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7 演说
    不多时,所有人都用武器柜中的限界装备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卡西斯兴奋地说:“就算只有这些装备,这一次进入统治局也算是赚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限界武器。”

    “限界武器很难搞到吗?”我看到他兴奋的样子,不由得再一次确认道。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为装备发过愁。在进入统治局之前就已经从席森神父那里得到了一把限界兵器的匕首,之后又从莎那里得到了一把临界兵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更从素体生命身上缴获了第二把临界兵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即便席森神父过去如何强调统治局兵器的强大和难以获取,但对于已经拥有两把临界兵器的我来说,并没有足够的概念。

    而且,直到现在仍旧无法很好地分辨统治局装备和正常世界装备的区别,唯一的概念就是,统治局生产的装备大多具备超越正常世界的“科幻性质”。就舀席森神父给我的那把限界兵器匕首来说,它能够切割巫师的法术,但似乎也就如此而已,说到底,它仍旧是一把匕首,甚至无法切坏构造体,唯一和正常匕首有所区别的地方仅仅在于,普通匕首无法对涉及灰雾的事物造成伤害。

    即便如此,限界兵器匕首仍旧是匕首,它能发挥的力量也仅仅是匕首的力量,如果对正常世界中的事物使用,似乎和普通的匕首根本没什么区别。

    如果是枪械类的限界兵器。那么用在正常世界的事物上。是否也和正常的枪械没什么区别?

    那么,临界兵器又如何呢?虽然它的确能够对素体物质和构造体产生极大的威胁,但是在面对正常世界中的事物时,是否能够发挥同样的功效呢?

    许多事情从第三者口中得知,永远不如自己亲自尝试后更明确,不过,要明白临界兵器到底能在正常世界中发挥怎样的威力,也只有回到正常世界中才能明白了。至少在面对素体生命和构造体造物,例如安全警卫时,临界兵器的威力要远远大于限界兵器。

    “认证?”锉刀捣鼓了一会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露出愕然的神色。

    “怎么了?”正将长矛插入电子鱼枪发射口的走火转头望去,问到。

    “缺少相关的安全权限认证,我只能使用这把武器最大功率的百分之二十。”锉刀说,“要使用这玩意。需要什么安全权限?我可是经过安全系统认证的二级魔纹使者。”

    “这不奇怪,我们的安全认证等级并不高,这还是因为安全系统发生权限冲突的缘故。正常状态下,和安全系统交战,不断歼灭安全警卫的我们,是不可能得到安全系统认可的吧?”席森神父插口道:“要发挥这些临界兵器百分之五十的威力至少需要三级权限,如果拥有安全警卫的身份,应该可以更高。”

    “至今为止,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够使用百分之百威力的临界兵器,诚然。临界兵器十分强大,但拥有临界兵器并不代表强大。”走火不以为然地说。

    “你见过这玩意?”锉刀问到。

    “嗯,根据我们的情报,末日真理教明面上有两把临界兵器,我们手中有一把,除此之外,没听说还有哪个组织拥有临界兵器……”走火朝我看了一眼,“不过,现在有第三个组织拥有临界兵器了,而且一下子就是两把。”…,

    “嘿。暴发户先生,支援我们小队一把临界兵器如何?”锉刀嘴角微微勾起,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对我说,“可以做个交易。”

    我咀嚼着营养块抬起头朝她望去。

    “怎么交易?”我当然并不反对用临界兵器进行交易,因为耳语者中能够使用临界兵器的成员目前只有我一人。而且看上去,不会增加更多。同时持有两把临界兵器的确可以强化自己的力量。并在面对异常状况时拥有更多的选择,然而缺点也十分明显,使用它们太消耗能量了。我不理解自检数据中的能量数据是依据哪些参照物生成的,但是我很明白,就算没有这种数据的正常人也会在使用这些临界兵器时产生消耗,甚至并不仅仅是体力和精力上的消耗。

    临界兵器会消耗一些东西,而对于义体化的我来说,这些被消耗的东西统统被换算成了同一的能量数值。

    正常人类拥有极高的成长性、可能性和潜力,但不具备义体化的被固化和数据化的优点,所以,对于义体化后的躯体来说不再重要的东西,对正常人类来说有可能十分重要。

    这里的冒险者中,对临界兵器了解得最多的席森神父和走火都对临界兵器不太感兴趣,并且从他们的交谈中可以判断,即便在末日真理教和走火所隶属的神秘组织,也对临界兵器的使用讳莫如深,已经完全可以看出临界兵器对于正常人来说,甚至对于那些巫师化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容易操持的武器。<

    br/>

    现在的耳语者并不需要两把临界兵器,除了我之外,在很长时间内,也不会有其他人能够发挥临界兵器的力量。我更不希望在弄清楚临界兵器会对正常人类造成怎样的损伤和消耗前,让自己的朋友和爱人去使用它。

