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98 封锁线
    我将刀状临界兵器别在腰间,朝畀点头示意:我已经做好准备了。畀走到墙边,操作镶嵌在防护服左腕上的终端,墙壁徐徐升起来,露出一间完全由金属和管线构成的车库。看上去,应该是车库没错,虽然有不少我所不认识的设备,但是最惹眼的还属放置在中央三个托盘上的机车状交通工具,每辆车都只有一个一米宽的轮子,驾驶舱在轮子中间,整辆车除了覆盖轮子上方和后方的护盖外,再没有更多的护甲,坐进去之后,只能通过正前方的屏幕观察前进的路线。只有在科幻作品中才见过类似的充满颓废气息的机车。

    当我跨上座椅,立刻感觉到有管线从椅背插入防护服中,更有数据线从侧边扶手中弹出来。我直觉这是应该插入颈脖后的数据孔的,于是我这么做了,事实的确如此,整辆车的状态数据和控制方式通过数据线传入到脑硬体中,第一时间就被彻底掌握。

    连接机车的数据线后,正前方的屏幕几乎成为摆设,因为一切数据都会直接传输到脑硬体中,再从视网膜屏幕中显示出来。但是,可以想象,这些车辆在许久以前,是为那些尚未经过改造的原住民幸存者制造的,他们不可能像我一样通过数据线直连的方式控制这些机车。

    视网膜屏幕上弹出新的窗口,滑动到视野的左上角,窗口中出现的是畀的头像和标注。这时她已经带上了和防护服配套的头盔。

    她发来简短的信息。

    ——出发。

    我拉下防护服头盔的黑色玻璃面罩。对着空气点点头,不过,我相信通过数据连接,她一定能够看到我的动作。

    正前方的金属壁开始升起,前方又是一条幽深的管道,但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管道两侧的金属壁上亮起一盏盏照明灯,地面上也浮现代表轨道的光栅。

    单轮机车发出沉重的轰鸣声,畀的机车一马当先闯入管道中,我也紧随其后。机车在管道中不断加速,前方道路的轮廓也不断在视网膜屏幕中重组。当速度抵达一个临界点的时候,管道也抵达尽头,我们驾驶的机车飞跃出去。然后在重力的作用下砸在下方十多米的街道上。我并没有感觉到太过强烈的振动感,就好似跌在海绵上,有一种软和的作用力托着自己的身体。

    街道也没有被砸裂,只是前方有多条明显的轮胎轨迹纵横交错,显然在我们之前,三十三区的幸存者们就已经开着这类机车疾驰在这条大街上。畀在前方带路,机车的速度已经十分接近数据上显示的最高时速,我们就这么开着车冲上阶梯,穿过建筑,在层层叠叠的如山道般的道路上穿梭。

    三十分钟后。我们大概已经接近城区中部,红色的危险警报从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弹了出来。

    ——被安全警卫发现了。

    我这么通知畀,她似乎也已经注意到了,在我们两侧的建筑中正陆续有不明的轮廓若隐若现地尾随上来。

    我打开连锁判定的扫描区域,发现通过机车自带的设备,在同样的能量消耗下,扫描范围竟然扩大了许多。以自身为中心的三十米半径内,建筑、道路、平台和阶梯完全转化为黑白是色的线构图,追踪我们的安全警卫完全落入我的眼中。

    全都是最普通的安全警卫,但在侦测范围内的数量就有三十五只。真是可怕的数目。它们十分机敏地利用地形遮蔽自己,所以用肉眼是无法观察到具体数量的。我不清楚凭借机车自带的雷达是否能够找出它们,于是将观测结果打成数据包给畀传输过去。…,

    畀的机车猛然向右一斜,与此同时,一梭子弹从她的机车旁擦身而过。将一片地面打得粉碎。我也第一时间偏开破损的道路,轮胎碾在附近的阶梯上。斜向上拐进另一条道路中。这条道路十分狭窄,连轮胎都只能容纳四分之三,剩下的四分之一摩擦道路的边缘,掀起石块朝下方坠落。畀的机车就在下方的道路上,维持着和我平行的路线和速度,轻巧地闪躲着从两侧而来的攻击。

    一些安全警卫已经从建筑、阶梯和平台上跳出来,大摇大摆地,以稍微慢一点的速度,在畀的两侧奔驰着。这些安全警卫就像是人类匍匐在地上,使足了吃奶的气力用四肢奔跑,虽然逐渐落后于机车,但是明显在短时间内甩掉它们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而且,随着双方的僵持,还会有更多的安全警卫被召唤来此处。

    畀仍旧没有发动攻击,大概是这些安全警卫与她的距离仍旧太远的缘故,不过,出现在视野中的安全警卫越来越多,已经在前方编织出一道包围网,正试图将畀完全封锁。仅仅使用电子鱼枪和那种奇怪的枪械是无法干掉这么多安全警卫的,想要冲破封锁线,至少要拥有在一瞬间压制这些安全警卫的火力。

