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66 记忆回廊(一)
    ——高川。k更新

    ——高川!

    我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声音,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当我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宽敞的房间中,两侧的墙壁边都堆着书架,眼前的黑色木质办公桌巨大又沉重,同样被埋在书籍和纸张中。这是一个充满严肃和阴郁气息的房间,但是当办公桌后的人拉开身后的窗帘时。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明媚阳光就将这些令人不由得产生紧张情绪的气息冲散了。

    明亮的光斑笔直流淌到我身上,站在窗边的人似乎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过了一阵子,眼睛适应光线之后,我才看清那个人——男人,五十岁上下,身穿笔挺的西装,外面套着白大褂,一如电视上经常看到的研究人员或大夫的形象。

    他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我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以及来到这里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那是夏天的某一日。真江死亡,而我和系色等人活了下来,在真江造成的混乱中——我一直认为是她造成的——孤儿院的幸存者包括我们在内一共不超过二十人。当我们来到镇上的时候,发现镇上同样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不止孤儿院,有许多建筑都燃起大火来,无论呆在哪都逃不过灼热的气流和浓烟的阴影,在熊熊的火光中,有人正在发生冲突,他们像疯了一般在大街小巷中跑来跑去,烧杀抢砸,被施以暴力的人反击会去,不停有人倒在血泊中。

    我已经无法思考了,这个镇子并不算大,住在周围的人多少都有些面熟,而这些人正疯狂地和不久前仍旧和睦相处的邻居们撕打,甚至想杀了他们。敞开的房门里露出摊倒在角落里的身影的一角,很多人都在开枪,星星点点的枪声在镇子的每个角落此起彼伏。

    我感到看不见的仇恨正在随着死亡和燃烧蔓延,但这些仇恨的种子正在急剧减少,很快就只剩下一种冰冷的毫无理由的相互攻击。

    这些发疯了的人想要冲到我们身边来,但很快就被另一批人阻止了。这批人看起来是刚刚才来到镇上的,一半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另一半则是全身笼罩在臃肿厚重的防护服中。士兵们阻止了疯狂的人们对我们的攻击,而身穿防护服的人则有一小半背起半人高的箱子,抬起连接箱子的喷管,从里面喷出来的不是消防用水,而是一条条炙热的火线,被烧中的疯狂的人们立刻就变成一团人形的火焰,但他们在彻底死亡前,却仍旧拥有令人恐惧的行动力,就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痛苦一般——不,这么形容不对,我听到了他们痛苦的低吼,可是我却觉得这种痛苦的缘由并不来自于肌肤上灼烧的火焰。

    燃烧的人给士兵们带来巨大的麻烦,士兵的子弹若非直接贯穿他们的头部,无法立刻杀死他们,一旦自以为地不再理会,或是被他们扑进身来,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在我能看到的地方,有不少士兵就因此丧命。

    士兵们开始喊话,这个时候风声大作。剧烈的风让火势更加壮大,燃烧的声音和建筑倒塌的声音让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处于弱势。我们被试图解决镇上动乱的人们带到空旷的地方,不停还有更多的镇上幸存的居民被迁移来此处。可是每个人都只是愣愣地看着这疯狂的一切,大家都知道,这个镇子完了。…,

    在这片动乱的末尾,已经很少能听到人类的声音,压抑的沉默正迅速覆盖着这个濒临毁灭的镇子。

    人们在无声中死去,枪声似乎永远没有停下的时刻,巨大的火焰和飞窜的火线点燃一个又一个伫立的物事——不管是人形还是其他的什么形状。可是目睹这一切的我们,乃至于身边的其他人,都无法发出哪怕是呻吟的声音,只是簌簌发抖地站着,或是脱力般坐在地上。

    更多的车辆驶入镇上的范围,人数正在急剧减少的士兵得到增援,更多身穿防护服的人用极为迅速的动作,如同蚂蚁一样扩散到镇子的每个角落。有一个充满威严的男人走到我们这些幸存者聚集的空地上,他摘下罩在脸上的面具,对大家说:“你们安全了,我们很快就会将你们送到医院,在那里你们会获得妥善的治疗。”

    他似乎是这支救援队伍的长官。

    没有人回答,哪怕是半句感激的话。我注意到很多人的眼珠子都呆滞得一动不动,好似听不到任何声音般,只是盯着宛如正在变成地狱的镇子。反而是我,虽然也觉得这一幕令人吃惊,心中充满了震撼、颓然、愤怒、无助、疑惑等等复杂的情绪,但仍旧能够思考,以至于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和其他人有什么决定性的不同。我用相对其他人来说绝对可以称得上冷静的目光,偷偷打量着身边的人,发现站在身边,如亲人一般的五个女孩中,只有系色和桃乐丝表现得和我一样,而咲夜、八景和玛索虽然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但比较起其他人,却似乎包含着某种无动于衷。

    这个时候,就连大人似乎都无法再保持思维能力了。

    我开始对我们这些人的反应感到有些恐惧——如果多数人的反应才是正常,那么我们是不是太不正常了呢?

