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4 立于天上
    我不断向前疾驰,巨大的手臂以可怕的速度从后方抡来,我知道自己有些狼狈,但是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在于,我希望能够在最低的消耗下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我知道今后一定还会和这些素体生命打交道,而义体化的自己已经不再具备人体的可塑性和战斗潜力,面对这些强大的对手,自己必须尽可能减少能量消耗,尽可能不进入超频模式,来保持作战的状态。当前这个素体生命的特性对我来说,是目前最适合调整自己战斗方式的测试品,之前的战斗已经证明了,和上一个素体生命不同,面对这个家伙,我有机会以常规状态战胜它。

    当然,它层出不穷的手段让我吃了点苦头,但战斗就是这样,在彻底战胜这种对手之前,你永远都不知道它到底还隐藏着什么底牌。如果面对同等或更高一层实力的对手时,每一次都用极限状态去应战,可想而知,自己会在十分短的时间内就被拖垮,因为,自己已经处于最巅峰的状态,而且已经不可能再有正常生命的那种高弹性的潜力了。

    我不需要呼吸,不需要回气,每一次动作都能在发挥出最大的力量,最精确的细节和最稳定的节奏,拥有足够的战斗经验和极高效率的数据处理硬件,以及两把临界兵器。对手也并非每一个在素质上都拥有超越性的优势,理论上。即便处于正常状态也足以战胜任何看似强大的敌人。我明白。如今自己正面临着义体化之后第一次的考验,我必须在这场战斗中,以最小的代价解决对方。

    视网膜屏幕中,被击中的时间以飞快的速度流逝,长长的数字已经精确到微秒以下,在这些数字归零前,我必须做出决定。这一切仅仅只有眨眼的时间,然而对于大脑的处理速度来说,让我产生一种时间轴被拉长了的感觉,和爆发状态类似的感觉。然而,仅仅是思维的运转加速,早已经提升到极限的身体能力突然和思维速度产生了巨大落差,渀佛自己行走在慢镜头之中。

    我转过身体。直面那只近在咫尺的手臂向后滑去,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抵在身前,向巨大的手臂戳去。巨大的力量沿着刀体传来时,我激发了振荡冲击波。我和巨大手臂的距离是如此之近,振荡冲击波的威力不可避免地波及到我的身体,然而,在这只手臂的轮廓一瞬间因为高幅振动而变得模糊时,这股撞击在刀尖上的力量也将我击飞出去。

    我尝到了被卷入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所产生的振荡冲击波的苦头,身体一瞬间好似要解体一般,然而。在真正解体之前,在视网膜屏幕弹出身体受损警报的一刻,我已经在冲击波和巨大撞击力的作用下离开了振荡范围。这股振荡冲击波已经被我调整到最大扩散范围,撞击力也因为振荡而有所削减,因此,除了将我以更快的速度推开之外,并没有对我产生足够的威胁。

    ——义体受损度百分之十六。

    相关数据窗口如此显示着。

    成功了!

    尽管在我被击飞的一刻,素体生命的肩炮再一次凝聚起炮击的强光,但是,我并不害怕这种炮击。无论它是以广域散射的模式,还是以凝聚直击的模式。我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插在地上,将自己从击飞状态拉到地面上来,朝另一个方向跃动,和凝聚的炮击光柱擦身而过。…,

    我已经可以停下脚步稍微歇息一下了。但是歇息对我毫无意义,只要义体还在运作。只要还有能量,我就能够以最高的速度运动下去。而素体生命的下一次炮击需要更多的时间聚集能量,遭到振荡冲击波打击的巨大手臂也已经缩回去,变成正常的状态,可以看到那只手臂的铠甲出现了更多也更明显的裂缝。即便是相对威力最弱的扩散性攻击,正面吃下第二击也难以讨好。

    这个家伙的防御力果然和第一个素体生命不可同日而语,第一个素体生命在吃到第二发振荡冲击时就已经崩溃了,而它看上去仍旧拥有再次进攻的余力。

    我不再和它绕圈子,视网膜屏幕中已经罗列出数条最佳进攻方案,这些方案全部都是根据目前收集到的战斗数据以及至今为止的战斗经验所生成的,是我身为半义体化生命,将尚存在的生物本能、智慧、经验和临场因素数据化所凝聚的结晶。这些方案都不是死板生硬的电脑逻辑判断结果,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去信任它。

    我朝素体生命直冲而去,就在这个时候,上方的车站大厅内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实际上,在我和这个素体生命纠缠的时候,大厅中已经传来交战的声音。起初我以为是当初为了躲避素体生命而攀爬到车站顶棚的那些安全警卫造成的麻烦,但现在看上去并不是这么简单。如果仅仅是那几只安全警卫,大厅中的人拥有全歼它们的力量,里面的家伙在这个极度危险的三十三区中一直存活到现在,每一个都足以称得上战斗精英,安全警卫没有足够的数量,是无法给他们带来麻烦的。然而,如今大厅中的战斗出乎预料的激烈。

