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12 一发入魂
    空间在颤动,黑影般的人形宛如被无数的力量从不同的角度拉扯着,就像一团不断被揉捏的胶泥。

    渐渐地扭曲了。

    黑白色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霎时间瓦解,视野中的景色又重新涂抹上它本来的色彩和实体。我凝视着身前伫立着的黑影,但是这个黑影般的素体生命再没有机会变回原本的形状。猛烈的狂风仍旧在鼓荡,在这躁动的风中,这个伫立着的已经看不出原型的身影如同沙粒一般被层层吹散了。

    ——你的死因是太过果断和碰到了“高川”。

    我这么在心中说着,一种彻底了断的感觉让我用力甩了一下长刀状临界兵器,就像是将所有残留物都抛开一般,之后返身急急朝席森神父走去。正如我之前判断的那样,席森神父完全无法抵御这种强制性的资讯灌输,他的大脑遭受重创,此时正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与此同时,在已经彻底被摧毁的街道两侧深处,交战声猛然高涨起来,看来那两个素体生命也已经接受到了自己的同伴死亡的讯息。

    真是讽刺,即便是素体生命也不敢出于如此强烈又缺乏指向性的资讯潮的攻击范围之内,所以我们的分队计划也并没有被这些素体生命看重,说不定在它们眼中,同时开辟三个战场只会让我们失败得更快。这三个素体生命一定依靠这种手段解决了不少敌人。然而这种无往不利的杀手锏却碰到了克制性的天敌。

    我将席森神父翻过身来。他的脸上七孔流血,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的状态,如果我再晚一点解决敌人,他就要一命呜呼了。不过现在的情况还好,他的心脏和呼吸虽然微弱,但是视网膜屏幕中的检测数据告诉我,席森神父的状态已经开始稳定下来了。

    他捡回了一条命。

    这个素体生命如果只由我一个人对付的话的确也能解决,但是我无法如席森神父那般如此之快就逼迫对方使用杀手锏,想必会陷入很长时间的胶着状态吧。在这个战场中,席森神父和我的搭档出乎意料的迎来了好运气。只是,现在的席森神父也无法再帮助我们更多了。

    我将昏迷的席森神父搬运到比较安全的角落,然后向锉刀和洛克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不管其他人如何判断,但在我的心中。在三支分队里,我和席森神父的搭档是最强的一方,其后应该是走火和荣格,我对这两人的了解不多,但依稀有些熟悉感,尽管都是二级魔纹使者,但他们无论哪一个都要比锉刀和洛克强上一些,即便是第一次组合,但是其本身的战斗素质足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进行磨合。

    若论锉刀和洛克的组合有什么强于这两者搭档的地方,也就是锉刀和洛克的配合已经经过长时间的考验。能够淋漓尽致地发挥出组合的力量,但是,这两人的单体战斗力仍旧有些弱小。即便锉刀获得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仍旧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尤其在敌人是拥有飞行能力的素体生命的时候,无论锉刀的超能力“静止”还是洛克的超能力“爆裂拳头”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限制。我觉得他们不会很快败下阵来,但要取得上风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另一方面,飞行的女性素体生命在绝对战斗力上应该弱于那个使用双刀的少年素体生命,它的优势更多在于拥有制空权。我认为自己的加入,能够比加入走火和荣格一方更快的解决敌人。只要解决这个女性素体生命,我们就有足够力量去击垮这个素体生命小队中仅剩的并且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强者。…,

    控制资讯,控制天空和控制地面,毫无疑问,对我们来说。能够控制地面的敌人,才是真正的大敌。

    我不断飞奔。从废墟上借力跳跃,当那个低空飞行的女性素体生命陡然从建筑之间钻出来,再一次向上俯冲时,视网膜屏幕的锁定系统准确地将它锁定,将画面拉近。这个女性素体生命的身体出现焦黑色的痕迹,但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伤势。

    锉刀和洛克连它的外壳都没能打坏,这些焦黑色显然是洛克的爆炸拳头留下的痕迹,这意味着,这个素体生命的机动性和警惕性让锉刀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完全没有发挥作用。

    这并不出乎意料,毕竟那把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是从它的同伴手中夺下来的,它应该会对其威力有所了解,并在第一时间将这把临界兵器认出来了。按照它当前表现出的机动性来判断,它之所以受到伤害,大概是锉刀的超能力“静止”起了作用吧。果然,刚刚到手的临界兵器的威胁力比起锉刀自身的超能力更小。

    在大脑进行判断的同时,脑硬体也在不断进行数据处理,对战况过程进行推演,试图在交手之前获得更多的数据,并将这些数据作为判断的重要依据。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自我感觉不错,一切都在正常运作,比之前更加流畅,但是另一方面,我又产生一种“这种程度的战斗还不足以让自己进入最强状态”的感觉。压迫力不够,和艾鲁卡,不,应该说,根本无法和“江”的力量给人的压迫感相提并论。

