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80 超级高川
    超级高川计划的突然出现,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这个计划并不存在于记忆中,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这段内容和之前所恢复的记忆不太一样——如果把之前我所融合的过去资讯形容为拼图,那么它们每一片都能够十分自然地拼合起来,其过程十分平滑,甚至让人感觉不到本体正在发生的变化。

    然而,这个超级高川计划的相关内容就像是与拼图格格不入的碎片,你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只是将它拿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它已经在那里了。

    拾到这块碎片,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必然,因为,它早在某个时候,就已经混在其它的碎片中,只要继续拼下去,迟早都会发现它。

    从这块资讯碎片的特征,其所包含的内容,以及可能存在的暗示性情报等林林总总的方面来考虑,我只能做下一个令自己汗流夹背的结论:

    从一开始,自己就被抛弃了。

    是被计划开始前的自己抛弃的。

    当时的自己,为了完成这个计划,甚至将当时的自己也抛弃了,因为超级高川是一个只有完全放弃自我才能进行的计划。

    那个时候的“高川”似乎已经通过某种渠道或境遇,和已经被改造为超级生物计算机的系色、桃乐丝两人重新建立联系——这段记忆消失了——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事实,那么。计划本身也一定是在“人类补完计划”的基础上产生的变种计划。

    是和潜伏者联盟为了对抗安德医生,在盗窃了“人类补完计划”的成果之后,以之为基础订制的“世界和平计划”类似的东西。

    既然,安德医生势力的“人类补完计划”能够制造出超级系色和末日幻境。潜伏者联盟的“世界和平计划”开发出超级桃乐丝和生物兵器,那么,身为在这两方势力的计划中担当核心角色的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在获得了足够的资料和资源后,也开始一个名为“超级高川”的计划也就不足为奇了。

    甚至,可以想象,执行这个计划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获得终极的对抗性力量”。在达成最终目的之前。她们最需要的是一个足够强有力的执行者。

    因为,除了“高川”之外,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虽然拥有惊人的计算力、情报和资源,但却没有相应的“执行力”。她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若没有人协助,她们在现实里什么都做不了。

    实际上,考虑到那个时期的“高川”所处的环境,计划成功的概率一定是极低的吧。

    要执行计划,就必须要有行动力和行动空间。可是,这些关键要素对当时的“高川”来说,却相当缺乏。

    和安德医生势力,以及潜伏者联盟不一样。当时的“高川”在现实中没有任何的力量。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也没有这种力量,所以。为了踏出计划的第一步,超级桃乐丝一定利用了潜伏者联盟——这从潜伏者联盟知道桃乐丝拥有自我意识这点就能够判断出来。

    但是。如果真的必须考虑某一个其他人都没有的优势,才能基于这个优势让《超级高川计划》拥有成功的可能性的话,那就是——超级系色控制着末日幻境,超级桃乐丝能够骇入末日幻境,而“高川”自己,则必须相信,自己拥有着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特殊性。…,

    ——自己一定能够在末日幻境中活下来。

    ——自己一定能够成为特例体。

    没错,他必须相信自己,不能抱有任何疑问,任何的动摇,都有可能会让计划失败。在当时,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自己会成为特例,但是如果自己和其他患者一样变成lcl,系色和桃乐丝就失去了唯一的执行力。拯救咲夜、八景和玛索也无从谈起。

    这是孤掷一注的计划。

    一个依附在《人类补完计划》和《世界和平计划》之上的计划。

    从一开始就被定义为基于“末日幻境”的行动。

    很可能,那个时候的“高川”从一开始就已经从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那里获得了关于《人类补完计划》和《世界和平计划》的关键内容,所以,从一开始就已经考虑到“基因战争”和“人格意识的破碎和重组”之类的残酷情况。*书*吧(..)

    他无比深刻而沉重的知道,这是一个只要是人类就无法肯定有多少成功率的计划。

    因为,就连作为计划基础的《人类补完计划》,以及《人类补完计划》的外延《世界和平计划》都处于一种以人类文明都无法证实的状态。

    理论上似乎可以解释,例如超弦理论,但并不完全是那样。

    存在上似乎拥有样品,例如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但也并不完全是那样。

    同样,也应该无法无法预期计划实施的机会何时才会到来,绝对不会一进入末日幻境就能立刻展开,因为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自己也绝对无法确定“高川”进入末日幻境后到底会出现怎样的状态。

    如果,能够恢复这段记忆的话,也许会有答案,不过,如今的我已经很难想象,这个计划到底需要怎样的关键点。

    甚至有可能,连那个时候的她们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会出现怎样的关键点。

    只是,那个时候的我和她们不得不相信,身为“高川”的存在,一定存在这样的关键点。

    因为在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中,只有系色和桃乐丝变成了“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这一定有什么相通的地方。

