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45 抵达
    车辆的行使路线开始向下蜿蜒,之前并没有明确的感觉,但是不久后回头看,就能看到城市建筑高高耸立在上方,让人感觉这座城市似乎建立在丘陵上一样。这座城市是如此之大,直到现在,我们仍旧处于城市范围内的某条高架路之中,沿着看似单向的宽敞车道一直向前。

    车道的尽头出现一座座醒目的路标,虽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但还是能够猜测上面的指示性图案的含义。

    箭头所指的方向是一处地下隧道的入口,现在它遥遥在望。

    灰雾已经变得十分稀薄,积厚的云层也开始出现裂缝,光线从裂缝漏下,在车道上留下一条条光栅,给人一种澄净透明的感觉。这幅美丽的光景让格雷格娅和崔蒂的心情好了许多,身后的安全警卫迟迟无法追上,也让她们开始习惯这种追逐,于是她们开始露出风景区的游人特有的表情四处张望。

    这样惬意的时间没有多长,车辆很快就冲进地下隧道之中。从外面朝里看的时候觉得隧道里一片黑暗,但是进入之后却发现两侧的墙壁上竟然散发出萤火一样的光芒,光很淡,但每一块地方都被照亮,一直向前延伸到很远。这些墙壁同样是用看似金属又看似石头,但又给人有机物感觉的材料制作而成,这种材料是白色的,大概和安全警卫的躯壳材质是一个品种吧。

    这绝非是自然生成的材料,在地面城市也并非每一处都能见到,大多数地方,例如居民的房子和商店的建材就给人廉价和轻便的感觉,只是在其中掺杂某些合金作为骨架,所以才会在战斗中轻易就被破坏。不过,如果有材料学方面的专家进来此地的话,一定会大呼不虚此行,因为这里的一切材料看起来都是正常世界里没有的,光是对这些地面城市里常见的材料进行解析就要花费大量时间。

    我不知道进入统治局的人是否将目光投向了这些材料,我对动力学充满兴趣,对和动力学息息相关的材料学也十分注意,如果有人在最新的研究前沿阵地发表过关于类似材料的论文,那么我一定会注意到。但从自己掌握的渠道中并没有听闻新材料的重大成果,也没有找到和这里的材料有蛛丝马迹联系的新材料理论和发现。当然,这只是表面上,说不定有人将之隐藏起来了。

    近江对这些用于民生,乃至于普及性装备在安全警卫身上的基础材料没有兴趣,她要找的是能够支撑时空穿梭的神秘材料。我对时空穿梭一无所知,无法理解到底在时空穿梭的过程中,究竟会有哪些因素会对材料本身带来何种程度的压力。不过,如果在统治局里也无法找到这种材料的话,我想像不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她想要的东西,一定保存在统治局研究机构最机密的地方,受到严密的安全防线和严格的权限机制保护。二级乃至于三级的魔纹使者所拥有的权限,能够打开这样的地方吗?我对此不报以太大的希望。

    隧道呈现盘旋性的斜坡状态逐渐往地下深入,像是环山公路的下行道,当然,如果将地下停车场的入口车道放大几十倍,也会产生类似的感觉吧。两侧墙壁上的荧光让我们在视野内的前方区域毫不受阻,这里的路面相当平整,宽度达到五十米,沿着中轴线有一条同样散发出荧光的大概是区分车道的虚线,墙壁上的荧光是白色的,而虚线的光则是红色,让人不自觉升处被警告的危险感,不会越过这条虚线。…,

    尽管如此,因为此时只有我们两辆车在行驶的缘故,所以就算只能走半边,仍旧给人十分宽敞的感觉。隧道里十分安静,只听到车辆行驶时发出的声音,比隧道外更轻微,而且没有发生回响现象,很可能是因为四周的材质拥有吸音的效果。

    “还有多久?”崔蒂问我。

    其实我觉得她没必要问我,这条隧道在我们当初定制的路线中,同时是抵达终点的必经之路。

    “已经到了后半段。”我还是回答了。

    “还有五分钟。”坐在另一辆车上的锉刀做出了更详细的回答,“已经有不少人先到了。我希望我们会是最后一个。”

    崔蒂和格雷格娅面面相觑,她们不明白为什么锉刀会这么说。一般来说,没有人会想当“最后一个”。卡西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大概猜到了他们的想法,如果无法避免竞争,那就尽量减少参与竞争的人数。锉刀这些人一直没有彻底甩掉身后的安全警卫,说不定就是想要让这些安全警卫成为一个筛子,筛掉多余的竞争者。

    他们要将安全警卫,乃至于安全网络系统的注意力吸引到那个通往三十三区的车站里。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虽然并不介意耍这种小手段,但是同样担心双方的交战会不会摧毁地铁。不过席森神父也应该想到了这一点,他没有反对,那就应该有一定的把握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

