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6 联络
    来自莎的语言数据转化为我能理解的声音,虽然她用了“吃惊”这个词语,但是听起来却完全没有情绪,充满了机械的死板。

    “这些外乡人的数量比预想的多,他们想在这里找什么?”她问。

    “大概是武器和技术之类的东西,他们使用的都是统治局技术的变种。”我回答道。

    “是的,虽然使用的方式不一样,但同样是对灰粒子的操作。”她说:“如果是武器和技术的话,我想我们可以进行合作,这些外乡人是来自哪个区的?”

    “不太清楚,但是显然,他们有一部分和山羊教团有关系。我对他们并不了解,我的记忆数据仍旧无法恢复。”

    “三十三区和外界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我们的信息有很大的缺失……”她似乎并不需要我的回答,于是我沉默着,她顿了顿后,又说:“我可以为他们提供武器支援和相关技术,但是计划有所改变,也许我们需要进入研究所了。”

    “怎么回事?”我问,“是修复安全网络的需要吗?”

    研究所很可能已经成为艾鲁卡、末日真理教巫师和素体生命的大本营,进入那个地方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如果没有必要,我希望能够避免和对方发生直接冲突。

    “不,修复安全网络只剩下材料的收集,在三十三区里只需要花费一点时间就能完成。”莎说:“但是安全网络的修复很可能会引起素体生命的注意。统治局也会希望我们重新进入研究所。这或许就是你来到三十三区的任务。”

    “也许吧,不过安全网络修复之后的事情,我不觉得单纯依靠这些外乡人的力量能够收复研究所。”我说:“我已经和那些素体生命打过交道了,它们很强大,我无法完全发挥临界兵器的力量,无法应付复数的素体生命,而且,它们现在有了更多的帮手,尤其是那个能够使用深红色力量的家伙……那种深红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它很危险。”

    “不清楚,没有样品无法解析。那不是统治局的技术,至少在我被困在这里前,统治局没有这样的技术。”莎说:“无论如何,必须先修复安全网络。那些奇怪的外乡人和素体生命很可能有什么危险的计划,我们必须加快进度了。”

    “要带这些外乡人回基地吗?他们遭到重创,需要修整,否则无法发挥力量。我想,我们要重新将他们武装起来,他们的装备很差,但战斗经验十分丰富。”

    “是的,将他们带回来,我会为他们提供一些装备和技术,如果他们就是为此来进入这里的话。相信能够让他们满意。”莎这么说完就切断了联络。

    我拔掉数据线交还给畀,对她说:“莎让我们带他们回去,但是我们的交通工具不够,会花上许多时间。我们可以在路上一边收集莎所需要的材料,但现在需要休息一下。附近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吗?”

    畀点点头,开始在机车终端上进行操作,然后将相关地图数据传输到我的脑硬体中。这些被统治局遗弃的原住民在和素体生命,以及安全警卫的游击战中开发了不少藏身处,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幸存者一个接一个死亡。秘密基地也在战争中被摧毁了大部分,又有一部分因为建设机器的混乱而被掩埋起来,但幸运的是,就在车站附近三百米处,有一间幸存下来的落脚点。和地图数据同时送达的资讯中显示。那个地方只使用了一次,之后就一直处于被遗忘的封闭状态。里面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武器、食物和交通工具。…,

    车站区处太接近三十三区的中心了,莎和畀所在原住民自救组织为了躲避安全警卫和素体生命的追捕,很快就放弃了这里的一切。随着成员一个接一个死去,她们的活动范围逐渐被压缩到靠近城区外围的地方,但是很显然,他们打算有一天卷土重来,不仅保留了三十三区中心范围的数据,并且还在更新数据,如今这项工作一直由畀继承下来。

    我想,也许莎并不想离开三十三区,而是希望能够恢复三十三区吧。如果没有我们的出现,仅仅依靠她和畀的力量是无法做到的,但是,我的到来,以及“外乡人”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一旦修复安全网络,无论联系上的是那个是否还存在的额统治局本部还是安全系统,就有可能借助安全警卫的力量——虽然我的临时安全警卫的身份是超级桃乐丝以骇客的方法取得的,说什么被统治局和安全系统派来进行侦查任务等等俱是谎言,但是,安全系统一定没有放弃收回各个地下区域,如果不是它持续在三十三区投放安全警卫,这么多年过去后,安全警卫应该已经被素体生命彻底围剿了才对。