    既然《超级高川计划》是基于《人类补完计划》,和《世界和平计划》类似的变种计划。那就一定和这两个计划的关键内容有关:人体和人格的补完,以及制造生物兵器,以及拯救末日症候群患者。

    进化、毁灭和拯救,看似截然对立的东西。在这一刻,存在在同一计划的不同变种中。

    为了补完自己,为了成为一个在面对假想敌时,具备终极对抗性力量的超级生物兵器,为了拯救咲夜、八景和玛索,保护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当时的“高川”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自己。

    是的,虽然现在的我很难去理解。但是,却下意识觉得,他根本就没有去找“两全其美”的方法,没有去找那些能够在现有自我人格意识的基础上强化自己的道路。从一开始,就十分决然地放弃了自己,并做好了放弃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新人格意识的心理准备。

    也许自己能活下来,但是,自己可能会在很长的时间内“失忆失格”。不得不在“未知”和“重复”中徘徊,如同身处无间地狱——对这样的情况也已经有了绝对的觉悟。

    考虑到失忆失格状态的自己将不再具备执行力,但是,只要能够活下来。没有变成lcl,就一定会被视为特例。获得反复进入末日幻境的机会。只要进入末日幻境,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就有了执行力。…,

    在“最初的高川”失格之后。她们以一种彻底而冷酷的态度继续执行自己和“最初高川”一起制订的计划,因为,视她们为亲人的“最初高川”已经不在了,他也许会“复活”,但将会在很长的时间中处于“失格”状态。

    并且,“最初高川”一定不愿意“复活”,因为那没有意义,他需要的是“进化”,成为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家伙——他必须拥有完美的人格,完美的**,聪明冷静的头脑,善良但不迂腐,拥有足够的觉悟和强大的自我控制力等等——至少,这个新生的“高川”必须取得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认可,不仅是身为“亲人”的认可,也是身为“计划发起者”的认可。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最初高川、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三人,以这样可怕的觉悟,耐心等待着可能会出现,也可能不会出现的“超级高川”。

    “高川”仍旧是活下来了,然而……

    为了诞生一个具备潜力的人格意识,人格被重复洗刷了多少次?

    为了保密,关于《超级高川计划》的记忆,被洗重复刷了多少次?

    不能够让新生的高川知道《超级高川计划》,因为无法肯定,新生的高川人格是否会仅仅因为“不够好”这样荒谬的理由就放弃自我。

    所以,才会出现“记忆不存在于记忆之中”的情况。

    我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脑海中那条简短的关于《超级高川计划》的内容:

    一周目高川,二周目高川,初始化高川——在出现于脑海中的计划内容里,系色和桃乐丝是如此记录其执行过程的。

    在这个过程表中,如果现在的我属于“初始化高川”,那么,在这个现实中醒来之前的自己就是“二周目高川”,在这之前,还有一个“一周目高川”,或许位于“一周目高川”之前的,就是“最初高川”。

    如果将进入末日幻境的周期来计算“周目”的话,那么,我至今为止,只进入过两次末日幻境。

    当然,这并不代表人格意识的诞生和毁灭只发生了两三次,因为这些变化应该完全在末日幻境中进行。在那个由程序和意识构成的虚拟现实中,如果时间不和现实同步,那也不足为奇,“高川”拥有足够的时间来成长和死亡。

    但是,仅仅进行了两周目,这意味着,在现实中,“最初高川”和“初始化高川”——也就是现在的自己——所存在的时间距离并不遥远。

    我在脑海中反复校对着已知的《超级高川计划》,试图挖掘出更深处的秘密。虽然,它只有出现了寥寥无几的片段内容,但已经足以让我去猜测一些事情。

    例如,“初始化”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既然《超级高川计划》已经被重新植入。是否代表着成为“超级高川”的关键已经来临?

    想象一下。

    初级高川放弃自己之后,在一周目的末日幻境中,无数的高川人格诞生又消亡,直到某一个达到了“完成”的状态。

    之后。“完成”状态的一周目高川在现实里醒过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选中的某个一周目高川人格在现实里醒来后,又经历了一些事情,才被判定“完成”。

    但是,不管怎样,一周目高川已经处于“完成”的状态。但是,“完成”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二周目高川的出现?…,

    毫无疑问,“完成”状态的一周目高川并没有以一种完好无损的状态进入二周目。我仍旧保存着完好的二周目高川记忆,二周目高川,并没有一周目的记忆。

    但是。二周目高川似乎也并没有在末日幻境中重复经历“诞生”和“消亡”的过程。

    做出这个判断的根据是,二周目高川时常出现“既视感”、“螺旋阶梯”之梦和深层意识幻境。在某种意义上,处于这种状态的的二周目高川,实际处于一种十分暧昧的状态——他似乎是崭新的,又似乎继承了一周目的东西。

