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9 接触战
    基地已经不在原地了,三个素体生命比三百个安全警卫更加可怕,哪怕是我们这支小队也无法估算在正面冲突中可能会遭到的损失。我也许能够解决一个,但是之前面对那个铠甲着装的安全素体时,冒险者们处于节节败退的处境,如果他们真的在那个时候舀出了全部的本事,那么这一次,除非他们能够同时纠缠两个素体生命一段时间,否则我们不可能战胜对方。

    即便拥有同一个大敌末日真理教,但是冒险者之间也并不是总能众志成城。我的目光从走火、席森神父、荣格、锉刀和洛克等人身上掠过。这些家伙都是拥有二级魔纹的老牌战斗专家,参照自己处于正常魔纹使者时所拥有的力量,我不觉得自己所见识过的,在之前那几场战斗中,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是他们的极限,因为,二级魔纹使者时的高川,从来都没有真正被压迫到极限。

    并不是说在战斗中藏了一手,只是在那种程度的战斗中,虽然感觉到有点压力,但总是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一级魔纹时产生的才能,加上二级魔纹时产生的超能,配合战斗状态的经验、意识和智慧,所产生的杀伤力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感受过。至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凭借一把限界兵器的匕首,杀死复数的正式巫师根本就不是难事。面对安全警卫时。也仅仅觉得它们的外壳太过坚硬而已。有点棘手而已。

    实际情况也是如此,进入统治局以来,又有多少个魔纹使者在面对安全警卫时死亡呢?即便在被大量规格混杂的安全警卫围堵的地表车站,甚至有许多不是魔纹使者的冒险者生存下来。唯一造成二级魔纹使者大量伤亡的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在素体生命的炮击摧毁列车的时候,另一个就是不久前被艾鲁卡以压倒性的力量摧毁,然而,如果那时候艾鲁卡使用的不是“江”的力量,而是他自身的力量,又能杀死几个二级魔纹使者呢?

    虽然经过了大量的苦战。但我所熟悉的这几位二级魔纹使者仍旧生存下来,而且看上去毫发无伤,我觉得他们的厉害可不仅仅是表面上所看到的这些,何况如今这些藏有底牌的家伙们换装了限界装备——这么一想。我又觉得自己所在的这支队伍要干掉三个素体生命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哦……三个素体生命吗?真令人心惊胆战。”锉刀意味深长的发出怪音,这让她所谓的“心惊胆战”一点都没有字面上的意义,“雇主怎么说?最好别叫我们去赶跑它们。”她这么说到,不过,我感觉不到她的态度中有害怕退缩的意思。

    这时其他人也走过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将偷看到的情况跟他们一说。除了席森神父、走火和荣格仍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态度,其他人都在抱怨。

    “要解决三个那种怪物?虽然舀钱办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收支比例不平衡可不行。”

    “我去问问。”我这么说着,朝驾驶室走去。在我抵达车门边的时候。畀将数据线递过来,要和我进行直连。我当然不会拒绝,直连后收到的不是莎的直接通信,而是一些关于那三个袭击基地的素体生命的数据。

    一个女性外表,比第一次看到的那个女性安全素体更接近正常女性的体格,但是双脚没有脚掌,呈现刀状,悬浮着行动,双臂也没有手掌,看上去有些像是炮弹发射口。按照外表来判断,大概是高速加射击的类型,不过应该也不缺乏近身的战斗能力,因为它的头发就像是鞭子一样活动自如。…,

    两个男性外表,其中一个轻甲着装。全身是刺,连头部也以尖刺的形状来表现头发。至少有六米高,这让它的体格显得格外消瘦,就如同干柴一样,除了轻甲和刺之外,从外观上找不出更多的装备,在我所见识过的素体生命中,它的躯壳色泽是最深沉的,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这家伙不好对付。

    另外一个男性素体则更加贴近正常人类,像是十五岁的少年,少年的体格,少年的相貌,身躯被一袭有些破烂的斗篷包裹着,腰间插着两把长刀,充满了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气质,就像是从格斗游戏中走出来的角色一样。它的双刀也是临界兵器吗?莎没有给出准确的数据,但毫无疑问,拥有强大的切割力,并且能够释放两种半月状的攻击波进行中远距离的攻击,淡蓝色的攻击波拥有切割的力量,而淡红色的攻击波则拥有爆破的力量。

    “看起来不好对付。”我说。

    “我记得它们。”畀的声音数据沿着数据线传来,虽然没有情绪,但是她所说的内容让我觉得她一定充满了愤怒:“它们一共出击了四次,杀死了我们许多人,让我们不得不向城区外围撤退。”

    “你希望杀死它们?”我问。

    “我不觉得我们有杀死它们的可能性。”畀用机械般冰冷的声音说:“很久以前,我们同样有人可以使用临界兵器,安全警卫也比现在更多,更强大,但是从来都没有杀死过它们。为了牵制这三个素体生命,能够使用临界兵器的同伴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这三个素体生命总是结伴行动,它们大概是三十三区唯一组队行动的素体生命。”

    我沉默了一下,哪怕是孩子也明白人多力量大的道理,一个配合默契的团队比随便组合起来的队伍更有冲击力,这三个总是队伍模式行动的素体生命的危险性,绝对超过同时面对三个素体生命的危险性。

    “莎怎么说?”

