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85 超炮击
    艾鲁卡此时的样子就像一个胖子,随着深红色液体的灌入,他的四肢和腹部更加不成比例地膨胀。

    在看上去即将爆炸的一刻,深红色液体终于停止了流动,而此时,留在黑暗虚空中的液体面积还保留着三分之二。真难以想象,这么多的深红色液体,竟然是从我的左眼中涌出的。

    艾鲁卡已经变得臃肿不堪的身体好似秤砣一般,开始朝着黑暗虚空的无尽下方坠落,在我仍能看到的范围里,这个形体一遍又一遍地扭曲着,直到变回正常的人形。之后,他掉得太深,再也看不到他了。他所去的地方理所当然是末日幻境,他已经比我先行一步了,而我仍旧被这片深红色的液体托在半空中。

    这时,我似乎听到了幻听。

    ——太弱了……

    似乎是女人的声音,是“江”在说话吗?

    它似乎仍旧呆在我的身体里。

    “桃乐丝!”我喊道。

    她似乎听到了我的喊声,脑硬体的显示屏一阵波动,但是仍旧没能显出图像。

    深红色的液体再一次开始变形,以一种浓稠但却如同波浪般的波动,以某个中心向内聚拢,片刻之后,在那个中心隆起,渀佛升起一根深红色蜡柱,但蜡柱也在变化着,一些细节的部分向内凹陷,最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深红色的女性轮廓。

    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是“江”。并非它的原体,而是它于这个黑暗虚空中,利用深红色液体勾勒出来的形态。我不知道,在“江”的自我意志中。是否觉得自己就是这个模样。理论上来说,身为病毒的“它”没有形态,或者说,无法被以“形态”的状态观测到,更不可能是人形。但是,我却对它以这副模样出现在眼前没有丝毫惊讶,反而更加确信,“真江”的一些成份的确和它融为一体。

    江转过身体。完全由深红色液体构成的它,并不像艾鲁卡的身体那般明晰——连同五官和头发一起,仅仅有一个大概能够识别出为女性的轮廓,构成身躯的液体也没有凝固。不时从身上低落,就像是一个正在融化的蜡烛人。

    即便如此,我仍旧从这个轮廓中产生了熟悉感。如此模糊的形象,既像是现实中早已因为末日症候群死去的真江,又像是我在幻觉中看到的那些女人。也和我在意识深处曾经看到的那个少女十分相似。相貌和年龄都无法说清,像是二十多岁,也像是十几岁,甚至偶尔会觉得她还年幼。

    但我并不感到奇怪。反而这种模糊的形态才符合我想象中的“它”的模样。

    一种似人非人,熟悉又陌生的模样。

    江似乎在注视着我。它那仅有轮廓的眼眶中没有眼球,但我仍旧感受到一种注视的目光从那里投在我的身上。它走过来。当然,这么说也许并不恰当,它并没有分开双腿,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借助深红色液体的波涛推着,向我这儿前行,但是,那种缓慢的移动速度,给人“走”的感觉。

    我不知道它想做什么,但是,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它也许打算在这里就把我吃掉——这一点的可能性在我的直觉中十分低微,虽然艾鲁卡在不久前是这么告诉我的,它打算把我,把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所有阻碍它,激怒它的一切统统吞噬,不过,既然被剥离出艾鲁卡的我至今仍旧活着,那么维系我活着的因素必然有它在内,从这一点来看,它并不想立刻就干掉我。…,

    我的身体一定很恐惧吧,但是,现在我硬要说的话应该是一种意识,一种正在转变为能够和超级系色的程式结合的数据资讯格式的意识,就如同一起构成末日幻境的那些lcl意识一样,这样,我才能进入末日幻境,接触那些非同凡响的异变。

    例如灰雾,例如魔纹,例如法术,例如超能力和近乎超能力的恐怖才能。

    以这种中间态存在的我,并不因为“江”的出现和动作感到恐惧。

    如果它真的会在这里吃掉了,那我也认了。如果有能力反抗,大概会反抗吧,但是,这种态度也并不十分明确和坚定。

    被它吃掉的话,会有新的高川出现吗?它会让新的高川出现吗?被它吃掉的我,是否在某种意义上,将和现实中死亡的真江重逢?

    我没有忘记,在最深层的意识深处,存在着另一个“高川”。他似乎已经和“江”十分熟悉了,如果我在这里被干掉的话,他会重新成为这个躯壳的主人吗?

    “你要在这里吃掉我?”我平静地问。

    它那仅有轮廓的嘴巴没有动,声音却发出来了,就像是一直以来听到的幻听一样。

    ——不。

    它这么明确地回答。

    ——还不是时候。

    “我还有想要去做的事情。我不想现在就被你吃掉。”我对她说。

    ——你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是敌人吗?”我问。

    ——这应该要你自己来回答。

    “你打算对我做什么?”

