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95 新个体(三)
    不仅这个女性构造体,连小个子也经过了相当程度的改造。正因如此,她的动作才会如此敏捷,完全超越了正常世界的成年人。女性构造体的改造技术和用在我身上的义体化改造技术十分相似,而且女性构造体比拥有脑硬体的我更加像是一台“拥有自我人格的超级计算机”,这很可能意味着在小个子“畀”的头部也安装有脑硬体。

    我从来都不觉得桃乐丝植入我脑中的“脑硬体”是独一无二的东西,她仅仅是一名在超级系色的默许下入侵末日幻境的骇客,即便是身为中枢的超级系色也无法完全控制末日幻境,因此不得不这么认为——她并没有创造任何不属于末日幻境的东西,仅仅是用骇客的手段,提前窃取了属于末日幻境的东西。“脑硬体”同样是存在于统治局中的技术,但是,如果没有超级桃乐丝,至少要接触类似女性构造体这样的统治局研究员,才有可能得到。

    不得不说,“脑硬体”这项技术竟然能够通过倒影对我在现实的产生影响,在大脑中生成类似的组织,这很可能也是一个特例,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末日幻境的确能够对现实的接入者产生十分强烈的影响——尽管,目前出现这种影响的只有我一人,甚至,大概也只有我一人了。

    因为,除了我之外的其他接入者都变成了lcl。他们很可能永远都找不到自己在现实中的了,和超级系色一起构成末日幻境的lcl。已经成为了这个庞大精密的虚拟现实的一部分。对于诞生于lcl中的他们来说,这个世界就是唯一的真实。

    多么悲哀,又多么幸运。比起其他无法转化为lcl,彻底在现实中死去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他们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末日幻境里,都没有真正“死去”,只是,也许再也无法回到所谓的“现实”中了。

    大概,上一次在末日幻境中,超级桃乐丝为我植入脑硬体,也并不确定。这种超现实的东西是否能够带入现实之中。

    这是一个测试,一个冒险,是超级高川计划的一个必须确认的步骤。

    如果生存在末日幻境中的他们不会在未来的末日中死亡,没有被江吞噬。那么,的确有可能重新变回现实中的人类。

    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我们能够通过末日幻境影响现实到何种程度——仅仅生成脑硬体?亦或是对整个的因子都进行深层干涉。

    更甚者,如果我们真的可以根据超弦理论,在末日幻境中通过“命运石之门”改变弦状态,实现末日幻境中“时间跳跃”。那么,在超弦理论中同样由“弦”构成的现实,又是否可以建造出真正的“命运石之门”,实现现实中的“时间跳跃”?

    我十分清楚。一旦“超级高川计划”成功,到底意味着什么。

    整个世界。都将因为“超级高川计划”,因为“命运石之门”而改变。

    而这。就是我,高川,最后也最终的任务。

    这是我们,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找到回家道路的关键。

    一切的一切,都要在末日幻境中验证,制造和开启。

    我默默看着圆柱台上的女性构造体,我必须依靠她的力量,找回近江。

    只有可能制造出“命运石之门”的近江,无论她是不是“江”的某种倒影,只有她才是拯救世界的关键。…,

    是的,“高川”即便成为“超级高川”,也只是一个小角色,一个强力的执行者,一个也许能起关键作用的配角。也许“高川”能够通过找到人格存储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拯救自己所爱着的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但是,如果仅仅如此,我们所获得的也只是一个真实但并不完美的结局,我所爱着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无法再以正常人的身份生活在这个世界里,死去的真江,也不可能再复活。

    真正能够拯救所有人的,实现最为梦幻,最为美好的结局的关键要素,只有“近江”。

    等着我,近江,伱绝对不能死在这里!伱的愿望,伱的研究,伱的计划,“命运石之门”,一定会完成的。

    一定!

    “我在来到这边之前,遇到过一些家伙,看起来不是本区的人……也不是统治局的人。伱有这些外乡人的线索吗?我想,也许我们会需要他们的帮忙。”

    “外乡人吗?”

    女性构造体这么说了之后,沉默了一段时间。

    “不,我没看到,但是,也许畀知道。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就连我也已经无法和她进行正常的沟通了。”虽然这么说,但她仍旧做出将头部转向小个子“畀”的动作,也许是在交流,但是我无法确定,过了十几秒,女性构造体转过头来对我说:“她似乎真的见到了,但是没有接触。伱能告诉我,这些外乡人的情况吗?”