    因此,对于耳语者来说,临界兵器就像一个鸡肋。

    我并不反对锉刀的交易说法,只要交易的筹码合适。

    “做你的情人如何?”锉刀用暧昧的,像是认真,但又有一点玩笑的语气对我说:“我的技术可是很不错的。”

    走火发出笑声。洛克和卡西斯也发出笑声。但是他们的笑声中所隐藏的含义并不相同。荣格由始自终都对这边的交流表现得漠不关心。席森神父听到锉刀的话。将视线投在了近江身上。他是明白我和近江的真正关系的人,近江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终于从笔记本电脑中抬起头,向上推了推装饰用的眼镜,说:“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我没意见,这种事情怎样都好。”

    她这么一说,反倒让其他人更加投去奇怪的视线,然后这种视线来回在我和她身上往返着,真让人尴尬。

    “如果我没记错。近江女士是高川先生的雇主吧?然后由高川先生联系了席森神父,作为进入统治局的带路人。是这样吗?卡西斯。”一直莫不做声的荣格突然插口道,虽然口吻仍旧平板无波,但怎么都让我觉得这家伙是故意的。

    “所以……这个交易怎样?”锉刀微笑着看着我。说:“虽然不明白你和近江女士是什么关系,但是,既然她不介意你多一个的情人,那么,这笔交易还是能够做的。我自信长得不错,深入交流的话,会眨眼间就能让你知道更优秀的地方在哪。我可是很能‘干’的。”锉刀眨眨眼,暧昧地在字眼上用了重音,渀佛在意指什么,当然。这里的男人们都明白她在暗示什么。…,

    尽管锉刀这么说,但是她那暧昧的口吻和目光反而让人无法确定她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被义体化之后,这具身躯仍旧具备正常的生理反应,仍旧会被这种充满暧昧的充满性暗示的言辞挑拨起雄性激素和情绪,但是,这些反应、激素和情绪于我而言,已经成为一种掩饰性的假象。

    波动的反应下,如同镜湖一般平静。这可真是让人有点沮丧的事实,但是,我能够清晰感觉到。这种沮丧也是一种浮于表面的假象。

    “实际上,我更希望你的队伍能够加入我们耳语者。”我挂着微笑的面具,对锉刀说:“或者说,成立长期的实质性的联盟。雇佣形式也行,但我希望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接受我们耳语者的任务。这把临界兵器并不是报酬,但是可以作为赠品以见证我们的友谊。”

    “你们要雇佣我们?”锉刀收起脸上暧昧的表情。洛克和卡西斯的表情也霎时间变得认真起来,包括荣格、走火和席森神父在内,所有冒险者的眼神都灼灼地盯着我。锉刀对我说:“请恕我无礼,高川先生,你看起来年纪不大却身居高位,所以不得不让我判断你们耳语者成立的时间也不长,组织里的成员大概都是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吧。当然,不得不说,相对于你们的年龄,实力的确有些让人吃惊。但是,你了解长期雇佣一支精英雇佣兵队伍的花费吗?尤其是一支长期出入统治局,在和末日真理教对抗上拥有丰富的经验的雇佣兵队伍。说实话,我并不了解你们的组织到底是做什么的,而且看起来,接触末日真理教和统治局的时间也十分短暂,你们真的有做好准备吗?一旦和我们发生长期的实质性的关系,就必然会被卷入更加危险的局势当中。”

    “没错,我们耳语者是个年轻的组织。”我用诚挚的微笑回应着他们的注视,“但是,在接触席森神父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不,实际上,只要末日真理教存在,无论是否知道它的存在,实际上我们都没有退路,不是吗?我们的先知说过,这个世界必将迎来末日,我相信她的话。在我们当前所得到的情报中,末日真理教是导致末日的重要一环。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我们避无可避,所以,作为保险,我觉得有必要为组织引入一些新的血液,换句话来说,我们有必要和国际接轨。而且,无论是我们,还是你们,包括席森神父和走火先生的组织,都有必要联合起来。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还有亚洲这个目前尚未受到末日真理教严重侵蚀的地区。各位,一个新的时代正在降临,所有拥有相同信念的人,都应该求同存异,在亚洲开辟统一战线。因为,末日真理教的下一个目标必然是亚洲,失去了亚洲,我们还剩下什么呢?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应该到亚洲来了。而我深信。在亚洲,我们耳语者将是你们最值得信任的朋友。”

