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90 前承
    我叫做高川我是一个病人这种疾病被称为末日症候群是由一种现阶段人类文明无法理解的病毒引起的人体变异

    不仅是我就连我所爱的人以及许多人都患上了这种暂时无可救药的绝症他们之中已经有无数人因为人体变异而改变了人类原本的形态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有无数的患者在痛苦中死亡

    为了挽救我所爱的人以及更多的患者我参与了一个研究机构病院的研究计划然而这项研究计划已经超出我当初所能理解的范围并向着我所不愿意看到的残酷未来迅速滑去

    我和我所爱着的人决定改变这一切或者将研究拉回正常的轨道或者中止这项计划……甚至是夺取这项实验所有的成果再由我们继续它原本的模样

    病院中似乎有人在试图做和我们一样的事情不过因为过去的遭遇我不太信任他们

    我知道一切都很难可是并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能如己所愿至少我们还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这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一切都很难因为我们只是病人而病院却是拥有强大人力、物力、财力和严密组织的机构虽然因为他们过去的失误让我们钻了一些空子获得了活动的空间但是仅仅这样并不足以完成我们的愿望

    我们必须要拥有对抗病院的力量一个强有力的执行者

    为此我们制订了一个极为秘密和疯狂的计划——《超级高川计划》

    严格来说这同样是一项人体实验而唯一的实验体就是我自己这个实验和病院现行的研究计划一样和病院中另一批反对者新潜伏者联盟的计划一样基于一个无法被证实的哲学化理论一个比起物理理论来说更贴近数学模型的理论——超弦理论

    它的未来是否会如我们所想它是否会成功是否能实现我们的愿望这一切统统都是未知数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失败如果我失败了我所爱的人将不得不接受残酷的命运乃至于死亡

    我通过病院的设备进入名为末日幻境的虚拟现实在里面成长、结识、遭遇和战斗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得不失去记忆甚至是失去原本的人格意识因此即便我如今恢复了一些记忆但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高川了

    我无法确认自己比以前是更加强大还是更加弱小也许是后者但这没关系所有失去的东西都并未真正失去在计划的尽头我和曾经的我所经历的成长、结识、遭遇和战斗所有因为这些经历而诞生、发酵和沉淀的东西都会成为最终高川的基础

    而在这项计划执行的现阶段我也被称为初始化高川

    一切的发展都在预料当中我不断死亡不断诞生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了这项计划自己失去了多少东西但我觉得自己并未失去任何重要的东西因为我所爱的人仍旧活着计划仍旧在进行我们的明天仍旧充满希望

    我必须抓紧时间因为每个人都无法确定明天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也许会是一些美好的东西但也有可能很残酷……

    在不久之前——至少在我的记忆中是如此——我在进入末日幻境的过程中和命运纠缠的某种东西发生了战斗并因此死亡

    ……但是或许并没有真正死亡因为如今我又睁开了双眼尽管一切都变得有些不同我不太确定……

    只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一切发展都在预料之中而我也将再次行动起来挣扎下去直至死亡…,

    我叫高川我是初始化高川我看到了自己的极限但是即便死亡降临在我的身上也无法阻止我前进的脚步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处于上一次离开末日幻境时的那个房间——统治局临时开放的三十三区的某个秘密设施中我曾经在这里找到了我的同伴和亲人桃乐丝当然也许现在更应该称呼她为超级桃乐丝而我在不久前——如果我这次进入末日幻境是回到了离开的那个时刻的话——送走了两位年轻的女性:大学生格雷格娅和保安崔蒂

    就像当时所看到的一样这个房间中的摆设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一堆显示屏如垃圾山一般堆积着不远处是一个终端控制台以及超级桃乐丝在末日幻境中的倒影——一个全身连接着导线的小女孩当然就和当时一样这个女孩的躯体已经完全腐烂变成了惨不忍睹的尸骨

    若要说有什么和我离开前不一样的地方那一定是我以及我当前所置身的容器我明显感觉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等身高的玻璃容器中大量的导线或导管连接着我的身体包括头部、躯干和四肢容器中充满液体这些似乎是营养液的液体为我提供了必要的养分和容器