    那种剧烈的爆炸声,就像是当初在大厅面对眼前这个素体生命时,聚合了多名魔纹使者的力量,要将整个大厅都掀飞一般。

    即便如此,我也无法分心却理会上面的战斗,我也相信,即便是另外一个素体生命来袭,他们也能支撑一段时间。于是,我的速度没有丝毫降低,在进入最佳射击距离时,再一次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和预想中一样。素体生命再一次依靠无声的大吼。释放出六棱状透明盾牌阻挡了振荡冲击波。当防御攻击所产生的云状物再一次将素体生命的身影遮挡时,我将前冲的身体压到几乎和地面平行的程度,与此同时,和方案中所罗列出来的敌人应对模式一样,巨大的手臂气势汹汹地破开云状物,从我的头顶上方擦过。

    虽然没有被击中,但是前方空气因为巨大质量物体的高速运动而挤压起来,前进的阻力变大了,但是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一直冲到这个素体生命的跟前给它致命的一击。事实证明,在它的战斗经验和强壮躯体让我无法在接近战时占到更多的便宜。

    所以。要战胜它必须更加耐心一些,首先要让它的身体变得更加脆弱。

    在素体生命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向右窜开,左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向上撩起。大概是因为之前的振荡冲击波已经让构成这只手臂的素体物质变得松散的缘故。柴刀状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没有半点阻力地将这只放大的手臂切断了。

    断臂砸在地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地面裂开道道裂缝,随后就再也无法维持巨大的体积,就像是被放气的气球般飞速缩回原状。我没有理会这只断臂,继续欺近素体生命的跟前,现在它的两只手臂都比我斩断了,它还有什么手段还没使出来?…,

    结果,它仅仅是再一次大吼,制造出防御性的六棱状力场盾牌。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么,战斗可以结束了。我毫不客气地弓步向前,狠狠踏在地面上,将速度所产生的力量和身体所产生的力量如同麻花一样扭成一团,宛如凝聚成一条绷紧的钢丝,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朝力场盾牌劈去。

    六棱状力场盾牌在承受劈砍的刹那剧烈波动起来,只坚持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如同镜片般支离破碎。前方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我了,即便肩炮凝聚起来的强光蓄势待发,也不可能阻止我。当我移动右手时,左手劈砍时所产生的力量在我的体内旋转。叠加到右手的挥砍上。

    挥出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陡然加速,尽可能凝聚的振荡冲击波向前横冲直撞。在炮击光束即将喷出炮口的一瞬间,没有任何遗漏地全数击打在素体生命的身上。在振荡扩散的瞬间,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方撤离。

    正前方的空间在战栗,在颤抖。在振动,连同素体生命的身影一起。模糊得就像是快要蒸发一般。失去双臂的素体生命因为冲击波的力量,向后弯曲了身体,它张开嘴巴,宛如在仰天大吼,尽管它的头部就是一个实心的头盔,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在我眼中,此时的它正是一副无比痛苦的模样。

    是的,眼前这个素体生命和上一个女性素体生命不一样,虽然都是沉默着面对致命的一击,但是它的动作更充满了一种生命特有的情绪。它的表现让我觉得,它是活生生的,会痛苦,也会失败,而不是如同死物一样,默默等待着性命的终结。

    战胜这个家伙的感觉和战胜那个致死都无比沉默,渀佛完全没有情绪的女性素体生命的感觉截然不同。

    我仍旧没有立刻前往大厅,我要亲眼看到这个强壮的素体生命的死亡,而且,我也无法确定,它一定会在这一击后死去。

    振荡逐渐削减,素体生命伫立在原地,它所站立的地面,以及身后的地面,呈现出一片放射性的特殊状态,就像是在沙坑中挖出了一条巨大的沟壑。而它自己也周身龟裂,似乎随时会粉身碎骨。起初没有半点反应,随后它似乎想要活动身体,结果双腿陡然碎裂,只剩下失去四肢的身躯颓然砸在地上。

    但我觉得它仍旧没有死亡,必须再补上一击,这么想着,我举起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然而就在此时,大厅中再一次传来剧烈的爆炸,随后,大厅前端的顶部一路炸裂开来。

    有许多人影从破碎的厅顶飞跃出来,紧接着,近江、席森神父、走火、锉刀、洛克、荣格以及其他冒险者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大厅中冲出来,沿着阶梯笔直向下飞跃。在他们身后。大厅的顶部再一次发出可怕声音。大面积开裂,就像是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从内部将其生生撑开,撕裂,整个车站大厅都在摇晃,随时都会彻底崩溃。

    当我意识到情况已经发生剧烈转变,重新将注意力转回素体生命身上时,再没有机会彻底解决它了。在我挥出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同时,一股深红又粘稠的液体猛然从我和素体生命之间喷出,这股色泽深重到令人好似觉得凝视它时,自己的灵魂也会被其吞没。由此产生一种来自生命本能的恐惧感。即便我已经有百分六十的部分义体化,仍旧无法抵御这种无比熟悉的恐惧感。…,

    江!?

