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99 素体生命
    当我终于冲破重重迷障时,这一片区域的地形已经完全被摧毁了,畀的车影在前上方的阶梯上闪过,但我前进的道路已经被截断。机车受损情况以全息图的方式呈现在视网膜屏幕的窗口中,许多部位已经呈现危险的黄色,畀和我的通讯在爆炸中一度终端,但在爆炸的冲击波彻底过去之后,终于重新联系上了。

    她重新给我发了一份地图数据,让我在制定坐标与她汇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道路被摧毁后,我无法再继续跟在她身后。而且畀的正面战斗力并不强大,我必须将素体生命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不过,我觉得它们本来就是冲我来的,也许我和安全警卫的战斗已经让它们注意到我了。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我也很想见识一下素体生命到底是何种模样。它们的攻击力十分强大,能够轻而易举摧毁安全警卫,但这并不代表它们能同样轻易地解决我。

    我掉转车头,朝和畀相反的方向行驶,按照新的地图数据,无论是选择哪个方向,我都要绕一大圈才能抵达坐标处。我并不担心自己被素体生命追踪这件事,反而担心孤身一人的畀会不会再一次陷入敌人的包围。虽然她已经在这样的地区生存了许久,有足够的经验去应付危险,但在我看来,独自一人深入敌人势力强势的中部地区仍旧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

    是的。十分危险。她也曾经有过搭档的同伴,可那些家伙们都没能活到现在。也许如今仍旧剩余的旧原住民幸存者,就只剩下莎和畀两人了。

    尽管如此,我和莎仍旧需要畀的力量。需要她采集原料,需要她指引路线,她是三十三区最好的猎手和带路人。

    我不清楚会有多少个素体生命在前方堵截自己,但我毫不怀疑,至少会有一个。

    我握紧了长刀状临界兵器,再一次将机车加速到最大值,在纵横交错的巷道和阶梯中穿梭着。期间又出现几只安全警卫。我直接冒着弹雨冲向它们,我发现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产生的振动不需要发射出去,只要我扣住扳机,这种振动就会持续对我身周的空间产生影响。形成强大的力场。这种力场扭曲了空气,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半透明的罩子将自己包裹在其中。所有进入力场的物体都会在第一时间扭曲行动轨迹,被震荡成粉末。安全警卫的攻击完全奈何不了我,一旦它们试图进入力场区,运动能力就会在第一时间被削弱,毫无反抗余地地被我格杀。

    对于这些普通型号的安全警卫来说,这把刀状临界兵器就是无解的大杀器,何况失去安全系统的它们现在已经不那么“智能”了。

    闪烁着蓝色光芒的针状子弹不断被防护罩扭曲着,如同烟花一样,在接近机车之间就绽放。然后消失。我驾驶着机车从安全警卫们身边掠过,所有进入十米距离的安全警卫,只需要挥刀,就会被碾成粉末。它们无法拖延我哪怕是一秒的时间,即便如此,仍旧源源不绝有更多的安全警卫朝这边扑过来。代表它们的信号标识不断被车载雷达侦测到,然后在临时地图数据上勾勒出来,一只接一只的出现,前赴后继地朝我所在的地方冲击着。

    真是难以想象,这里竟然有如此多的安全警卫。如果不是三十三区仍旧有制造安全警卫的工厂在运作。那就是安全系统并没有彻底放弃这片城区。这让我不由得更加担忧近江他们的情况,无论是席森神父也好,还是走火和锉刀小队,虽然拥有魔纹的力量,但那种程度的力量无法和大量的安全警卫抗衡。普通的武器甚至无法打穿安全警卫的外壳,更何况战斗力位于安全警卫之上的素体生命。无可否认。除了近江之外,其他人都拥有丰富在统治局中行走的经验,但我在进入地下区域之前,在表面城市和他们合作过,我清楚他们的力量和战斗方式,也许他们藏有后手,但我不觉得他们在面临这种情况时还能游刃有余。…,

    限界兵器足以让他们面对面和安全警卫单打独斗,配合魔纹的力量,以及众人的齐心合理和战术上的配合,甚至可以压制复数的安全警卫。但是要面对压倒性数量的安全警卫,就算是三级魔纹使者,在没有临界兵器的情况下也无法做到。

    安全警卫,是统治局安全系统为了对抗恶魔和素体生命,以及一切反抗统治局制度的生物,在长年的对抗和研究中发展出来的最有效率和性价比的杀戮兵器。

    更可怕的是,它们是可以批量制造的,就算被摧毁了,躯壳仍旧可以充当原料和零件回收利用。只要工厂还在运作,能够及时提供材料,就能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按照统治局已经变成遗迹的状态来判断,大概已经没多少原住民还幸存下来了,那么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统治局如此巨大,曾经拥有数量庞大的原住民,就算他们如今已经死亡,但是他们的尸体到哪儿去了呢?

