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87 高川高川
    所谓的“理解”只是一个假象吗?对他人的了解和理解,只是自己的错觉吗?对世界本质的研究,只是一个玩笑吗?我不这么认为,对一个于自己而言谈不上了解的人,又如何去信任呢?如果不采取科学的方式去解剖世界,又怎能进步呢?对我来说,“理解”也许在某个阶段到来之前,永远都只是片面,但那一定不是假象。

    我试图去了解事物之所以产生和变化的原因,并试图去找到这些原因的解释,也许这些解释会简单幼稚得令人发笑,但是,没有这种简单幼稚的的话,更深入的理解就更加无从谈起。

    我希望自己能够明白环绕身边所产生的一些物事,以及这些物事之间所产生的影响,这并不是因为我缺少信任,只是因为,我想做得更好,想要让我所在意的一切变得更好。

    所以,就算只是片面的,幼稚的,看似笑话一样的“理解”,我也希望做到,并在此之上深入,进而真正去挖掘物事的真相,让自己能够以更好的方式去保护自己所爱着的她们……

    ——问题在于,你认为更好的方式,对她们而言,是不是需要的呢?

    “她们不是神,她们也会有错误和疏漏,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够弥补这一切错误和疏漏所带来的恶果。”

    ——果然,“高川”永远是无法被说服的。“高川”永远有自己的见解和准则。那么……另一个我呀,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因为,你或许不正确,但也不一定是错误……如果你死去,你的……思考和经历,一定会……成为新的“高川”的养分……

    “是的,就像是过去的我,造就了现在的我,而现在的我。必将造就将来的我。”我这么回答他,“我无法断定自己是正确,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并不觉得自己所思所行是错误。而这个固执和思考。才是真正能够让‘高川’代代相传的基础吧。”

    我眺望着无尽的黑暗虚空,愈发感到一种“失败”和“死亡”的预感正在侵蚀自己。我当然明白,自己早已经置身于一个无比残酷,无比脆弱,又无比矛盾的环境中,自己想要去做,想要去证明的一切,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发生的一切,如同一种看不清的潜流,正以令人无法真正理解。也措手不及的速度向前方涌动。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这一切停下来,让我看看清楚,然而,它的前进,并不是由我推动的,或者说,我的参与,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因素。

    因为,我在这个时间点上。是真正完整的高川,但在属于“高川”的一生中,却仅仅是一个记忆缺失的片段。

    我明白,自己并不完整。而自己之所以想要成为超级高川,成为最终的英雄。不正是因为自己并非英雄吗?现在的自己充满了缺陷,不止是记忆。还有某种更深层的东西,或许是信仰?或许是精神?或许是力量?也有可能,现在的我所坚持的东西并不是错误的,现在的我也没有那么糟糕,并不缺乏走到最后的资格,只是,或许该用不合时宜来形容?

    这些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比起理解他人的困难,我觉得理解自己才是最困难的事情。

    所以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让自己产生“失败”和“死亡”的预感。我是那么努力地朝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展开行动,是那么强烈的想要成为最后的高川,却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甚至产生出一种“即便能够找出原因,也已经无法弥补了”的想法。

    按照心理学来剖析自己能够得出简单的答案:这是因为自己在和另一个“高川”的对话中,已经深深明白了——造就这一切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之前的那些深层记忆资讯的融合,不仅让二周目高川变成现在的高川,而且,也让现在的高川定型了。

    之后再多的资讯,很可能都无法再让如今的自己发生进一步的本质上的转变。

    即便明白自己的缺陷,对于一个成型的人格意识来说,也很难去改变和弥补。更何况,时间是如此紧迫,说不定已经没时间让一个成型的人格意识进一步做出修正了。

    可是,就像另一个“高川”所说的那样,这个答案太过简陋,简陋到了连自己都无法接受的地步。

    开什么玩笑!明明应该是在接受深层记忆资讯的过程中变得强大,明明应该是在继承了过去的回忆后,能够更加坚定信心,可是,到目前为止的融合,却让自己变得脆弱了。如果说,这是因为所融合的资讯是一种过去的弱小的偏激的资讯,才造成如今的结果,如果能够在接下去的资讯融合中扭转这一切的话,那么暂时的脆弱和缺陷可以忍受。

    最可笑的地方就在于,?p>

    弊约旱囊庵竞土a吭谙陆档郊且渲械谋愕氖焙颍踔辆醯米约毫苣扛叽u疾蝗绲氖焙颍谷蝗衔约憾ㄐ土恕堑模馐毒褪钦饷雌婀值亩鳎闳衔约旱搅思薜氖焙颍约壕偷搅思蕖?p>

    原来如此……

    这样的想法就是“失败”和“死亡”的预感的来源吗?

