显得很坚定,似乎知道自己要加入组织,就必须经历“考验”,因为电影、小说和各种故事里都这么写,大家对这种机制也很认同。

    “也给我一份吧,高川先生。”发福的男生兴奋地说,“我一定会通过考验的。”

    我只是笑着摇摇头。在这些学生里,名片只发给第一位表态的人,这是我刚刚做下的决定。当然,其他学生虽然露出失望的表情,但我却觉得他们对自己的选择其实充满了犹豫。

    我们在住宅里修整了大约十五分钟。我从背包里取出巧克力分给大家,当我打开保温壶时,里面的茶还是热的。他们纷纷来看我的背包里到底都准备了什么,其实也没什么,都是野外生存所需要的东西,例如钩绳、帐篷、厚实的衣物、防毒面具、食物和水等等,不过在学生们眼中却觉得是了不起的行为,将我当成了常年冒险的专家。

    我没跟他们说,其实我也只是个准备毕业的普通大学生而已,并且我上的大学无论名气、硬件还是软件上都比不上他们的大学。…,

    背包里还有枪和几把匕首,他们有些责怪我没有将这些武器分给他们,不过我觉得就算给了他们也无济于事。近江提供材料帮他们准备了比匕首更有杀伤力的燃烧弹,他们到头来不也是只能惶惶而逃吗?相反,如果有一颗真正的战斗的心,就算没有武器,也会想方设法来武装自己,在这个时候,一把匕首和一根金属管的力量其实是一样的。

    这话我没有说出来,不希望在这里打击他们,可是格雷格娅却同样想到了,而且毫不顾及则责备对方:“就算拿着枪又有什么用呢?反正连开枪的勇气都没有。”气氛有一阵十分僵硬,酒红色头发的女生躲得远远的,似乎很害怕参与这些争论。健壮的男生阴沉着脸,发福的男生则一副茫然的表情,他们都没有说话,反而是看起来瘦弱的男生反讥道:“你不也一样吗?”

    “是的,我也一样,根本就只想着逃跑。”格雷格娅平静地说,然后撕开裙摆,用布条将燃烧瓶串在一起,和防身的金属棍一起挂在身上,她说:“我不知道下一次还会不会跑,所以,有这些东西就够了。”她看了女保安崔蒂一言,用请求的语气对我说:“能给崔蒂小姐提供子弹吗?”

    “当然。”我说。就算她不说,我也打算这么做。崔蒂虽然只是个保安,但她拥有一颗战士的心,这从她主动选择为学生们断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她同样很害怕那些奇怪又强大的敌人,也明白自己的武器拿那些家伙没办法,但在战斗中,她仍旧尽了自己的努力,然后活了下来。在精神和意志上,她拥有令人艳羡和信服的力量。

    能够认识这样的女性,为她提供弹药,我觉得很高兴。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总是能够遇到这样与众不同的人,而且总会直接间接得到他们的帮助,所以才让自觉与众不同的自己不会感觉到孤单。我能够这么平静地长大,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丽、温暖与缤纷,不至于早早就变成一个杀人魔,然后凄惨地死去,也一定是因为总能看到这些在行动或思想上与众不同的人。

    我是与众不同,但在与众不同的人当中又极为普通,有许多比我更加特异和优秀人们,如同繁星一样点缀在这个世界上。这么想的话,就像夜晚仰望星空时,总会为那种深远和博大而感动。

    这份感动同样是支持着我继续沉默着,在遍布荆棘的风景中不断前行的力量。

    我将所有的手枪子弹都给了崔蒂,对我来说,有一把折叠刀就足够了,因为普通的枪械在这个地方只是一种负担。

    崔蒂挺高兴,她也知道自己的手枪起不了作用,但依旧能够给她安全感,她不断向我道谢。在所有人都享受完巧克力和热茶后,我们再一次出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灰蒙蒙的雾气似乎有消退的迹象。席森神父在修整时没有重新接入安全网络,生怕被对方锁定,所以我们仍旧按照原计划的路线奔跑。幸运的是,在我们经过的地方,地形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有几栋高层的建筑倒塌在地上,显然不久前才被高烈度的战斗波及,大概同样是统治局安全警卫和恶魔的战斗吧,总之,当我们从拦路的废墟上辛苦攀爬过去的时候,脚下还隐隐传来热量,灰色的雾气中传来几乎让窒息的臭味,大概有战斗产生的废气或毒气弥散在空气里,只是碍于浓雾和雾气的颜色才看不出来。大家不得不戴上我事先准备好的防毒面具。…,

