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71 记忆回廊(六)
    我想起来了,我以自愿成为实验体为由,和安德医生做了一个约定。*书*吧(..)是的,不是和医院的研究部门,而是和安德医生这个人——我们约定……

    ——如果你的计划能够解救我的亲人,那么,我会告诉你一个关于这种病的大秘密,并尽可能协助你解开这个秘密。

    “你当时跟我约好了。如果我的计划是‘有益’的,那么你允许我使用你的身体。”安德医生的话将我拉回现实中。

    他在说谎。我的脑海里回荡着这样的想法,尽力不让这个想法显露在脸上。我已经回想起来了,为了能够增加系色她们活下去的可能性,年幼的我对安德医生说出了“我的身体能够产生抗体”这样的话。当然,安德医生当时并不相信,因为身体调查报告里并没有这样的数据。尽管如此,我仍旧希望他能够尝试用我的身体制作血清。

    “真江是镇子里第一个发病的人,她身上携带的不应该是病原体吗?”当时的我用这样的话来劝服他,“这种病的患者,病情的平均恶化速度并不慢。但是,我吃掉真江之后,病情的恶化反而变得缓慢下来。”

    这句话唯一的谎言是,我其实并不知道,真江是不是第一个感染病毒的末日症候群患者。

    安德医生有些惊讶,他让我回去后,大概彻夜翻看了关于真江的资料吧。最终,他似乎认可了“真江是病原体携带者,而吃掉她的我的病情却没有加重,反而看上去像是得到控制,所以我的体内一定发生了当前检查所无法观测到的变化。”这样的说法。当时,安德医生在院方的研究专家中其实并不显眼,但他仍旧申请到了成立新的独立研究小组的资格,因为他做出了《可控性基因调整》的报告,其中就涉及到对我的身体进行研究后得到的成果:《生物磁场变化与沉睡因子干涉现象》。

    为了获得我在实验计划上的配合,他的确在一段时间内进行了血清研究。由此制成一种名为k1的初期产品。这种药剂在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是血清,它看似拥有延缓病情的作用。但实际上,只是一种高效的大脑神经阻断剂。

    “重病室”内试注射了k1药剂的患者,在一段时间内,性情似乎变得平和了许多。身体情况的恶化也得到控制,只是行动、思考和说话的时候有些迟钝。这被看作是k1的副作用,但实际上,注射了k1的患者,由神秘病毒引发的体内因子层面上异变的加速了。

    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注射k1后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当时的研究工具很难观测到这种因子层面的变化,尽管这种变化其实十分剧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战争”。

    这是一场由神秘病毒充当催化剂,活性因子和苏醒的沉睡因子为争夺身体主控权而产生的战争。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才意识到,为了获得这场控制权战争的胜利,沉睡因子甚至以“线粒体”为主导。产生了新的人格意识。

    如果说。原来的人格意识基于主导身体的活性因子而存在。那么新的人格,则是完全基于以“线粒体”为主导的沉睡因子们而存在。两者的交锋,将会在一方再度陷入沉睡,甚至是完全被消灭才会结束。

    意识和因子之间没有硝烟,但又无比惨烈的战斗,才是产生末日症候群患者表面病症的关键——他们烦躁。焦虑,精神分裂。再也听不懂人话,连自己的声音和意识形态都产生巨大的变化。外表呈现高温、脱水、失痛等等现象,全部都是因为体内战争过于剧烈,需要更多的能量;或是胜利向某一方倾斜,导致人格意识脱节;又或是身体结构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战争,而不得不被动进行强化,亦或是转换成另一种能够适应这种战争的状态。(.._&书&吧)…,

    在战争结束或是战场完全崩溃之前,基于两类因子而存在的人格意识将会不断产生,不断发生冲突,它们彼此间就像是世代的死仇,似乎完全没有和解的可能性。

    安德医生称呼因子之间的交锋是“深层战争”,人格意识之间的交锋是“表层战争”。两种战争相互牵扯,彼此影响。

    k1的药性阻断了大脑神经信号,让当前主导身体的活性因子所支持的人格意识被“囚禁”起来。缺少一方人格意识的表层战争得到缓和,这才是病情看似缓解的原因。而实际上,患者的身体因为沉睡因子的胜利,正在产生可怕的变化。

    是的,这是在k1投入使用很久之后,才逐渐被我们解开的秘密。而在这之前,我们自以为获得阶段性的成功。表面看上去,k1的确让进入“重病室”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变得安稳起来。而这个时候,系色她们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