    它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仅仅是来到我身边,俯瞰着我,将食指对准了我的额头。

    根据桃乐丝之前的说法,也许它想要用其它资讯来补完我身上因为剥离艾鲁卡而缺失的那部分。但是,正因为不清楚它到底会使用怎样的资讯,所以才令人感到不安。说不定,它会恶意将猫猫狗狗的资讯注入,那么我在末日幻境中醒来后,就会猛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长着猫耳和尾巴的猫人,又或是狗人,这还好,如果被注入的是更加难以理解的如同垃圾一样的资讯,我就算发现自己变成了专吃垃圾的史莱姆也不会感到震惊吧。

    虽然无法反抗。但我仍旧想做一个人。

    “别用乱七八糟的东西重组我,江!”我想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十分僵硬。

    它的手指在即将接触我额头前停住,女性人形的它歪了歪脑袋。糟糕,虽然仅仅是一个轮廓的形状。但大概是因为这个动作让它变得稍微人性化的缘故,所以我竟然觉得有点可爱……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的自我意识资讯开始错乱了,这种蜡烛人的样子,这么可怕的人类杀手,怎么会“可爱”呢?

    它仍旧没有说话,但是定格的动作又开始移动起来。我想,它在歪头的时候。一定思考过我的提议吧,但是,我的直觉告诉自己,正因为说了那样的话。不!是更那之前,想了猫人狗人之类的无比糟糕的东西,所以反而激起了它的兴趣。

    也许,它捕获了我的想法,却更想看看长着猫耳的“高川”是什么模样……或者还有更加糟糕的。

    从过往的接触来看。那些形象、语气和行动都在证明,它已经不是单纯的“病毒”了。

    该死的,我用力向后挪动着身体,尽量远离它的手指。可是。它的动作仍旧不紧不慢,就像是在达成目的前戏耍猎物。…,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脑硬体的显示屏猛然在我额前放大,如同一个屏障将我和江隔离。在我看来。这个半透明的壁障是如此脆弱,似乎一碰就会碎掉,甚至,仅仅是一种虚幻的状态,毫无阻拦能力,然而,“江”的动作仍旧停顿下来。

    趁这个机会,我就像蛆虫一样向后蠕动。

    “江”直起身体,将手收了回去,而脑硬体屏幕也直竖起来,一阵白噪的杂讯过后,桃乐丝的头像出现在显示屏中,并很快就稳定下来。

    “似乎错过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直面“江”的桃乐丝背对着我,用一种谨慎,戒备,但又似乎充满了恶意的语气说。

    “不,一点都不有趣。”我连忙回答。

    “回去,江。”桃乐丝对面前的怪物完全就是一副熟悉又毫不客气的态度,就像是在我过去的记忆里那样,在那座燃烧的孤儿院中,她就是以这样的态度,对待着末日症候群晚期,已经变得极为陌生的真江。她甚至舀着刀子,渀佛试图在真江做出任何威胁性举动前,在她伤害系色、咲夜、八景、玛索乃至于我之前,将她杀死。

    大概对于如今成为超级桃乐丝的她来说,无论面前的怪物是什么东西,都比我更确信,在它之中具有“真江”成份。也许,她甚至相信,最后那个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真江”的成份在主导这个怪物的行动。所以,就像是对“真江”说话那样,熟悉又毫不客气,带着敌意。

    “再说一次。”桃乐丝似乎要从显示屏中钻出来一般……不,她真的钻出来了!以让我根本就没想到的方式,如同恶灵一般,从虚拟的显示框中一点点探出身体。

    超级桃乐丝和江因子在这一刻是如此接近,她们的脸几乎要碰在一起,而在她们之间狭小的缝隙中,宛如存在一种强烈的几乎要形成实体的对抗力量。她们同样的面无表情,对峙着的时候,气势没有激起任何异像,但仍旧让人感到彼此的针锋相对,毫不退让,乃至于迸射出火星。

    “退,回,去!”桃乐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或者我们把你关回去?就像对付疯狗一样。”

    ——就像上次那样?

    江面无表情。

    “没错,就像上次那样。”桃乐丝用威胁又谨慎的语气说:“超级系色已经快要完成对端口的解析,我想你应该确认过了。在这里,是我和她的主场。”

    江的表情在她说完之后悚然一变,嘴唇的轮廓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这个诡异的笑容几乎占满了人形脸部的三分之一。

    ——你在说什么梦话吗?我可不记得把你教育成这么没有礼貌的女孩。面对长辈,尤其是姐姐时要用敬称!

