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79 冷笑话(三)
    我看向电脑,用力咀嚼着药片,嘴巴里很快就充斥着类似杏仁的苦味,大脑正准备因为突如其来的邮件而开始活跃的时候,就开始沉寂下去,渐渐的,什么想法都没有了。1小说网在这种整个人似乎都变成空白的感觉中,我反而感到舒畅,就好似困扰自己的东西被一块透明的橡皮擦抹消了。我拉开椅子,坐下之后就这么定定地注视着电脑屏幕,直到它自己渐渐点亮,随后弹出一个“是否阅读邮件”的选项框,我就这么安静地,什么都不做,也什么都不想地看着它在那儿以三秒一次的频率闪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白一片的大脑中重新又钻进一些东西,就像是线虫一样,从看不见孔洞中钻进来,数量越来越多,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渐渐产生了想法:自己最初收到邮件时,似乎没有这种人性化的提醒。

    思维在这里又停顿下来,又过了一会,我想:它会不会是桃乐丝传来的呢?

    就这般,断断续续地想着,只是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就仿佛是一具生锈的机器,动一下就不动了,当你觉得它坏掉了的时候,又自己开始工作。直到这些思维的线团开始变得复杂又庞大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不,我觉得自己无法理解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这封邮件可能十分紧急,十分重要,而我竟然就这么呆呆地做在这里,什么事情都没做。

    这个时候,困倦又开始趁虚而入,让我的整个身体再一次变得迟钝起来。大概是刚才胡乱吃下的药物生效了,阮黎医生说这样吃没关系,但我仍旧有些害怕,如果这次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的话……于是我强撑起精神点开邮件,无论它是否重要,我需要一点新鲜的东西来抗拒睡魔,直到自己再也无法反抗为止。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不,应该说是多此一举的想法。我不太能理解现在自己的做法了,可是身体依据最初思考开始行动起来——哪怕它真的有些不妙,不够理性。

    电子邮件的署名是三个问号,看上去有些神秘,但又会让人误认为是一封错误的邮件——发错了人,又或是邮件的电子结构本身出错了。

    但是内容并不是乱码,反而如当初所想,十分重要,幸好这些内容并不紧急。隐藏自己身份的神秘发信人应该是这座封闭建筑里的研究人员,措辞和语气都十分中性,让人无法去判断对方的性别。她,或他在信中这么对我说到:“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拯救那些无辜的病人;我们也需要你的帮助,来拯救这个世界。”

    是的,这是一封求助信或是邀请信——它终究还是出现了。自从我试图去了解到这里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的时候,这些庞大得不可思议的资源,研究人员中的理念冲突和那些该死的无法理解的理论,以及基于这一切而诞生的疯狂行径,就已经预示着一个异常复杂的背景和处境,那个时候,我就已经预计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复杂的地方,复杂的人,总会从内部产生各种各样的麻烦。

    甚至在某种角度来说,这封信现在才出现,是不是有些晚了呢?

    我从信中的内容得知,这是一个很久以前就已经潜伏在病院中的组织。在最初的时候,是由某个大势力的代表成立的只有她或他自己一个人的组织,目的仅仅是为了监控这里所进行的研究的发展方向和进度,并尽可能获取一些不允许私下放出的研究成果样品——可以想象,这里的研究并不只由一个势力支持,所以,他们必须在规则内玩游戏,必须靠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去获得一些未来将会属于自己的东西,哪怕这些东西可能很快就会被公开给所有玩家知道,但是,最新情报和样品,仍旧是一件能够决定某些重大决策的要素。…,

    “可是,在一些人的推动下,病院的人事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发信人这么说到:“本来就属于单线联系的潜伏方式,在突然发现联络者在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患者,还被解剖了以后,组织的构成和目的就不得不发生改变。当时所面临的情况让我认为,有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在我们这些潜伏者的头顶上,某些人正以一种不会彻底惹火支持者,但又足够强力的方式肃清岛上的人员。为了自保,幸存的潜伏者聚集起来,一个多人构成的秘密小团体就这么形成了。”

    聚集起来之后才发现,各大势力派来的潜伏者中,似乎每个势力就只剩下代表性的一两位。而在大家千辛万苦重新和各自的势力本部联络上之后,不得不承认,病院的某个研究者意外地拥有超凡的政治嗅觉和才干——清洗事件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平息了,支持病院的各方默许了当前的状况。幸存的潜伏者所组成的联合秘密团体没有解散,继续停留在病院中,但是本部也不会再派来更多的人手了。