    “地铁是定时往返的吗?”近江开口问到。

    “一般情况下是。”席森神父说:“不过,若遇到非常情况,也可以申请提前发动。”

    原来如此,他们打的就是“非常情况”的主意。

    “安全网络系统不会阻拦吗?”近江。

    “权限问题,要看看运气。”席森神父说,“如果不能成,那就得找个暂时落脚的地方了,说不定就无法进入三十三区。这些临时开放区有时间限制,有的很长,有的很短,对这种开启时间不稳定的原因,现在最主流的说法是,要看临时开放区周围是否突然出现短段时间内无法消灭的恶魔。”

    “我倒觉得我们的运气挺不错。”卡西斯接过话,说,“上一次进来时才叫惨,这次至少多了两个活下来的。”

    格雷格娅和崔蒂听他这么一说,都不由得瞠目结舌。他们这支雇佣兵队伍在她们眼中可谓是损失惨重,准备了那么多人,那么多重火力,结果只剩下这么点人。

    “我现在也开始觉得自己挺幸运了。”崔蒂说。

    “你们何止是幸运,简直就是喝了幸运女神的洗澡水。”卡西斯挖苦般哈哈大笑。

    “还有两分钟,卡西斯。”锉刀在那边打断了他的笑话。

    车辆的速度迅速减弱到比没被追赶时还要慢,安全警卫们追赶的步伐声以清晰可辨的速度急速靠近。不一会,我就从后方的弯道处看到两三个安全警卫的身影。它们有的直接以圆球状态在车道上滚动,有的跳上墙壁和顶壁,宛如壁虎一般,四肢交替着快速爬行。不一会,更出现几台之前没有见过的类型,其中一种新型号的安全警卫宛如蝎子一样,拥有巨大的勾尾,节肢状六足的足端配备有滚轮,让它们能够以滑行的姿态迅速前进。另一种则更像是蜘蛛,直接依靠背脊前端的喷口射出白色的绳索,交替爬行和摆荡的方式。…,

    “是仿生学。”我轻声对自己说,现在,我更加肯定了,统治局的原住民在行为模式和思维方式,乃至于意识形态上和我们拥有某种程度的一致性。他们不是外星人,不是怪物,甚至不是其它物种,而是同样在这个星球上生存和成长的人类。

    在历史上的某个消失的时间段里,他们的进程和正常的历史进程发生了断层。我这么想像着他们的来历,他们的遭遇,在心中问自己,在同样长的时间里,这些人是如何发展出这种超乎想象的文明和技术呢?他们最终想要得到什么呢?

    “神秘”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未知性和可能性。挖掘一个神秘的遗迹,探索它们的过往,同样令人着迷。可是,有一个声音在轻轻对我的遐想和思考发出嘲笑。是的,这种感觉来得十分突然,那不是真实的声音,但我仍旧清晰地“听”到了。就像是上帝的笑声。

    这个声音彻底打断了我的思绪,让我原本因为神秘而激荡的心情复又变得平静,让我觉得这种探究毫无意义,因为思考和想像的路线一开始就错了。那个来自仿佛来自于身体深处,或是灵魂深处的声音对我说,它们的本质是更加概念化,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无法理解这个声音。尽管如此,我觉得自己应该是能够理解的。

    安全警卫和车辆的距离越来越近,它们甚至试探性开了几枪。幸亏有席森神父的气压控制和锉刀的神秘静止能力保护车辆,才被我们险险躲开。格雷格娅和崔蒂的脸色都不怎么好,她们的心理状态还无法如其他人那样,视危险如玩物。所以,不管车后的安全警卫是否在攻击,她们都紧紧趴在车里,抿住嘴巴,似乎稍微放松就会大叫出来般。

    为了躲避攻击,越野车不断蛇线行驶,剧烈左右摆动,幅度之大轻易就能将没抓捞的人甩出车外。格雷格娅开始呕吐,崔蒂不顾那些酸腥的秽物,紧紧抱着她,让她不至于因为手脚发软而被甩出去。

    最危险的一次,一台安全警卫突然爆发出高速度,接近到距离车尾只有一只手的地方。车辆后方的机枪猛烈射击,它顶着身上如暴雨般飞溅的火花追出一百多米,才被近江直接用电锯斩成两半。这期间它所有的攻击都被锉刀的超能力静止抵挡下来,我这才知道,原来这种静止能力的作用范围并不局限在自己身体的正前方。

    期间,我用连锁判定的能力,狙击了一台蝎型安全警卫。它的头部虽然被子弹贯穿,但那里似乎并不是它的控制中枢,所以除了身体微微一颤,什么事情都没有。随后,它的勾尾尖端瞄准了我们。

    “操!别惹这个大家伙!”