    “他们有一些奇怪的本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在当前来说,应该算是统治局的安全警卫和恶魔的敌人。”我这么形容道,“和伱们的情况十分相似,我曾经以为,他们是和伱们一伙的。”

    “伱也是统治局的安全警卫。”女性构造体如此说到。

    “我拥有的只是临时权限,而且已经完全无法和统治局联系。在和统治局联系之前,我没有任何任务。”我说:“我不是来清理伱们的,伱应该能够感受得到,我和普通的安全警卫完全不同。不正因为如此,伱才和我见面吗?”

    女性构造体没有任何迟疑,说到:“没错。伱并不是普通的安全警卫……实际上,在我为统治局工作的那段时间里,也从来没有见过像伱这样的安全警卫。虽然无法完全解析用在伱身上的技术,但是我仍旧能够看出。这个技术和我所掌握的并不完全一样。而另一部分,则和那些人十分相似……我起初以为,伱只是入侵了安全警卫的权限,是和我们一样被遗弃的人,或是那些人中的一个……当然,现在也无法确定伱不是。”

    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听上去,不是冒险者,不是统治局。不是被遗弃在这里的原住民。也许,是藏匿在这个城区中的,那个让安全系统放弃回收此地的那群敌人。我无法忘记,通过超远距离的狙击机会列车的那个奇怪的生命。

    “但是。伱仍旧冒险和我进行交流。”我说。

    “是的,我们没有选择,伱是这个城区里,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有可能进行交流的对象。我们需要帮助。”

    “我可以给予伱们帮助。我们有共同的目标——重新开启这个城区的安全网络,我相信,那些外乡人也需要。”

    “我只负责进行系统维修。”女性构造体这么说着:“如伱所见,这个状态的我。如果没有畀,已经无法再对外面的事情进行干涉。”…,

    “我明白了。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那么。请伱告诉我,伱口中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这个城区,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凝视着女性构造体,说:“还有,我该如何称呼伱。”

    女性构造体的眼中,又出现十分明显的数据流光。随后,她告诉我:

    “我在还是正常人的时候,叫做莎。”

    这些原住民的名字翻译成我所理解的内容后,似乎只有一个字。于是,我这么介绍自己:

    “很高兴见到伱,莎,还有畀。我叫川,隶属统治局临时安全警卫。”

    自称“莎”的女性构造体,为我讲述了在这个三十三区所发生的严重事故。

    一切的源头,是一个名为“山羊教团”的组织,一个专注于召唤恶魔,研究恶魔,让自己变得更贴近恶魔,以期获得恶魔力量的组织。但是,它们原本并不是这样极端而可怕的组织。

    统治局在某个时期找到了一种奇特的物质,不,实质上,无法被称为物质,只能成为“存在”。这种奇特的“存在”外表呈现粒子状,被统治局研究者称为“灰粒子”,正式名字是“微机胞”。在统治局的理论中,这些微机孢就是我所见到的那些灰雾的基本构成。

    微机孢不完全是物质,也不完全是能量,但是,它可以变成物质和能量,同时,也会对精神产生影响,甚至,它也可以在满足一些条件的时候,变成“精神”。微机孢并不稳定,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自己的状态,但是,它也是稳定的,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对其它物质和能量造成影响。然而,统治局在研究微机孢的过程中,十分轻易地就发现了对这种奇特存在进行操控的方法,这种方法直到莎被遗弃之前,也是最具效率的一种。

    那就是,和人体结合。

    大量的微机孢和人体结合以后,在某些情况下,会发生性质和状态的改变。如此一来,以人体为媒介,就能够一步步找出运用微机孢的方法。例如,让人的,变成一种总体上是白色,例如灰白色、银白色、纯白色之类的坚硬物质,这种坚硬物质几乎可以替换现有的任何材质制造所有的东西。又例如,让和人体产生反应的灰雾转换成能量,乃至于将整个人都转化为能量,这种转换方式的效率十分可怕,理论上,每一克的物质都不会被浪费。

    统治局利用人体和灰雾的结合所创造出的奇特素材,以及在研究微机孢的过程中所诞生的各种奇妙的技术,构造了整个统治局的世界,确立了统治局的最高管理地位。兵器、材料、能源、家园……一切的一切,只需要有最初的两种原料就可以无限拥有,那就是“人”和“微机孢”。

    是的,在那个时候,统治局所管辖的居民们。不仅仅是社会构成者,不仅仅是居民、研究者和统治者,同时也是“原料”。而且,在统治局世界的后期。作为“原料”的属性越来越重要。无论统治局的威信多高,技术多么强大,这种情况都是绝对无法公开的秘密。因为对原料的无限渴求,为了满足技术和统治地位对“人”这种原料的需求,社会结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阶层的等级制度变得越来越严苛,被划分为普通阶层的人,成为了最优先的“原料”。…,