    幸好,他们花了相当大的精力,终于确信他们仍旧是“秘密”的,即便是这个小团体里的人,也没有和其他人面对面发生过交集。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试探、确信和联络的方法,而这个方法,并没有被那个“某人”掌握,因为他仅仅是一个优秀的研究人才和政治人才,而并非情报人才。

    一开始所出现的灾难性清洗事件,只不过是有心算无心的偶然杰作而已。对方针对的是势力本身的态度,而被清洗的人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幸”地被波及了,因为在他们之前,有更多的人已经先成为了牺牲品。

    在对“末日症候群”进行研究的时候,这些人其实才是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人体实验白老鼠”。

    即便如此,利用“研究病毒”的借口,干脆又残忍地杀人示威的“某人”,就像是二战时期的集中营制造者一样,让人打自心底感到害怕,也无法去信任对方。

    “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合作也让人感到恶心。”一位不知身份的团体成员这么形容到。他提议要挖出这个“某人”,用“情报者的方式”将对方教训一顿,当时,他毫不掩饰地说了:“如果有可能,找出来,干掉他!”

    潜伏者团体从那时候起出现了分裂的迹象——一部分人赞同,而另一部分人反对,无人中立。

    当然,做出这种截然相反的决定,并不是单纯出于恐惧或愤怒之类的情绪。优秀的情报工作人员不会被自身情绪干扰,而所有的潜伏者,都是“极为优秀的人才”,所有看似情绪化的行动,都是理智思考过,基于不同角度而做下的判断而已。

    因为意见始终无法统一,于是,在“断绝其他阵营的人私下泄密,或阻碍行动的可能性”这样理所当然的想法的推动下,在干掉“某人”之前,潜伏者们的暗战反而先打响了。

    最终结果到底如何,没人知道,幸存者仅仅知道自己还活着,这就足够了。因为潜得太深,甚至连重新出现的可能性都被断绝了的情况也会出现。将自己的过去完全销毁,改变体型、相貌、气味乃至于性格和习惯都绝非难事,这些人利用“病院”的一切便利,思考每一个能让自己生存下去的可能性,最终彻底将自己变成一个和过去完全断绝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他们因此再也不是潜伏者了,就算所隶属的势力也无法再认出他们,他们真正成为了病院的“研究者”、“工作人员”甚至是“病人”。…,

    最初提出干掉“某人”的那个家伙再也没有出现,没人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又或是被做了些什么,如今又在什么地方。

    一切看上去都将平息下来,如果大势力还想继续保持对病院的控制力,就必须继续派遣人手。它们究竟这么做了没有,无人知晓。

    发信人就是潜伏者战争的幸存者之一,她或他没有透露自己如今的身份,只是对我阐述了这个组织的过去,以及是如何变成如今这个“拯救无辜者,拯救世界”的正义组织的过程。

    变化在发信人察觉安德医生就是那个“某人”的时候发生了,应该不止她或他一个人察觉了这个仍旧不太确定的情报。安德医生突然展露头角,并且迅速控制了局面,一步步击败竞争者,毫不停步地朝研究的掌控者的方向前进,展现出一种凌驾性的才能,而他原本在所有的研究人员中其实并不出彩,这样的情况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于是,大概是受到某种情绪的驱使,已经没有任何利益纠葛的潜伏者,因为自身的情绪,或者说,是“情报人员的骄傲”,再一次私自展开了各自行动。这一次,他们不约而同以“合作者”的身份出现在安德医生身边,然后,彼此之间,再一次恢复了联系。

    在“必须确认彼此的真实身份”的严酷条款下,幸存者们反而抛却了生存的顾虑和过往的恩怨,重新结集起来。一度被打散的组织再一次成型,而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强大,因为,他们找到了一个足够光明正大,又富有现实意义的理由,让所有人团结在一起。

    “安德医生的研究已经出现偏差,这种天才性的偏差,同样也是毁灭性的偏差。”已经成为研究员的某个成员如此说到:“他的研究会毁灭人类,虽然只有可能性,但这个可能性已经高达百分之六十。我们必须阻止他,或者,想办法让其他人阻止他。”

    他的说法在日后的时间里得到所有成员的认可,甚至,在“末日幻境”出现后,安德医生主导的一系列激进的实验,更是让所有成员认为,人类世界会因此毁灭的可能性已经提高到百分之八十这个可怕的几率。