    于是,我们为她们注射了k1的第三代产品k3。

    现在回想起来,我仍旧无法确定,自己当时是不是因为无知而做出了一件无可挽回的错事。因为,如果当时她们不注射k3,身体很可能会因为剧烈的体内战争而崩溃。她们当时已经奄奄一息,几乎完全认不出我来了。至少,注射了k3之后,虽然产生了许多严重后果,但至少让她们的身体得到保存,或许,还有人格意识——被“囚禁”在大脑内的人格意识,在某种意义上,就像是藏在一个坚固的保险箱里。

    在系色她们注射了k3后不久,我被安德医生告知,之前注射k1的患者产生异变——他们的身体不知道是崩溃,还是怎么回事,变成了一滩黄色的液体。可怕的是,即便如此,他们仍旧“活着”。

    办公室里,安德医生正在为我重新解说他的计划,我听到他正在阐述“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体内基因和人格分裂的关系”,这些我已经全都回想起来了。可是,我仍旧垂下头,弯下腰,双手撑在大腿上,不让安德医生能够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

    因为。回想起那些事情的我,此时的表情一定完全失去了血色。

    那些由注射了k1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变成的黄色液体,被称为“lcl”。更重要的是,这些lcl是活着的,它们曾经是能够区分出个体的人类。

    没错,此时窗户状屏幕上正在放映着。我浸在lcl液里醒来,随后被研究人员带出的全过程。我的胃部剧烈翻腾,一想到这些“活着的人”以这样的形态被我呼吸,消化,就不由得想要作呕。

    脑硬体里保存着我被研究人员从容器中取出时。那些研究人员的谈话。

    ——快,快,再注射二十毫升的k19……我们必须尽量阻断神经……负面资讯对因子的干扰……

    他们为我注射了k19,k1的第十九代产品。原本,我不应该记得这些事情,包括之后被送入手术室的经过,但是,醒来时快速在大脑中形成的硬块成功取代了大脑的一部分功能。它宛如在大脑上开了一个暗门。桥接了连通大脑的神经,一部分讯息得以被传送进去,进而保存下来。

    我不知道这个脑内硬体是否真的是脑硬体,也不明白,明明是虚拟现实“末日幻境”中的道具,为什么会在我醒来之后真的出现在脑子里。但是。事实很明显,无论桃乐丝的计划全貌到底是什么模样。她至少在这一步成功了。…,

    从这个玩意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开始,末日幻境已经和现实世界产生了足够深刻的联系。

    “之前。我们已经谈到,人格意识基于**才能存在。但反过来说,人格意识也能对人类**拥有极其深刻的影响。”安德医生的话再一次清晰地钻进我的耳中时,我已经跳过了他的长篇大论的很长一段。不过没关系,他所说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他试图欺骗我的地方,我也已经想起真相。

    “举个显而易见的例子,运动员通过意志的力量,能够做到平时很难完成的活动,他们的身体组织和协调性在那个时刻超乎寻常。另外,抱持开朗的性格,也能对癌症之类的绝症产生相当好的协助治疗效果。而患者通过坚强的意志,活过病情理论上的时间的例子也屡见不鲜。”安德医生的声音在我耳中变得喋喋不休,令人厌恶。

    “我的计划是,通过对新生人格意识的培养,进而达到对**的影响,一种强有力的影响。”安德医生继续说:“我们让患者的人格意识在末日幻境中生活,通过剧本对其施加影响,实现培养和筛选的过程,反过来,这些患者的**浸在lcl营养液中,会随着人格意识的变化产生变化。通过这种隐形的潜在影响,我们就能够对末日症候群进行控制和调整,让造成末日症候群的因子们好好听话,将身体改造得更加强大和完美。于此同时,在末日幻境中的人格意识也在变得更加完美——如果有不完美的,没关系,只要**不崩溃,人格意识就会不断诞生,我们有足够的资本重新来过。”

    安德医生的解说到此时才让我重新抬起头来,因为,他说的东西对一个“失忆”的人来说,足够震撼人心,足以解释我那无法完全掩饰的脸上的异色。

    安德医生的表情平静刻板,可是他的眼睛仿佛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完美的人格意识,加上完美的**,曾经被人体抛弃排斥的因子将重新发挥它的作用,和现存的主导性基因相互协作,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进化!由人类自行主导的最终进化!这就是‘人类补完计划’,你不觉得自己正在创造历史吗?而这个计划一旦成功,将会让所有的人类都受益。”