    幻听一般的话声刚刚落下,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将脑门朝对方用力砸了下去。没有声音。黑暗的虚空中,在双方脑袋的接触点上,一股无形的波动猛然朝两侧喷涌而出。两人脚下的深红色液体就像是处于风暴之中的海浪,被波动用力搅拌。掀动,哗啦啦作响,大量的液体在半空就已经解体,雨水般洒落。

    我看得目瞪口呆,她们两个人就像是镜像一样,在第一次朝对方发起同样的攻击后,又一次以同样的礀势和节奏给对方一个交叉拳。完全就没有任何防御的两人,在硬吃了拳头后。脑袋齐齐被打地各自偏向一边,就连身体也不由得向后弯曲。可是,如同弹簧一样扳直身体后,又是相同的上钩拳。…,

    被同时击中下巴部位的两个女孩。就像是毫无痛感般,用下巴压住对方的拳头,脸上泛起同样狰狞的笑容。

    比世界上大多数男人更加粗暴、直接和野蛮的战斗,让人单单是看着,就能轻易感受到那种拳拳到肉的威力。一定很痛吧。一定受伤了吧?但是,很明显,两人根本不在意,甚至。在拳头离开之后,如同瓷片般破裂的面容眨眼间就愈合了。

    “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姐姐。”桃乐丝裂开嘴唇。露出牙齿,笑容如同野兽一般狰狞。“你这个怪物!以前我可以阻止你,现在我同样可以阻止你。你想做的一切都要阻止,你想要得到的都不允许得到!”

    “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江的声音,第一次以如此真实,绝非幻听的音色在我的耳边响起,她以同样狰狞的笑容说着,“因为,我也不记得自己有个这么不可爱的妹妹呀!说我是怪物的你,不也是怪物吗?”

    话音落下,两人又是相同的一记直拳。这一次,同样没有防御的她们,彼此被拳头打中的头部如同西瓜一样爆炸,碎片甚至溅到我的脚边,落进深红色的湖泊里,荡起一片片的涟漪。

    随后,没有头颅的两具身体,再一次交换了攻击,将彼此的一只手臂给撕了下来。

    这一次,江的攻击似乎更加奏效,因为迅猛如闪电的二次爆炸将桃乐丝连同框住她下半身的显示屏一起击飞了。半截身体仍旧停留在显示屏中的桃乐丝,在半空打了好几个旋,这才沉重地砸进深红色湖泊中,溅起一条三米高的水柱。

    我在目睹这一切之后,只能瞠目结舌,哑口无声,脑子根本就无法转动,去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异常了,不,发生在我面前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异常”的概念。

    这两个家伙,在以完全无法理解的形态下,以完全无法理解的方式进行战斗。

    “死了吗?”我注视着沉入深红色湖泊中的桃乐丝,不过,答案很明显。

    如同画框恶灵的桃乐丝猛然从湖泊下方蹿起来,漂浮在半空,她的头部已经恢复原状了。而另一边,江的头部早已经由深红色的液体弥补成形。

    “结束了,江。”她如此宣言道。在她的上下左右前后,眨眼间就由从黑暗虚空中浮现的光状线条描绘出魔法阵般的圆形图案,组成魔法阵内部繁琐结构的回路既像是代码,又像是花纹,如同齿轮一般彼此咬合,咯吱咯吱地转动,大片的火星和荧光就此迸射出来。

    “让你见识一下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厉害!”如此说着的,是两个少女的声音,如同协奏般在黑暗虚空中回荡着,一条横亘着不知几公里长的充满科学幻想风格的超巨大炮体出现在桃乐丝的头顶上方,“超弦幻想——泛维度超弦共鸣炮,最大出力,炮击开始!!!”

    一团又一团无法形容,只是感受到就能让人的脑中一片空白的力量扭曲了黑暗的虚空。

    一股无比尖锐,但却完全没有音色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震荡。

    我觉得自己如今已经极不稳定的状态,下一刻就要失去平衡而崩溃了。

    来自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攻击却好似扭转了时间和空间,在我的存在崩溃之前,在我完全无法做出反应的刹那,已经将那个深红色的女性人体打得溃不成形。

    明明感觉上无比庞大的“炮弹”,却仅仅是将深红色人形击穿了碗大的口子,只是因为炮击的速度太快,所以,深红色液体填补人形的速度

    开始无法跟上被击穿成筛子的速度。而且,因为人形的躲避而没有切实击中身体的“炮弹”,一旦落进深红色的湖泊中,反而会制造出一个直径十米的凹坑。

    深红色液体在覆盖性的炮击中迅速减少,最后,只剩下残破的人形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决定性的一击。

    只是,这一击迟迟没有到来。

    “干得不错。”被打得残破不堪的江,却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这么说着,它的唇线又高高地,充满了诡异和邪恶地弯了起来,看似夸奖,但却带着一丝丝的嘲讽,“但是,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就真是太扫兴了。还要更加,更加,更加的……”它的脸部,左眼框位置的深红色液体滚动起来。

    一颗眼球长了出来。

    一颗无比精致的,充满狂气的,活生生的眼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