    无论告诉自己要如何觉悟,如何去承担自己的责任,如何发下何种誓言,都无法改变这些东西并非来源于“自信”,而是来源于“不自信”的本质。

    而这种“不自信”,偏偏是在初步融合藏匿在身体深处的深层记忆资讯所必然造成的副作用。

    也许,如今我所产生的改变。我所意识到的东西。并没有超出《超级高川计划》的预期。

    也许,正是因为我会产生这样的改变,并会在某一时刻进行如上的思考,才会被称为“初始化高川”。

    我的诞生并不是没有意义,只是这个意义并非最终结果,而仅仅意味着“超级高川”的开始。

    脑硬体的显示屏再一次浮现在视野中:

    ——资讯载入进度50%……

    ——被动载入将在60%后中止;

    ——是否开启主动载入?

    ——是否确认主动载入:[y/n](你做好准备了吗?高川)

    光标在闪烁。

    我没有确认,但是这一次,我不再因为不确认而心虚,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拥有选择权。之所以被称为“初始化高川”的意义就在这里。

    “高川,永远都了解自己。”

    ——“高川”,永远都了解自己。

    幻听如是重复着。

    “高川,永远都必须自己做出选择。而不是被迫做出选择。”

    ——高川,永远都必须自己做出选择,而不是被迫做出选择。

    “没有理解,没有勇气去尝试其它选择,仅仅是出于恐惧和不自信而做出的确认,没有意义。”

    ——没有理解,没有勇气去尝试其它选择,仅仅是出于恐惧和不自信而做出的确认,没有意义。

    所以,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死去。那么,我希望今天的话,能够传达给下一个高川,即便那时,或许已经是“超级高川”………,

    而来自于另一个“高川”的声音,那个幻听一样的声音,似乎成为了我的话语的回声。

    “我希望……”

    ——我希望……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高川’都不要放弃思考。”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高川”都不要放弃思考。

    “也许,思考的结果令人发笑。”

    ——也许。思考的结果令人发笑。

    “但是,思考本身并不是一个笑话。”

    ——但是,思考本身并不是一个笑话。

    “思考的过程,或许会让人变得脆弱。”

    ——思考的过程,或许会让人变得脆弱。

    “但是思考的结果。会让人变得更加坚强。”

    ——但是思考的结果,会让人变得更加坚强。

    这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和心中回荡。我在这一刻似乎被一种灼热的力量锤打着。这种热力,这种煅打,似乎正在将某种更加坚韧的无形的东西,炼入这个因为艾鲁卡被剥离而支离破碎的倒影——它也一定被炼入了即将崩溃的身体,以及无比脆弱的意志之中。

    我开始感觉到了,新的力量在这个黑暗虚空中的这个身体里渐渐滋生。

    似乎,曾经被剥离出去的东西,正被新的,更加强有力的东西填补着,而这股力量,正来源于这些新的东西。

    我用力将手臂撑在暗黑虚空中,我想象,自己撑在一块坚硬而冰冷的地板上,然后借助这个支撑点,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我就这么挣扎着,无论多么难堪,也要站起来。

    幻听仍旧在耳边回荡,可是音色却渐渐变得空洞而苍白。

    于是,我知道,另一个“高川”就要消失了,也许,并不是真正的消失,只是?p>

    坏貌换氐缴硖搴鸵馐兜纳畈闶澜缰小?p>

    因为,如今主导着这个身体的,是我,是“初始化高川”,而不是“过去的某个高川”。

    ——无论是活动因子还是沉睡因子,都是构成人体的重要成份,仅仅是在无数年的自然选择中,为了“人”的生存和需求,而不得不更加活跃,又或是不得不暂时沉睡。但仍旧无可否认,它们彼此之间的关联和影像一定超乎想象的密切和繁琐,哪怕是沉睡因子,一旦从人体内剥离,都会给人体造成难以弥补的影像。那么,倒影着末日症候群患者体内因子战争的末日幻境的一切,又怎能以单纯的象征性来解释呢?也许,它“看起来”就像是你所理解的那样,但是,这些倒影的本质还要更加复杂。

    ——“江”也不是线粒体。是凌驾于人体基因。无论是活动因子还是沉睡因子之上的“病毒”,是造成线粒体等沉睡因子变异,并让它们再次醒来的诱因和主导。

    ——系色和桃乐丝本身就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在病毒和线粒体等沉睡因子的力量下,才能成为“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她们又如何代表正常人体活动因子的意志呢?

