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54 黑袍
    说对方不会轻举妄动,显然是有些恭维席森神父了。k更新虽然席森神父的超能力造成的景象相当恢宏,但我并不十分害怕他,不,用“害怕”这个词语有些不合适,或许应该说我不觉得他的力量是“决定性”的。这大概跟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他一顿老拳有关,每次惊叹于他的气压控制能力的前景和作用时,他脸上鼻血横流的惨状总是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不过,既然席森神父能够从末日真理教叛逃出来,一直到现在还好好活着,甚至拥有了“漂泊者”,被众多冒险者视为强者典范,那么对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来说,也一定是十分棘手的对手。说不定在对待他的态度上,比起走火、锉刀和荣格那群冒险者相加起来更加谨慎。

    席森神父身经百战,在一定程度上对末日真理教知己知彼,他清楚知道巫师的作风,拥有对付他们的手段。既然这样的人都没反对我的决定,那么这就不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我不厌其烦地将这些理由明明白白告诉格雷格娅和崔蒂,她们就如我所预料的那样,不再向之前那般战战兢兢了。其他人当然不需要这些理由,可是格雷格娅和崔蒂无论是身手还是心态上,都跟其他人截然不同。

    如果她们再经历过更多类似的事情,就不会这么紧张了吧,尤其是格雷格娅,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涉入这个危险的世界,如果任由她一知半解地加入进来,下场一定不会太好。我其中并不十分期待她成为耳语者的成员,就目前对她的观察结果来看,她一点都不符合进入这个世界的要求。我有点希望她能够在离开统治局后彻底忘掉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当回她的普通大学生,还有更多美好的人生等待她去经历呢。对大多数人来说,人生并不是只有生死和神秘才能证明其丰富多彩。

    我看着格雷格娅,有时会幻想她的未来。这个女孩可能会成为独领风骚的商业或学术的权威领袖,也可能会遭遇让自己一见倾心的男性,会遭遇亲人的离别和偶遇的惊喜,为什么一定要进入这个生死不测的世界呢?如果世界末日必定降临,那么在降临前,像她这样的女孩应该享受死亡前最精彩的人生时光,如果世界末日不一定降临,也没必要让她这样的普通人去承担拯救世界的责任,那实在太过沉重。

    我将折叠刀拿在手里,等待着可能会有巫师突然出现在这节车厢的一瞬间。这把折叠刀虽然在对抗安全警卫时的作用不大,但是对付巫师的话,一定能像上回那样给这些巫师一个惊喜。列车继续安稳地向前行驶,在密封的车厢里,既听不到来自外界的声音,也看不到外界的光线,对着窗口只能看到自己没有表情的脸,让人产生一种压抑的感觉。格雷格娅和崔蒂也早已不这么对窗口发呆了。

    近江的击键声清脆快捷地跳动。席森神父碰着教本用听不清的声音喃喃自语。这里就只剩下这两种声音。

    过了多久?不太清楚,列车好似突然向上跳了一下。过后,我清晰感觉到空气的震荡,紧随着是一种沉闷的如同敲着空心木头似的声音传来。隔音材料也无法阻止这种震荡的传播,可想而知事态发生的中心正在遭遇多么强烈的影响。

    说不清是爆炸,亦或是某种攻击。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其他冒险者和巫师们正在战斗,而这场遭遇战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震波一次又一次从左右两边传来。我有些担心列车会不会就此断成几截。…,

    格雷格娅和崔蒂都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崔蒂随即就坐了回去。格雷格娅则有些茫然地左右看着,她的目光一一在我、近江和席森神父的身上传递,但因为我们三人都没有其他表示,她似乎有些失望,但又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格雷格娅将脸贴向窗口的时候,突然碰的一下有什么东西砸在窗口上,把她吓了一大跳,向后跌坐在座位上。很快,我们都看到了,有一块块的东西从窗外飞掠而过。

    窗户上沾上许多红色的液体,像是血液,正随着气流向一侧斜斜滑下,还有一些黑影状的斑点,让人不禁联想到人体某部分的组织。格雷格娅脸色苍白,好一会都没能从座位上爬起来。就在这种悄然的变化中,更多的红色和黑色沾上一排排窗口,呈现出飞溅的放射状。更多的大块黑影再度分成好几波从窗边掠过,让人不由得去想象两侧更远处的车厢中到底发生了多惨烈的战斗。

    “死了很多人。”崔蒂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她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死亡,但是在这种被隔绝的空间里,通过这样悄然的景象联想当时的场景,死亡的存在感比亲眼看到时更加膨胀。

    “他们会退回来吗?”格雷格娅问。

    “谁知道呢?也许不会。”我觉得不会,这些冒险者为了杜绝后患,说不定会试图用人数上的优势彻底把巫师消灭,但也不能肯定。虽然格雷格娅和崔蒂都第一时间觉得从窗外掠过的是冒险者的尸体,但谁又能保证其中没有巫师的呢?我们根本就看不清外面的东西。