    完全可以猜测,这些人口已经被安全系统作成了强化自身的原料。

    这真是让人胆寒的猜测。

    一旦统治局安全系统对某个区域持续性投放安全警卫,进入统治局的冒险者几乎没有任何幸存的理由,除非他们幸运地在那之前就能找到通往正常世界的节点。

    安全系统会在被素体生命盘踞的三十三区投放大量安全警卫并不是十分难以理解的事情,即便这些安全警卫无法围剿这些素体生命,但足够安全系统达成其它的战略性目标。

    莎说过素体生命占领三十三区。其中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取得本地研究所的机密研究资料。它们需要这些资料更好地发展自己的族群。繁衍后代对任何生命来说,都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本能。也许,素体生命不会将所有的力量都投入这个区域,也不能说它们会为了保护和深入这项研究而不惜一切代价,但毫无疑问,它们将会投入巨大的精力,这让所有试图进入三十三区的生物都将面临难以想象的危险。

    我有不好的预感,锉刀所获得的那座神秘研究所的情报,正是素体生命占领的那座研究所,那里保存的东西。对素体生命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就如同自己的性命一样重要。它们会毫不客气地,小心翼翼地排除一切入侵者。

    我不清楚那些冒险者和末日真理教是否和这些素体生命打过交道,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和正在进行的一切,已经和当初预想的截然不同,如今的事态不是一般的冒险者能够涉入的了。

    必须尽快和近江他们汇合才行。集合大家的力量,包括莎和畀的力量,才有可能在这个三十三区找到活路——因为,我至今仍旧没有发现通往正常世界的节点。

    疑问仍旧有许多。

    例如节点的出现。

    例如素体生命和安全警卫是否能够通过节点进入正常世界。

    这一切都没有答案,我从来都没听说发生过这种事情。但是,即便无法找到答案,也并不代表这些存在是毫无理由,毫无意义的。因为在这个末日幻境中,任何现象和存在,都有着自己固有的暗示性意义,只是这些暗示是来自末日症候群患者体内因子运动和意识运动相互影响的结果,复杂到我们无从去猜测,即便超级系色也摸不着头脑。

    正是因为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世界,是一个超乎想象的世界,所以,不能够用常识去研究这里所存在的现象。…,

    因此,节点并非统治局技术和恶魔力量的产物。不会在素体生命和安全警卫频繁出没的地方出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不受控制,以一种出现在盲点的形式存在于统治局中,只有正常世界的人类才能遇到,所以。素体生命和安全警卫无法通过它进入正常世界,甚至不清楚这种东西的存在。也不是毫无道理的事情。

    一旦被素体生命和安全警卫纠缠上,就会失去回到正常世界的途径,被敌人用数量和环境上的优势杀死——这可真是十分糟糕的猜想,但是可能性极大。

    必须加快速度不可,必须阻止大家进入研究所,必须将现在我们如今所面临的情况告诉他们。

    我再一次挥动刀状临界兵器,清除了试图阻止自己的安全警卫,操纵车体飞跃悬崖,抵达另一端的平台。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这一切行为,这是脑硬体根据所获得数据规划出来的结果,是必然能够做到的事情。距离和畀汇合的地点已经十分接近了,然而,在平台正前方的阶梯上,有一个人形堵住了去路。

    这是一个足球场大的平台,四周的建筑和民房截然不同,似乎是某些功能性设施,以左右各六座巨大的圆柱形构造伫立在两旁。每个圆柱体的直径都有十米,上面用统治局语言或涂写,或烙印地,留下了文字和图案——保护伞工业集团,大概是这样的意思吧。

    这里曾经是一个叫做“保护伞工业集团”的统治局内部组织的地盘。我身上的防护服、电子鱼枪,包括这辆样式奇特的机车都是这个保护伞工业集团的产品。而两旁的这些不知道何种用途的圆柱体设备也仍旧在工作着,镶嵌其上的指示灯正不断闪烁着。

    这个平台的后半被弧形的穹顶封盖,再向前只有一条涂上了白色斑马线的道路,让人觉得似乎是通往某个巨大的功能性建筑的入口。不过,畀所传来的数据里,汇合点就在这个巨大建筑的另一边,而路线也指示我,穿过它是最短的路径。

