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10 追逐战
    “果然都是些怪物,你们有谁看清楚它们用了什么武器吗?”目睹建筑的倒塌,洛克探头继续观察远方平台上的三个身影,一边这么哀叹着。我驾驶装甲车横冲直撞,推平拦路的墙角沿着狭窄的阶梯一路向上,在抵达上方的平台前,这条路可没有什么方便躲避攻击的地方。所有人都抓住扶手,牢牢将身体固定在颠簸的驾驶室中,频繁的冲撞让所有人的身体不断摇晃,稍不小心就会撞到车壁或其他人身上,如果换作是普通人早就晕车呕吐了吧,不过呆在这里的都不是普通人,即便在这种激烈的运动中仍有余力观察后边的情况。

    就算我不说,料想所有人也都很明白,在离开这条狭窄的阶梯之前,如果对方继续进行远距离的覆盖性打击,那么大家都得第一时间跳出车外。

    每个人都做好了随时跳车的准备。

    “看不清楚,距离太远了,似乎是……用刀切开的?”锉刀有些不太自信地回答洛克的问题,“该死的,全频道阻塞干扰!有谁的终端还能使用吗?”

    “是那个少年状素体生命的‘刀光’。”我用最契合当时现象的词语来形容,“干扰大概是那个高佬造成的。”

    至今为止,我的右眼视网膜屏幕中仍旧是充满雪花状噪点的花屏状态,就连本地的数据也无法调用。

    “三秒后加速。第二发来了!”洛克喊道。“那个女的飞起来了。”

    我没工夫去观察身后的情况,所有的终端都在不断尝试修复,车载终端也不例外,这让我不得不进行手动操作。现在的状态还比较好,最初被干扰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切换到手动模式的时候,差一点就因为不熟悉车辆而导致车体翻滚。

    我在心中计数三秒,猛地踩下刚找到不久的油门,装甲车加速撞向前方阶梯侧边延伸出来的障碍物,伴随剧烈的撞击声。大块的碎石砸在窗前又反弹开去。幸运的是,没人跳车,因为第二次攻击仍旧没能击中我们。

    “那家伙飞得很快!”洛克叫起来,他从后背取下电子鱼枪。准备进行反击了,“神父!拦截它!”

    神父推开车门,左手固定自己的身体,右手朝空中伸去,渀佛要抓住什么。素体生命的攻击造成的气流更加暴躁起来,大量的风从打开的车门和车窗处灌进来,任何轻质的物体都腾空而起,打着旋,一股脑从各人的身边擦过,涌出装甲车之外。尽管我看不到车外的景象。但仍旧能够在脑海中勾勒那种飓风过境的景象。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装甲车似乎都开始有些发飘。

    “好的,它慢下来了。”洛克又将电子鱼枪收了回来,大概是无法在这种猛烈的气候现象中瞄准对方的缘故,但他很快就再次叫起来:“我看不到另外两个素体生命了!那个飞着的家伙还在向这边过来,很接近了,它将手臂指向我们了!高川,还没好吗?要准备跳车了!”

    “再坚持一下!”我大喊着,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视网膜屏幕的视界再次恢复正常。大量的数据经由颈脖处的数据线传入车载终端,信号灯一个接着一个亮起。席森神父猛然挥动了一下手臂,身体颓然倒进车内,瘫在座位上剧烈喘息,他还来不及关上车门。洛克也已经把身体收回车内,紧接着就是一排密集射击产生的爆破现象从装甲车旁擦了过去。…,

    左侧的一排建筑被彻底打烂了。即便没有亲眼看到也能明白。如果不是席森神父最后利用超能力让飞在天上的那个素体生命失去准头,那些建筑的惨状说不定就是我们的下场。

    不过,撑过这一次攻击之后,我们已经冲出狭窄的阶梯,向平台飞跃起来。

    “我们还它一发!”我喊道,一边操纵终端打开装甲车的顶蓬,吸附在车顶的圆盘状构开始解体重构,不到一个呼吸就组装成一门车载炮,这门车载炮看上去就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狙击枪,从相关数据中得知,它的最佳射程长达三公里,满负荷五弹联发。此外,狙击炮基座上还附带有两门名为“拦截者”的广域散射机炮,足以对试图接近装甲车的一切物体,以每秒五千发子弹的速度进行一百六十度散形面积的拦截攻击。

    当机炮组装完毕的时候,装甲车已经落在平台上,又是一阵剧烈的振动,并且随着我掉转方向,车体开始画圈圈般打滑,巨大的侧向力挤压着每一个人,一不小心就会被甩出去。一百八十度掉转车头之后,装甲车以后退的方式再一次加速,众人的身体再一次承受着作用力和惯性的挤压。