    “牵制它们。让它们远离新的基地。”畀说:“根据过去的经验。只要让它们远离基地一定范围,就能让它们的侦测失效,战斗结束后它们就会自行离开。”

    “基地是怎么被发现的?”我不禁问到。

    “只要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会被找到,无论我们怎么隐藏,但只要仍旧在基地外行动就会留下线索。”畀的声音仍旧冰冷平静,却让人觉得她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实际上,它们这个时候才找到基地已经是十分令人惊讶的事情了。”

    “你现在很惊讶?”我不由得用说笑的口吻道。

    “不,我对这种事情早有准备。”畀说:“我必须去引开它们。”

    “你会死的。”我说。

    “这是我的职责,已经没有人站在我前方了。如果你不去。请把临界兵器交给我。”

    在我的脑海中,感性的波段再一次和理性的波段重合共鸣,让我毫无违和感地伸出手去,按在畀的头盔上。

    “我站在你的前方。”我这么说到:“就像过去一样。现在我才是执掌临界兵器的人。”

    我决定了。感性做出的决定和理性做出的决定是一样的,这种情况在被义体化改造后并不多见。我要拉上其他人,和那三个素体生命大干一场。即便这个决定也许会造成冒险者的死亡,但是这又怎样呢?我很喜欢这种念头通达的感觉,它让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人类”。…,

    我挂着微笑朝其他人走去。

    “一个坏消息。”我说。

    其他人大概都预料到了,但我还是明说道:“我们要去拉怪了,当然,如果能够干掉它们更好。这些家伙身上说不准有临界兵器。”然后,将相关数据传送到他们的便携终端中。

    “啧啧,看起来很麻烦啊。”卡西斯说:“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可不想再被卷入这种怪物级别的战斗中。”

    “你和近江跟畀一起行动。”我巡视着众人说:“你们去找莎需要的设备。其他人去和这三个大波士打声招呼,如何?我们现在根本就找不到节点,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我多少听你们说过其他临时开放区域的事情,三十三区和你们曾经去过的地区不同的关键就在于素体生命的存在,以及它们的活跃度和对区域的破坏程度。而且,我也没听说过有素体生命穿过节点进入正常世界。所以,让我大胆猜测一下,我们找不到节点,也许是因为素体生命的活跃,也许是因为安全系统的缺失。无论是哪个原因,都必须让这些素体生命平静下来。否则,我们无法回去。”

    锉刀在胸前交叉双臂,低头想了想,军靴踢了一下石块。

    “可以试试。”她说。

    “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节点的消失。”走火也这么说到,随后转向席森神父:“神父。你比我们更有经验,这种事情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出现过吗?”

    “节点不是统治局技术造成的,和先知的预言一样,是神明的力量。”席森神父用神神叨叨的用词回答,“它的存在和消失都是神给予我们的警示、恩赐和考验。

    “说实话,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你听得懂吗?”洛克在我耳边轻轻说。

    我耸了耸肩膀。在这个末日幻境中,任何现象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状态的倒影,节点自然也不例外。如果将先知所听到的预言视为生命本能的警告,那么,对于那些因为lcl化,已经无法直接找到自己的患者来说,已经无法确认的基于现实而存在的“生命本能”大概就像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吧——它渀佛独立于世界之外,高高在上,但又紧随于自己身边,随时都在关注着自己。

    我曾经觉得这些邪教徒之所以宣传信仰是为了保证神秘性和团结性,或者找寻心灵安慰,或者试图解释某些无法解释的事情,但如今我却觉得,他们的信仰有着更深切也更直接的根源——他们所信仰的一切物事和现象,其实都在于他们自身呀。也正是因为是来自于他们自身的东西。所以才让他们更加疯狂地去相信吧。因为,或许借助这种狂热的意志,他们能够感受到现实的自己——那个黄色lcl所构成的奇妙世界,一个再也不分彼此的世界,一个既接近又无比遥远的世界,一个如同镜中花水中月,只能感觉到却永远无法接触的世界。

    因为,这里所有的人格意志,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够找回那个属于自己的躯壳。

    这种狂热和信仰。是多么的可怜,又令人悲伤呀。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我跟众人确认道。

