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55 限界兵器
    我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一点,这时席森神父已经把黑袍巫师压迫到这节车厢的尽头了。1小说网在限制了武术的地盘中,席森神父的战斗方式堪称勇猛。没有以往使用超能力时的取巧感,只是不断地挥舞手中的长刀,他似乎学过刀术,每一个动作都很有章法,踏步、转身、挥砍,手肘和身体都在转动,就如同华尔兹一般充满了节奏,相比起我仅仅凭借本能耍弄折叠刀要赏心悦目得多。不过,我可不觉得这种刀术比自己的十七分割更有杀伤力。

    无法使用新法术的巫师就像是没了牙齿的老虎。黑袍巫师仅仅依靠身体的闪避和最初的看不见的防御法术抵挡席森神父的进攻,就像是风雨飘摇中,随时会凋零的落叶。虽然无法目视那种防御性法术,但是我直觉感到,这个法术也正在迅速削弱。如果这个黑袍再拿不出新颖的招式,再过几招就要死在席森神父的刀下。

    我对营造出这等有力局面的限界兵器“螺湮城教本”充满好奇心,但这似乎是席森神父的底牌之一,和他与末日真理教的关系息息相关,所以,我已经做好了他拒绝进行解释的准备。我们不是亲密无间的伙伴,只是暂时的盟友而已,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十分明确。

    我不确定黑袍巫师还有没有杀手锏,但并不打算就这么呆呆地等待战斗结束。趁战场还在另一端,我连忙后退,招呼近江、格雷格娅和崔蒂三人进入后面的车厢。这个黑袍巫师的法术太诡异了,一旦他有办法打破法术限制,仅仅是普通人体质的格雷格娅和崔蒂可受不了这种凭空出现在脑海中的打击。

    我想,像面前这位那么强大的黑袍巫师一定不会有多少个,说不定他就是列车上的所有巫师的首脑。其他的强大巫师多少也会被走火、荣格和锉刀的队伍牵制,所以,只要我们不涉入目前三条战线,安全几率将大为提高。

    三位女性应该都想到了这一点,格雷格娅和崔蒂早就来到了舱门前,在我示意后,立刻把舱门打开。待我和近江都进去之后,齐心合力关上门,将席森神父和黑袍巫师的战场隔绝在另一节车厢里。列车的材质十分坚固,之前那么强烈的震荡波都没能给车厢内造成清晰可见的损伤,所以,巫师们不依靠传送类法术,或者打开舱门,应该同样无法通行。

    正因为列车这种坚不可摧的特性,让格雷格娅和崔蒂两人稍微缓解了紧张的情绪。这一节车厢是走火一行人呆的地方,如今他们正在远达十几个车节外的地方战斗。虽然无法了解那里的战况,可是激烈的震荡告诉我们,那边的战火还没有停歇,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吧,因为还在战斗,就证明他们没有失败。

    我让近江呆在格雷格娅和崔蒂身边预防意外,自己则透过舱门的窗口观察席森神父的战斗。

    这时,黑袍巫师的不明防御终于被席森神父击破了,环绕他身边,原本只有空气的地方散逸出丝丝灰雾,能够让人估算这个防护罩的样子和大小——就像是一个直径两米的鸡蛋壳。

    黑袍巫师在法术失效的一刻,搏命般伸出森森的爪子扑向席森神父,充满了走投无路的味道。席森神父当然不可能被他抓住,尽管这名黑袍巫师的身体素质比其他巫师更好,动作更加敏捷,可毕竟没有经过近身战的训练,也似乎没有类似的经验。对付这样的外行人,席森神父只是如同早就预料到一般,下蹲来了个扫堂腿,轻松将黑袍巫师绊倒,随即刀锋追上去,在这名敌人的胸膛前斩出巨大的破口。…,

    之前我被这名黑袍巫师的法术击中,浑浑噩噩中感觉也砍中了这名可怕的敌人,那种奇怪的触感仍旧残留在手心中,不像是切开人体的感觉。而这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感觉了。黑袍巫师撞在舱门上,身体缓缓下滑,他还没有立刻死去,胸膛的可怕创口处,许多灰色的雾气好似泄气一般急速涌出。伤口里面根本就看不到半点血肉,这名黑袍巫师整个人就像是被这种灰雾吹胀的人形气球。

    就连他张口吐血时,也仅仅是呼出大片大片的灰雾而已。更让人吃惊的是,随着灰雾的涌出,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一瞬间,巫师露在袖子外的手臂更加瘦小了,而皮肤也泛起无机般的灰白色,看上去就像正在变成另一种东西,例如石头。

