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44 探针
    两名二级魔纹使者。另一位灰石强化者和四个普通人都是男性。这就是这支队伍被安全警卫猎杀后剩下的数量。他们没有表现出沮丧、悲伤或是愤怒之类的情绪,但我觉得他们的心中一定不会这么平静。

    “你们全部人都在这里?”女性魔纹使者问席森神父。

    “还有四名学生,都是意外进来的,运气不好。”席森神父回答道:“在不久前走散了,我们当时以为那群安全警卫是冲我们来的。”

    “很遗憾。”虽然女性魔纹使者脸上这么说,但并没有表现出遗憾的样子。她看似对自己队伍里的死者都不关心,显得冷酷。我仔细观察她的眼神,想要看看她的内心是不是表面显露的这样。

    在得到结果之前,她邀请我们一同上路。他们有两辆车,可以载我们到目的地。“我们要去三十三区。”席森神父对他们说,他们的目的地和我们一样,因为距离这片地区最近的开放区只有三十三区。不过当我问起他们为什么会被大批量的安全警卫追赶时,他们只是冷眼看过来,没有说话。我觉得,这和他们前往三十三区的目的有关,不过在这里揭发出来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在陌生的地方遭遇陌生人时,不要随便上对方的车。这样的警世名言并没有得到遵守。格雷格娅和崔蒂对这些武装份子都有些警惕,可是我、近江和席森神父都不觉得和他们同行会是危险的行为。在战斗力上,我们并不害怕他们。何况在统治局里,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玛尔琼斯家的巫师,统治局安全警卫和恶魔。尽管彼此都有秘密和不同的目标,但走到一起同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两辆越野车的司机和机炮手都是普通人,作为善意的表现,对方的两位魔纹使者上了另一辆车,而将我们全都安排到第二辆车里。上车时我问了司机的名字:他叫卡西斯。

    卡西斯是一名雇佣兵,这并非单纯指他受到这支队伍的雇佣,而是在正常的世界里就干这一行。他全家都吃这一行的买卖,他的曾祖父是雇佣兵,祖父也是,父亲也是,连他们娶的女人都是。在任何常规和非常规的战争中,他具有一脉相承的专业素质,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同伴都死了,他却活下来的原因。

    这样的家境让格雷格娅和崔蒂都感到惊讶,卡西斯得意洋洋地向她们吹嘘自己所经历过的种种冒险,以及身上的伤疤——这是他的荣耀。他也许对自己在战场上的作用进行过夸张和修饰,但是当时的危险却真实不虚。当格雷格娅问他是否想过要改行的时候,他说:“这是家族事业。”

    实际上,卡西斯所在的这只队伍就是一只雇佣兵军队。雇佣兵头子就是那位女性魔纹使者,真实姓名不详,代号“锉刀”。我虽然也想过这个代号叫做“锉刀”的充满军人气息的女性是不是就是队伍的实质领导者,但在确认之后,仍旧觉得有些惊讶。锉刀乘坐的越野车和我们平行,我转过头就能看到她的脸。她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手中的终端装置,在我的视线移过去的第一时间就敏锐地抬起头来。我觉得,她的眼神就像一把锉刀,这说不定就是这个代号的来历。

    “你的代号是什么?”崔蒂好奇的问。

    “就是卡西斯。”卡西斯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

    “你们是独立的组织。”近江突然开口了,“你们知道统治局的存在,以统治局为目标组建队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锉刀抬头看了一眼近江,复又低下头去。于是卡西斯用轻松的口吻回答:“我们就是雇佣兵,做雇佣兵也得要本钱呀。而且,老大认为我们必须紧跟时代,末日真理教的跳蚤们之所以可以嚣张这么久,不就是因为他们从这里拿到了好东西吗?好东西当然是见者有份。”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你们死了许多同伴。”我这么说到。

    “没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这就是雇佣兵的下场。”卡西斯的语气是如此愉快,“既然入了这行就要有随时死无葬身之地的觉悟,在这里死掉和在其他战场死掉,被安全警卫打死和被人开枪打死有什么区别呢?能够见过这种大场面再死也不错。”他的眼中充满了满不在乎的神色,只是在偶尔才产生另一种压抑的波动。

    “如果你以为我们就会因此兵力不足,那大可不必。雇佣兵是杂草一样的东西,割了一茬还有一茬。”他幽默地说。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话题。车里的空气有些沉重。

    “倒是你们,是什么人?”卡西斯将话题转移到我们身上,他斜瞥了我一眼,“席森神父就不用说了,大名鼎鼎的末日真理旧教徒,孤独的漂泊者。你呢?男孩,二级魔纹使者可不是大白菜。还有其他的人,学生,保安?还有一个女学者?”他“呵”了一声,似乎带着难以置信情绪,“不会都是意外闯进来的吧?”