    ——放射性灰粒子放射装置。

    畀发来这样的联络。显然,她早就猜测这些安全警卫不会主动对我发动攻击,于是挺身做饵。事实也是如此,虽然视网膜屏幕上因为安全警卫的出现而显示红色警报,但是临时安全警卫的身份认证仍旧让这些正规的安全警卫视我为无物。

    安全警卫和畀越来越接近,而我所在的道路,也越来越高,它是倾斜向上的。我和畀之间的落差在十秒后就增加到五十多米。我扭转车轮,从倾斜的峭壁上侧滑下来,轮胎发出巨大的摩擦声,一片尘烟扬起来,而这个时候,最近的一只安全警卫和畀的距离已经不足十米。它们的密集攻击不断挤压着畀的躲闪空间。终于。在几乎深陷绝境的情况下,畀的机车猛然一顿。

    她刹车了,而且,车轮开始向后倒转。在她原本必然经过的道路上,一排排的蜂窝空洞眨眼之间就覆盖了十米长的距离。这些交叉的火力有不少是从后方射来的,那是之前被畀甩到身后的安全警卫的作为,而此时,它们正以更快的速度拉短两者间的相对距离。

    我继续沿着峭壁下滑,左手拔出刀状临界兵器,空气异样地振荡起来。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秒钟内。

    当更多的安全警卫将自己和畀的距离拉近到十米范围内后。它们一个紧接一个跳了起来,渀佛要扑到畀所驾驶的机车上一般。也许,它们就是这么打算的,虽然子弹无法击中车体。但只要被扑个结实,即便身体会承受沉重的撞击,仍旧能够让机车停下来,这样,乘坐在机车中的畀就任它们宰割了。

    不过,这种选择让这些它们更像是野兽,和我印象中的安全警卫有些许差距。至少,我觉得统治局地面城市里的那些安全警卫,会选择主动保持距离,进行火力压制一直到对手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又或是自己被摧毁。无法在这个城区中连接安全网络的情况似乎也对它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在战术和战略的选择上,它们的“战斗智商”明显下降了。…,

    虽然,已经增加到五十多只安全警卫的封锁线仍旧十分可怕,但是,并没有让人深陷绝境的感觉。至少,我的感性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情绪在波动。所有安全警卫的行为,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清晰,脑硬体的运转速度再一次加快,这让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浮现越来越多的关于下方战场的数据——虽然没有那种渀佛能让时间停止般的爆发力。但是我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能够做些什么,这种确定的感觉,并不是来自朦胧的直觉,而是来自一种数据化后显得冰冷而精确的行为列表。

    我很清楚,这具义体化身躯的极限在哪里。因此,我同样也十分清楚。改变当前的状况根本就不用让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

    战场情况和应对模式以数据流的形式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一侧的窗口流淌着,理智、明确,充满秩序和逻辑感,这是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畀早已经将车体维持在道路边缘,在千钧一发之际,机车更下方的阶梯坠落。而我也与此同时,操纵着机车在峭壁中途弹起来。在距离我十米的下方,十八只安全警卫密密麻麻地跃向同一个目的地——畀之前所在的位置。

    我毫不犹豫扣下扳机,朝这群安全警卫挥动刀状临界兵器。

    如同开闸泄洪一般,震荡波扭曲了这些安全警卫上方的空气,而已经完全可以目视的扭曲景象,则以沉重得几乎实质化的力量感将安全警卫砸到地面上。在它们接触地面之前,身体已经四分五裂。落到地面上后,随着厚厚的一层地面被粉末化,这些肢体也再一次散列开来,伴随着冲击波向四周飞散。

    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原本无比坚硬的使用构造体加工出来的统治局智能战斗兵器,在刀状临界兵器的恐怖威力下烟消云散——这就是专门针对素体和构造体而开发出来的广域打击武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七成功率。

    红色的警告框仍旧悬浮在视网膜屏幕中,当我落在道路上,再一次冲入新的阶梯,被锁定的警报再一次响起。这些安全警卫似乎第一时间取消了我这个临时安全警卫的友机辨识,重新将我列入攻击名单之中——我没有太过惊讶,觉得这是在它们被投放到三十三区之前就已经被设定好的安全机制。统治局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有多么强大,在原住民改变自我生命形态成为素体生命前,他们之中并不缺乏高层人员和研究者,他们了解统治局,了解安全系统,能够入侵安全警卫的系统也应该不足为奇,否则在安全系统无孔不入,如同天网一般的监控、搜索和清理下,它们早就被灭绝了。

    毫不迟疑地,完全不给予申辩和调查的时间。剩下的安全警卫们将第一打击目标从畀的身上转移到我的身上。比投放在畀身上更猛烈的炮火袭来。我操纵机车左躲右闪,只要有片刻的迟疑,就会被撕成碎片,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我所通过的地方,地面就变得一片狼藉,宛如被犁过一般。