    振荡冲击波击中那股如血般的深红色液体,仅仅令其表面产生一阵涟漪就瓦解了,就像是所有构成振荡的存在都被这股深红色液体吞噬了一般。然而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左眼好似燃烧起来一样痛苦,而在右眼的视网膜屏幕中,自我检测数据构成的全息立体模型上,陡然变得深红的右眼就好似真的燃烧起来一般,眼眶中只剩下一团火焰状的深红色要摇曳。

    警告框不停从视界中弹出,然而,里面的信息完全变成了乱码。来自生命本能的恐惧感让义体化的部位都开始变得灌铅一般沉重,让我举步维艰,更有一种比恐惧更深沉的并不违和,但无比强烈的存在感在身体深处。乃至于灵魂深处膨胀。这个异状的存在感是如此强烈,渀佛会在冲破身体和灵魂的一瞬间,就会将我的存在彻底吞噬。

    简直就像是一只冲击牢笼的怪物。

    不,它本来就是怪物。

    “江!”我大声喊道,渀佛只有叫喊,才能驱散这种来自身体和灵魂深处的,压倒性和吞噬性的恐惧感和存在感。

    超级桃乐丝没有出现,这让我相信,“江”还没有冲破她和超级系色共同构成的防火墙,仅仅是因为这股来自于它的深红色力量突然出现而产生的共鸣。这种情况并没有出乎当初的预想。“江”将自己的力量交给艾鲁卡带入末日幻境,不就是为了营造这种情况吗?

    身前的深红色液体在吞噬掉振动冲击波后向我扑来,我以最快的速度后退,结果这股液体就像是波浪一样,直接扑打在地面上后便向后退去。渀佛仅仅是对我示威一般。当向后流淌的深红色液体将已经濒临死亡的素体生命包裹的时候,近江和席森神父他们已经来到我们身边。而与他们同时抵达的,还有在包裹着素体生命的深红色巨茧上空的十数个灰色的漩涡。

    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全部都是掌握了传送门的正式巫师,之前从破碎的车站大厅顶部飞出的身影也是他们,在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借助传送门的力量来到了我们跟前。被深灰色斗篷遮掩身形的巫师们稳稳地悬浮在半空,就像是踏在无形的地面上,尽管看不到他们那张被遮盖的脸,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视线集中在我们身上。

    除了我和近江,其他冒险者们,包括席森神父在内,都缓缓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谨慎地和巫师们对峙起来。

    然而,我感觉不到这些巫师要动手的征兆,仅仅是一股无比压抑沉重的压迫感环绕在这个广场上。与其说这种压迫感是从这些巫师身上传来的,毋宁说是从那个顶部被破坏的大厅中传来的。我根本就没有多看巫师们一眼,直觉让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台阶上方那个损毁的车站大厅上。

    又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车站大厅的顶盖被彻底掀开,在大厅中挤压膨胀的东西好似浪潮一样向上喷出。没错,深红色的液体,是“江”的力量。而阻止我杀死素体生命的这一股力量,不过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

    喷至半空的深红色液体好似火烧云一般扩散,从中走出一个身穿红色大衣,头戴红色礼帽的男人。

    “艾鲁卡!”我朝他大喊。

    没错,艾鲁卡;从我体内剥离出来的以线粒体为首的变异沉睡因子的意识体,以这种最接近实质的形态进入末日幻境的艾鲁卡;被解放,也被更加深沉地束缚着艾鲁卡;被“江”的深红色力量,以锁链形态拘束起来的艾鲁卡。

    在他的红色大衣外,缠绕着深红色的锁链,而在他的身后,大衣的下摆向后扬起,和半空中几乎弥盖了整个车站建筑的深红色液体连成一片,让人产生一种遮天蔽日的压迫感。

    要在这里和他开战吗?虽然早知会有这么一天,但似乎太快了。尽管不想承认,但是包括我在内,站在广场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和他正面交战的力量。这个家伙本身就极为神秘,更别他体内的这股由“江”赐予的力量了,加上还有十几位能够施展传送门的正式巫师,在这里和他战斗,最好的结果就是击穿巫师们的封锁线逃离此地,最坏的下场就是被这股深红色的力量吞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