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46 厅内攻防
    大厅中还能动弹的人和安全警卫的数量差不多,不过若是大家各自为战,战斗力反而要逊色于安全警卫。16kbook小说网我几乎肯定他们会各自为战,因为这些人在躲过第一轮攻击后,仍旧泾渭分明地聚集成二十多个小团体。

    “操!是锉刀!”有人叫起来,“那个疯子!”

    “竟然有那么多!难道地上的安全警卫全都派到这里了吗?”

    “安全网络无法接入,终端被锁死了。”有人难以置信地说:“嘿,锉刀,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没什么,搞到了点三十三区的情报,想分一杯羹的话,活下来才有资格。”锉刀坐在翻到的越野车边缘,从口袋取出一包香烟,点燃一根用力吸了,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

    “你入侵了安全网络?”某个人提醒了大家,顿时,大厅中的声浪再一次涌动起来。几乎每个人都在咒骂,但锉刀小队的人一点都不在意。在一大片安全警卫的虎视眈眈中,那些咒骂的人似乎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恐惧感,让人感觉只是习惯性在抱怨而已。这种损人利己的活儿肯定不止锉刀小队干过,这里的每个人都吃过这样的苦头。

    我不明白为什么安全警卫没有立刻发动进攻,不过趁这个机会,我将大厅里的人们好好打量了一番。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但亚洲人种十分稀少,加上我们也就十来个左右,而明显呈现欧美人种外貌特征的最多。因为末日真理教近年来的势力扩展,欧美非三个地区参与灰雾事件的人同样呈现扩张的趋势。席森神父说,最近三年涌现出来的小组织几乎是过去总和的三分之一,这也是末日真理教无法彻底根绝其它组织和独行者的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如此,我仍旧没听过政府方面泄露关于这些人、事和组织的风声。如今聚集在大厅里准备前往三十三区的人群中,表面看上去也不清楚是否存在政府方面的人。

    从过去三年的活动数据来看,末日真理教依仗自己在灰雾研究上取得的超前成果,开始逐渐走向世界的表面。他们肆无忌惮,因为巫师体系的建立让他们摆脱了魔纹和统治局原有超常科技的束缚。他们有自己的计划,并且走在一条通向成功的路上,他们成功地让政府和媒体乖乖闭上嘴巴,并着力打压其它组织和独行者。

    尽管因为末日真理教逐渐浮出表面的大动作让更多人知道了灰雾现象和统治局的存在,由此诞生出更多的不在他们掌控中的新血,他们似乎也不可能将所有人一网打尽。然而这些新血都是散兵游勇,根本不可能摆脱拥有强大组织性的末日真理教的阴影。就算他们能够进入统治局,能够获得魔纹,在统治局中获得一点点优待又怎么样呢?末日真理教对统治局和灰雾的研究持续了近百年,甚至更久,他们拥有最系统,最严谨,也最具效率的研究方式和专业的研究人才。其他人想要彻底追上他们的脚步,最快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末日真理教步步紧逼,其他人除非能从统治局中获得超越性的遗产,才具备长时间埋头发展自身的可能性。

    我想,过不了多久,这些喘不过气来的组织和独行者就会像席森神父一样,一股脑全涌进亚洲来。而这说不定正是末日真理教所期望的事情,只要这些跳蚤一样的散兵游勇离开,他们就能彻底掌握三个大洲,而聚集在一起的反抗者们会变得更加醒目。…,

    我的确这么认为,末日真理教没有大规模渗入亚洲,并非单纯因为亚洲国家的内部管制太过严格。他们拥有上百年的悠久历史,经历过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也最为残酷的战争,他们活下来了,在战争中蚕食他人的血肉,变得比过去更强大。这一定是因为他们的每一步计划都经过无数次严密精细的研究。

    也许并不是没有反抗者看穿末日真理教的计划,只是他们有心无力。末日真理教沉默得太久,在几乎被历史遗忘的时候却突然爆发出压垮一切的力量,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想要期望末日真理教自己犯错误?那可真是太难了,他们见证过太多的兴衰成败,在之中所活得的智慧、经验和方略让他们在经历数个国家的兴衰乃至分裂灭亡后仍旧是自己。

    玛尔琼斯家取得末日真理教的实际统治权和相对激进的行为虽然让他们损失了一部分教徒,但这并不是内乱崩溃的征兆,因为它本来就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

    这样一想,如今大厅中聚集的近一百人的数量一点都不多,反而少得令人担忧。这些人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势必会再度锐减一部分。我希望出现在这里的人,仅仅是游历于末日真理教之外的组织和独行者中小得可怜的一部分。

