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3 追击者(二)
    我被素体生命的肩炮锁定了,我毫不怀疑,这门肩炮至少是限界兵器。几分钟前,安全警卫被那团奇异的闪光摧毁的景象仍旧历历在目,至今为止,这个素体生命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中,最有可能造成那种威力强大的闪光的武器,就只剩下那门肩炮了。但是,我仍旧跃出阶梯,以一步好几个阶梯的速度向下俯冲,坠落的素体生命没有改变礀势,就这么硬生生地砸在广场上,将地面砸出一道道裂缝,但是这并没有让它失去准星。

    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被锁定的警告一直在鸣叫。

    如果在和那个女性素体生命战斗之前,我在面对这种情况时,也只能进行闪躲,但是现在没这个必要,我从腰后拔出了那把柴刀状武器。

    ——检测到非法武装。

    ——连接安全网络,失败……

    ——确认临时安全权限。

    ——强制载入非法武装。

    ——高周波切割装置载入完毕。

    ——最高功率百分之七十。

    我按下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扳机,一种尖锐急剧的振动霎时间让握刀的手都生起鸡皮疙瘩来,好似每一个细胞都受到这种高幅振动的干扰,随时都会脱离身体一般。这是和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截然不同的感受。

    在素体生命肩炮中凝聚的强光好似错觉一样,连眨眼都来不及的时间里。已经抵达近身处。却在距离我只有两米的地方停顿了一下。我觉得自己就好似被包裹在一个肥皂泡中,这不仅仅是已经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所产生的防护罩,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也在形成防御性的力场。尽管我相信这两种防御方式能够让我在短时间内抵抗炮击,然而它们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共鸣,炮击光柱在球状护罩前无法再前进寸步,并且以完全可以感受到的速度迅速衰减。

    我感觉到跃到半空的自己被这股冲击力托了起来。

    在抵消攻击的同时,我的能量同样在以非常惊人的速度下降。

    面对已经衰减到末期的炮击光束,我第一时间减弱防御力场,面对贯穿而来的光束,将柴刀状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用力劈下。就如同预想中那样。已经变成强弩之末的炮击光束被轻而易举地切成两半,并且在力场的作用下向左右两边散开。

    我就这么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顶在身前,一路剖开炮击光束,势如破竹地向前下方坠落。也许强烈的闪光同样成为了素体生命的视野障碍。也许我的冲击让它有片刻失神,当我脚踏广场的地面冲向它的时候,它仍旧一动不动地背靠地面,如同支架一般,维持着射击的礀势。

    在最后一缕光束消失的时候,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落向它的身体。我没有半点犹豫,如同它仍旧像个木偶一样,就会被一刀两段。不过这种想法并不真切,有一股阴风从下方升起,直击我的小腹。因为体型的差距。明显会在我的攻击命中之前就击中我的小腹。我的身体仍旧依循惯性向前扑去,留给自己反应的时间非常少,千钧一发之际,我下意识将刀状临界兵器挡在小腹前,一股沉重的力量撞上仍旧在运作中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让我差点把持不住,紧接着这股力量传到手臂上。

    我感觉到自己好似一颗出膛的炮弹,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抛飞,持刀的手更不由自主地被这股力道向上震起,身体就像是被这只手臂牵连着飞起来。…,

    这种可怕的力量来自于素体生命的右脚。那强壮的体魄并不是装饰,它只踢了一脚就将场面翻转了。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落点,好不容易重新找回身体平衡落回地面的时候,仍旧被这股持续性的力量推着向后滑动了一段距离。

    在几十米的前方,强壮的素体生命迟缓却稳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方如同下起一片倾盆大雨般,猛烈的射击将素体生命的坚硬身躯打得火花四溅。在这之前。素体生命就承受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直击,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对它的行动力造成影响,但是绝对不会没有半点伤害。通过视网膜屏幕的放大,我清楚看到不少子弹嵌入到它的身体中——受到强烈振荡的影响,素体物质似乎有些变软了。

    即便如此,这种猛烈的射击仍旧不可能打败素体生命,因为我十分清楚,素体生命的整个身体就是实心的素体物质。它没有内脏,没有大脑,没有内在的要害,大概就算被分尸好几块也不会轻易死掉吧。至今为止,我唯一知道的解决这种生物的方法,就是像对付上一个素体生命那样,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将其构造物质完全分解。

    而眼前的情景也完全证实了我的估测,男性素体生命甚至连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仅仅是挥舞了一下双手,当弄明白根本就不可能阻止这片弹雨降临在自己身上时,它就这般毫不在意地顶着弹雨,一步步向我逼近。炮体向肩膀后回缩,它双臂交错,摩擦了一下从手腕处长出的角质状的手爪。

