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73 超级系色
    我从床上爬起来,充满诡异和暗示的螺旋阶梯之梦仍旧历历在目,尤其是那双可怖的巨大红色眼睛,让我下意识看向天花板,确认它是否就在那里。只有看到这片天花板的银色和平坦,才能让我稍微安下心来,可是过了一会,我又不禁抬头去看。

    回忆着自己在螺旋阶梯里碰到的事物,也许能够带来诸多遐想,可我什么都没思考,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因为,那终究只是一个梦境,无论它们多么真切,都不过是深层意识的倒影而已。“卡门”、“另一个高川”、“她”和那些肖像在那个梦的世界呈现出那种样子,但它们本身的真实样子却并非全然是那样。

    你能想象,自己体内的沉睡因子、某段失落的记忆、病毒和被当作营养液消化掉的物质,会以“一个完整统一的意识”出现在你面前,和你对话,抱怨,诱惑,甚至是攻击吗?

    这些因子其实并不会说话,它们在梦里和我交流,只是一种体内所存在的各种因子彼此之间纠缠交锋的投影而已,我之所以出现在那里,仅仅是形成“我”这个意识的因子们和其它份属不同的因子产生了稍微剧烈的互动吧。但是,试图捕捉梦所反应出来的全部信息只是徒劳而已,在我知道的任何心理学大师里,没有一个人能做得到。

    人体里到底有多少因子,它们之间的互动到底产生了多少信息呢?简直无可计量。

    过了一会。我来到电脑旁。它不知何时打开了。我清楚记得自己无论是出门还是回来时,电脑都是关闭着的。也许是病院官方发来的消息,但我更期待另一种可能——有人偷偷入侵了这台电脑,想要和我进行私下的会谈。

    我毫不怀疑,这些电脑和网络统一被建筑里的服务器端惯例和监控,所以,就算对方能入侵进来,也并非代表这个交流是安全的。我小心翼翼观察着电源,果然,指示灯已经亮起。随后我打开显示器的电源。

    ——欢迎使用本系统。

    显示屏上弹出的对话框中打印出这么一行字,随后就消失了。对方似乎不在线,只是将邮件发送到我的电脑里,这样对他或她来说的确比较安全。但是,对我并非如此,保存在邮件箱里的东西难道不会被服务器端扫描吗?如果,我并不确定,只是如果,对方真的是黑客,那么这封邮件很可能让病院对我的警惕大为增加。

    事情是否会如我所想发展,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我是否打开这封邮件。

    我有些犹豫,一边观察着电脑系统。这个系统的外观十分简陋,就像是上个世纪。图形操作系统最初发展时那样,低彩的界面,简陋的图框,很少使用图标,仅仅用文字对功能进行标注,整个桌面上更是只有一片淡蓝色的背景,常见的屏幕下方或上方的项目栏都不存在。我点击鼠标右键,有菜单弹出来,一旦松开按键就会消失。

    我这下明白到底该怎么操纵了。

    点击右键,让列状阴影移动到“邮件”上。松开按键后,一个代表邮件箱的窗口弹出来。里面只有一封邮件,而且名字呈现乱码的状态,完全搞不清到底是什么内容。我定了定神,最终还是决定打开来看一看。它现在是官方邮件的几率已经跌到冰点了。这名黑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是否还对其他患者的电脑做了同样的事情?我猜测着对方行动的初衷,并经由他的动作来推断更多的关于这所封闭建筑的信息。…,

    例如。对方是否知道我是什么人?是否在确认我的身份之后才发送了这封邮件?如果答案肯定,那么我至少可以肯定,对方是安德医生所负责的实验计划的直接参与者,并且在态度上可能和安德医生相左。安德医生说过,有人反对他的实验计划,这个家伙很可能就是其中一员。^//^

    我不知道这封邮件到底会带来什么,这种不确定性让我抱有希望。因为我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什么都做不了。

    我最终又下了一次决心,就像是将最后的筹码推上赌桌一般,点击了邮件的链接。

    显示电子邮件内容的窗口弹出来,但令人吃惊的是,里面既没有图片和影像,甚至连文字都没有。

    那里是一个黑色背景的命令终端,交互用的光标在闪烁。我知道这玩意,如果我在上面敲出命令,系统就会执行。可是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命令终端显然不是为了让我执行某个程序,我定了定心神,在上面敲下这行字:

    ——谁在那里?