    我直觉感到,如果再没有其他威胁,这名黑袍巫师也许不会就这么死去。不过席森神父显然同样知道这一点,他毫不犹豫地将长刀举到肩膀处。

    “咳……咳,咳……”黑袍巫师这时反倒没有了死亡的恐惧般,一边咳嗽,一边发出夜枭一样沙哑尖锐的笑声。

    “这可不是结束,席森神父。”他这么说着,藏在兜帽下的头颅被刀光带起。下一刻,他的身体霎时间化作雪花一样片片的灰白色塌陷下去,就像是不知不觉已经彻底被烧成了灰烬。无论是他受伤,还是死亡的样子,都让我不由得想起地狱犬那样的恶魔来。这名可怕的黑袍巫师最终连身体也没剩下。

    黑色的巫师袍和面具被埋在灰烬里,席森神父将这两样东西拨到一边,从灰烬中摸出一刻灰色的石头。

    是灰石。不过,我并不是十分惊讶,毕竟这名黑袍巫师的状态已经十分贴近恶魔,体内存在灰石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我在想,是不是所有的黑袍巫师体内都存在灰石呢?看来不是这样,浸泡在一旁的血泊中的巫师残躯告诉我,尽管席森神父说过,只有正式巫师才会身穿黑袍,拥有传送类法术,但明显并不是每一个正式巫师都拥有这名黑袍巫师这么强大的实力和异常的身体状态。

    我不太清楚,这个强大的黑袍巫师和席森神父所谓的“精英巫师”到底有什么区别,也许他就是精英巫师,但可怕的是,“精英巫师”是另一种比他更强大的生物。

    杀死恶魔,或者杀死这种强大的黑袍巫师,获得的灰石能让某些拥有资质的普通人成长为灰石强化者。除此之外,灰石也还有更多的利用方法。在这一刻,巫师和非巫师冒险者之间的食物链似乎掉转了,或者说,巫师、普通人和冒险者,三者之间形成一种更复杂的生态链。以往席森神父在我脑海中勾勒出的,宛如猎食者般的巫师形象有了巨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恰到好处地成为了其他冒险者和秘密组织之所以没有被末日真理教彻底清理掉的理由之一。

    这些人对抗巫师,杀死巫师,并不是一种毫无收获的行为。当然,正因为他们没有席森神父手中的螺湮城教本这样强有力的战斗工具,以至于他们需要花费更大的代价。而席森神父之所以能够独自行走于末日真理教的势力范围中,并对教派如今的实质统治者玛尔琼斯家保持暧昧,甚至是敌对的态度,正是因为他拥有狩猎真正巫师的能力和道具。…,

    我将舱门打开,席森神父正若无其事地将灰石揣进口袋里。大量的书页迅速从半空、墙壁、地面和天花板上重新汇聚成螺湮城教本,轻巧地落在他的手中。这可真是蔚为奇观的景象,就像是真正的魔法一样,不过,我知道其中一定是灰雾的力量在其作用。

    我踹了踹其余两位黑袍巫师的尸体,席森神父说:“他们身上没有灰石。想要灰石的话,就得找这种程度的对手。”他朝化作灰烬的尸体处抬颚示意。

    “限界兵器?螺湮城教本?”我不太在意灰石的问题,对他手中的教本投去视线,“还有你给我的折叠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三名女性也从对面的车厢中返回了。格雷格娅目睹地上的一片狼藉,不由得露出嫌恶的表情,有些犹豫是否要回到对面的车厢中。空气中的血腥味的确不怎么好受,不过,当崔蒂试图把她拉回去的时候,她反而固执地盯着这些凄惨的尸体看,喉咙不断吞咽,似乎差一点就要吐出来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放弃。

    真是个倔强的女孩。我这么想到,其他人也会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吧。

    “在统治局的研究所或武器库里找到的武器通常针对灰雾和恶魔有特效。”席森神父抚摸着螺湮城教本,扼要地解释道:“就我所知,通常根据威力的大小和特性分成临界兵器和限界兵器两种,另外一种叫做‘超限兵器’,但我从来都没见到过。”

    临界兵器能够将提高或降低灰雾粒子的活性,进而限制恶魔和法术的力量,凡是由灰雾构成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受其影响,例如我手中的折叠刀就是临界兵器中威力较弱的一种,即便如此,仍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巫师学徒的法术。这也是我当初能够斩杀灰袍巫师的灰绳法术的原因。

    在大多数情况下,冒险者能够在统治局里找到的武器都是临界兵器。但是,在某些研究所中和武器库中,藏有更加强大的限界兵器。这些限界兵器都有类似的共性:一是只能在统治局所在的环境——亦被称为“数据对冲空间”——里使用,所以被称为限界;二是如螺湮城教本一样,限界兵器能够制造出一定范围内的固有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让使用者取得对范围内灰雾活性的临时控制权;三是限界兵器必须经过权限认证才能启动。