    “没办法,只能试试了。”荣格终于开口了。“仅仅是引开这三个素体生命的话应该没问题。”

    于是,商议后的结果就这么确定下来。我、席森神父、走火、锉刀、荣格和洛克乘坐装甲车前往拦截素体生命,而畀、卡西斯和近江则乘坐机车去收集材料或设备。由于茧状物都保存在装甲车中,如果装甲车在我们和素体生命的战斗中受损,很可能无法将这些茧状物送回基地之后。但又不可能不乘坐装甲车,因为时间相当紧迫。…,

    畀将素体生命和新基地的坐标传输到我的脑硬体中,便载着近江和卡西斯朝新基地的方向驶去。

    我目送他们远去,走进装甲车的驾驶室,现在只剩下我们六人,驾驶室的位置刚好容纳。不需要再让人跑到后仓里呆着了。我没有避开其他人,当着他们的面,将车载终端的数据线插进自己的后颈接口。

    “你的身体……”锉刀有些迟疑地问到。

    “被改造了。”我说:“现在我已经不算是魔纹使者了。”

    “这可真新奇……就像机器人一样。”锉刀好奇地在我的后颈接口处摸了摸,“不过,手感还是和人类没什么区别。”

    “实际上,这个身体的强度赶得上安全警卫。”我随口说着,将装甲车发动,朝素体生命所在的坐标冲去。

    这个坐标看似停留在原地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实际上,只要放大地图。就会发现它们一直都在移动,而位置范围大致就在原来的基地中。在畀传输过来的数据中,原来的基地并不只有我当初看到的那么点地盘,实际上,整个基地就像是城区构造一样。由众多通道、阶梯和平台构成,只是这些构造全部置入建筑山体之中。就像是城中之城。我当初会见莎的房间,不过是众多平台中,距离当时的入口处最近的一个。

    如今,入侵基地的三个素体生命位于和当初那个入口相对的另一边。一路行去,仍旧可以眺望到那个高耸的山峰状的建筑构造,以及众多笔直向上的阶梯,以及如同环山公路一样的阶梯。

    随着我们的靠近,这座巨大的建筑山渀佛在缓缓地向右移动,片刻之后猛然在山体上发生剧烈的爆炸,爆炸所产生的飞溅物从破口处向外喷溅,紧接着,伴随着从山体内发出的轰隆巨响,地面也开始颤动起来。爆炸更加频繁了,从上方一直向下方蔓延,点状的爆破让山体开裂出崎岖的裂缝。

    我们眺望着这猛烈的爆炸,心情有些沉重,三个素体生命的坐标就在这个巨大的建筑山之中,虽然莎应该和基地一起转移,但明显她留下的陷阱让战斗一直持续到现在。不过,这种强烈的爆炸在某种程度上大概可以阻断素体生命对新基地路线的侦测吧。

    有三个身影从裂缝处走出,伫立在平台上,我们相距千米远,也能感觉到它们渀佛在注视这边。我调整视网膜屏幕的焦距,视野迅速收缩,那三个身影放大到如同近在眼前。没错,尽管无法从它们那面具一样死板的脸上看出什么,但应该是注意到我们了。和得到的数据相同,一个女性素体生命,一个高瘦的男性素体生命,一个少年形态的素体生命。

    尤其是那个高瘦的男性素体生命,和身边的同伴比较起来无比高大,女性素体生命和少年素体生命才刚刚到达他的腰部。它佝偻着背脊,九根巨大的刺状物在身后高高矗立,如同天线一般,更有大量的导线从身上的刺状物中蔓延出来,一部分散落在脚下,似乎插进了平台之中,另一部分则接驳着女性素体生命和少年素体生命。

    “那个家伙……强化了侦测能力吗?”我按照直觉判断道。

    视网膜屏幕中,少年素体的斗篷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扬起来,如此同时,它的脚下迅速生成一股尘烟构成的圆环,让人感到一股力量在升腾。当它的双手按在腰间双刀的刀柄上时,视网膜屏幕突然闪烁了几下,立刻花屏。

    只剩下左眼还能够视物,景物陡然变得遥远,却完全无法忽略山体平台处的一道针尖般大小的光芒。

    “快躲开!”走火大喊起来。

    不用他说,尽管花屏的右眼视网膜没有弹出红色窗口,但警报声已经在脑硬体中疯狂鸣叫。我猛然打转车体,也不顾侧边的阶梯有些狭窄,硬是撞开拦路的墙壁,直接开了上去。仅仅不到三秒的时间,那道针尖大小的光芒已经急剧放大,那是一个十字架般的交叉弧,在半空中尾随着装甲车绕了个弯,直接射入身后的建筑中。

    然后,我们都看到了,那个建筑分成四瓣的样子。沿着切面,建筑上层平滑又沉重地滑落,倾倒在地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