    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和其他大人一样,沉默地凝视前方的地狱。

    没有得到回应的长官并不生气,似乎对这里人们的反应感到理所当然。当他准备转身离开时,我身边的系色开口了:“你们是什么人?”

    她的声音的冷静让我也感到吃惊,听起来就像是冰冷透明的水晶在相互敲击。

    这个长官果然对她的反应感到吃惊,他的视线从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孩子身上掠过。我不由得有些紧张,但仍旧控制自己不做任何动作,继续和其他大人一样,呆滞地看向前方。这到底是不是出于害怕的心理,我不太清楚,但我的确不想被视为“特例”或“与众不同”。

    我十分敏锐地感觉到,长官的视线并没有在我身上停留,反而在其他女孩身上都顿了顿,这让我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清的危机感。在过去,在孤儿院里,有许多孩子十分喜欢做一些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的事情,真江她们无疑能列入做得最成功的一群人中,而我却截然相反,一直不让自己表现得“独特”,每当她们做一些令人瞠目的事情,并为之欣喜的时候,我大多数时间都在旁边默默看着。所以,即便我们总是一起行动,但我却被其他人叫做“胆小鬼”,被其他孩子视为“最懦弱的人”。不过,因为我总是和真江她们一起行动,所以被欺负的次数很少。

    如果被欺负了,我也会做出反击,但同样因为是和真江她们一起行动,所以仍旧无法改变其他孩子的想法,就连大人都觉得我是个“懦弱的孩子”,并为之摇头叹息。我有时会扪心自问,自己是胆小鬼吗?但得出的结论却是——我也在做着“与众不同”的事情,在所有人都试图变得独特的时候,沉默的自己不就是最与众不同的吗?…,

    所以,我不觉得自己胆小懦弱。

    尽管如此,有时,我也想要和其他孩子一样出风头,不过转眼就会放弃。后来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我想成为和真江不同的,但又是“特殊的”,具有“不同价值”的一个个体吧。

    “你们是什么人?”

    在长官表现得吃惊又沉默的时候,桃乐丝重复着系色的话。其他女孩,包括平时好似尾巴一样,看上去没什么主见的咲夜和玛索都用一种灼灼的目光盯着这个男人。

    “我是医院的人。”长官说:“你们的镇子发生了生化事件……知道什么是生化吗?病毒,就像感冒一样,这个镇上的人都生病了。”

    女孩们点点头,我们都在电视剧和电影里了解过什么是生化危机,这些救援人员的装束和行动与电视电影里演的十分相似。所以,大家都接受了这个说法。虽然不知道女孩们都在想些什么,但是当我听到生化病毒的时候,就不由得心中一紧,想到了生病后就变得十分奇怪的真江。

    ——我患上了一种可怕的疾病。

    ——你们和我太接近了,都被感染了。

    ——将我的血喝掉,如果能活下来,说不定能够制造血清。

    ——阿川,一定要救她们呀。

    真江一直被视为我们这支小团体里,不,应该说,是整个孤儿院的孩子中,最聪明最能干的人。

    我们几乎不会怀疑她的话。现在也一样,既然真江说了这样的话,那就一定是这样。我觉得,这支救援队伍是冲真江来的。

    于是,我更加约束自己,让自己看上去跟其他人一样无害。在电视和电影中从来都不缺少救援队伍将幸存者杀死,彻底掩盖事件缘由的镜头,如果这个长官表现得让人感到不对劲,我就会立刻发动反击。我偷偷将口袋里的电工刀取出来,藏在背后。

    不过,这个长官并没有对系色她们的独特表现再惊讶下去,也似乎不打算攻击我们。他之前说的“将会将幸存者送到安全的地方接受治疗”的说法很快就得到应验,在镇上的战斗彻底结束之前,我们被身穿防护服的人送进车里,接受一系列消毒、观察和临时治疗后,被转运到其他地方。

    车子开出很远,车厢里没有窗口,完全不知道走了多长距离。在车体的摇晃中,精疲力竭的大家很快就睡着了,虽然我很想坚持到落脚处,但不知不觉也成为了昏睡者的一员。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呆在一处像是宿舍,又像是病房的房间里。