    “认识一下。”我对他伸出手,“中央公国地下社团‘耳语者’,专注神秘学研究和神秘事件对策。我是副社长,这一次应近江博士的要求,负责保护她进入统治局采样,席森神父是社团于这一次行动的合作者。”

    卡西斯带着诧异的眼神,和我用力握了握手。

    “耳语者?中央公国的组织?这可真稀奇。”他这么说着,朝旁边车辆上的人喊道:“谁和中央公国的打过交道?”

    “蠢货,你忘记我们一直都在美、非、欧活动了吗?”旁边车辆的机枪手发用讥讽的语气说,“你见过多少个中央公国的人?”

    “抱歉,我还真不知道。”卡西斯转头对我说:“中央公国的人也知道统治局吗?我听说末日真理教都很少在那边活动。”

    “那是过去了,最近他们活动得很厉害,在我们的地盘上进行降临回路实验。”我轻描淡写地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虽然这几场战斗的规模小得可怜,但我用了稍微夸张一点的说法:“半个城市都被那些巫师弄得人心惶惶,还让我们差点失去了两个同伴。他们使用的法术的确挺有趣的。”

    “哦,我的神。那可不是能用有趣来形容的。”卡西斯拍着方向盘,大笑起来,“虽然是一群没卵蛋的混蛋,但还是挺麻烦的,打了一只,就会惹来一群,你们得小心了,如果干不过的话,就来找我们吧。”他这么说的时候,旁边车辆中的人飞出一张名片,虽然车辆行使得很快,空气流动十分激烈,可是这张名片却稳稳当当地落在我的怀里。

    我拾起来看去,只见上面写着电子邮箱和大概可以翻译成“走火者”的名字,这大概是这支雇佣兵队伍的称谓吧。…,

    我收下名片,然后将耳语者的名片以同样的手法飞进了旁边的车辆中。

    这是,我看到崔蒂有些担忧地看向后方,那个方向是我们和四名学生失散的地方。格雷格娅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沉默了一下,回以勉强的笑容。

    “不会有事的。”格雷格娅说。

    “我会为他们祈祷。”崔蒂说。

    “不,我觉得你应该为我们自己祈祷。”格雷格娅有些紧张,轻轻地说。

    “进入三十三区后就能离开这里。是这样吗?”崔蒂再一次向我求证道。

    “应该吧。”我给出的答案很模糊,当然,我知道这会让她更加紧张,可是,我并不了解那里的情况。崔蒂问错人了,她应该问席森神父。

    “三十三,这可不是什么好数字。”卡西斯插口道,他的话让格雷格娅和崔蒂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是一个新开放的区域,至少,我们还从没听过它以前开启过。若它只是普通的居民区,那么你们的确很快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里。”

    如果不是呢?这个问题谁都没有问出口,因为答案十分明显。

    “这是你们打算进入三十三区的原因?”我说:“开发新区,获取第一手的资源?”

    “不止我们,其他人大概都这么想吧。”卡西斯不以为意地说:“这里可不只有我们两支队伍而已。”他看了一眼格雷格娅和崔蒂,“你们是该为自己祈祷,这一次进入新区,你们的处境说不定比在地面上走散的那四个学生更危险。嘿,席森神父没跟你们提到这一点吗?他可是老油条了。”

    “不,我并不知道三十三区是新区。而且,你们也没法证明那里是新区。”席森神父终于开口了,“不过,我知道你们通过非法手段获得了关于三十三区的重要情报。”

    席森神父的话让气氛瞬间变得紧绷起来。旁边车辆上的锉刀和另一位魔纹使者坐直身体,让人感到随时都会扑上来。

    “别紧张。”席森神父露出温和的笑容,“这可不是什么秘密了,被那么多安全警卫追捕,只要连上了安全网络的人都会知道。而且……”他看了一眼后方,说:“它们又追上来了。”

    锉刀和男性魔纹使者齐齐转头看向后方,远方的迷雾仍未彻底散去,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没有看到安全警卫的踪影,但过了一会,所有人都听到了轻微而连贯的碰撞声。这种声息对于大家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是安全警卫移动的声音。它们正朝这边赶来,速度很快。

    “加速!”锉刀发出命令。

    卡西斯用力踩下油门,突如其来的加速让格雷格娅倒进崔蒂的怀中。按照锉刀的指令,拐过一个十字街口后,我们来到一条满是碎石,两侧建筑也大部分损毁的街道上,这里的空气还保留着余热和火药的味道,显然在不久前还是战场,我随便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好几具安全警卫的残躯。原本平稳的行程开始颠簸起来,格雷格娅似乎有些晕车,她的脸色发白,一副想要呕吐的样子。