    ——但是,以上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终究,这一切太过复杂,无法理解。

    “也许吧。这是无比复杂的东西,复杂到我永远都无法理解,但是,尝试去理解的行为本身。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你不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让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吗?而且,你也是如此期望的吧。因为,只要去思索,去尝试理解,无论结果如何,都比不去思考,不尝试去理解更好。”我大声说着:“我已经明白了,为什么我仍旧是高川,为什么你选择了将力量传承下来。而并非取代二周目的高川和如今的我。因为信任、思考能力、理解力和行动力四种属性构成了‘高川’人格的本质,我们的不同,仅仅是这四种属性的份量的不同而已。”我如此回答幻听,“你已经失败了,所以,也可以看作是‘如果就这么复活,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你也已经定型了,‘原地踏步的家伙不足以成为最终的英雄’,你是这么想的吧。于是。自视为失败者的你,也一定想看看,不同于你,但又并非完全不同,虽然不优秀。但并非毫无潜力的新家伙到底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吧?”…,

    “无论是过去的高川,还是现在的高川。单独舀出来都是不合格的残次品,只是残缺的程度和成份不同而已。但是,不同的高川,一定能够互补吧!如果将大家有序地结合在一起,那就一定能够比单独一个更加完美吧!”

    ……

    似乎有愉悦的笑声传来,但是,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极限,从而让自己产生了某个极限。但是,至少在这一刻,我没有到达那个极限。我还能思考,还能战斗,那么,在最后的时刻,最终的极限到来之前,让我去思考,让我去战斗!

    让我,现在的高川,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不够优秀,产生极限,我也不想自己变成这样。

    可是生命就是这样,对每个人都不公平也没道理。

    即便如此,我也要继续前进,直到光明。

    我低头沈默却坚定,会用跟你用不同方式,踩过前方带刺荆棘。

    “我是高川!我是高川!我是高川!”我大声咆哮,终于扶着膝盖,仅仅靠一双腿伫立在这片黑暗虚空中。

    我就这么颤颤巍巍地站着,咆哮后沉默着站着,也许渺小,也许可笑,但是,我只要还能站起来,就永远不会让自己屈服于自我的脆弱。

    我只有一种咆哮,我要让所有的“高川”,无论是过去的,还会是未来的“高川”都知道,无论我的生命再怎么粗糙,都要活的很骄傲。

    原本因为另一个“高川”的出现而变得迟缓的黑暗虚空世界,重新变得生动,而且急剧起来。

    就在一切恢复正常的刹那,眼球所化成的巨大魔法阵已经完全成形。

    而这正是一个更加巨大的“眼睛”形状的魔法阵。黑暗的虚空开始震动,就好似一片透明的陆地在断裂。

    就在超级桃乐丝的超级巨炮完全离开显示屏的时候,“眼睛”魔法阵所在的黑暗虚空也被彻底“剥离”了。一个巨大的圆球状的黑暗虚空,因为边缘的扭曲使其和周围的黑暗虚空区别开来。球形的黑暗虚空和“眼睛”魔法阵,构成了同超级巨炮一样宏大壮观的,拥有深红色瞳孔的黑色眼球。

    相比起巨炮和眼球如山脉般的体积,它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就如同一条狭小的峡谷。

    对比起这两个庞然大物,我是那么地渺小,可是,我仍旧站着,没有逃避。我松开撑在膝盖上的双手,将脊背挺直了,注视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我仅仅是站在这里吗?”

    “谁会害怕死亡?”

    “谁会害怕失败?”

    “这脆弱的意志,必须改造。”

    我感受到一个熟悉又强大的意志正从体内浮现,一股灼热,正在点燃我的身体和心灵。

    “我已经走过不短的道路。”

    “也许,相比起过去,这仅仅只是一小步。”

    “也许,我仍然弱小而不成熟。”

    “但是,我仍旧会继续前进,而现在的我,也将成为过去,然后,成为未来的我的根基。”

    “我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但是至少,在这个地方,此时此刻……”

    “让我们暂时连为一体。”

    “我是谁?”

    ——我是高川!幻听如此说着。

    “我是高川!”我如此合声道。

    “那么,请赐予我力量吧,过去的我,以及那些我所认识和不认识的我。”

    “让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宣告我们的存在。”…,

    “难道大家不想看看,超级高川,不,仅仅是接近超级高川的力量,是否符合我们的期盼吗?”

    “难道大家不想让她们知道,她们所做的,并非全然是妄想吗?”

    在自我拷问中,在和“过去”的对话中,被炼入了某种新材料的身体,正在迸发出新的力量。虽然,这个身体仍旧没有完全弥补被剥离后的残缺,虽然,这股力量新生而弱小,但是,它却仍旧是一股暂新的,坚韧而强大的力量。

    自然而然的,我明白了,这是意志的力量,是心灵的力量,是过去的高川,我所认识和不认识的高川,以及现在的我,在面对眼前的一切时,也许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借助极为特殊的际遇、环境和共鸣,获得的最接近“超级高川”的力量。

    正因为残缺,所以获得了新的东西;正因为思考,所以能够得到认同;正因为是能够利用意志的力量进行干扰的世界,所以才能够展现这股属于意志的力量。

    ——资讯载入进度60%……

    ——抵达临界点

    ——资讯溢出,错误!错误!错误!

    ——临时同步率400%

    ——高川歼灭炮准备!

    ——倒计时开始……

    我的身边,黑暗的虚空也开始扭曲起来,一个长方形的看不出具体形状的模糊轮廓正在成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