    想要整合这些人,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并不是在质疑锉刀的做法,她一定也明白这么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但我仍旧期望他们能活下来更多的人,但到底有多少人在接下来的交战中能够坚持到撤退的一刻呢?我希望结果不要太糟糕。

    这里是统治局的地铁候车大厅,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四线的铁轨,至少在这种交通工具上,统治局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一看到铁轨,就自然而然想像出列车的模样。不过,此时列车并没有抵达,那里一片空荡。有几个机灵的家伙事先躲到了下面,安全警卫的攻击受到权限限制,并没有波及那一块,如果接下来的事态恶化,说不定会有更多的人跑到下面去。在列车抵达前,那里就是安全区。

    大部分人并没有躲起来,反而趁安全警卫没有动手的时候加紧拆卸车辆上的武器,就地构筑新的掩体。这里的车辆全都经过大幅度的改装和强化,但是在第一波攻击中,仍旧损失了三分之一。黑烟散发出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不时还有殉爆的子弹和手雷等等热武器,他们的主人没能事先将它们带出来,现在也不敢过去。

    锉刀小队一边和对方对骂,一边施施然朝那些人群中走去。我们当然尾随其后,就当自己也是锉刀小队中的一份子。对于以半月形的阵势包围众人,却在第一波攻击后停顿下来的安全警卫,格雷格娅表示不太明白它们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石雕一般。

    “这里是通向三十三区的入口。”席森神父解释道:“在临时开放区关闭之前就是交通要道,这里没有出现恶魔,安全网络系统第一次进攻已经触犯临时开放区的权限,要进行第二次进攻,就必须进行调整。”

    “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格雷格娅如同好奇宝宝般追问。

    “当然,这种事情时不时就会来一次。”旁边的卡西斯笑着说:“一开始是个坏蛋打算将所有人一网打尽,自己独占一个临时开放区,却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耸了耸肩膀,表示那个带头人的下场十分凄惨,“然后,有更多的人打上这种主意。结果大家都没想到,经历了多次之后,安全网络系统还没能完全解决这里的权限冲突问题。它有时候很精明,但有时候却不得不当个善忘又迟钝的大块头。”…,

    直到我们汇入人群中,其他团队都各自将阵地构造好之后,安全警卫才突然从沉睡中苏醒般,发出机械运转的响声。它们开始移动,步伐有些僵硬,但很快就流畅起来,尽管如此,仍旧没有攻击。有几台形状特殊的安全警卫,在貌似头部双眼的地方亮起红光。

    “五分钟,比上一次快了三十秒。”席森神父在一旁自言自语般说。

    “不提前动手吗?”近江环视周围的人。一个个严阵以待,但并没有首先开火的打算。

    “如果这个时候攻击的话,下一次解决权限冲突的时间会更快。”锉刀淡淡地说,她的香烟在几口后就只剩下过滤嘴,被她扔在地上,用军靴碾熄了。这就像是一个信号,蝎型安全警卫的勾尾开始聚能,强烈的亮光让人无法直视那一点。几台如同在常规安全警卫身上搭载了重装火力组件的重型安全警卫“嚓”的一声,齐齐掀开背脊上的弹药箱,每一个箱子的蜂巢发射口中都装载了十二发柱体弹。其它安全警卫也各自打开自己的发射管。

    被百十支弹药发射口指着并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尤其在体会到这些即将发射的弹药的威力之后。

    格雷格娅和崔蒂都无法参与这场预期会十分激烈的战斗,她们事先躲进了铁道区里,和其他几个同样躲起来的人一样,贼头贼脑地探出头来。

    突然,地面传来轻微的震动。其他人也明显感觉到了,众人脸上露出张狂或是阴惨惨的笑容。

    “来了!”有人大喊。

    他的声音还没落下,正前方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早已严阵以待的安全警卫们打响了战役的第一枪。

    空气发出尖啸声,最先抵达的是铺天盖地的针状子弹。完全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每一台常规安全警卫张开的大嘴中,枪管持续闪烁起蓝色的光芒。这种压制性的攻势之前只在它们攻击恶魔时看到过,现在轮到我们来承受这股压力了。就在众人依托临时掩体抵挡和回击的时候,重装安全警卫的柱状弹带着长长的烟状尾迹抛向半空,这些柱体旋转着,展现出强大的滞空力,然后开始解体。

    在这之前,六道直径半米的激光柱贯穿了冒险者们的阵地,霎时间,攻击轨道旁的空气发生扭曲,紧接着是热浪滚滚袭来。在激光柱开始减弱的时候,临时阵地就像掉进了桑拿房,到处都是白色的热雾。我亲眼看到几个倒霉蛋正好处在激光轨道上,也不清楚他们是否在第一时间就被蒸发了。