    “保持这个速度。”锉刀说。

    在席森神父的终端中,代表我们和安全警卫的标记之间的相对速度开始稳定下来。只要双方的速度不发生改变,就不会被追上。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安全网络系统会不会抽调前方的安全警卫进行围堵,这也是锉刀为什么让我们拐入这条明显不方便车辆行使的街道的原因,以这条街道为中心的一定范围内,安全警卫已经被其他人清理过。…,

    “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博士,叫做近江是吧?做什么研究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虽然因为后方安全警卫的追赶,卡西斯的表情稍微凝重了一些,但还是闲不住般问到。不过,我想他只是想要打探我们的底细而已。

    他和我们聊天当然不可能只是闲着没事。

    “关于时间机器的制材采样。”近江这么说着,她依偎在车门边,那把巨大的电锯让卡西斯第一次看到时,他的脸色都有些异样。

    “时间机器?我没听错?”卡西斯大呼小叫起来,“你说的是时间旅行用的那种砰砰响的装置?”

    “时间机器运作的时候不会砰砰响。”近江以一副纠正错误的口吻,沉静地说:“实际上,你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不。电影里不都是这样吗?碰的一声爆炸后,大家出现在古代,然后发现身边的山其实是一只长颈龙。”卡西斯发出哈哈大笑。他显然对时间旅行什么的研究不以为然。

    近江并没有因此产生多余的情绪,她只是静静地盯着卡西斯的后脑勺,让他的笑声渐渐变得干瘪后枯萎。卡西斯对我露出尴尬的神色,对我轻声抱怨:“她真不懂得幽默。”

    “不,我不觉得嘲笑别人的努力和梦想可以视为幽默。”我微笑着这么回答他。

    卡西斯耸耸肩,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车里的氛围变得有些古怪,大家似乎一下子都找不到话题了,以至于只有马达和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有些难受。但是如果硬要找点话题,在这种情况下,反而会担心没有人会答腔。

    比起我们这辆车之前的谈笑风生,另一边的越野车中一直都保持一种临阵状态的沉默。这些雇佣兵给我一种没必要就不开口,抓紧一切时间休息的感觉。似乎对他们来说,哪怕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自己的体力。

    虽然身后有追兵,但是除了锉刀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表现出正在思考和准备摆脱追兵的样子。他们知道身后有十多台安全警卫,但似乎更相信自己头儿的判断。大概在锉刀发出准备作战的指令前,他们放在扳机上的一根手指都不会动吧。

    锉刀所在的越野车是领路车,但他们几乎和我们平行,只稍微超出了半个车头。尽管如此,卡西斯驾驶的车辆却始终配合他们的进度,无论是拐弯还是加速减速,都表现出令人叹为观止的默契。

    如果不是这样,两辆车早就在某个地方相撞了。

    在沉默了一段距离后,锉刀所在的越野车终于开始超前。我本以为卡西斯已经将油门踩到最大,但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样。这让我觉得,他们并不想彻底摆脱身后的安全警卫,或许,他们真正想要做的,就是以安全的距离引诱那些安全警卫,借此达成某个目的。

    我猜测着这个目的。

    又转过几条街道,全都留下了战斗后的痕迹,一些没有被完全摧毁的大楼呈现出血肉状,有一些更在熊熊燃烧。地上不时出现人类的尸体,穿什么样的都有,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来路。席森神父说过末日真理教在不断狩猎落单和小组织的先知、灰石强化者和魔纹使者之类任何接触过灰雾的人,并且卓有成效,让整个欧美非大陆几乎变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不过,从这里的场面来看,也并非强大到所有人都退避三舍的程度,因为仍旧有不少人出入于这个统治局遗迹中。

    至少,锉刀所率领的雇佣兵小队就和他们不对付,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被彻底歼灭。

    在欧美非大陆里,现存的抵抗组织、孤立组织和独行者还有多少?这一点就连席森神父也无法确定。不过我想,一定就如星星之火一样多,并且还有更多的新血诞生。就像格雷格娅和崔蒂他们一样,普通人在无意中也会进入这里,看到一个新的世界。

    所有能在末日真理教的高压下存活下来的人和组织,都一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现在,在这个统治局的遗迹里,我们就要面对面,或者成为敌人,或者朋友。

    身在远离末日真理教冲突核心的中央公国,作为也许是中央公国中第一个真正有计划接触灰雾的独立神秘学社团的副社长,我觉得这实在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尽管这里面充满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