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67 记忆回廊(二)
    我没有变成乌鸦。..这又不是《变形记》,我这么想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那个关于吃人的问题仍旧在我的脑海中翻腾,可是情绪渐渐地平静下来。我没有答案,当时的情景保存在记忆的最深处,我仍旧想不起来,那些关于过去的梦境,不也没有出现那一幕吗?

    我的确在发生变化,回想着在小镇上的生活,以及在中央公国里的生活,两种生活的记忆让我无法述说哪一个才是“真实”,但是,大概因为都是自己切身经历的缘故,这些记忆并没有产生对立,只是彼此之间存在着一个深深的沟壑。

    我在哪?

    在系色和桃乐丝所存在的世界,还是在中央公国里?

    存在于我记忆中的一切物事,被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份,即便它们或许拥有同一个名字:

    一、病毒爆发的小镇,真江、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救援部队、医院、心理医生安德和主治医生阮黎;

    二、即将迎来末日的世界,消失的系色,失去身体的桃乐丝,长大了的咲夜、八景和玛索,统治局和末日真理教。

    现在的我,到底是哪个世界的我?

    我转头张望自己所在的房间。四壁、地板和天花板似乎是由一体式的金属板构成的,没有一丝接缝,在上方墙角处开有一个通风管,风扇在管口转动,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呜呜声。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副桌椅。桌子上一角摆放有一台电脑,桌子旁是饮水机和废纸篓。通风管正下方的角落是用木质结构遮拦起来的洗手间,木板的涂料十分光亮,就像是刚油不久,但颜色也同样是银白色的,嗅不到涂料本身的味道。

    我没有找到门口的位置,似乎被人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了,这里与其说是居所,更让人联想起监狱。我开始回忆在昏迷前,没有做梦时的印象。大脑处的硬物并不是幻觉,我又再度感受到它的存在,因为它的挤压,产生一丝丝疼痛。我下意识伸手抚摸额头。当然是不可能碰到它的,甚至就连凸起的触感都不存在,除非我能把自己的手伸进脑壳里。

    在自己脑袋里出现一块异物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可是这个异物对我而言十分重要,不管它是不是“脑硬体”——这么说是因为,我感觉它似乎不久前才“长”出来,没错,就是在我“上浮”之后,并非是之前我插进自己眼睛中的那块。

    这么想的时候,桃乐丝的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直到它在你的身体里繁殖出新的一块。

    或许。这个硬块,就是所谓的“繁殖出的新脑硬体”,只属于我自己的“脑硬体”。

    无论是脑硬体,至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甚至连带我自身,还存在许多无法理解的地方。供以思考的线索多如乱麻,我想,自己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理清它们。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进入洗手间,打算用冷水给自己的大脑降降温。

    洗手池的水龙头有两个。一个热水,一个冷水,这倒是挺周到的服务。我用双掌盛水,就像是在浅水区折腾的鱼儿,扑腾扑腾地往脸上掀。冰凉的水让我又清醒了一点,思维似乎转得越来越顺畅了。然后。我想起了更多的事情。

    例如眼睛。我曾经用寄存桃乐丝人格意识的脑硬体插入右眼,当时变成瞎子的那份痛楚,以及格雷格娅和崔蒂看到这一幕时的震惊样子仍旧历历在目,可是现在,这只右眼竟然能够视物了,就像被弄瞎的记忆不过是个幻觉。…,

    我连忙去找镜子,然而,当我关掉水龙头的时候,立即发现自己的手掌明显变得更小,更加苍白了。

    就好似常年不见阳光般,细嫩的肌肤充满病态的白色,连青色的静脉都看得一清二楚,充满了令人恐惧的透明感。细长的手指则令人想起“弹钢琴的手”,可是,这并不是我的手——确切来说,不是身在中央公国时,我记忆中的自己的手。

    虽然有些吃惊,但是我很快就压抑住了这种情绪。我不想为这种事情吃惊,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还有更多的东西会让自己吃惊,与那些东西比较起来,自己刚刚察觉的事情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变化。

    我让自己对身体的变化尽可能感到理所当然,有无数好的借口或理由来说明这一切,例如“自己已经不在中央公国了,甚至不再是中央公国的高川了。”尽管如此,我仍旧按照原来的想法,迅速在洗手间的门板上找到了镜子。

    一扇半身镜,我在它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说实话,我完全无法在第一时间就接受里面的那个身影是自己,因为“他”的形象和根据两种记忆所猜测联想的形象有着巨大的区别——既不是孩子,也不是青年,而是居于两者之间,充满了青涩的感觉。“他”长得清秀,并不是十分出众,但也无法视为“泯然众人”,就像是患上了绝症,即将死去一样,弱不禁风的身体仿佛风吹就会跌倒,眉宇间浮现出沉郁的气息。