    我就这么站在原地,等待它再次进入最佳射程后,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我想看看,它到底还有什么手段。

    再一次面对咆哮而来的振荡冲击波,男性素体生命猛然探头,张开嘴巴。看上去像是在大吼,然而却听不到半点声音,只是身前的空气以肉眼可见的形状扭曲起来。振荡冲击波如同击中一面透明的六棱状的盾牌,当盾牌表面泛起剧烈的涟漪时。冲击波的威力开始向四周扩散。

    在我的正前方。一片壮观的云状物蓦然腾起,然后,那个无比强壮的身影用手爪撕裂了包裹自己的云状物,带着蒸腾的白烟踏步而出。

    这个家伙如今看上去就像是一副被诅咒的铠甲,看不清笼罩在头盔下的其它五官,唯独露出没有合上的嘴巴,那张大嘴中遍布尖锐的利齿,似乎随时要将什么东西咬碎,看上去十分骇人。

    它似乎在咆哮,身体轻轻地抖动着。用力一挥手臂,手爪宛如割裂了身前的空间,一种锐利逼人的感觉直袭而来。我看不到具体的攻击样式,但是这种攻击的存在感实在太强烈了。以至于能够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三道无形的爪痕。

    是的,透明的爪痕就好似炮弹一样,在眨眼之间就抵达身前。我同样没有闪躲,也十分清楚,身负两种临界兵器的自己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示弱。就像是在比拼气势一般,我挥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砍向那三道看不见的爪痕。在两者相碰的刹那,那一片的空间再次小幅度扭曲起来。

    看不见的攻击被砍掉了。

    素体生命再次挥动手臂,同样的攻击又一次袭来,我选择向右侧轻轻闪开,原来站立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三道森森的爪痕。…,

    果然如此。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收集到了足够的数据。在接下来的几次同样的隔空攻击中,完全在视野中将这种攻击的样子勾勒出来,并测算出相关的数据。对我来说,如果没有更多的花样,这种攻击已经完全对我无效了。

    来自阶梯上方的弹雨式射击已经停止,也许走火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手中看似强大的枪械,对敌人而言就如同玩具一样。

    而对于素体生命而言,我的存在也让它感到头疼吧。在一个接一个见识过这个家伙的攻击模式后,我已经确定。如果它的手段仅此而已,根本无法对我产生威胁。

    它的确体格强壮,力量强大,无论近距离、中距离还是远距离攻击都拥有十分强效的手段,但问题在于。它的速度太慢了。不仅是自体移动的速度,就连攻击的速度也无法追上我的移动。它最强的炮击。无法一次性贯穿两种临界兵器构造出的力场,而它那看不见的爪痕,也无法欺骗我的感知和视野。

    除此之外,它还有什么招数呢?

    我已经站在不败之地,仅仅需要思考一下,该如何才能进行更有效的攻击。

    比起这个蛮牛一样的家伙,上一个明显强化了速度的女性素体生命反而更加棘手。

    跑起来,跑动起来,只要它无法限制我的移动就不可能击败你。我对自己如此说着,沿着弧线的路径绕着它奔跑起来。素体生命开始在原地打转,挥舞几次利爪之后,已经清楚这种攻击根本奈我不得的它也开始追逐着我跑起来。也许它的身体太沉了,也许它的身体构造为了支撑炮击而失去了相应的灵活性,总之在我的眼中,它跑动起来显得如此十分丑陋又笨重,就连那张狰狞的嘴巴也无法让它恢复原来那种充满压迫力的气势。

    我再一次压低身体,右手持着长刀,左手持着柴刀,踏着交错的步伐,不停地沿着“之”字形路线跳跃闪躲,在接连不断袭来的看不加的爪痕中,朝它步步逼近。我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振荡冲击波咆哮着向前奔腾而去,当素体生命再一次用大吼的礀势释放出六棱状盾牌时,我再一次离开原地,借助攻击产生的云状物遮蔽身形,从右侧欺近它的身旁。

    虽然想要欺骗素体生命的视野,但对方似乎仍旧注意到了,尽管没有第一时间转过身来,但是当我使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拦腰切去的时候,素体生命及时用左臂的手爪挡在腰侧。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在撞上爪刃时停顿了片刻,然后如同切割奶油一般将那三根角质状的爪子给削断了,然而,这一击能取得的战果也就仅此而已,素体生命借助格挡的瞬间,一脚朝我踢来。即便没有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我也十分清楚,这一脚会在我斩断它的腰部之前就将我踢飞。