    当我按下回车键的时候,这行文字变成了乱码,随后消失了。

    三秒后,命令终端的光标开始向右侧移动,一个个文字从界面上跳了出来:

    ——桃乐丝。

    这个名字让我吃惊之余,也难以相信。当然,这并非是指桃乐丝没有能力进行黑客行为,实际上,她甚至已经非法骇入了“末日幻境”,将我从中带出来,还为我准备了一个谜样的“脑硬体”装置。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此时在屏幕另一端的黑客就是她,这完全出乎于一种“她还在等我去救她”的感性认知。

    我曾经以为,她们都处于一种深度隔离的状态,所以,除了通过末日幻境,我们之间不存在交流的方法。然而,“桃乐丝”这个名字出现在命令终端上,打破了这种猜测。

    如果对面真的是她,那么,自从病院在很久以前带走她们之后,桃乐丝是女孩们中第一个和我恢复联系的人。

    这个时间。真是太漫长了。

    我的双手在颤抖。心中有一腔灼热的情绪在激荡,让我的心脏仿佛要冲破胸膛一般强烈跳动着。我想敲下“真的是你吗?”这样的话,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说,有许多问题想问她,想见她,想抚摸她的脸庞和头发,想从她那里得到其他人的消息。

    她就是我失散已久的亲人。

    尽管如此,当我的指尖在键盘上跳动的时候,我只是写下了这句话:

    ——对不起。

    我的视野一片迷蒙,就像是沾满水汽的玻璃。当我敲下回车。当这行字以及桃乐丝的名字同时变成乱码的瞬间,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继续打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全都是我的错。我答应过真江,我想要保护大家,我本来应该要做得更好,但是我没有做到。

    我应该做得更好,但我没有做到。

    我应该做得更好……

    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大家都不应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做到呢?

    我无法用“年幼”这个借口来安慰自己。我的胸口隐隐作痛,我的五官都皱了起来,想要让这痛苦更加剧烈,可是,无论多么痛苦,都无法缓解心中的愧疚。我的手指已经僵硬得动弹不得了,这时,命令终端上的光标移动起来:…,

    ——不要哭。

    桃乐丝这么说着。

    虽然看不到桃乐丝的脸,甚至,末日幻境中那个已经完全腐烂的女孩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浮起。可我并不感到害怕,仍旧很想再见到她——无论她变成了什么样子。

    ——不要哭了。

    ——嗯,我没哭。

    我用力擦了擦眼睛,迅速打出这样的话来。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你只是忘记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她这么写道。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你在哪?我问。

    ——在约定之所。

    ——约定之所?是什么地方?

    ——不能在这里说,但你一定会想起来。

    ——我们不能见面吗?

    ——是的。现实里不行,但你可以去见见系色。

    桃乐丝的话让我感到迷惑,难道系色也在这个封闭的建筑里吗?我想问清楚一些,这时桃乐丝上传了一份压缩包。她让我解开压缩包,告诉我,里面有我应该知道的东西。

    我按照她的话做了,解压缩花费了五分钟之久,然后在桌面上生成了一个新的文件夹,文件夹名字同样是乱码——这个乱码的文件夹无法用普通的方法进入,桃乐丝开始在命令终端里教我进入文件夹的步骤,我跟着照做,繁琐的解码行为持续了一分钟后,我才得以看到文件夹中的内容。

    里面总共只有两样东西,一份影像和一份文档。

    ——看完之后记得销毁。

    在我反应过来前,桃乐丝打出这行字后就离开了,连同对话窗口和电子邮件一起,所有曾经和我对话的痕迹都被彻底删除。

    我无法理解在桃乐丝这般动作的背后到底潜藏着多少危险,但是,这一次和我联系上,一定花费了她不少工夫。虽然仍旧身处于重重迷雾和危险之中,但她的话让我意识到女孩们至少都还活着,这姑且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我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让激动的情绪平复下去,将精神再一次冷静地集中起来。

    然后,我打开了影像文件。

    播放窗口弹出来,没有任何控制器按键,仅仅是一个视频窗口而已。这份影像里,拍摄视野以四十五度角俯瞰着下方的物事,看似主角的瘦弱少年正全神贯注盯着面前的显示器,这个景象让我产生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少年很久都一动不动,这时,我的心中不由得产生了某种诧异的想法。

    我用力站起来,而视频中的少年也跟着用力站了起来。

    我尝试转身,视频中的少年也跟着转身。

    没错,我确定了,这个视频里的少年就是我自己。我本来应该可以更快地辨认出来。影像里的场景完全就是我如今所在的房间。只是。从我在现实中醒来开始,到现在大概连半天都不到,身边的一切,包括这个身体,都充满了陌生感。这让我根本就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一份实时监控的视频。