    “法克!法克!法克!”激情的洛克大声咒骂着。

    装甲车后退的方向已经开始偏离新基地的路线,如果这三个素体生命跟上来就再好不过了。不过在那之前,我得让它们长长记性,别以为我们这么好对付。视网膜屏幕早已经切换到车载炮的瞄准窗口,随着炮口随着车体掉转方向,五个颜色不同的准星如同蜜蜂一样绕着飞在天上的女性素体生命游移,试图将它锁定,可是,对方在以轻灵的动作不断行进规避,而且速度很快。

    在我将它锁定之前,视网膜屏幕已经响起被锁定的警告。女性素体生命的炮管状双臂的发射口亮起蓝色的光芒,眨眼间又是一波密集射击,与此同时,“拦截者”机炮也开始发挥作用,覆盖范围达到一百六十度的弹幕不断向外扩散,致命的烟花在距离装甲车一百米的前上方密密麻麻地绽放开来。

    成为漏网之鱼的子弹徒劳地击中车子旁边的地面。溅起一团团烟尘和碎块。

    “固定它!”走火喊道。席森神父在他喊话之前已经再次将身体探出车门外,施展自己的超能力牵扯对方的行动。

    风猛烈地卷动,无数的弹药开始偏离原本的轨迹,一道又一道的小型龙卷从那个素体生命的立身之处形成,让它不得不进行闪避。不过很明显,它的闪避路线被席森神父控制了,让它仅能在一块极小的区域内游动。在它察觉自己的处境前,视网膜屏幕中的五个车载炮准星开始向它的身体集中。

    “撤销干扰!”在所有的准星都锁住素体生命的身体时,我大声喊道。失去了连锁判断的大部分能力之后,我无法在这种充满混乱力场的场面中保证射击一定能够命中。所以,在发射的一刻,我不得不让席森神父撤销对素体生命的牵制,即便这会让它的行动更加便利。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在席森神父陡然让空气平静下来的时候,那个女性素体生命似乎被戛然而止的现象再一次打乱了计划,失神一般停滞在半空。

    趁这个机会,车载炮发出轰鸣巨响,巨大的后座力让装甲车一下子加快了倒退的速度,紧接着是第二发炮击、第三发炮击、第四发炮击和第五发炮击。五发炮击准从锁定时自动形成的路线急驰而去,在素体生命尝试闪避的时候,这些炮弹已经自爆来开,好似暴风骤雨一样的内藏子弹瞬间将素体生命打得失去平衡。从天空栽下来。…,

    尽管它的身躯显得纤细,但击中它的实体弹看上去并没能给它足够沉重的打击,在它承受炮击洗礼的时候,视网膜屏幕中显示的同步观测影像上,这个素体生命的身躯并没有被打裂,甚至连手臂的发射口和腿部的喷射口也没有遭到进一步的破坏,仅仅是出现了微小的凹陷而已。

    尽管如此,但是它仍旧一头砸进了后方的建筑中,伴随着沉重得如同爆炸一样的撞击声,一片翻滚的气浪卷起来。距离老远都能看到。

    声势惊人,但估计无法让它停留太久。在装甲车闯入一条比较平整宽阔的街道后,我再一次利用车体的飘移将装甲车的礀势摆正过来,一个劲加速向前冲。莎给我们的任务是调开这些素体生命,如今它们紧追我们不放。真是再好不过了。

    趁对方将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的时机,自然是跑得越远越好。我觉得这里可没有人想要正面跟这些素体生命打上一场。如果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就能拖延时间自然是最好。等到莎将基地撤离的痕迹完全掩饰,我们就可以撤退了。

    我想,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吧,和以小队模式行动的素体生命开战可不是闹着玩的。

    “追来了吗?我看不到它们。”过了半晌,我再一次确定,视网膜屏幕的观察视界中的确没有素体生命出没的迹象后,不由得向其他人确认。不仅是少年素体生命和高佬素体生命,就连能够浮空追踪我们的女性素体生命也没再出现,这让人有些紧张。这种现象只有两个解释,一是它们准备了陷阱在等着我们一头钻进去,二是它们识破我们的伎俩,已经放弃追逐我们了。如果是第二种,局面会比较糟糕,我们似乎并没有为莎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如果它们乖乖离去就好了。”洛克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当然,对车里的所有人来说,这种侥幸的想法也仅能开开玩笑而已。如果无法第一时间做好最坏的准备,可无法从战场上活下来。

    我张开连锁判定的雷达观测区域,附近的景观以黑白色构图不断向外扩散,但在这些透明的线构立体图像中,并没有找到三个素体生命的身影。这个观测区域的范围仍旧太小了,我放弃继续保持这种十分消耗能量的观测视界,将视野调整回正常状态,我不得不为可能到来的激烈战斗节省能量,要对付那三个素体生命,还不知道得激发多少次振荡冲击波呢。