    无论是在小镇记忆中的自己,还是在中央公国里的自己,都绝对和这个形象扯不上关系。我也从没想过竟然会看到如此“脆弱”的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但是,镜子并没有被巫师施上法术,我知道,这个看起来清秀柔弱又阴郁的十六七岁的男孩,就是名为“高川”的自己。

    这真是太疯狂了。我这么想着,双手用力在脸皮上搓动,试图抹平眉宇间沉郁的气质。让气色红润起来。

    我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绝对没有看上去的这么脆弱。所以,我对自己竟然是这幅形象感到大为不满。然而,大概是身体的确受到病症的干扰,处于某些负面状态的缘故,无论我怎么摆弄这张脸,都无法让它变得更充满活力。

    身体很虚弱,我已经切身感受到了,原本以为是刚醒来的后遗症,但明显不是。这不是中央公国的“高川”。而是小镇事件后的“高川”,感染了奇怪又危险的病毒,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高川”。这份认知让我产生了更多不好的想法,然而我不敢去想。我有些害怕知道答案。

    系色和桃乐丝在什么地方?还有咲夜、八景和玛索。她们一定都在这里!我听到自己的喘息声。真江的声音又在脑海里响起来了:

    ——喝下我的血,制造血清拯救她们。

    我的身体开始发热,气力好似随着热度的上升渐渐被抽去,不一会,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真是糟糕的体验,我不断在脑子里发着牢骚,借此让自己保持清醒,扶着木门,跌跌撞撞地走洗手间,将自己扔在柔软的床铺上。

    过了好一阵。这种发烧一样的状态才潮落般退去。之后,我发觉脑子里存在硬物的感觉变得微弱了,可是,当我集中精力的时候,这块硬物的存在感更加清晰。它就像是我的第二个脑子,同时用两个大脑同时进行思考,或者交替思考,这是一种极为新鲜的体验。…,

    保存在“脑硬体”中的,自己从黑暗中醒来至在手术中昏迷过去的那段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如同放映机的影像。一幕幕重现在脑海中。

    我被从某个罐状容器中取出来,应该是病院的医生为我注射了名为k19的不知名药剂,然后送上手术台。他们在我的身上取了一些样本,并且谈及“剧本”、“特例”、“lcl”、“异性病毒因子”等等专有名词——这些名词所代表的意义都十分重要。

    我有些害怕自己会想到某个答案,但它已经不由自主地在思维中浮现了——我被从镇子转送到医院后。被当作特殊的病人,参与到某种人体实验当中。在这个实验里。我的记忆被限制,修改,就像玩了一场真实的游戏——我在中央公国里的所有记忆,都是在被称为“末日幻境”的虚拟现实中产生的,可我在“醒来”之前无法理解,即便醒来之后,也难以相信。

    这个“末日幻境”实在太过真实了,真实到根本无法想象它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就算产生了这样的认知,我仍旧深深疑惑,我在中央公国里,在统治局里遭遇的那些事物和人们,我所爱着的耳语者,咲夜、八景、白井、森野和近江,他们都是虚假的吗?关于他们的记忆和感情,也都是虚假的吗?

    关于末日的预言。

    拯救世界的时间机器“命运石之门”。

    世界线理论。

    这些反复被系色和桃乐丝两人提起的“理论”和“概念”,也都是虚假的吗?

    那么,如果只是为了让我“上浮”,亦即让我在当前这个“现实”中醒来,谈及这些概念和理论,让我去寻找“人格保存装置”、“精神统合装置”和“命运石之门”,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明白,系色和桃乐丝为什么会惊鸿一瞥地出现在那个世界,为什么突然让我醒来——对于病院方的实验人员来说,我的“上浮”同样不在计划之中——当然,我很高兴自己拿回了“保存在特殊因子深处的记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能够理解系色和桃乐丝所做的事情的必要性。

    而且,“特殊因子”是否就是“江”因子?这一点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

    换句话来说,我对此时自己的状态,以及自己将要面临的处境仍旧一无所知。

    我不明白医院的实验人员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不明白他们对系色她们做了些什么,不明白醒来的自己到底要对他们做些什么。

    复仇?寻找?或者是探索?

