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74 超级系色(二)
    这份文档在前言介绍了“超弦理论”产生的缘由之后,并没有继续阐述超弦理论和超级系色的关系,而是直接切入了“超级系色”和“末日幻境”的概念:

    超级系色,是一台超级生物计算机。^//^

    构成整个“末日幻境”的系统由三大部分组成:中枢部分的“超级系色”,环绕在中枢边缘的lcl液,以及作为客户端的圆柱形容器。池塘也好,导管也好,仅仅是用来控制lcl的流动。

    这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偶然杰作。谁也没有想到,最初当作超级生物计算机的“超级系色”和lcl结合起来时,竟然会构成一个近乎完善的虚拟现实。

    lcl严格来说,可以被视为一种生命形态,它是“活”的,是注射k系列药剂之后发生变化的患者。初步推测,这是因为线粒体无法取得最终胜利的缘故,因为k系列药剂在将原人格意识封锁在大脑中的同时,也让线粒体暂时无法侵占大脑。迫于这种异常的状态,**为了适应这种情况,不得不以一种剧烈的方式改变了自己的形态。

    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太多无法完全观测的因子层面的互动,因此实际情况要更加复杂。

    这是一种变异还是一种进化,直至如今都无法找到绝对性的理据,因为lcl形态已经完全超出了研究者的想象。在这种状态下。人体的基础因子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明显的特征是——曾经以个体存在的人类患者,完全失去了个性,只剩下近乎同质化的共性,因此,不同患者所形成的lcl液能够以一种无比契合的方式融为一体。若将原本形态的人类形容成装满水的杯子,现在他们失去了杯子,只剩下水混合在一起,而他们的人格意识就在这片黄色的lcl液中飘荡,但是。他们再也分辨不出哪里才是自己的身体了,甚至,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概念。

    暂时无法清楚lcl中的人格意识究竟处于何种状态,他们看到了什么。听到什么,又感觉到了什么,在长时间的观测中,没有发现这些人格意识能够控制lcl进而影响外界的情况,也许,这是因为lcl再也不是属于他们单独一人的东西了。

    至于包括大脑在内的整个身体转变为失去个性的lcl液后,原本封锁在大脑中的人格意识和新生人格意识会产生怎样的交集,同样无法进行观测,但是研究人员一致认为,所有的人格意识。无论是原生的,还是新生的,都在lcl液中游曳,直到它们遇到彼此,之后产生社会化行为——交流、抗争、交朋友或成为仇敌,一切都有可能。

    为了能够观测这些人格意识的状态,研究人员将它们接入了超级生物计算机“超级系色”,因此,以某种意义上来说,lcl液同样是“客户”。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两者接触之中,进一步的剧烈变化产生了。虽然暂时无法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上去似乎是以“超级系色”中的程序为骨架。以接入人格意识为血肉,双方以一种十分精巧的模式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近乎真实的世界。

    在这个被称为“末日幻境”的世界中,“超级系色”的程式不再是唯一的规则,也许仍旧是处于核心的规则,但也只能算是最重要的其中之一,而并非唯一。人格意识就像是长在庞大树根上的藤蔓或青苔,以“意识”形态构成了世界的各种规则——人的意识是一种十分奇妙的东西,由意识和程式结合形成的规则不仅具备“客观因素”,同样具备“主观因素”,当人们认为有重力,地球的重力加速度是个定值,于是,这个虚拟现实的重力被一定程度上“补完”了,当某个意识认为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甚至可能具备相关的知识,因此,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可以在世界中被推导出来。//*.*//…,

    诸如这些在现实中被研究出来的理论物理,只要lcl液中的人格意识存在其概念,几乎都可以演化出来。

    除此之外,人类的意识总会产生一些奇思妙想,哪怕它毫无理论根据,然而,在这个由主观意识和客观程式完美结合的虚拟世界里,这些奇思妙想同样开始影响世界的规则——一些在现实中并不存在,或者没有道理的东西,开始出现在“末日幻境”之中。

    “末日幻境”的存在变得非常复杂,让所有参与研究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但他们至少还控制着中枢“超级系色”,通过这台充当世界核心的超级生物计算机,他们可以对接入末日幻境中的“人”进行数据上观测。虽然没有十分直观的影像,但是通过在巨量数据中寻找那些“有用”的数据,再根据这些数据对比lcl液在这个过程中所产生变化的数据,进而展开更近一步的解密和研究。