    卡西斯用力打转方向盘,急促的动作让我感觉到他的紧张。下一刻,勾尾尖端出现聚焦的光点,在充满荧光的隧道中分外恐怖。这种极其凝聚的光亮让我下意识想到激光。

    “第一发要来了!”我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卡西斯大喊着,“抓紧,要飞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车体一震,我们已经身处在半空了。并非车辆自己跳了起来,而是因为我们已经冲出了隧道的尽头。头顶上方只有十米高的顶壁霎时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高大,更加宽广的半圆形穹顶。不知道什么人在进出口处设下路障,被一口气撞开后,断裂的零件伴随在车旁飞舞,有塑料的,有木材的,甚至是金属的。紧接着,就是一道炙热的光柱擦着车门射向远方,车子还没落地,车边的装甲已经开始变得烫手了,还滋滋地冒烟。…,

    如同长枪一般的光柱维持了至少三秒钟的时间,期间有人发出咒骂的声音,而且还不只一个,大概激光摧毁了什么,重物砸下来,发出巨大的响声,整个大厅中如同一锅沸腾的粥。当我们开始承受车辆落地时的冲击时,从隧道里面传来更加可怕的如浪潮,又像是无数蒸汽锅冒气的声音。

    几乎来不及反应,无数的针状光芒、激光长矛和拖着尾状烟气在天空翻滚的柱体好似火山爆发一样从隧道口喷了出来。紧随而来的尖锐的啸声和翻滚的气浪将车辆给掀翻了,车里的人都掉了出来。格雷格娅发出尖叫声,被崔蒂压在身下,而我则扑在崔蒂身上,近江支起电锯顶住压过来的车底,而席森神父则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车底,一手制造出猛烈的旋风包围了车体。卡西斯则被安全带牢牢绑在座位上,以头下脚上的姿态发出快意的大笑。

    针状光芒尚未击中穹顶就开始落下,激光长矛分成无数更小的光束落下,在半空中翻滚的柱状体同样解体,从宛如劈开两半的壳中,更多针状光芒从蜂窝状发射孔中激射下来。数不清的爆炸在大厅中铺开一片宽阔的长毯,轰鸣的声音和更加急剧的气浪以辐射状向四面八方扩散。我进入连锁判定的状态想要看清这一切,可是巨大的信息蜂拥而来,仅仅一秒钟,我的大脑就好似要烧毁了。

    翻倒后被当作临时掩体的越野车承受着沉重而密集的打击,发出的撞击声很快就淹没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可是它的每一次颤抖都让伏在车下的大家心惊肉跳。我们都见识过安全警卫针状子弹的厉害,越野车虽然加装了高抗性的装甲,但是到此时还没瓦解,完全是多亏了席森神父的气压控制能力。冲击波和冲击所形成的气浪都在一股强大而受到控制的旋转力量中化为防御的一部分,面对这种规模的覆盖攻击,席森神父也表现出异常难受的神态,渐渐有鼻血流出来,似乎随时都会脱力的样子。

    因为之前解决过多台安全警卫,我曾以为这种最低等级的常设兵力就只有那种程度的力量,可是如今这些安全警卫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却彻底打翻了我的想法。只有一台的话,也许的确不过如此,但是更多的数量,更多的类型聚合在一起,它们发挥出了超乎想象的战斗力。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锉刀小队如此肯定,他们引来的这批安全警卫一定会给提前抵达的家伙们好看。

    我不明白,我们到底引来了多少台安全警卫,看上去比锉刀小队遇到的那一波更庞大。当覆盖攻击暂告一段落后,不断从隧道出口跃出的安全警卫们让我彻底明白,这一次真的是引来了大麻烦。

    不断有身影从半空中落下,又有身影爬到穹顶上,一副随时会跃下来的样子。不断出来的安全警卫就像出巢觅食的蚁群。我大约估算了一下,至少接近百台,起码有五种不同的型号。这样的数量让我不由得去想,安全网络系统一直没有对我们发动猛攻,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将所有的入侵者一网打尽。

    它们进入大厅后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静静地站在四周,和攀爬在穹顶上,用一种机械的目光凝视着大厅中的所有人。一轮爆炸的硝烟过去之后,不少人和我们一样从车辆掩体下爬出来,所有的车辆不是被彻底摧毁,就是燃起大火,或者一副破破烂烂等待废品处处理的样子,有几处地方,从车体下方蔓延出血水。

    有人死亡了。

    而且,也不会再有人进来。

    锉刀的计划成功了,安全警卫解决了尚未进来的人,准备着和已经进来的人大干一场。

    还活着的人有三分之一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锉刀会引来这么一大批安全警卫,以至于在遭遇攻击的第一时间没能完全保护好自己。反而是距离安全警卫最近的我们正好处于高抛弧线的中前部,反而躲过了攻击矛头,没有一个人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