    然而,这条路被一个奇怪的家伙挡住了。

    对方没有即刻发动攻击,但是看这个架势,明显是在这儿等着我的到来。

    前方的家伙就是素体生命吧。我这么想着。停下机车。从驾驶室中出来。它的出现在我的预料当中,战斗看起来已经无法避免。

    我将电子鱼枪从背后解下来,谨慎地向前走去。我希望接下来的战斗能够远离平台,尽量避免战斗的力量波及机车。如果失去这个交通工具,无疑会拖慢接下来的行程。

    网膜屏幕中,旋转的准星在前方的人形身上移动,大量的数据在窗口中罗列,虽然距离它仍旧有百米的距离,但是视野如同镜头般拉近了,它的样子如同近在咫尺般。每一个细节都能让我看得清楚。

    毫无疑问,只能称其为“人形”。拥有和人类相似的外型,甚至连五官也相差无几,但仍旧是另一种形态的生命。因为它们在物质构成上,已经和碳基有机体截然不同。即便没有数据解析,也能够轻易从外表的质地上看出来。

    挡在面前的素体生命,原型大概是人类的女性吧,它如今的人形轮廓,也继承了女性的特征——娇小的瓜子脸,纤细的身材,胸部和臀部之类轮廓的性征十分明显,拥有精致的五官和垂落至肩膀的长发。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呈现出无机质的色泽,是一种白色坚硬的,和构造体十分类似的物质,至少,我无法从表面上分辨这类物质和构造体有什么区别。比起我仍旧具备有机性质的和正常人十分相似的柔软肌肤,它和莎在形态上更为接近,至少在外表构造上几乎可以说,比我更像是莎的同类。…,

    它没有穿衣服,不过,也并不是着。只是正常的衣物已经不被需要了,它的身体在应该保护的部位呈现出铠甲的形状。

    代表肌肤的部分,素体样式十分光滑,而代表铠甲的部分,则是呈现淡灰色。显得粗糙但更加坚硬的视觉感,不过。我相信实质也是如此。破坏这些铠甲形状的部位,一定比破坏肌肤的部位更加困难。

    它的脸因为质地是无机物的缘故,显得相当锐利刚硬,五官也是如此,宛如戴着死板的面具,长发是密集的纤细管线聚合而成。不过,仍旧能够看出,它在还是原来人类生命形态的时候,是个相当漂亮的美人,至今也仍旧保留着符合正常审美观的美感。

    它是个纤细的,年轻貌美的,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柔弱的女性人形,然而,它右手中却提着一把刀形武器。脑硬体检测出来的数据显示,那不是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不仅细节不同,而且,整体形状也不相似。

    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是刀体细长的长刀,而它手中拿着的,更像是一把柴刀。

    女性素体生命,没有杀气地,纯粹而冰冷地,面朝我静静站立着。

    “我不想和你战斗。”我一边向前走,一边用统治局语言说到,“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任务,只是希望能够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我们之间不存在冲突的理由。”

    它凝视着我,虽然没有眼球,只有眼睛状的轮廓,但我仍旧能够感受到来自她的视线。

    直到我向前迈出第五步,它才发出一种无法理解的声音,从声调的韵律性和规律性判断,是一种语言没错,但却不是统治局的语言——这些素体生命的社会结构,似乎已经完全从统治局中独立出来了。就像莎说的那样,它们拥有独特的生命形态、意识形态和社会形态,已经变成了和人类截然不同的东西。

    即便如此,我相信,它是能够听懂统治局语言的,因为,它们本来就是统治局的住民。我也相信,它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百分之六十义体化的临时安全警卫。如果它们渴望得到关于义体化改造的相关资料,那么,现在的我毫无疑问会成为它们的目标,况且,根据莎的说法,我的身体并不仅仅存在构造体的特征,同样存在着素体的特征。

    一个安全警卫,竟然同时拥有构造体和素体的特征,对这些素体生命来说,一定是十分宝贵而重要的现成素材吧。

    被它们抓走的话,后果不堪想象。

    也许,我们之间是存在冲突理由的。

    它并不打算让开,但我不觉得,它会友好地送我离开,所以,当着它的面,我抬起电子鱼枪,扣下了扳机。

    女性素体生命没有闪躲,也没有任何动作,鱼枪射出的长矛在接近她两米左右的范围时被挡住了,一层因为表面结构遭到冲击,涟漪状的波纹扩散开来,从而变得可视化的球形护罩浮现在视野中。从长矛上放射出来的电磁蓝光不断鞭打着防护罩,但根本就无法进入其中,一秒后,能量消耗殆尽,长矛落在地上,发出锵锵的声音。

    这个防护罩和放射性灰粒子扩展装置所形成护照有些相似,加上电子鱼枪本身是一件能够轻易洞穿安全警卫外壳的限界兵器,威力不俗,所以,这个家伙身上至少有一件能够进行防御的临界兵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