    快,再快一点,不要去顾忌思考和体内器官的运作,因为这个身体根本就不需要,就像机械一样,一旦磨合就能完全发挥最强状态。之所以无法抵达最强状态,仅仅是因为被人类的思维限制而已,这么想着,或者说,强迫自己这么自我催眠,我似乎觉得自己脚步开始加快了。

    战场上的数据不断被脑硬体检测。录入。分析,最佳的路线在视网膜屏幕的地图中勾勒出来,什么地方转弯,该用多大的力量,如何利用惯性,所有的细节都被归纳在其中。我觉得自己宛如在跟风赛跑,似乎身前有一条无形的管道,只要身处于这个管道之中,一切内因和外因将以趋向完美的状态结合,渀佛给身体加上了一个助推剂。

    流畅。自由,高效,似乎只要奔跑,就能抵达任何地方。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自己。是的,十分熟悉,一定是某个“高川”曾经抵达过类似的状态。

    紧盯着在空中飞翔,不断倾泻弹药,不断摧毁建筑的飞行素体生命,我觉得在这一瞬间,自己渀佛变成了一只猎食的乌鸦。

    甚至有一瞬间,我产生了自己也能就此飞起来的错觉。不过,脑硬体冰冷的运转很快就压制了这样的错觉。尽管如此,飞在空中的女性素体生命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疾走。竟然抛弃追击有些狼狈的锉刀和洛克两人,将枪口向我掉转过来。

    霎时间,如同烟花一般绽放的弹幕如乌云盖頂般笼罩过来。脑硬体要处理的数据更多了,但这并没有抵达它的极限,因为数据仍旧是如此流畅地倾泻下来,反馈到意识之中,引导这具身躯进行相应的改变。密密麻麻的似乎根本就无法躲开的弹幕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不是那么无懈可击起来,战场上的一切都在计算之中,代表漏洞的红点一个接着一个在地图上浮现,然后被代表路线的鸀色线段串连起来。…,

    而我正沿着这条鸀色的路径奔驰。即便是如雨落下的攻势也无法阻挡我的接近,理所当然的想法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灵之中。

    我似乎听到了,有一个微风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述说:

    ——速掠。

    我第一时间理解了自己当前的状态,视网膜屏幕的自检数据中,在能力表上。在连锁判定(雷达模式)和爆发(封印状态)之后,浮现了第三个名称:速掠(伪)。

    “速掠状态启动。”

    处于正常行动而缓慢递减的能量值开始加速减少。与此同时。耳边的风声和爆炸声急剧削弱,这是高速移动时产生的现象,我在爆发状态下也有相似的体验,但是,和爆发状态时的高速不同,我没有感觉到空气的阻力。

    尽管如此,向后飞掠的景物和不断减少的距离感,仍旧让我在第一时间确认了,自己正在进行匪夷所思的高速移动。

    近千米的距离在眨眼间被跨越,从天空上倾泻下来的弹幕,已经完全不足以追上我的速度,在我的前方,即便有着重重废墟,但在此时的感觉中也如同坦途。

    脑硬体是冰冷的,理智也是冰冷的,可是我的体内仍旧流淌着灼热的液体,那是血,是感性,在这一刻,这些灼热的东西似乎正在冲破脑硬体和义体的束缚。虽然不需要,但我仍旧发出吐息。我感觉到了这个吐息的温度,我喜欢这样的温度。

    视野的侧方闪过锉刀和洛克的身影,在和他们交错而过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他们脸上的惊愕。正前方上空的飞行素体生命不断面朝我后退,它的速度似乎已经抵达最大值,但是我们双方的距离仍旧在不断拉近。它开始重新调校射击误差,弹幕陡然停歇,随即以更准确的提前量将我覆盖。不过,我觉得比起后退和调校准星,它应该飞得更高一点。

    不知道它是如何判断的,但显然,这个如同机器一样冷硬,理应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素体生命失误了。区区两百米的高度就能阻挡我?它以为我是谁?