    这一切在原本的房间中是不存在的

    我张开嘴巴但液体很快就堵住了我的嘴巴它们从我脸上的每一个孔洞中钻入就像是我在现实中被浸泡在lcl液中一样但是我并没有当时的难受感并不会因为这些液体进入体内而感到充胀和窒息那些负面的感觉仿佛完全不存在一样

    在液体中的我和在空气中的我一样自在

    只是身体被禁锢无法行动这让人有些苦恼想要快点出去我想会对我做这种事情的在目前也只有桃乐丝了而且虽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这副身体仍旧有些异样不过无论变成何种样子我觉得自己都能够接受

    毕竟我原本都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活过来明确地说应该是以一个新的高川出现而不是现在这般复活了的样子

    桃……咕噜噜钻入嘴巴的液体堵住了我的声音不过思维仍旧传达了出去

    ——桃乐丝你在吗

    没有回应我挣扎了几下不过禁锢得很牢靠无法做出太大的动作除此之外原先植入身体的脑硬体仍旧在工作不过它的功能看起来更加丰富了每当我观察某件物事就会在视网膜上出现一系列的数据就像是未来科幻故事中那些在大脑加载了一个观测作用的电脑系统的场景撇开自我格式和人格资讯载入的确认框不提还有更多的数据化资料呈现在这个和行为同步的视觉界面之中

    ——嘿桃乐丝听到了吗桃乐丝我醒过来了放我下去

    我又这么呼唤了几次这下终于有了反应在视觉界面的正前方一个显示框弹出来框中先是出现不稳定的杂讯画面稳定下来后桃乐丝的头像也随之出现——和最初在末日幻境的接入通道时的形象一样拥有黑色又顺直的长发刘海垂落到眼帘处一片阴影笼罩着脸蛋的上半部眼睛半隐半露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桃乐丝没事吧我还以为你被江干掉了

    ——还好你的攻击十分即时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真令人惊讶你的攻击力超乎我们的想象

    ——那不是单单是我的力量而是高川的力量我想你能理解吧过去的和现在的高川大家集合在一起的力量我想那或许是超级高川的雏形…,

    ——是这样吗但是仍旧让人吃惊

    桃乐丝如此说着她那隐藏在刘海阴影中的脸似乎真的浮现了意外的表情

    ——总之你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脑硬体也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冲击也许有许多资讯丢失了……

    ——不并没有丢失这些资讯怎么可能丢失它就在我的身体里

    我这么说到桃乐丝思考了一下没有反驳没错我就是这么相信着虽然当时的资讯洪流根本无法完全被吸纳甚至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资讯和力量都因为无法容纳而流失了但一定没有失去而是在身体的某个深沉的地方存储起来等待着再次唤醒——那恐怖的玩意可不是区区一个脑硬体可以保存的也不依靠脑硬体而存在

    桃乐丝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跟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进行沟通也许是超级系色不过我不确定

    ——好吧先不管这些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追问到

    ——江的倒影被干掉了它现在仍旧呆在你的身体里不过因为线粒体意识……

    ——艾鲁卡

    我提醒桃乐丝那个线粒体和其它沉睡因子构造的人格意识已经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

    ——是的艾鲁卡新身份登记完成艾鲁卡携带了江的一部分力量进入了末日幻境通过那些力量江能够在一定深度上干涉末日幻境即便被我和超级系色联手封锁也无法斩断它和属于它的力量的联系你必须做好准备阿川江的干涉将会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和混乱它一定不会放弃寻找更进一步接入末日幻境的机会而且不要忘记包括艾鲁卡携带的那一部分力量在内被它吃掉的话就真正完蛋了

    ——了解我会小心另外这里的咲夜和八景她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们和你一样在很早之前接入了末日幻境但没有我们这么好运她们的人格意识完全崩溃了你可以想象如同碎掉的玻璃一样变成了许多碎片她们现实中的仅仅是以本能……或许还有一小片人格碎片意识活着