    而“螺湮城教本”也不是这本书原来的名字,玛尔琼斯家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这个道具,为它取了这个名字。之后,“临界兵器”和“限界兵器”的说法才流传开来。同时,螺湮城教本也是当前世界上已知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限界兵器。

    席森神父在正常世界里,趁其无法启动,通过某些手段从末日真理教里偷走,因此才一直被玛尔琼斯家追捕。虽然玛尔琼斯家并没有正式公布螺湮城教本已经失窃,但在过去的时间里,知道这件事的巫师们无数次想要夺回它,然而螺湮城教本对他们的法术具有极为强烈的解离性,所以想要在统治局遗址这样的“数据对冲空间”里,用法术战胜拥有螺湮城教本的席森神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在现实中,一旦巫师使用法术,就会或多或少产生临时性的数据对冲空间的现象和特性,从而遭到螺湮城教本的克制。…,

    在席森神父的猜想中,巫师的法术,无论是灰绳这种小把戏、传送门、还是正在研究中的“降临回路”,本质上都是玛尔琼斯家对临界兵器、限界兵器乃至于数据对冲空间的本质和原理进行解读和研究后,根据自身现状和现实需求对这些理论性的东西进行重构,进而产生的替代品——不,应该说,是更符合自身需求和客观规律的量产兵器。

    “这意味着每一个巫师都至少相当于一个拥有几种临界兵器的灰石强化者。”席森神父挠了挠发鬓,无奈地说:“而其他人,就算是魔纹使者,也没办法确定在活着的时候能够拿上临界兵器,统治局的地盘实在太危险了。”

    “听起来不太妙。”我说。

    “的确不太妙。”席森神父耸了耸肩膀,说:“不过,我想其他组织也在进行类似的研究,例如走火隶属的组织……叫什么沙龙?记不太清楚了,我跟他们接触的次数很少,这些人的活动很隐秘,保密措施十分严格,据说还获得了部分政府人士的支持,大概是末日真理教以外最强的组织了吧。他们一直和末日真理教……不,应该说是和玛尔琼斯家作对,通过为被末日真理教追捕的人提供援助和支持,在欧美非的许多冒险者和组织用拥有相当高的声望。这样的组织,应该也具备一定程度的研究实力才对。我想,说不定这个组织拥有第二件限界兵器。”

    叫做某某沙龙的强大神秘组织?我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对“沙龙”这个字眼有一种若隐若现的熟悉感。

    不过,很快我就无暇去思考这些事情了。因为十分突兀地,战斗的现象和声响消失了。下一秒,明亮的光线从列车两边的窗口照进来。光明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有些刺眼,我不由得举起手挡在脸前,借着阴影看向窗外的世界。

    一个巨大的金属管道构成的迷宫场景映入眼帘。

    列车正沿着一条向下弯曲的道路飞速下滑,当我的视线抬起时,立刻看到了镶嵌着强烈光源的金属顶——如同一个无垠的锅盖般,金属顶罩住了不知道有多宽大的地下世界,不断有巨大的蒸汽如同倒悬的火山般喷发出来,蒸腾的雾气中,隐约能够看到梯子、轨道、机械、乃至于依稀是活动的迹象等等奇观。

    因为广阔恢宏的景象给予了无法第一时间消化的巨量信息,以至于在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几个概念性的印象:末日庇护所、地下战线、蒸汽、巨大机械、金属味和维修状态……

    列车越是向下落去,光源就越发黯淡下来。很快,我们的脚下就出现了又长又浓郁的影子,一直拖曳到侧壁上。

    随着高速列车如同过山车般飞驰,光和影子都在晃动。

    格雷格娅和崔蒂连连发出无声的惊叹,她们并非不想叫出声来,但大概是已经被这片惊人的场景震惊到无法出声了吧。列车很快又进入另一端封闭的管道中,没过多久又再次暴露在外景里,我发现这里的空气漂浮着黄色、红色、灰色和白色的气体,给人污染严重的感觉。向下无法直接眺望到底部和所谓的居民城区,因为有太过的管道盘旋纠缠。这些管道的体积大多数都能让这辆列车同行,而更细小的则不知道有多少。

    有一种螃蟹一般的巨大机器沿着管道外壁爬动,和它们的体积比起来,列车就像是从它们胯下钻过的小蛇。在这些机械的身边不停迸射火星,就像是时刻都在焊接金属。席森神父告诉我,那就是“建设机器”——将统治局遗址改造成迷宫的罪魁祸首,它们不知何时开始无序的修补和建设行为,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停止的那一天。

    虽然景象恢宏,但到处都是复杂金属管道的景象很快让人生出疲劳的感觉,近处的事物因为列车高速移动的关系,也让人感到眼花缭乱。时间倏然过去几分钟,走火、荣格和锉刀他们在战斗停止后还仍没有返回的迹象。我正准备将目光收回来,却有一种奇怪的影子从眼角处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