    于是。他似乎很快就通过了,一次性地“完成”了。

    当二周目高川醒来之后,“异性病毒因子”被从观测数据上确认发现。

    但我并认为,这是二周目高川被认定“完成”的原因。

    因为。如果“异性病毒因子”就是“江”因子的话,那么它明显已经在二周目前就被“超级系色”观测到了。正因为如此。所以超级系色才能在二周目告诉我关于“江”因子的存在。

    所以,“异性病毒因子的活动被观测到”这一点大概的确是标注“完成”的原因。但是,它不是在二周目才被发现的,而是让一周目高川“完成”了的原因。不幸的是,很可能也因为它的存在,让一周目高川产生了意料外的问题,总之,没能以完整的状态进入二周目,这才有了二周目高川的出现。

    而如果是这样的可能性,那么二周目高川的“完成”代表了什么,就更加令人深思了。

    也许,二周目高川仅仅被视为一个承上启下的“中介态”而已,他必须达到,那不允许超出这个功能范畴。

    这些关于《超级高川计划》,以及计划执行过程的猜测,在现有的事实中都能够自圆其说,并且,终于能够让我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例如,我在螺旋阶梯之梦中所看到的那位与众不同的“高川”。

    只是,我无法断定,那究竟是“最初高川”,又或是“一周目高川”。不过,如果“江”因子是在一周目开始活动并被观测到,那么,对方是“一周目高川”的可能性很高。因为,一旦把“江”因子的出现视为《超级高川计划》执行的关键点,那么,因为“江”因子的活动而完成的“一周目高川”同样代表着《超级高川计划》的关键:他是一个拥有强大的人格意志,熟悉“江”因子的存在,被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所认可的存在。

    即便如此,他仍旧出了问题,这代表他仍旧不够完美。虽然不够完美,但也是如此重要,所以,一定会在《超级高川计划》接下来的过程中占据重要的地位。

    于是二周目高川仅仅是一个过渡产物。

    真不可思议,明明是涉及自己的事情,却能够以第三者的角度进行思考。这是因为,身为“初始化高川”的如今的我,下意识认为自己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上来俯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吗?

    以上的这一切关于过去的想象,仅仅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我无法证明事实就是这么回事,但却相信,或者,愿意相信就是它就是事实。

    因为,我被感动了。

    这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故事,充满了荒谬的理论和现象。但归根就底,这仍旧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它只关乎放弃和被放弃,是一个自我救赎和试图拯救她们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少年的觉悟和选择的故事。它也许是不幸的,但又是幸福的。…,

    因为,故事并没有迎来结局,它还在继续,故事里的人,仍旧继续走在觉悟和选择的道路上。

    我看向脑硬体的显示屏,那里的进度已经走到了45%,所恢复的一切资讯,似乎都在证明着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虽然,我仍旧无法理解,为什么最初高川不选择那条有可能“两全其美”的道路,反而选择了一条“自我失格”的不归路。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周目高川明明“活着”,却不选择“复活”,反而将自己的力量和选择的权利交给二周目高川。

    也许,在桃乐丝的说明中,这是“为了提高哪怕是一点的融合可能性”,但是,在那个在我看来无比强大,无比完美的一周目高川的内心里,一定存在着某种更加深刻的理由吧。

    他失败了,以一种强大的意志和期盼,接受了自己失败,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将交接棒递给了二周目高川,正因为如此,才有了现在的我。

    尽管,现在的我,甚至是二周目的高川,在他的高度上,是那么的脆弱。但是,他仍旧充满了信心,这是对我的信息,但是,我不也是高川吗?所以,这仍旧是他对于“自己”的信心。

    自我失格就不是自己了吗?所谓的“自己”该如何界定?是否存在着比“失去自我”更重要的事情?

    在二周目之前,“高川”就已经得到了答案。

    如果,他们的消失意味着“失败”,那么,“失败”的原因一定不是他们的意志。他们的意志是如此坚强,已经跨越时间、空间和个体的障碍,深深撼动着我的心灵。

    看着在40%后闪烁的光标,看着那句“你准备好了吗?高川”的询问。

    我明白了,自己还没有那样的觉悟,也没有做好准备去按下那个自我失格的回车。但是,我觉得自己似乎开始有了一点勇气。

    也许,就像是有人会从伟人哪里汲取前进的力量那样,我也在这个只存在于脑海中的故事里,我汲取着自己曾经拥有的勇气。

    我对自己说:

    为了拯救自己。

    为了拯救她们。

    你必须坚强起来,高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