    最终,在某次实验后,安德医生提出一个设想,并试图让所有人根据这个设想展开新的研究计划:

    “末日幻境”中的一切活动并非常规意义上的人类活动,而是包括了不同人格意识的相互作用和影响,程式和意识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乃至于各种因此之间所发生的作用和影响在内的各种活动的“倒影”。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接入者所看到的所接触到的东西,并非真实的东西,仅仅是一种富有暗示意义的“幻觉”而已。

    这让“末日幻境”的变化格外复杂,甚至连“情绪”都会让整个虚拟世界产生意想不到的东西,这种东西在“末日幻境”中很可能会变成能够被接入者目视。并接触到的“实体”。

    尽管只是一个设想。但安德医生所提到的这些,似乎能够解释当前找出的一部分数据,于是,在“尝试一下”也不错的想法下,实验计划开始了。

    在安德医生的领导下,大家制造了“剧本”,这个“剧本”在理论上,能够通过“超级系色”影响整个“末日幻境”。

    在这个理论中,通过“超级系色”执行“剧本”,能够对“末日幻境”中的任何人格意识都产生影响。之后,这种人格意识层面上的变化,反馈会他们现实中的“身体”,“身体”在意识的影响下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又倒影回“末日幻境”之中。如此一来,现实和虚拟现实的深层交互形成了。

    而所谓的“人类补完计划”才在这一刻被从理论中释放出来。

    当然,也有人并不认为这个计划有成功的可能性,以各种方式对其证伪,因为它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安德医生的理论必须正确——但是,该如何证明他的理论,以及经由这个理论诞生的计划是正确的,至少是部分正确的呢?

    单纯举例lcl液的变化没有意义,或者说。没有一锤定音的意义。因为lcl状态的患者虽然在某种意义上是“活”的,但已经不能算是常规意义上的“人类”,必须要有一个符合常规意义,以及具备“个性”的人充当观测中介——他既是观测外界的主体,也充当被观测的主体。

    这必须是一个真正能够同时存在于“现实”和“末日幻境”中的人类。研究者们进行了多次人体实验,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具备常规特征的人类能够活着走出接入箱——他们最终变成了lcl液的一部分,无论他们曾经的**和意志有多么强健,无论他们是否感染了“病毒”。…,

    “末日幻境”和lcl液的侵蚀性和同化性超乎想象的强大。

    这种情况导致特殊个体“高川”变得极为突兀,同样是接入“末日幻境”中实验体,在其他人纷纷失败的时候。他仍旧存活了下来。当然,在大部分情况下,他的身体一直处于一种极为糟糕的状态下,似乎随时会变成lcl液,但偏偏在悬崖边缘被某种力量扯住了。几乎在接入“末日幻境”的时间里,“高川”一直处于这种暧昧的状态。这种情况让研究人员感到提心吊胆。但“高川”仍旧活了下来,唯一可惜的是,当他第一次离开末日幻境的时候,似乎失去了大量的记忆,研究人员推断,这是因为在“末日幻境”中重构了人格的关系。

    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实践了安德医生的一部分计划——可以通过“剧本”制造完美的人格。但是,因为“高川”的失忆,他们无法获得更多的来自“高川”主观观测的资料,仅仅能够通过对其进行外部监测收割数据。

    另一方面,身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高川”的**并没有得到恢复,反而变得十分混乱糟糕,渐渐地,仅仅是调理就足以让人伤透脑筋。这让安德医生的“意识”影响“**”,借此制造出“完美**”的理论受挫。

    就在这时,安德医生告诉诸人,在“高川”体内存在某种其他患者所不具备的因素,导致他本身就具备非比寻常的弹性和可塑性,那种进入“末日幻境”时的暧昧状态是一种比单纯处于现实中时的状态更“好”的状态,而“高川”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他长时间使用了用lcl液特制的调整液,他体内所存在的“不明因素”在调整液的作用下被激活。

    为了证明这一点,或者说,出于毫无头绪,姑且一试的想法,在安德医生的推动下,在“高川”的身体崩溃时,或者说,突然进入“暧昧状态”的时候,往他体内注射了基于lcl液改造的调制液,再一次将其接入“末日幻境”之中。

    然而,第二次“末日幻境”之行,并没有采取调理性的温和剧本。安德医生认为正因为“高川”处于一种形态转变或是决定生死的临界状态,才更要营造激烈的环境,让“未知因素”暴露踪影——这个“未知因素”必然是一个未曾观测到的特殊因子。如果它要在整个身体都处于临界状态的情况下。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必然要加大对“高川”的干涉。