    我环视着众人,在我的视野中,每个人都以不同的表情和态度沉默地述说着自己的考量。我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说法,显然十分突兀,尽管如此,我却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机会。我们有过合作,并且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将会合作下去,在这里的不仅有席森神父这样的强大独行者,也有走火所隶属的神秘的“第二大组织”。以及以锉刀为代表的精英雇佣小队,以及我们耳语者——一个拥有义体化战士、临界兵器、先知和疯狂科学家的亚洲组织。这里的人都拥有足够的份量来衡量世界的局势,做出会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决定。…,

    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由正确的人,为一个正确的趋势做出决定。

    这是一种突然,也是一种必然。

    末日真理教实在太强大了,要拖延末日的步伐,要在混乱中保护自己所爱的人,要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获得足够的资源,要寻找毫无线索的“人格存储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只有自己一个人是很难做到的。

    而且,我相信,即便没有我的提议。这些人也不会放过进入亚洲的机会,因为事实已经证明,只有尚未被末日真理教征服的亚洲,才是这些人唯一的避难所和反抗基地。甚至,末日真理教会主动将这些人逼入亚洲,就像是在老鼠洞里灌水,把所有的老鼠都逼到同一个地方,再一扫而光。

    世界末日,终究和征服世界有本质上的不同。既然末日必将来临,而末日真理教的行为是其中的重要环节。那么,无论末日真理教的目的是什么,它的行动都不可能会让它征服世界,而是毁灭世界——是的,这种必然性的逆向推导。很容易猜出末日真理教将会采取的行动。

    无论出于何种因素,末日真理教都会采取激烈的对抗方式。让一场场令人绝望的战争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在这种推论下,“缓慢而沉稳地剪除反抗者的羽翼,如同病毒一样缓缓侵蚀整个世界”这样的做法,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末日真理教身上。

    “怎样?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交易,锉刀女士。”我说:“我的确不知道雇佣像你们这样的精锐需要花费什么,但我相信,这是符合我们双方利益的做法。只要我们踏出这一步,将会有更多的人效渀我们。至于情人,为什么不让时间来决定呢?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拥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们的结合,将会诞生一个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话语权的组织,这个组织拥有优秀的战士,优秀的武装,优秀的先知,优秀的地理环境和信息渠道。”

    “不得不说,这个交易十分动人,令人兴奋,至少让我心情澎湃。”好一会,锉刀慎重地对我说:“但是,我无法马上给您答案。”

    “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您的答案,锉刀女士。”我微笑着回答道,将目光落在席森神父、荣格和走火身上,“同样的,也请各位不要怀疑我们的诚意,我十分期待各位的答复,因为我相信,即便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一定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选择。”

    “我不是决策者,但我会将您的话代为转告,高川先生。”走火以同样慎重的表情承诺道。

    荣格也对我点点头。

    “那么,锉刀女士,这把临界兵器在离开统治局之前可以任您随意使用。”我对锉刀说。

    锉刀点点头,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挂在腰间,用力将武器柜关起来,发出“碰”的一声,这个声音昭示着她心中产生的强烈波动。我觉得她会答应那个提议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只要这支富有经验的雇佣兵队伍和耳语者签订长期而单一的雇佣条款,这个信息就对推动我们和走火所隶属的“第二大组织”的合作产生积极影响,乃至于在未来的全球范围的组织联合中,让我们获得一个核心地位。

    “看不出来,你的嘴巴还真有一套。”席森神父走过身边时,在我耳边轻轻说到。

    “不过是大势所趋而已。再怎么说,我也是拥有动员工作经验的学生会成员和组织副领袖呀。”我挂着虚假的微笑回答他。

    只是在心灵深处,仍旧是一片冰冷的平静。

    所有人准备完毕,收拾好心情,逐一坐上装甲车。驾驶室只有六个人的位置,除了畀充当司机之外,只能坐下五人,于是卡西斯和洛克被赶到后仓看管那些蜘蛛网和茧状物。两人满腹牢骚地抱怨了好一阵,不过也不好让一个人呆在后仓,所以只能这么办了。幸好,这辆装甲车的驾驶室和后仓之间并不是完全隔绝的,不至于让两人在路上太过寂寞。

    至于近江,当然是和我乘坐机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