    按照尸体被抛飞的方向来判断,这些都是荣格和锉刀那边的人。走火那边又是怎样的场景呢?震感从两侧都有传来,烈度和间隔都差不多,料想走火那边的情况也不会更好。我紧紧抓住折叠刀,视线隐蔽地在车厢内搜索,两侧的战斗越是激烈,就代表巫师出现在这节车厢的几率越大。

    无论这些巫师到底是占据上风还是下风,如果他们的目标是这里的所有人,那就一定不会错过我们这儿,即便这里存在一个席森神父。

    近江也将笔记本电脑收回行李箱中,将电锯拉响了。她的举动顿时让格雷格娅和崔蒂更加紧张,但时机正好何时,因为就在这一刻,车厢的中间陡然出现了一个灰点。

    一开始,这个灰点的存在有些像是自己的眼花时产生的错觉,但它在短短一个呼吸内就膨胀成了两米直径的灰色漩涡。这应该就是席森神父之前提到的,正式巫师才拥有的传送类法术。我对此并不陌生,当初绑架森野,试图构建降临回路的那些巫师中,就有这样的角色。当时我出其不意干掉了他们,所以对现在再一次干掉他们抱有强烈的信心。

    当第一个身穿黑袍的巫师从漩涡中探出上半身的时候,又有两个灰色的漩涡分别从天花板和侧壁上浮现。和那个时候一样,三个巫师?也许更多,根据拯救森野行动的经验来判断,巫师学徒虽然不能使用传送类法术,但并非不能从传送门里出来。

    至少有三名正式巫师。在念头闪动的一瞬间,我已经进入爆发状态,朝最先出现,但身体还没完全通过灰色漩涡的巫师冲去。

    我对该如何发动这种突然袭击早就得心应手了。所以,当插向这名巫师头颅的折叠刀被对方的法术挡了一下时,我并没有惊讶的情绪。这个盾牌一样的法术早就见识过,只是,这一次并非临时发出,而是一直就以存在的状态环绕在这名巫师的身边,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挡下我的攻击。我停止思考,将身体交给本能,折叠刀闪烁了十七下,一下子就割破了这具灰雾盾牌,将这名巫师的上半身切成好几块。…,

    灰色漩涡立刻出现溃散的迹象,显然这道传送门就是这位巫师制造的,他前半截身体掉落在半空,后半截身体仍在惯性移出,而我已经掉转方向,冲向试图从侧壁的灰色漩涡里出来的巫师。

    不得不说,把战场选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实在是这些巫师的一大失误。也许对其他人来说,这些家伙从传送门里出来不过是呼吸间的事情,但对于进入爆发状态的我来说,他们的速度慢得如同乌龟爬。也许是自豪于自己的法术防御能力,也许是觉得有型,他们似乎不喜欢直挺挺走出来,总是先让身体出现一部分,简直就是固定在原地的靶子。

    折叠刀再一次破坏了防御性的灰雾法术,不过这个家伙倒是有些警醒,而且应该使用了某些手段。第二道灰雾法术在第一道被破除之时立刻产生效果。这道法术不是防御性质的,对于正处于爆发状态的我来说,它从形成到膨胀的过程同样快得令人有些吃惊。一条熊熊燃烧的烈焰火舌眨眼间就喷了出来。

    我及时向侧后方打了个滚,退出爆发状态,立刻感受到灼热的气流一直横亘在头顶上方。长长的火舌几乎贯穿了车厢一半的距离,简直就像是从喷火器里喷出来的一样。好在其他人都不处于被直接攻击的范围之内。

    退出爆发状态后,失去速度感的差异,面前的巫师一个抬腿就跨出了灰色的漩涡。这个家伙全身上下都被深黑色的袍子罩着,连手脚都看不到。盖住头脸的兜帽下,阴影浓得似乎快要化成实质,直接看过去,发现也是漩涡状,仿佛这个袍子里根本就没有人体,而是一个完全由灰雾构成的幽灵。

    他的头微微侧了一下,似乎看到了陆续掉在地板上的同伴残肢。第一个被杀死的黑袍巫师所制造的传送门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短短眨眼的时候,就只剩下头颅的大小。我似乎看到了灰色漩涡的另一侧存在另一张戴着面具的脸,他的视线似乎和我接触了。然后,灰色漩涡消失了。

    在巨大的电锯轰鸣声中,一股强烈的波动从顶上传来,整节车厢的空气似乎都在这股波动的冲击下被紧密压缩起来。随后是一种无声的爆炸,震荡波一下子提高到足以将人抛飞的程度,我伸手抓住身旁椅子的扶手。