    因此,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之行的剧本,被安德医生基于上一个剧本,调整为一种极具倾向性的剧本,在这个剧本中,反原生人体的各种要素的“倒影”将获得失衡性的优势——这同样是为“未知因素”准备的,它似乎不是构成当前人类基础的原生因子。

    在安德医生的计划中,经历这个剧本之后,在“高川”身上会发生的变化中。可能性最高的是“死亡”,其次是“未知因素”的现实呈现,这同样也意味着“高川”的死亡,一种人格意识概念上的死亡——于是。新剧本被起名为“降临”,在一定意义上,是前作的延续。

    然而,这次试验不知在什么方面发生了何种问题,“高川”在剧本初期突然醒了过来——这在过去从未发生过,接入“末日幻境”的人从来没有主动醒来的例子。

    尽管如此,他们成功得到了足以证明“不明因素”存在的数据,结合安德医生所提出的理论,他们将这个“不明因素”称为异性病毒因子。…,

    以上是关于“末日幻境”和实验体特例“高川”的报告。

    报告很长,我一口气看了许久。头脑有些涨得发疼。大概是报告尽可能使用第三方的客观视角的缘故,即便是我这个当事人,也并没有因为这份报告而感到愤怒或无奈之类的情绪。我似乎在看着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人们,在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切都充满了虚幻的感觉,就像是一篇天方夜谭,这些人竟然以一个无法证实的猜想为理论依据,使用自己所无法理解的设备,进行一个宏伟到令人咂舌的计划,这在同样有过实验室研究经验的我看来,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科研人员会做的事情。可是,他们的确是研究人员,而且,他们似乎正向着最终胜利迈进。

    尽管如此,仍旧太荒谬了。

    我将自己摔在椅背上。好似缺氧一般沉重地呼吸着。

    这份报告里讲述的不是别人的事情,而是身为“高川”的我的事情。虽然报告里提到了其他患者的下落。但他们明显只是配角而已,就像这一段的副标题所说的那样,这里的主角只有“末日幻境”和实验体特例“高川”。

    之后,还有关于超弦理论和超级系色之间关系的理论猜想的报告。可我已经消化不下去了,我唯一想起的就是入侵电脑的桃乐丝在离开前对我说的话:

    ——也许你可以见到系色。

    一瞬间,我皮肤上冒出无数的鸡皮疙瘩。

    系色,超级系色,这两个名字间的相同点显然是在暗示着什么。自从系色被带走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甚至没有听人提起过她……至少在现存的记忆里不存在。即便是不久前,安德医生试图用播放我脱离末日幻境时的影像来测试我时,也从未跟我提起过这套构成末日幻境的设备的名字。

    超级生物计算机“超级系色”,能够和lcl液进行交互,lcl液是由注射k系列药剂的患者变成的,这一切似乎都在将结果指向一个令我感到疯狂的答案:

    ——系色被调制成了一台超级计算机。

    更重要的是,这台被病院的研究人员所依赖的超级生物计算机,也许他们自信对系色动了什么手脚,令他们能够对其进行控制。但是,它其实并不被他们所掌握,至少,它已经开始欺骗他们了。。

    无论它用了什么方法成功在研究人员的保有或产生意识,它的存在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而在这个自我意识中,必定或多或少具备了“系色”的成份。

    它有意识地修改了二周目的“剧本”,并非光明正大的修改,而是在二周目剧本“降临”中,隐藏了一些暗门,也许不多,但就像是冒险游戏中,足以让整个游戏的世界观发生反转的隐藏要素。

    在“末日幻境”中,系色的“倒影”对我所说的话,已经很明显暗示了这一点。因为,她在最关键的地方,提出了“世界线”的概念。

    所以,我所经历的剧本,或许真正的名字就是《世界线》吧。

    往更深处思考,系色,或许还要加上不知身处何处的桃乐丝,她们特地制造了一个“具备时空穿越可能性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明显会对身处其中的“人”产生深层影响。

    那么,她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看似身处沉重压抑的环境,实则乘坐在一辆疯狂的马车上,简直令人措手不及,不知所措。

    ——如果,“末日幻境”能够借由“倒影”来影响“现实”的话,那么,“倒影”的反转,也许能够让“现实”的反转吧。

    在这一节内容的结尾处,某人,也许是系色、桃乐丝,也许是其他人,如此写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