    安全系统正在以自己的方式整理权限冲突,并试图重新掌管统治局,这一点毋庸置疑。

    修复安全网络,和安全系统取得联系后,以先锋的名义获得支援的可能性,或者说,被安全系统征召的可能性很大。也许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获得正式的安全警卫身份,乃至于更多的东西,这对于进入三十三区的冒险者来说,将会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尽管我们必须再次面对那些强大的素体生命、巫师和艾鲁卡。

    摆在我们面前的,将是一个风险极大,但利益也巨大的选择。

    我觉得走火和锉刀他们一定会冒这个险,因为他们处于对抗末日真理教的最前线,而且,之前艾鲁卡和巫师的出现和带走素体生命的举动,已经表明他们已经先所有人一步和统治局的本地生命进行合作了。想要对抗末日真理教的进度。获得安全系统的承认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全面战争的迹象已经出现了。剧本正在加速演化,我不觉得和平的时间会超过两年,然而对于如何获得“人格存储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仍旧没有头绪,我甚至没有获得半点相关的情报。

    不过,尽管时间紧迫,但距离最后的时限还有一段时间,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首先得把眼前的麻烦摆平。

    我朝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将和莎交流后得出的结论扼要和他们说明了一下。果不其然,除了近江之外。就连席森神父也对莎所掌握的东西很感兴趣,尽管,目前为止仍旧不知道这个交易能够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收获,但是对他们来说。一个濒临崩溃的原住民组织,一个能够修复安全网络的研究员,足以让人报以期待。

    “可以说,这可能是那么多次的冒险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走火点点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很高兴能够为朋友出一份力。”

    “我们可是雇佣兵,战斗就是我们的本职,只有在战争中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锉刀这么回答,“只要利益够大。就算是神也杀给你看。”她手下的洛克和卡西斯没有否认,轻松地耸了耸肩膀,“反正我们也暂时回不去了。不是吗?”这么说着。…,

    近江毫不关心这种事情,但是对莎的研究员身份很感兴趣。席森神父则是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

    于是,我们开始朝三百米外的秘密基地进发,期间没有再遭到袭击,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畀将我们带到一间毫不起眼的看似民房的狭窄建筑里,在建筑上方,隔着一条横向的台阶,一台庞大的建设机器正在工作。发出刺耳的噪声,还不时有大片的火花和废料洒落下来,不过看它行进的方向,应该不会靠近这栋建筑,所以没必要担心休整完毕后。想要出来却发现出口已经被封死这种令人郁闷的事情。

    秘密基地并不是这栋建筑,就像之前经历过的那些暗室一下。位于建筑的下方,外表的民房式建筑仅仅是掩饰而已。而当我们进入这处秘密基地后,立刻就发现之前的担心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这处几百平方的藏身处内,不仅有交通工具,而且还有另外一条供以撤离的通道。

    秘密基地中有相当陈旧,但仍旧可以工作的终端,还有供以休息的桌椅,还有十个大柜子,就像存放着我和畀身上这套防护服和电子鱼枪的柜子一样,里面也提供了相同款式的防护服,不仅有电子鱼枪,还有其它枪械,冷兵器以及一些无法从外观上判断其用途的装置。

    当拉开这些武器柜的一瞬间,洛克兴奋得吹了声口哨:“我的眼睛没出问题吧?这些全部都是限界兵器?”

    “和之前获得的情报完全不一样……这些原住民打劫了三十三区的武器库吗?”卡西斯抓起一根长棍状的物体,摆弄了一会,对着没人的地方按下上面的开关后,一截锐利的枪尖从棍头弹出来,又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部分缠绕着显眼的电流,“还能用,不过大概对那些叫做素体生命的怪物没用吧。这是对付恶魔的武器吗?为什么我觉得是对付安全警卫的?”

    “应该是对付安全警卫的武器。”走火也摆弄着一把手枪状的武器,这把武器的枪管四四方方的,十分粗大,一共有四个发射孔,还有额外的瞄准屏,当它启动起来的时候,会发出低低的呜鸣声。他将枪头对准了洛克,立刻将对方吓了一大跳。“嘿!你是白痴吗?”洛克气恼地大叫起来,显然他知道这是一个玩笑。

    “试试效果,没上弹。”走火恶意地笑了笑,“好像是跟踪式的。”

    “跟踪弹?”卡西斯走过去,对手枪的瞄准屏研究了一会,“好像是这样,需要锁定后才能发射,就是不知道子弹威力有多大,范围是多少。要试试吗?”