    ——碎片

    ——是的碎片就如同我们和一般患者不同她们的情况也和一般患者不同不清楚她们体内的沉睡因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的人格意识似乎并没有受到冲击也就是说她们的沉睡因子虽然活性化但在某种意义上并不能被称为末日症候群患者

    ——怎么会这样那么我原本就不应该为她们注射k系列

    我对这个情况无比惊诧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她们的表现和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没什么不同

    ——不并不能说你的决定是错误的因为虽然在当时她们体内的活性化沉睡因子没有产生人格意识但是对身体造成的负担以及因子间的冲突的确存在在表征上她们的确和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没什么不同仅仅是人格意识层面上才产生区别

    ——这是后来才确认的

    ——是的由超级系色确认的并且你的情况在最初和她们十分相似你仔细想一想最初的时候你不也是没有产生人格意识冲突的迹象吗在接入末日幻境之前你的自我完整而单一并没有任何人格分裂的征兆当然因为真江的死亡以及我们的病情的恶化你的精神状态谈不上正常

    我翻出当时的记忆似乎真的就像桃乐丝说的那样在进入末日幻境之前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中病情恶化最轻的人

    ——一定是真江的意志在保佑大家吧…,

    我这么说着桃乐丝沉默着好一会她继续为我解释咲夜、八景和玛索的现况:

    ——咲夜她们在人格意识碎裂之后这些人格意识碎片没有消亡体内更没有新的人格意识诞生剧本的替换导致末日幻境的更新而这些碎片也随之散落在剧本所引导的不同末日幻境中并且以这些碎片为基础在不同剧本中成长

    桃乐丝顿了顿这么说到: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将这些以这些碎片为基础的人格意识全部收集起来重组后放回她们的中

    我立刻就理解了这种清晰易懂的说法如果我们无法重新将咲夜她们的人格意识收集起来那么她们那具无法产生新的人格意识的永远都是行尸走肉

    我并没有去问仅仅是当前剧本的末日幻境中的人格意识不够吗这样的问题既然都是要做为什么不做到最好呢而且无论是在哪个剧本的末日幻境中存在的咲夜、八景和玛索都是高川所认识所珍惜所爱着的人那么无论当下主导活动的是哪个高川都有必须要将她们保护起来

    桃乐丝继续说到:

    ——二周目是一周目的延续但又不完全仅仅是延续简单来说要将二周目的末日幻境转变回一周目再现当时的一切这种事情在一般情况下无法办到即便超级系色已经对一周目资讯进行一定程度的备份但也无法保证咲夜她们在一周目的人格不会因为末日幻境的变更而发生损坏

    因此我们最好做得保险一些将一切重新恢复原状

    按照超弦理论说不定就能做到因此我们才在安德医生的二周目原剧本中设置了大量的暗门以此来隐藏真正的剧本世界线

    这是一个患者意识和超级系色程式共同支撑的世界所以通过剧本影响意识再通过意识影响利用所有患者的力量利用江的力量——必须提醒一下没有江的力量是不行的这里的一切都在某种意义上都因为病毒才会诞生所以江作为现存的病毒唯一被观测到的被阿川你唤醒的病毒一定对这一切包括末日幻境和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具备极为强大的影响力

    虽然江是病毒但是如果真江的意志真的存在那么我们一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借助它的力量不仅是你遇到的近江一周目高川所遇到的其他江的投影也都证明了它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会和你产生十分亲密的情感和关系

    阿川你必须要记住江是敌人但又不完全是敌人你的一举一动同样会对它产生影响

    ——我从来都没把它当作是真正的敌人因为它身上拥有真江的意志不是吗

    虽然看不出桃乐丝隐藏在阴影中的表情但是她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真的创造出命运石之门让我们回到一周目那么看上去就像是穿越时间跳跃了世界线但是无论它看上去像是什么只要我们能够收集到咲夜她们丢失在一周目的人格碎片就足够了不是吗

    ——借助末日的力量吗末日的话谁都会想要活下来会想要回到美好的过去吧会如同近江说的那样在末日的压力和大量死亡的压力下会在世界产生巨大的能量吗

    面对我的自言自语桃乐丝仅仅是这么回答到:

    ——不知道但是必须尝试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