    尽管如此,除了几个身手敏捷,充满自信的冒险者跃出防线之外,大多数人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各自构筑阵地里。安全警卫的攻击一开始就是覆盖整条阵线,单位面积上所遭到的攻击还算是相对稀少,至于遭到强力一击而死掉的人,就只能当他们运气不好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在阵地里赌运气,总好过跑到外面堵枪口。

    普通安全警卫的压制性攻击仍在持续,能抵达这个候车厅的人都明白,它们的弹药有多充沛,说不定直到列车抵达,这种压制性的攻击都不会削弱。更可怕的是,柱体弹解体后,自上而下发射的子体弹种类繁多,具有比针状子弹更强的贯穿力和爆破力。同时来自前方和上方的立体攻势几乎没有死角。

    安全警卫并不打算上前和我们肉搏,它们最拿手的就是这种高强度的覆盖性打击。若是在宽阔的街道上,或许还能够通过拉开距离来稀释这种攻击的力度,然后以小单位的对战逐一将这些安全警卫蚕食。但是在这座候车大厅里,大部分人都只能采取消极的防御姿态,偶尔在强力一击的**过去后,扬起头来对放几枪,或是使用远距离和大范围的超能力给这些安全警卫找点麻烦,剩下的就是期待更有行动力的人冲进安全警卫的阵地里给它们捣捣乱了。…,

    从他们使用的手段来看,这里使用普通人战斗方式的家伙虽然很多,但是明显是魔纹使者的人也占据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他们的能力在外在表现形式上存在重复,花样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产生一些自然现象,光是和席森神父一样控制风的人就有七八人,当然,他们控制风的手段或许不相同。如此一来,反而是锉刀的瞬间静止能力显得有些另类。

    凡是能够操纵自然现象的魔纹使者,都拥有冲进安全警卫的阵地里大闹一场的能力,虽然不一定能摧毁几台,但应该能让自己活下来。

    我自觉也有这样的能力,尽管我不自己的爆发状态加成连锁判定状态算不算是超能力的一种。此外,我觉得近江也行,尽管她使用电锯和行李箱盾牌的战斗方式更像是普通人——不过谁知道她的行李箱里究竟还藏有什么秘密武器呢?

    能够操控气压的席森神父当然更不会例外。

    不过既然大家都愚蠢地呆在自己的狗窝里,我们也不会去当冲击安全警卫阵地的聪明人和救世主。能抵达这里的人都经过激烈战斗的洗礼,在同样的情况下,采取何种战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尽管大部分人采取了同样的做法,但仍旧会有少数人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

    这些人大多行动敏捷,战斗直觉就像是狗鼻子一样敏锐。威力强大但发射速度缓慢的攻击奈何不了他们,唯一要小心对待的,反而是对于待在掩体后的众人最轻松的覆盖性针状子弹。在这些比机炮更加猛烈的攻击中,他们必须找到子弹轨迹间的空隙。

    这些人的目的地是火力相对较弱的更后方,毕竟就算他们拥有冲进安全警卫阵的能力,也不会一个人傻傻地冲进去。

    尽管如此,仍旧有两三人跑出三四米后就被打成了筛子。

    “哈,每次都能看到这种愣头青。”和我们躲在同一辆装甲车后的卡西斯从军装内掏出半根又粗又长的雪茄,之前一道激光柱贯穿前方某个队伍的一个掩体,险险从我们这儿擦过。车辆装甲第一时间就在高温中融化了,他将雪茄头按在高温处,一下子就点燃了,然后塞进嘴里,一边惬意地吞云吐雾,一边幸灾乐祸地对那几堆烂肉指指点点。

    我没理会他,趁覆盖这边的火力稍稍减弱的时候,朝那边开枪射击。我仔细揣测过为什么无法在这种激烈的交火中使用连锁判定,原本的想法是因为进入连锁判定状态时连锁的目标物太多,就连灰尘之类细微的粒子都在连锁之中,导致身体负荷过大,大脑也无法进行处理。

    如果将连锁判定这个能力用身体和大脑的运作来解释,那么连锁判定就不属于“神秘”,同样也不是超能力,只是身体的某种天赋或才能的极端体现。而这种体现是可以理解的,并且相对于充满神秘性质的超能力来说,更容易掌控。

    我尝试削减连锁目标,然而两次试验都以失败告终。这时我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是否错误,因为安全警卫的炮火数量比起灰尘简直不值一提,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种能力的表现如此不稳定呢?

    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地面传来的震动感越来越强,一种十分有节奏感的嗡鸣声从四线轨道的尽头传来。所有人都知道,通往三十三区的列车即将到达。

    这个时候,躲藏在轨道区下方的人不得不爬出来了。

    wq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