    白色的瓷砖镶嵌在地板和墙壁上,一盏散发冰冷黄光的吊灯从天花板上垂下来,这个房间除了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我孤零零一个人,系色她们都不在身边,这让我迅速清醒过来,并让精神紧绷起来。

    我推门而出,门外是一条走廊,许多关闭的房门沿着走廊的墙壁排列整齐。走廊上只有我一人,当我试图推开其它房间的门,看看系色她们是不是在里面时,却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鼻梁上架着眼镜,似乎是医生的漂亮女性走出楼梯口。

    我们的视线一下子就对在一起,她朝我点点头,说:“看来你恢复得不错,其他人都醒了,被安排在正规的宿舍里,以后你们就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你们生病了,需要住院治疗,不过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好起来,其实这里的空气十分新鲜,也不会有繁重的生活压力……啊,看我,对一个孩子说这些做什么呢?认识一下,我叫阮黎,是你的主治医生。”…,

    其实,对于她说的话,我很快就理解了,而且并不感到惊讶。电视和电影里都这么演,我们会被当作珍惜物种一样对待,可能会得到很好的照顾,但也可能会面临可怕的威胁——在身体里的病毒被治愈之前。

    这种时候,主角通常都会和病院里的人保持友善的态度,不管他们是不是敌人,都至少要在表面上这么做。尤其是自己的主治医生,因为她或他将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和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人。

    于是,我很快就从装出的愣神中恢复过来,嗫嚅着对她说:“我,我叫高川。”

    “很好,高川,现在我们就认识了,希望未来会成为朋友……”她似乎觉得这话有些好笑,嘴唇微微翘了一下,“现在,在为你安排宿舍之前,你的心理医生需要为你做一些辅导,我们这就去他那里吧。”

    “其他人呢?他们在哪里?”我连忙问:“里面是不是有五个女孩,分别叫做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

    “啊,那五个女孩吗?”阮黎医生似乎对她们记忆深刻:“她们也被安置好了。她们也提起过你的名字,所以我们会将你们安排在同一个楼层。你的房间应该会在她们的隔壁。”

    “她们……”我想不出更形象的描述,只得简单问到:“她们还好吗?”

    “嗯,都挺精神。不,应该说,相对于其他病人来说,真是精神过头了……现在的孤儿都是这个样子吗?”阮黎饶有兴趣的微笑着。

    “不……”我继续用嗫嚅的语气说,“也许……”

    随后,我被阮黎医生带到这个到处都是书籍和报告的办公室里。对面站在阳光背景中的男人,叫做安德医生,仅仅从外表就能感受到一种学识和经验都十分丰富的资深医生的气息。我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对面的视线让我的身体就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不由得挪了挪屁股。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坐在距离办公桌足有三米远的高脚椅上,双脚甚至要踮起来才能接触地板。

    “我叫做安德,是你的心理医生。”对面的老男人重新在办公桌后坐下,一边说着,一边戴上眼镜。他垂着头,视线掠过镜框上檐,越过书籍和报告堆所形成的峡谷继续投在我身上。

    他似乎才刚刚做自我介绍?我想,可是这个时候,我却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为什么呢?我又有些恍惚,视野里的一切瞬间变得模糊,似乎像是快速放映的影片。在模模糊糊中,有一个意识告诉我,自己正在做梦。

    这是一个关于过去记忆的梦境。

    “我的同僚……嗯,那些人做了一份丑陋的报告。”他的话再次清晰传入我耳中时,我清醒了一些,再次对上他的视线,听他继续说:“他们调查了每个病人的档案,然后逐一和病人们交谈,以此了解在病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这是我当初告诉他们的,可是他们显然没有做到。你所在的孤儿院的某些当事人谈论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虽然有些突然,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真的吃掉了自己的女友吗?那位叫做真江的女孩。”

    他说话的时候给人老人般絮絮叨叨的感觉,但最后的问题却像是一记闷锤,将我一下子震醒了。

    ——你真的吃掉了真江吗?

    我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个问题,惊恐地睁开眼睛。

    视野里的一切景物都改变了,我发现自己正横躺着,上方是陌生的天花板。

    一个明显散发出金属色泽的银白色天花板。

    身下柔软的感觉告诉我,自己正躺在一张舒服的床上,可是衣衫背襟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一片冰凉。

    你真的吃掉了真江吗?有声音在我耳边轻轻述说。我似乎产生了错觉,自己正变成一个巨大的黑色乌鸦。我张开口,发出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乌鸦的叫声。

    我用力支撑起身体,确认自己到底是人还是乌鸦,当我看到自己的手脚,发出人类的声音时,才不由得长长吐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