    有几次,发福的男生踏中虚浮的落脚石,差一点就掉进六七米深的坑洞里。这个坑洞看上去像是由好几个在倒塌时墙壁被打通的房间组成,下面隐隐露出拥有锐利断口的金属条。及时把他抓住的是格雷格娅,她也差点被对方的体重也带了下去。被幸运地救回来后,原本暗恋格雷格娅的发福男生却沉默下来,不时看向格雷格娅的视线里存在一丝原本没有的复杂神色。

    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的感情似乎有些别扭。

    翻过这条被阻断的街道后,前方变得开阔起来。

    “雾气变弱了。”近江抬起头望了一眼因为浓雾而显得低沉压抑的天空说。

    “这是好事,说明最危险的时间快要过去了。”席森神父的表情也有些轻松下来,“雾气浓郁的时候是安全警卫和恶魔出现频率最高的时段,我们没有遭遇大规模的安全警卫和恶魔……”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住嘴,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

    我和近江也敏锐地感觉到空气正传来一些异样的动静。声音传来的方向很遥远,在我们的侧后方,但频率极高,渐渐的连成一片。

    “数量极大!”近江断言道,尽管声线仍旧平静,但我注意到她的瞳孔缩了一下。

    “该死的!”席森神父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大叫起来:“快!都跑起来!一大波安全警卫来了!”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自己就已经跑起来。我和近江毫不犹豫地尾随席森神父向前跑,落在后方的格雷格娅和崔蒂也连忙动身,剩下的学生面面相觑了一下,这才拔腿跟上。于是,这支队伍明显分成三个层次。

    跑了大概一条街的长度,学生们开始落后了。但这一回席森神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和近江也明白“一大波安全警卫”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些可怕的兵器不知道为何竟然会聚集在一起,是冲着我们来的吗?我回身将格雷格娅扛起来,她没有挣扎,而近江也来到崔蒂身边,示意她抓住衣角,然后我对剩下的学生喊道:“不想死的话就往其他的方向跑。”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地面不自然的振动了。

    我没再理会他们,扛着格雷格娅追上席森神父,这时他的速度更快了。我觉得他如果使用超能力的话还能更快些,可是他完全没有要用超能力的意思。我猜想,也许在这个时候使用魔纹的力量会引起安全网络系统的注意吧。

    很快,身后的学生们都消失在迷雾中。可是这个时候,好心人崔蒂也不打算自己留下来面对那一大波安全警卫了,那种行为就是自找死路。

    “它们是冲我们来的吗?”近江轻快地跟在席森神父身边问到。就连常期锻炼而显得身材精炼的女保安崔蒂都开始喘气,要不是拉着近江的衣服,似乎就会落下的样子,可是近江本人却连一滴汗都没有渗出来,这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当然也是一种异常。

    我和近江认识的时间不长,对她身上所发生过的事情可谓是一点都不了解。我觉得近江身上所存在的这种神秘性同样是吸引我的原因之一,我毕竟是神秘学组织的副社长,对任何“神秘”的物事都感兴趣。

    “希望不是。”席森神父说:“就算我们干掉了四台安全警卫,安全网络也不应该将我们的危险等级提高到这个地步,后面的安全警卫至少有数十台!”

    紧接着,我们听到了安全警卫大队方向传来剧烈的战斗声。建筑倒塌的声音,爆炸声,脚步声,马达声,还有枪声、炮声和呐喊的声音、惨叫的声音,如同一团沸腾的粥。而这团粥正一直往我们这边滚动。我们连续拐了好几个方向,但仿佛拥有磁石般的吸引力,战斗的中心自始至终都在靠近我们。

    我们意识到这种不自然,于是停下脚步再做打算。

    “到底是什么人在战斗?”我说:“似乎不是巫师,他们可不用枪。是其他末日真理教的人?”

    “也许,不过,能够发现和进入统治局的可不全是教里的人,虽然玛尔琼斯家一直想让他们变成教徒。”席森神父说。

    “他们带了重武器。”近江眯起眼睛,如错觉般,她的嘴角似乎在一瞬间勾起弧线,“不过显然是被驱赶的羊群。安全网络系统仍旧把我们的位置锁定了。席森神父,重新接入安全网络吧,小花招对它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