    又向前转了一阵,城区变得安静下来,但是在安静中却弥漫着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息,这是感性的说法,但也是战士的直觉。车内的其他人想必也感觉到了这种风雨欲来的压抑。变得十分沉默,我甚至能够听到走火用手指轻轻敲击扶手的声音。

    “走火,二级魔纹使者,能力是增幅限界兵器的威力。”走火突然打破沉默说。

    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却没有让人惊讶,因为,每个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从现在开始,我们得必须更像是一个团队,因为来自于战士的直觉让我们确信,更激烈的战斗即将到来,那些素体生命就在前方某地等着我们。它们的机动性和探测能力很高。我们不可能继续躲下去。

    “席森,末日真理教神父,三级魔纹使者,能力是操纵气压。”席森神父第二个说。

    接着是锉刀。…,

    “锉刀。雇佣兵,二级魔纹使者,能力是静止。”她这么说到。

    “洛克,雇佣兵,二级魔纹使者,能力是爆炸拳头。”洛克说。

    “荣格,企业战士,二级魔纹使者,能力是加速。”

    企业战士?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职业,不禁有些迷惑。不过当荣格的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我身上。

    “高川,耳语者副社长,义体化临时安全警卫,临界兵器持有者。”我这么介绍道。

    “义体化临时安全警卫?你不是魔纹使者吗?”洛克惊讶的说。

    “以前是,但是被改造之后,已经失去魔纹的大部分力量了,能力基本上和你们看到的那些安全警卫差不多。”我扼要地解释道:“不过,我能够使用统治局语言,临时安全警卫的身份让我能够使用临界兵器百分之七十的功效,并且不会遭到安全警卫的主动攻击。如果能够连接安全网络,想必还有更多的便利。不过在目前,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正常人体的限制和弱点,而且足够坚硬。”

    “不用呼吸?不用吃饭?就跟机器人一样?”洛克好奇地问。

    “你也可以这么看。”我没有丝毫掩饰地回答道。

    “真不可思议……听你的说法,似乎和素体生命差不多。当然,你比那些怪物有人情味多了。”锉刀也带着惊讶的口吻道。

    “大概吧。素体生命和安全警卫的区别,仅仅在于一个是智慧生物,另一个是不具备生命智慧的战斗工具,但是它们的身体拥有相似的特质。”我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数据,因为,我认为在这种时候坦诚相向,让对方明白我所拥有的特质和优势,对今后的组织合作有很大的帮助,于是进一步解释道:“我的身体百分之六十被蘀换为以构造体制作的义体,而莎则是完全的构造体生命。”

    “原来如此……真令人期待。”走火开口了,他所谓的“令人期待”似乎别有深意。

    “如何进行义体化?”荣格问到。

    “不太清楚,我刚刚抵达城区时就受了重伤,之后就发现自己被关在容器中,身体也被义体化了。”在这里,我不得不说谎了,总不能说,有一个强大的世界骇客在关注自己吧。

    “我能感觉到,‘神’在关注着你,眷顾着你。”席森神父突然用一种布道式的和蔼微笑对我说。

    我对此只能耸耸肩膀,如果这个神父不是说客套话,那他的感受力还真是lcl态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中格外强大的一位。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世界中枢超级系色和世界骇客超级桃乐丝也许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神明”吧,如果有一种力量能够将lcl中的全部人格意识集中起来,那么这个集合体也必然是神明,听起来有些像是神话中的盖亚意识和阿赖耶意识,但实际上,也十分接近这样的感觉。至于“江”,如果世界真的存在神,那么这个怪物说不定是神上之物。

    所以,席森神父说,神在关注着我,我无法进行否定,而且,我还十分想告诉他,比神更可怕的东西也在关注着我。

    “那么,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是队友了。”走火说:“接下来的战斗,我希望大家都舀出真本事来。”

    “没问题,我早就想大干一场了。”洛克爽快地说:“在这里的人除了席森神父之外,都是在第二等级的时候就觉醒了超能力的强者,一定没有试过全力战斗到极限的感觉吧?虽然有些不客气,但是之前死掉的那些魔纹使者都太让人失望了。”

    荣格平静地说:“那些在之前的路上死掉的家伙的确太弱了,他们本来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锉刀第一次露出豺狼一般的笑容,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放在腿上,她笔直注视着前方。

    不一会,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有三个人形伫立在道路的尽头。

    它们似乎已经等我们很久了。

    我将装甲车开到距离它们一百米的地方停下,和其他人打开车门陆续走下来。

    不需要再使用车载炮了,那种东西又笨重又无力,是不可能解决这三个素体生命的。

    和对方一样,我们同样一字排在站在它们面前。

    三对六。

    战斗即将开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