    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在预料之中。“人”被当成“原料”的秘密泄漏了。无论究竟是如何泄漏的,但事实就是,有部分知情者——包括普通原住民、研究员和统治者在内,所有高层和底层的人当中都存在这样的人——对统治局的统治和技术。对这种严酷的社会,对变成“原料”的同类,对一切因为微机孢和人体结合而产生的一切报以绝望和愤怒。

    这些人试图反抗和揭发黑幕,但是,最初的抵抗和报复理所当然地失败了。以微机孢和人体结合技术为基础。掌握了超级技术的“统治局”十分轻易地就摧毁了这些人,轻而易举地镇压了任何反抗当前体制和技术的思想。在几乎无法称为战争,被统治局称为“清理”的行动中,作为安全系统一部分的战斗兵器“安全警卫”展现出了高超的效率。

    失败者被当作“原料”。制作成新的产品——建材、能源乃至于建设机器和安全警卫,以最为彻底的方式成为统治局的一部分。

    尽管失败得十分彻底。但是仍旧一部分人在“清理”中存活下来,躲藏在暗处——这同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些人同样了解一部分微机孢技术。同样能够制造一些和安全警卫对抗的限制性武器。但是,失败让他们意识到,仅仅这样是无法战胜统治局的,因为统治局所持有的技术无论在质量上还是数量上,以及运用方式和经验上,都比他们更加完善,并且,将会更加完善。

    他们需要一些无法被统治局完全掌握,至少没有完全掌握的东西,一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科技”这种几乎呈现次幂级别的成长速度优势的东西。

    可怕的是,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那就是“恶魔”。

    一种从微机孢中诞生的生命——在对微机孢进行研究的过程中,统治局的确发现了,当大量的微机孢集合满足一定条件时,会从中产生某种“生命体”。这种生命体是无法控制的,它们可能有意识,也可能无意识,可能存在智慧,甚至于一诞生就具备超高的智慧,但也可能智能低下。它们对微机孢拥有天生的亲和性,能够本能地直接控制微机孢,产生各种奇异的魔法一般的现象。但是,一切实验都证明,它们是无法控制的,无论是它们的诞生,还是它们的行为。

    理所当然的,统治局不需要这种东西的存在。对统治局来说,不需要微机孢所形成的生命,只需要能够被自如控制和消耗的“原料”微机孢。

    于是,这些由微机孢中诞生的生命被称为“恶魔”。在最初的时候,安全系统的建立,安全警卫和限制级兵器的制造,都是为了研究、控制和杀死“恶魔”。

    反抗者为了对抗统治局,在暗中研究制造恶魔,恶魔交流,控制恶魔乃至于杀死恶魔的方法。不过,当他们和拥有超高智慧的恶魔进行沟通之后,事态的本质开始发生转变。统治局的压迫和清理从未停止,随着时间变得更加强烈,反抗者从最初的抗争需求,演变成生存需求。召唤恶魔、通过“交易”获得恶魔的力量,比控制恶魔和杀死恶魔更加容易获得力量。渐渐的,利用从恶魔处获得的力量取得了生存环境的改善后,这些反抗者中又有一部分人,从召唤恶魔和与恶魔“交易”演变成想要“变成恶魔”。…,

    这些人再一次联合起来,以对抗统治局为号召,组建了以“恶魔”为核心的宗教组织,名为“山羊教团”。

    山羊教团中,教授成员召唤恶魔和与恶魔交易的方法,但是,这些家伙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变成更接近恶魔,乃至于超越恶魔的存在。因为,恶魔是天生契合微机孢的存在,因此,越是契合恶魔的形态,对微机孢的利用效率就越高。

    利用恶魔的力量,山羊教团的力量以爆发式的速度,追上了统治局的超级技术——它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无论从思想上,还是本质上,都已经极为接近恶魔,但却不是恶魔。它们利用恶魔,但也猎杀恶魔,它们拥有自己的社会结构和思想核心,它们自称素体生命。

    恶魔、山羊教团和统治局,这就是在统治局世界中最终所形成的集团势力。

    山羊教团已经不是当初反抗统治局,追求“人道主义”的正义者,成为素体生命后,它们的主张和行为都彻底抛弃了人类的形态,已经可以称为另一种智慧生命。

    .提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