    我终于知道之前不断传来的强烈震荡到底是如何产生的了。

    没有去看其他人的状态,对我来说,任何让视线离开面前这位正式巫师的行为都是愚蠢的。这个家伙和之前遇到的不一样,不仅是那身刺眼的黑袍和幽灵般的存在感,我切实感受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源于自信的高傲情绪。

    比起他来,之前所遭遇的巫师,不管是不是会使用传送门,简直就像兔子一样弱小。

    这才是真正的巫师。强大,而且诡异。

    这个家伙是来对付席森神父,我第一时间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在这个黑袍巫师结束僵持之前,一蓬冒着热气的红色液体好似暴雨一样洒在我的身上,身后不断有物体砸落地面的声音。我嗅到了自己身上浓郁的血腥味。电锯声停了。

    我没有回头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直觉告诉我,这是近江的胜利。除了面前的这位黑袍,这节车厢里再也没有更多的巫师了。

    黑袍巫师似乎并不在意只剩下自己一人,他开始抬起被宽大袖子覆盖的手臂。我隐约看到那只藏在袖子中的手指,那节拥有长长指甲的指尖就像是拥有磁力一样,让我的视线不由得集中在那一点上。面对这根充满危险感的手指,我缓缓后退,随时准备着进入爆发状态。…,

    然后,有什么东西从指尖喷了出来,在阴影中看不清楚,像是丝线,又像是流转的雾气,应该是还没变成法术状态的灰雾吧。我立刻进入爆发状态,躲开指尖所指的方向,然而下一刻,一种莫名的冲击好似直接在我的脑海中产生一样。霎时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好似装在水瓶里的水,在剧烈晃动中晕眩。

    外界的声音迅速远去,只剩下一种半瓶水晃荡的声音,又像是血管中传来的,如同泄洪般的声音。

    在晕眩中,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仍在行动,被本能主使着,和有意识的后撤闪躲不同,反而更加直接和迅猛地向前扑去。与此同时,更有一种吸力从正前方传来。就像是两道磁石相互吸引,我感到手臂在挥动,然后被挡下,燃烧的痛苦从皮肤上传来,很快又消失,身体向上一翻,好似轻飘飘的树叶一样悬浮起来。

    巨大的风环绕着自己,在由远及近的咆哮声,我似乎砍中了什么东西,触感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当脚底重新传来触地的感觉时,我才终于取回身体的控制。不过,失衡的感觉让我差一点就跌倒在地上。我不得不用半跪的姿势稳住身体。耳鸣的现象十分严重,我明白,自己之前被黑袍巫师诡异的攻击打了个结实。真是诡异的攻击,完全看不到,似乎直接在大脑中产生,不过,这似乎不是杀伤性的法术?

    我抬起视线,席森神父已经站在最前方和黑袍巫师对峙着,左手持教本挡在脸前,似乎刚刚挡住对方的一记攻击。他那只空着的右手正从左手袖子中拔出一把手肘长度的刀子。

    “一人一杀。”从他口中传来的低沉厚重的声音震动着我的耳朵鼓膜。

    黑袍巫师迅速向后飘去,没错,就像是幽灵一样轻盈,但却十分迅速。与此同时,席森神父的教本一下子散开,一张张书页好似被暴风吹散一样,以更快的速度将黑袍巫师包围。黑袍巫师的背脊贴在前往另一节车厢的舱门上,似乎小半身体融了进去,可是在书页贴在舱门上之后,他立刻被弹了出来,向前踉跄一部,差一点摔在地板上。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席森神父的真本领,这是什么奇妙的能力亦或是法术?就如我一直认为的那样,就算没有能够斩断灰雾法术的折叠刀,他也不缺乏对付灰雾法术的办法。我盯着那散在半空,如同羽毛般飞舞的书页,这种力量可能并不来自席森神父本人,而来自教本。

    “限界兵器。”黑袍巫师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第一次将手指伸出衣袖。那只手指就如我隐约看到的那样,骨节嶙峋,长着又长又尖锐,完全不像是人体能够长出来的指甲,却充满了异样的吸引力。指尖不断散溢出丝丝灰雾。“螺湮城教本果然在你手中,席森神父。”他沙哑的声音在盘旋。

    当席森神父利用转身的力量劈砍时,并没能突破那道完全看不见的防御。

    一片火星从空气中嗤溜地溅了起来。

    席森神父的大幅度动作充满了破绽,若在平时一定会被人趁隙反击,然而黑袍巫师的法术并没能及时形成,无数丝线般的灰雾从指尖抛出,却总也无法汇聚在一起,反而如同失去活力一般向下垂落。虽然不明白“限界兵器”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我似乎看到了,在半空飞舞的书页中流淌出一枚枚灰色的链状文字,相互纠缠在一起,组成一个覆盖了战场的网络。这个网络如同幻觉一般时隐时现,我不由得看向其他人,发觉似乎只有自己才能看到。

    不,或许是,只有魔纹使者才能看到。

    这个网络正是抑制巫师法术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