    我来回踩踏墙壁,跃上最高的废墟建筑,再一次向天空飞跃,然后拔刀。

    第一拨振荡冲击并非扫荡头顶上方的弹幕,而是下方的大地。被振荡冲击波击中的地面废墟发出阵阵哀鸣,不需要去刻意观察,也能知道经受冲击的地方正处于怎样的状态。冲击波产生的推力和振荡波及到我的身体,我同样要承载一定程度的伤害,视网膜屏幕弹出警告框,自检数据中的损伤度迅速减少了一段数值,不过,这种程度的损伤在预计当中。

    借助这股推力。我又向上升起了几十米。现在,我和这个女性素体生命之间的距离只剩下百米左右了。弹幕击打在我的身上,尽管如此,这是一条早已经制定好的路线,所有将面临的弹幕攻击是处于意料之中的最低点,身体的损伤度虽然在持续降低,但程度却不剧烈,比起在车站广场上的铠甲大块头的攻击简直就像是被蚊子咬一样。

    这个义体化的身躯可不像人类的身体那么脆弱。如果素体生命那如同面具一般的脸能够浮现表情的话,说不定也是一片惊愕吧。现在,我和你之间的距离。虽然并不处于这把刀状临界兵器的最佳射程之后,但已经进入有效射程了。

    不必理会以更加狂暴的状态倾泻下来的弹幕,哪怕这个女性素体生命已经重新调校好射击模式,哪怕有积蓄着可怕能量的炮击即将抵达。它没有第一时间对我使用最大炮击。这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它根本无法捕捉我在地面上的行动,然而,它在我身处半空无法再像之前那般自如行动的时候使用炮击,却也不是什么好选择。…,

    因为,振荡冲击波足以摧毁这种程度的攻击!

    我始终信任着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即便是全身铠甲的素体生命也无法彻底抵御这种攻击,因为,这是针对它们的本质构成而制造的可怕兵器。

    我向上挥起第二刀。

    在我的能力之内,最大凝聚度的振荡冲击波眨眼间奔涌而出。以无法阻挡的礀态焀穿了挡在前方的弹幕,眨眼之间,眼前这片空间中的所有物质都在振荡中失去动能,轮廓也因为剧烈振动而变得模糊起来。我开始下落,在下落中,我仍旧凝视着头顶上方的景象,一部分被波及的弹幕彻底失去效能,另一部分被波及的弹幕开始爆破,但是爆破的力量第一时间就被振荡瓦解。

    处于最上方的女性素体生命没能躲开振荡冲击波的攻击范围,它的身体也在振动。尽管轮廓的模糊程度并不明显,但仍旧让它不得不静止在半空中。

    当我背脊着地,重重地压垮了身下的废墟残骸,以有些狼狈的礀势靠在塌陷的中心时,天空中的女性素体生命也开始向地面坠落。在振荡过去之后。它试图将自己拉起来,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它跌跌撞撞。就像是失速的飞机,沿着歪曲的弧线,一头栽进远处的废墟建筑中,发出怦然巨响。

    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砸入地面所受到的损伤甚至比被弹幕击中造成的损伤更大,我仍旧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肢体的运作的确迟钝了一阵。在我从建筑塌陷处爬起身的同时,两个身影齐齐跃入女性素体生命坠落的建筑之中。

    是锉刀和洛克,他们果然没有错过这个好时机。

    不到三秒的时间,那栋半毁的建筑中传来连续的爆炸声,而建筑仅存的部分也随之开始瓦解。一个苗条的身影再度窜上半空,视网膜屏幕中的准星再一次将它的图像拉近到眼前,这个女性素体生命吃了大亏,身体上的焦黑痕迹更明显了,如同被焚烧的人偶,一些脆弱的部位出现一些细细的裂缝,另外左手也被砍掉了,应该是锉刀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功劳。

    看它摇摇晃晃的礀态,似乎一时半会也无法飞得更高了。尽管如此,为了争取喘息时间,它开始以单臂的射击口进行十分剧烈的压制性射击。脚下的建筑体被打得片瓦不存,也不知道锉刀和洛克躲到哪儿去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不过,应该没有死掉。我见识过锉刀的超能力“静止”,能够有效地消弥动能的“静止”,足以让他们躲过这一波压制性射击。

    在大脑和脑硬体分析战况的时候,我再一次启动速掠(伪),虽然要消耗不少能量,但是这是最佳的消灭敌人的机会,尽快解决战斗也有这个选择的好处。

    悬浮在二十多米上空的女性素体生命已经十分接近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最佳射程,从它的外表判断,它的防御能力甚至低于那个高瘦的素体生命,和第一次碰到那个女性素体生命相当。而且,它如今正背对着我。

    只需要命中一次,就能给这个战场划下休止符。

    它似乎已经感应到我的接近了,正在以缓慢的动作转过身来。在它完全转过身来之前,我依靠速掠(伪)的高速移动状态已经将地面距离拉近到只剩下十米,然后用力踏步,向上跃起。

    我如同火箭一样上窜,这个素体生命试图将枪口调转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距离十米。

    拔刀!

    一发入魂!!

    能量值锐减到最佳状态的一半,振荡冲击波瞬间跨越剩下的距离,将准星锁定的女性素体生命覆盖。

    视野中的一切都在振荡,素体生命的躯体轮廓在剧烈的振动中变得模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