    真江的遗言和死亡历历在目,我要保护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要为她们制作血清。我不知道。在初次和安德医生会面后,直到我现在醒来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到底有没有去努力做到这些事情,也不知道她们如今的状况到底如何。一切都乱糟糟的,系色和桃乐丝的性格和迄今为止的奇怪行动让我意识到,她们似乎正在策划什么阴谋行动,关于这个行动的具体内容,我也许知道,可偏偏没有那一段记忆。

    不过,仿佛深深根植于本能中的危机感让我相信。她们的行动一定十分及时且必要。

    眼前,似乎一直存在着一个半透明的屏幕,当我意识到它的存在时,它已经存在于那里了。

    姑且称之为“脑硬体中的程序”。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包括脑硬体本身,到底是通过何种技术手段实现的,它们存在的本身就已经匪夷所思。…,

    ——资讯载入进度20%……

    ——被动载入将在60%后中止;

    ——是否开启主动载入?

    ——是否确认主动载入:[y/n](你做好准备了吗?高川)

    一如醒来之前最后一次看到的那样,光标停留在“确认项”后闪烁着。我明白,自己所疑惑的东西,或许将在确认之后获得的资讯中得到解答,然而,此时此刻的我仍旧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去确认它。

    确认后所产生的未来充满了未知的恐惧,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记得“末日幻境”中所发生的一切,所认识的人,以及因其而产生的情感。就像我无法确定“末日幻境”中的一切是虚假还是真实,我也无法确认,这份情感是否重要。

    ——你准备好了吗?真的,真的,已经准备好了吗?

    ——你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去实现自己的愿望?

    ——这是你的最后一单工作。

    ——这是你回到安息之地的关键。

    ——也许你会成为英雄。

    ——但如果你逃避这次选择,

    ——你将永远失去所拥有的一切。

    这样的声音,每当我试图静下心来时。总会不管不顾地浮现在脑海里。它就像是被事先植入“脑硬体”中的死板又令人憎恶的程序。然而,正是它的存在,让我无时无刻都警醒着,自己不能逃避这一切,也无法逃避。它所描述的故事。真实存在着,正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需要时间。”我不停对自己说。让我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可是不这么做,就无法安下心来,“我需要时间,我需要知道更多,我需要听更多的人说话。”我坐起来,右脚充满不安和烦躁地抖动着,我明明清楚,却无法让它停止下来,“一个柔弱的身体,一个摇摆不定的意志,又能够做什么呢?我需要力量,我必须变得强壮,我要坚强起来。”

    我想,现在的自己,脸色一定很难堪。

    那种“沉郁”的表情,也一定更加深重了。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一条螺旋状的阶梯,从床前向上盘旋,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尽头。在头顶上方,另一个“高川”站在台阶上,平静和我对视,他的微笑一如既往的自信,平静,仿佛没有任何选择和困难能够困扰他,时刻都充满了希望、梦想和期盼。“啊,是你。”我仿佛自言自语般说:“你不是离开了吗?你是谁?”

    他一如既往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凝视着我。

    我继续自言自语般说:“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你这样的表情。你不是小镇的我,不是病院里的我,不是末日幻境里的我。你到底是谁?是高川吗?哪一个高川?告诉我,你想对我说什么?”

    然后,他和螺旋阶梯像幻觉一样消失了,停留在我视野中的,仍旧是那面半透明的屏幕。

    ——资讯载入进度20%……

    ——被动载入将在60%后中止;

    ——是否开启主动载入?

    ——是否确认主动载入:[y/n](你做好准备了吗?高川)

    光标在闪烁。

    气体泄漏出来的声音。我抬起头朝声音的来处望去,正对床铺的另一端墙壁上,原本看似毫无接缝的地方正缓缓裂开一个口子。白色的气体在地板上弥散,门开启了,人影从外面笔直延伸进来,白色的大褂在走廊的柔和灯光中染上淡淡的黄色。似乎是个女人,看不太清楚,不过,是我熟悉的人。…,

    是阮黎医生。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我这么问自己,一个声音很快就做出回应,她是我的主治医生,出现在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但另一个声音却对我说,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阮黎医生走进来,打量着房间,最后才将目光落在我身上,“这么年轻,别总是板着脸。”

    “我在什么地方?阮黎医生,你为什么在这里?”我依循着心中的声音提问。

    “你在医院里。这里是你的病房。”阮黎医生说到这里,露出无奈的笑容,轻轻用手指顺了顺头发,“啊,你不记得了吗?没关系,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的病情加重,被转到这个重病室进行独立观察和治疗,不过之前的治疗效果似乎并不大好。我们决定重新为你进行诊断……要配制新的特效药,不过,在做身体检查之前,你要去见见安德医生……还记得安德医生吗?”她用柔和的目光征询着。

    我点点头。我当然记得安德医生是什么人。

    “心理医生……我的心理状态很糟糕吗?”

    “这你应该心理有数。你呆在医院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应该能够理解自己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她说:“你没看镜子里,自己到底是怎样一副表情吗?真吓人。”虽然说吓人,但她仍旧微笑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