    所有在攻击掩护中试图靠近机车的安全警卫,全被我用刀状临界兵器碾压成碎片。不过,虽然号称放射性广域攻击兵器,但是这把刀状临界兵器的攻击范围最大只有二十米。而且,随着攻击范围增大,威力也会相应递减。如果这些安全警卫自始至终保持距离进行压制性射击的话,缺乏远距离攻击模式的我也舀它们没辙。可惜,失去了安全系统的整合,它们的战斗智能大为下降。如同添油一般扑上来的安全警卫根本无法形成规模,被我轻而易举地一一斩杀,而随着它们的数量减少,远距离压制火力也以等比例的速度减弱。…,

    战斗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畀的头像一直都没有消失,只是当她控制机车坠入下方的阶梯后,就钻进一条巷道中不见踪影,而她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处于变得稀松的安全警卫封锁线之外,反过来对安全警卫进行包抄。

    电子鱼枪射出的长矛准确贯穿安全警卫的背脊,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背后有敌人的安全警卫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做出,就被一层蓝色的如电火花般的光网笼罩,顿时失去行动能力,如同断了线的木偶般原地瘫痪。

    电子鱼枪只有三根长矛,每一次射击之后,都必须进行回收,即便如此,畀仍旧十分轻松地扫荡着那一边的安全警卫。

    安全警卫封锁线的攻势一下子降低到只能偶尔打一下冷枪的地步。

    然而。这种安全的状况只维系了不到十秒,红色的警告窗口猛然剧烈的颤动起来,我似乎被什么大威力的武器锁定了。

    正前方猛然传来剧烈的爆炸,建筑好似被拦腰截断一般斜斜滑落,又有一大片的建筑残躯好似从鲸鱼体内喷出的水花一样被掀到半空。三次火山喷发一样的爆炸在前方不同的地点。以间隔不到一秒的时间陆续出现。硝烟弥漫的空中发出尖锐的响声,数十颗闪烁的亮光从更远的地方拖着长长的尾迹烟升起。

    朝我这边飞来了!

    ——它们来了!

    畀传来信息。我觉得她似乎有些紧张。如同解释一般,第二条信息紧接着传来:

    ——是素体生命!

    ——怎么办?要冲过去吗?

    我冷静地询问。

    ——换一条路线。

    畀回答着,机车向一旁倾斜,她开始转向了。我紧随其后,掉转车头从阶梯上跃出,落在下方的阶梯上,下方的地形更加复杂,原本还算开阔的场地变得更加崎岖,几乎每三秒就要掉转车头,拐进另一条巷道或阶梯中,以免撞上墙壁和房子。然而,即便是如此复杂的地形,对于飞翔在高空的物体来说几乎没有多大影响。被锁定的警报声如附骨之蛆紧追不舍,我以为仅仅是被空中那些貌似导弹的亮光锁定了,因为它们正朝这边飞来,很快就显露出真实的形状——长形的圆柱体,十字形尾翼,喷射着灼热的气流,我所看到的亮光正是这些喷射气流的光芒。

    不过,事实并不止如此。

    当我再一次加速,刻意从一片山体般的建筑中间的阶梯穿过时,一道直径两米的光柱猛然洞穿了左右两边的墙体,差一点就正中我的车体。耀眼的光柱横在我前方的道路上,维持了三秒的时间,如果正面撞上它也会受损不轻吧,这样的想法让我第一时间掉转车头。

    追踪而来的数十枚弹体开始坠落,虽然无法估计它落下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会爆炸,也许是另一种模式的攻击,但我并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验证一下。我挥动刀状临界兵器,广域的震荡波清理了头顶上方的弹体,随之而来的是比之前击毁安全警卫时更强烈的冲击波——弹体的确爆炸了,但是爆炸的冲击波受到震荡波的干扰,在半空就扩散开来,并发出十分沉闷的急具穿透力的声音。

    好似能够穿透内脏一样,一般的人大概会很难受吧,即便百分之六十义体化的我,也感觉不怎么舒服。

    被冲击波吹飞的弹体落在周边的地方,剧烈的爆炸环绕在我的四周接二连三响起,巨大的气浪携带着建筑、阶梯和道路残渣向四周扩散,不断拍打在机车上,机车渀佛飘了起来,似乎随时会在这场猛烈的风暴中解体。

    行驶在浓郁的尘烟中,使用机车自带的观测装置已经无法得到附近幻境的影像,巨大的石块和金属要不从空中砸落,要不突然间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扑来。当我凭借连锁判定和脑硬体找出一条相对安全的道路冲出来时,机车的顶盖已经完全扭曲了,再也经受不了行驶在废墟上的颠簸,顿时散落到后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