    他们确信,安德医生的假设不可能成为真实,无论它看上去多么辉煌,多么靠近真实,它的存在,确实是基于一种不完善,甚至可以说,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完善的理论上。所以,看似已经渐渐走向成功的研究最终会失败已经成为定局。而这个失败将会直接导致人类世界的毁灭。

    可是,天才的安德医生似乎不会放弃,在失败前也不会动摇。

    而且,安德医生的地位十分稳固,曾经有人考虑过就这么干掉他,但是,已经陷入安德狂热中的其他人仍旧把持研究的方向,他们不会因为安德医生的死亡而改变道路,执着于自身的信念,沉迷于理论的迷宫,以及一些利益性的干扰,他们根本就没可能再走回头路了。

    此时,组织本身已经改变了性质,他们不再是“窃贼”,也不是单纯的“复仇者”,他们要成为一群试图破坏“人类补完计划”,拯救世界的“英雄”。没有人想做反角,尤其在已经没有利益纠葛的情况下,一个伟大的理由能让所有人齐心一致行动起来。

    因此,在杀死安德医生毫无益处之后,所有人决定以“破坏计划”为行动核心。…,

    而这个行动,将比杀死安德医生更加危险,成功的几率更低。存储在病院中的一切实验资料,很难被完全消除,所以,必须确保这些资料会被世人认为是“危险而不真实的”,“不会被重新启用”。

    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部分资料残缺,只剩下如同“笑话”和“妄想”一样的碎片就足够了。

    在完成这个大计划之前,组织必须准备好属于自己的力量。虽然组织成员里有研究人员,但不得不说,每一个人知道的东西都十分片面,甚至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贡献出来,也无法和安德医生所掌握的东西相提并论。安德医生仍旧被大势力支持着,这一点毫无疑问

    为了应付这样的情况,获得活动的空间和能力,这个组织窃取了许多“末日症候群”、“人类补完计划”和“末日幻境”的机密资料,并在私下进行研究,不得不说,虽然“人类补完计划”最终会导致人类世界的毁灭,但是,正因为它有这样的力量,所以在不介意缺陷的情况下,它能够迅速制造出破坏性的武器。

    甚至,组织成功复制出一台“末日幻境”的中枢,一个名为“超级桃乐丝”的,能够在“末日幻境”中执行骇客行动的超级生物计算机。虽然他们仍旧无法明白,为什么会成功,但是,因为超级桃乐丝的存在,他们确信自己有了对付安德医生的王牌。

    “我知道,你知道桃乐丝是谁。”发信人在信中如此写道:“之前超级桃乐丝所发送给你的情报,是由我们提供的。让你恢复记忆,也是我们的决定,再由超级桃乐丝执行。我们并不是超级桃乐丝的控制者,而是合作者。基于超级桃乐丝存在自我,我们同样有理由相信,超级系色也同样存在自我,只有你,高川,才能让超级系色信任我们,和我们精诚合作。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为了让死者安然死去,让患者人数不会遭到为人扩散,为了让研究回到正规,真正服务于救助末日症候群患者,而并非为了实现一个虚无缥缈的人类补完计划,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也为了让你的伙伴们恢复正常,拯救你自己……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明确答复。只有在你同意加入拯救计划之后,我们才会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对你公开。”

    我在看完这封电子邮件后,又反复看了好几次,这才将邮件内容删除。之后,我好一阵都在思考一个值得玩味的问题——超级桃乐丝执行的,真的如信中所说,完全是这个组织的决定吗?

    因为,在看到他们提到,成功复制“超级系色”,制造出“超级桃乐丝”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一个似乎在这之前都不存在的计划:

    “超级高川”计划。

    这是一份仅仅名字就令人遐想连篇的东西。而在突如其来的记忆中,已经拥有这个超级高川计划的相关部分资料:

    《超级高川》

    发起者:高川、超级系色、超级桃乐丝。

    发起原因:获得终极的对抗性力量。

    发起时间:1997年。

    计划进度:一周目高川(已完成);二周目高川(已完成);初始化高川(进度40%)

    ……

    记忆到此为止,除此之外,位于视野角落,稍不注意就会忽略的脑硬体资讯光屏中如此显示:

    ——资讯载入进度40%……

    ——被动载入将在60%后中止;

    ——是否开启主动载入?

    ——是否确认主动载入:[y/n](你做好准备了吗?高川)

    光标在闪烁。

    “似乎,我给自己开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笑话呢。”我对自己这么说着,然后,在电脑显示器上看到了一个隐约浮现的自己的脸。

    那是一个恶魔般,让人背脊发凉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