    我极力保持平静的表情注视着他,安德医生没有偏开目光,反而诚挚地和我对视,说:“我们做过约定,不是吗?现在,我仍旧需要你的支持。如果在计划的实验期间发生**崩溃,人格意识再完美又有什么用呢?失去**的人格意识先不提是否能够存在,即便存在,也如同孤魂野鬼。你,高川,是目前唯一一个接受实验。但身体却没有崩溃……嗯,应该说,身体的崩溃处于控制之中。完全可以救回来的患者。你已经为这个计划付出很多,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换句话来说,这个计划是目前最有可能治疗末日症候群,甚至更进一步的方案。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这样的成果。你的身体也无法等待太长时间。”

    随着我一直没有做声,安德医生也保持沉默的态度。我们直勾勾盯着彼此,想要从对方的任何一丝身躯、肢体乃至于面部的波动中,挖掘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无可否认,过去的回忆让我遭受了极为严苛的考验。但是,我仍旧坚持和安德医生的战斗。我知道,这就是一场不亚于体内战争的战斗,一个心理层面上的对抗,安德医生并没有遗忘自己的工作——他让我来到这个办公室,并非是单纯为了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一个失忆者,或是寻求一个患者的帮助,他身为计划的最高主持者。不可能没有备案让他的意志贯彻下去。…,

    这次会面所谈及的一起。所让我见到的一切,都是为了验证我到底“失忆”到何种程度,是否已经如计划一般,成为一个“崭新、洁白、拥有更多操作余地”的新高川。

    也许,他在阐述计划时的热情能够让许多人的注意力倾斜,但是。在我脑子里的硬块一直释放着足够的信息,让我保持着对他最初目的的猜测。并保持警惕。

    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仍旧无法确定这场考验的结果。我无法从安德医生的身上看出他到底猜测了什么,确定了什么。在这场考验中,他的表情并非全然死板,他有过叹息,有过愤怒,有过渴望,有过激情,最终回归平静,平静中藏着炙热——这一切就像是他真的如此,除此之外,并无二心。

    我得不到答案,但却希望安德医生得到错误的答案。

    “我需要考虑一下。”我说:“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不想成为小白鼠。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呢?你认为我有选择吗?”

    “我只是希望加重天平这一边的筹码。”安德医生露出笑容,“我当心理医生已经三十多年了,明白人的心理究竟是多么奇妙而复杂的东西。有时候,一个人为了抵挡自己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即便那对他有好处,也甚至能够做到伤害自己。我不希望你胡思乱想,伤害自己,更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工作。在这项跨世纪的伟大工程中,我们都是不起眼的尘埃,但是,缺少我,缺少了你,都将会让人类工程学上最伟大的成就的降临拖延十分漫长的时间。”

    “我想要安静一会。”我说:“我能离开了吗?”

    “是的,你可以走了。在一段时间……最少三天之内,没有人会打扰你的休息。”安德医生点点头,将桌子上的文件夹整理好,放回抽屉中,拿起遥控器关闭窗口状显示屏,“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调整好心态,进一步的治疗计划会在近期内出炉。如果那些人不是太过白痴,应该能够顺利通过,当然,如果他们征求你的意见,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一边。”

    我站起来,准备往外走。不过,走到门口时停下脚步,转头问到:“我还要回到那个末日幻境中吗?既然我已经知道那只是一场游戏,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当然,这句话的意义并不在于它本身。我深知再度回到那个世界的重要性——我必须弄清楚,那个世界里的咲夜和八景到底是怎么,系色和桃乐丝又在策划着什么,在这庞大如谜的计划,在现实和幻想的交锋中,我、她们和病院到底要获得怎样的结果。

    我想要让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活下去,康复起来。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却不想承认,或是承认了却不想去相信,自己不可能拯救所有的人。至少,我希望她们能够恢复到过往平静的日子。失去了真江,我不想再失去她们。可是,我根本无从了解她们现在的情况,甚至。现在的我,这具脆弱的身体,这个不够坚强的意志,根本无力去为她们做些什么……不,一定是有什么必须由我去做,只有我才能做到。而能让我获得行动力的地方,只有末日幻境之中。

    如果,在末日幻境里产生的变化,真的能够干涉到现实世界的话。我装作搔着头发,抚摸脑内硬块所在的地方——手传来的感觉,它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

    限制级,末日,症候群,轻小说,科幻,要素无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