    “这里可不行,而且子弹也不多。”走火舀出一个盒子,打开看了一眼,确认里面装满子弹后,重新放回柜子里。

    荣格、锉刀和席森神父正在琢磨另一侧的交通工具——一辆十米长的装甲车。驾驶室能够坐下六人。畀从另外一处小房间走出来。她手中拽着蜘蛛网状的物质,蜘蛛网缠绕着好几枚由原住民转换来的茧状物,拖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很快就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

    “这些是?”洛克来到我身边发问道。

    “莎需要的材料。”我扼要地说明,“那些素体生命是统治局里一个叫做山羊教团的组织的高层人物,全部都是由统治局原住民转变而成的。如果有人在转换生命形态的过程中失败,就会变成那种茧一样的东西。”…,

    “真像是无法孵化的鸡蛋。”洛克这么形容道,十分形象。

    “我见过类似的东西。”走火也来到近旁,注视着那边说:“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最近的行动会造成这些东西,蜘蛛网和茧。你不会希望剖开茧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也许那些家伙早已经和素体生命合作了,看起来是从那个什么山羊教团的手中得到的技术。”

    洛克看了走火一眼,没有说话。

    “降临回路。”我这么回答走火的话,“这些巫师最近在我们耳语者的势力范围频繁动作。后来我们发现他们似乎想要召唤什么东西,祭品大多数是婴儿、小孩和女孩……真是令人不舒服,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成功,因为被祭品全部变成了这种蜘蛛网和茧一样的东西。”

    “降临回路?这个没宁子听起来不像是转换生命形态的仪式。”走火搓了搓下巴,“该不会,他们想要把那些素体生命从统治局里拉出来吧?”

    这个猜测让我们不由得面面相觑,似乎还真有可能。至少,当前的正常世界里是不存在统治局生命的,但是。既然恶魔已经能够召唤出来,那么召唤统治局里的素体生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看当前的情况,末日真理教和这些素体生命合作得非常愉快。统治局遗址中的安全系统对他们的排斥性极大,几乎无可挽回,说不定,他们想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统治局。

    “真是一群操蛋的家伙。他们是认真的吗?和那些怪物合作?变成和那些怪物同样的东西?不再做人了?”洛克捏了捏鼻梁,露出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这就是所谓的各有所志吧,那些期望世界末日到来的家伙的想法,我们这些正常人怎么可能猜得到?”卡西斯插口道。

    “我想。我大概也会需要这些茧状物。”近江舀着一根营养棒,一边咀嚼一边模糊不清地说。她的话让走火他们侧目,不过本人倒是无动于衷,看上去十分认真。当我看向她时,她将咬了一大口的营养棒伸到我面前。“来一口吗?”

    我毫不客气地咬下一截,对她说:“三十三区的原住民几乎都变成了这种东西。如果我们和莎合作,得到安全系统的认可,应该可以得到大量的构造体。”

    “构造体?”

    “就是那些安全警卫身上,还有建筑里那些十分坚硬的物质。这些茧状物也是类似的物质。”我回答道。

    “人体……材料?”走火皱起眉头,渀佛自言自语般说。

    “嗯,这就是统治局的技术。用那种奇特的灰雾和人体结合产生所需要的材料和能源。”我扼要说明道:“对统治局来说,原住民就是重要的原料。”

    在一片惊愕中,气氛变得沉默而窒息。

    “真是一堆狗屎!”洛克咬牙切齿地说:“怎么会这样?”

    “高川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你还是第一次进入统治局吧?”走火将视线移到我的脸上。

    “莎为我植入了相关的语言资讯。”我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对他微笑道,“所以我可以十分流畅地和他们进行交流了,欢迎大家和我们耳语者合作。”

    走火有些吃惊,但没有太过诧异,大概在统治局中发生任何事情在这些冒险者看来都是有可能的吧。

    荣格、锉刀和席森神父看到那些蜘蛛网和茧状物时也有些惊讶,但是无法和畀进行交流,只能帮她将这些物质放上装甲车的后仓中。畀陆续从房间里取出了五六枚茧状物,全部装入装甲车中后向我走来。

    畀没有脱下那身防护服和头盔,走到我跟前站定,我觉得她在盯着我看,似乎在表达什么。就像之前那样,即便没有看到她的脸,我似乎也能明白她想要说些什么。

    “大家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我对其他人说。

    “去他们的基地?”锉刀走过来问到,“要在路上收集这些恶心的东西吗?”

    我点点头,说:“这是交易的一部分。”

    “好吧,虽然这些东西让人不舒服,但既然是雇主的要求……”她耸耸肩,从桌子上舀了一根营养棒,用力咬下一块,招手示意自己的属下洛克和卡西斯朝武器柜走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