    我没有如上次那般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格挡。也没有消耗能量张开防护罩。早就预防着这一击的我双脚蹬地,以腾空翻转的礀势躲开下方的踢腿,同时以头下脚上的礀势还了这个家伙一脚。它的反应十分迟缓,或者根本就没有做出反应,但它也的确不需要对我的踢击做出反应。我踢中它的头部时,感觉就像是踢中了一块坚硬的石头,这个由素体物质构造的头盔可真是有够坚硬的。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义体化,这一踢说不定反倒会让自己骨折吧。…,

    与此同时,沉重的风压再一次袭来,伴随着一种尖锐的贯穿感。在我的视野中,三根爪尖由黑点迅速放大,直击我的头部。

    我没有任何慌张,每一次的攻击。每一次的格挡,早已经以数据的形态存在于脑硬体之中。我用右手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招架住利爪,挥动左手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朝素体生命踢出的大腿斩去。

    在我斩中它之前,素体生命的身体猛然下沉了,而随着身体的下沉,横踢的长腿也变成了向上的踢击。这一下差点就踢中了我的手腕,如果真被踢中的话,手腕会被踢断吧,幸好我及时用刀柄挡了一下。即便如此,充满了爆炸感的力量仍旧向我向上抛起来。

    我面对着地面上的素体生命。身体一直向上升,素体生命仰望着我,肩炮翻转过来,炮口的光芒只凝聚了不到一秒的时间,立刻放射出来。

    这一次不再只有一根巨大而凝聚的光束,而是无数细小的子弹状的光芒,如同暴风骤雨一般,朝我劈头盖脸地打来。

    我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广域的振荡冲击波将这些光芒子弹一扫而光,然而扩散性的攻击无法击穿下方由素体生命释放出的六棱状透明盾牌。更糟糕的是,在云状物弥漫的时候,一只近乎等身高的巨大手掌以让我措手不及的速度直冲上来,一瞬间就将我紧紧握住。这是在面对这个素体生命时,它从未展现出来的攻击速度。更可怕的在于这只手掌的宽度和握力,完全将我的身体连同双手包裹起来。不断向内挤压。

    下一刻,这只手掌将我从天空拉下来。当我被抓住的一刻就预料到了这样的下场,但是被彻底禁锢的我却完全无法反抗。我的头被砸进地面,视网膜屏幕瞬间花屏,但很快就重整旗鼓,被义体化之后,即便是这样强力的撞击,也完全让我感觉不到疼痛。

    相关的信息窗从视界中弹出来:

    ——义体受损度百分之十。

    我感觉到自己被拔起来,再一次带到半空。这一次我看清楚了,素体生命抓住我的手臂正是被我切断手爪的那只左手,现在这只左臂变得更长更大,完全和身体不成比例了。当我被甩上半空的时候,这只手臂就像是橡胶制成的一样进一步拉长。关于处理当前困境的数种选择框在视网膜屏幕中弹出,完全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我做出决定,放开了左手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在被重新从天空摔下来前,唯一还能活动的双脚踢中下落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柄部。

    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回旋起来,在切入这只巨手的瞬间停顿一下,随后就轻而易举地将其斩断,随之飞到半空。我在下落的时候翻了个跟斗,重新找回身体平衡落在地面后立刻快速,果然,第二只巨手伸到我落脚的地方,但没有抓住任何东西便又缩了回去。

    此时才落下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自上而下剖开了禁锢我的断掌,笔直插入地面。

    我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拔起,再一次疾驰起来,避开了再一次袭来的右手——这只右手可不像是左手那样被切断了手爪,它也不想抓住我,而是握紧了拳头,试图一击就将我的身体贯穿。

    我可不想尝试被那三根变得足有大腿宽的利刃击中的味道。

    带着巨大利刃的右手没有抓住我,但也没有再一次回缩,素体生命似乎早已经为这样的情况做好准备,它就像是投掷链球一样旋转身体,带动这只巨大而沉重的右手回旋起来。这只右手变得更长了,就像一根以可怕速度回旋的棒子追逐着我的身影。

    在我向更远方退开之前,这只右手就会撞在我的身上,而如果我向前,它同样会像打棒球一样将我击飞。在这只右臂变大之前,这个素体生命的力量就已经十分惊人,如今这只右臂的质量更大,速度也更快,就算没有看到,也能感觉到它压迫空气时所产生的窒息感。

    似乎就算使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也会在彻底斩断这只右臂之前就被击中,威力更加扩散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更不可能抵挡这种巨大质量的物体。

    唯一的道路就只剩下空中,以及右臂和地面之间的空隙,但也无法确定这两条道路是不是素体生命所设下的陷阱。

    在素体生命的操纵下,这只右臂大概能够突然提升或降低高度。

    似乎有点不妙,必须消耗大量能量展开防御力场才能抵挡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