    桃乐丝是怎么做到的?我不太清楚,但这个技术在我看来十分了不起,简直就是超乎想象。我抬起头,试图根据拍摄视角找出监控系统的摄像头,但是。似乎天花板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装置,到处都是平坦的,连一丝缝隙都不存在。

    我重新将注意力放到视频上,因为画面开始移动了。镜头正迅速上升。不一会就将整个房间都囊括进来,紧接着,密实的墙壁开始变成半透明的状态,随着镜头的继续上升,房间外的景物也被囊括进来。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障碍被穿透,一个个房间被囊括进来,影像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具体而微的建筑立体结构图。…,

    这是一个相当庞大又复杂的建筑,和我最初想象的一样,这个建筑就像是鸡蛋一样。除了一条盘旋的走廊围绕在“蛋黄”上,并不存在其它过道,甚至,无法明确分出层落。与之比起来,“我”的标识成为一个红点,坐落于右下角的位置。

    建筑的整体外形出现在影像中,在建筑的顶端有一条长长的管道笔直向上延伸。镜头沿着这条管道上升,速度越来越快,而视角也变成仰视的角度。上方是一片漆黑的边缘,似乎十分坚硬。不过,镜头猛然一跃,就穿过了这个障碍。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新的建筑出现在视野里。而周遭的光线也变得自然明亮,越过建筑边缘。更远的地方呈现出一片鳞光闪闪的蔚蓝色。镜头继续上升,视角重新转变为俯瞰,这是一个修建在山丘顶部的高塔。

    而我所在的封闭建筑,就在这座高塔的脚下,仅仅通过一条升降管道连接两者的内部。

    镜头越来越高,更多的景物被包囊起来,这让我对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了一个无比清晰的认知。

    这座病院坐落在一个被大海包围的孤岛上,除了这座岛屿之外,镜头能够包括的范围内,没有其它的岛屿和礁石。岛屿的整体形状就像是一个蝌蚪,在尾巴处修建有一座码头,但是此时并没有船舶停在那里。更远的地方,地平线变成一种灰沉沉的颜色,云层在剧烈流动,将日光的投影剪得七零八落。

    我似乎可以嗅到一种特殊的味道,暴风雨即将光临这座岛屿。

    影像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但我仍旧按照计划销毁了这份文件,然后打开另一份文档。

    文档里最顶端的一行如此写着:《超级系色、超弦与大一统理论》

    接下来,写着这么一段前言:

    很久以前有这么一种观点,世界是由无数微小的原点物质构成的,这种朴素的唯物理论贯穿了一个多世纪。人们发现了物质由分子和离子组成,但不久后,又将它们分解为更小的原子、原子核和电子。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意味原子和电子就是所谓的原点物质,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粒子对撞机的出现,他们终于通过粒子对撞,将原子核划分出了更细微的组成部分:中子、质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等粒子。

    这就是粒子学说,人们认为所有物质是由只占一度空间的“点”状粒子所组成,也是目前广为接受的物理模型。尽管在基本粒子的基础上还能够细分更微小的粒子,但最普遍的对这个世界的描述仍旧是:这个世界由十二种基本粒子,四大基本力(强、弱作用力,电磁力,以及重力)组成。

    这个物理模型很成功的解释和预测相当多的物理现象和问题,但是此理论所根据的“粒子模型”却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问题。

    例如,宏观的广义相对论与微观的量子学说发生了最根本的冲突,它们各自能够描述几种基本力,但都无法完全解决全部的现象。这意味着它们都不完全正确,而且,它们自身也无法彼此统合起来。

    为了解答那些相互矛盾的理论现象,人们需要一个能够描述所有现象,至少是能够弥补当前宏观和微恭说之间的冲突,能够将十二种基本粒子,四大基本力统合起来的方案。

    这就是大一统理论,亦即“终极理论”。

    超弦理论的迅速发展,在于它有可能成为这个终极理论。

    前言到此结束,在进入正文之前,文档中插入了一张图片:

    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中,黑色金属碑伫立在中央,基座周围是一片环形的池塘,其中注满了黄色的液体。池塘外缘的地面上,许多两米多高的透明容器彼此间相隔三米,排列成一种令人眩目的螺旋状。黄色液体通过连接容器和池塘的软管,在彼此之间流通。

    研究人员正在对话,而另一些人则将一些病人装入容器之中。

    一切都栩栩如生,就像是当场照下的一般。

    我对这张图片中的景物并不陌生,这些正是构成“末日幻境”的奇怪设备。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中间那座黑色金属碑被一个箭头标注着:这就是超级系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